凱勝一怔,他還真的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爲什麼而守護,憑什麼而守護。

他開始思考,是因爲榮耀嗎?

當初自己帶領億萬生靈抵抗天地,鮮血高灑,四大戰將散落,死的死傷的傷。

千年後誰還記得亡靈統帥,誰還記得四大戰將?

是因爲使命嗎?

亡靈統帥當初實力高強,縱橫大陸,誰不臣服,誰有規定他要去爲那螻蟻一樣的億萬生靈獻身呢?

還是因爲心?

心?凱勝開始審問自己的心,世界之上億萬生物生生死死,起起伏伏,花開了又謝了,海乾涸了又匯成了,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羊吃草,狼吃羊……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和諧自然,井井有序。

而自己也只是這億萬生靈中稍微厲害的一個,是不是該讓這份自然延續下去,這種美好繼續下去呢?

凱勝想起了碧水婉兒,想起了下落不明的爺爺,想起了當初在拉姆斯學院裏當一個普通學員的所有經過,這些人愛着他,恨着他,牽掛他,祝福他……

是這些平凡的人構成了自己多姿多彩的生命,是他們讓自己感覺到自身的價值,生命的意義!

或許,只是因爲自己的心願意守護這份美好,守護這種生命的厚實感,沉重的歷史從來不缺乏死亡,而自己更是不能讓這些美好的生命逝去了!

“沒有爲什麼,只是我們自己願意去守護,那麼就去守護吧!”

凱勝緩緩道。

聽到他的話戰天和血骷髏都怔住了,眼中露出深思狀。

半響戰天擡起頭來低沉着嗓子道:“因爲戰而戰,爲什麼而戰,爲自己而戰,用戰去守護別人,我想這是我的價值!”

血骷髏接着道:“我不太懂,我是一個殺伐之人,統帥當初說我統帥殺氣太重,要磨一磨,但是我想,有些事情以殺指殺是最好的,用殺去達到自己的目的,我想我是因爲殺而殺,用殺去保護自己不願意殺的人!”

“哈哈!”這時一聲蒼老的長笑聲傳來。

幾人擡頭去看,只見死亡君主乘着妖龍,左邊站着碧水婉兒,右邊站着一臉迷糊樣子的寒冰雪兒,飛了過來。

“終於安靜了,我這把老骨頭可經不起折騰!”

血骷髏朝着死亡君主一瞪眼,死亡君主老臉上立刻擠出一絲笑容道:“別急,都是自己人,老是殺氣騰騰的,嚇的我心撲通撲通的!”

說着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胸口。

寒冰雪兒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道:“好亮啊,這是哪裏啊,那個身上塗了紅墨水的骷髏,你是誰啊,你也和他們一樣會說話嘛?”

……

衆人聽他說大名鼎鼎的血修羅居然是身上塗抹了紅墨水的小骷髏,眼睛都是睜的大大的,隨即爆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大笑。

“不許笑!誰笑我殺了誰!”血骷髏氣急敗壞。

只是寒冰雪兒生的可愛,說話又滿是童真,血骷髏也不好向着他生氣。

“好了好了!”凱勝止住笑,拍了拍手吸引大家的注意力,高聲道。

“現在血修羅加入了,我們的戰鬥力又增加了一大截,這次去斬聖家族斬殺天神家族的先鋒任務該是綽綽有餘了。”

寒冰雪兒聽凱勝說道斬殺家族眼睛一紅又要流下眼淚,撅着嘴道:“凱勝哥哥,要幫我殺了那羣壞蛋!”

她原本在斬殺家族裏面是個小公主,誰都把他當成掌上明珠捧着,幾日之內往日的親人都沒了,很是傷心,還好碰到凱勝,在碧水婉兒的照顧下,終於慢慢的從悲傷中走了出來,又恢復了以前的天真爛漫的樣子了。

“好,我去幫你殺了他們!”凱勝笑着道。

現在,他的實力是前所未有的強大,亡靈空間中的天神一劍,妖龍,三個骷髏戰將,死亡君主,還有當初煉製的變異雙劍骷髏兵,加上半神級別的阿呆……

自信心也水漲船高了,當真有神擋殺神,佛擋**的氣勢。

“雪兒,我剛纔在那邊見到了你們斬殺家族最後的一批人了!”凱勝心中猶豫了下,還是把那件事情和寒冰雪兒說下,畢竟他是這個家族的人,有着知道的權利。

“真的?在哪裏?”寒冰雪兒語氣中壓不住的欣喜。

凱勝眼神中閃過一絲悲傷,緩緩道:“都死了!”

“什麼,什麼?怎麼會?”寒冰雪兒失神落魄,喃喃自語。

“好了,節哀順變吧,死了的就死了,活着的還要努力活下去,只有你努力的活下去,變得更加的堅強,更加的強大,纔有機會徹徹底底的爲他們報仇!”凱勝拍了拍寒冰雪兒的肩膀道。


“嗚嗚!”寒冰雪兒一把抱住凱勝痛哭了起來。


凱勝身體一僵硬,看到碧水婉兒正對着他微笑示意,猶猶豫豫的伸出手拍着寒冰雪兒的後背輕聲道:“別怕呢,有我呢,有我在,一切都會好的!”

嗯……嗯,寒冰雪兒哽咽着道。

“下面我們就去你們家族的地方,現在那邊肯定被天神家族給佔領了,你給我們帶路,我們殺光他們,然後希望你可以接手斬聖家族,成爲這一屆的族長,重新豎起斬聖家族的大旗,我相信斬聖家族有着千年的歷史,肯定不會這麼容易就破滅的,還會有許多對着斬聖家族有感情的人在的,斬聖家族不會消失的,他會在你的手上重生的!”

凱勝堅定的道。

“可是,可是我可以嗎?”寒冰雪兒臉上掛着晶瑩的淚珠,和珍珠一樣,仰起小臉看着凱勝擔心的道。

“你行的!”

“當然!”

“寒冰雪兒是最棒的!”

大家七嘴八舌的說道,看向寒冰雪兒的眼神中滿是鼓勵。

“謝謝,謝謝大家!”寒冰雪兒看着大家真摯的眼神,心中流淌過一陣暖流,動情的說。

“好了好了,我們出發吧!”

凱勝微微一笑,宣佈道。

(後面又是殺戮,天神家族還隱藏着什麼實力呢,拭目以待) 寒冰大陸長年籠罩在冰雪之下,常年的溫度都處於零下攝氏度。

此刻在寒冰大陸極北之處,正在下着鵝毛大的雪,到處處於一片銀裝素裹之中,是一片童話般的世界。

幾隻雪狼在雪中奔跑,猛地一個閃身就鑽進了雪堆中,再次出來嘴裏總是會叼着一隻活蹦亂跳的兔子,這些雪狼並不吃兔子,只是虛咬着,然後往來路奔去。

在一座小雪坡上,站着一個英俊瀟灑的美男子,他那滿面的春風的容顏,足以使得任何一個正在發春的少女發出尖叫,特別是那一頭金色的頭髮,是一種讓人心中無比愉快的顏色,彷彿只是看一眼就能看見希望,看見光明。

雪狼一路狂奔到這人面前,高高翹起的尾巴瞬間低了下去,高昂的頭也低了下去,變得溫順無比,哪裏有剛纔捕捉兔子時候的兇狠果敢。

這個帥氣的男子微笑着走了過去,拍了拍雪狼的頭,呵呵笑道“不錯,又有收穫了,今天看來有兔湯吃了!”

雪狼嗚嗚着放下雪兔想要在這個男子的身上蹭上兩下。

那雪兔起初和死了般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當雪狼頭碰在那帥氣男子腳上的時候猛地跳起,撒腿就跑。

“小畜生!”一道光劍電射而出,啪的一聲直接擊在已經十丈外的雪兔身上,那雪兔腳下一滑,身體猛地摔起,一雙腿抖個不停,被這一擊瞬間擊斃。


“二公子的天神訣已經練到了收發隨心的境界了啊,族長知道了肯定會很高興的!”

旁邊一個身體都包裹在白袍裏面的一個嬌弱的身體慢慢走了過去,提起兔耳朵,俏生生的對着那帥氣男子說道。

“三弟不是早就煉到那個境界了?呵呵!”

“我聽說三公子天神戰在攻殺死亡家族的時候遇到了點麻煩!想必二公子你也知道了吧!”那身體藏在白袍中的神祕人一下子掀起了頭上的帽子,露出了一雙不屬於這個世界絕美的臉龐,肌膚吹彈可破,滑嫩無比,和這漫天的白雪場景陪襯起來,猶如跌落凡塵的雪仙子,看不出身材,但是想必那寬大的白袍之下的風景也是妖嬈動人的。

就是那個被稱爲三公子的帥氣男子,縱然是見過無數美女,看到他的容顏,呼吸還是猛地慢了一拍。

喘了口氣,埋怨道:“天神雪,你可別禍害我,雖然你是我同父異母的妹妹,要是我忍不住了,你可要負責的!”

特警為後︰誤惹妖孽七皇子 ,打着哈哈道。

“啊,什麼,天神戰啊!哎,他在死亡大陸不是遇到一個自稱是骨皇的傢伙,不知道哪裏來的無名小卒,都能把他擋住,這個我清楚,現在正在調查那個骨皇是何許人呢!”

“天神文,我和你說過很多次,我和天神家族沒有什麼關係,當初天神怒那個傢伙能夠狠心拋棄我母親,就註定我雪和天神家族就沒有什麼關係了,還有,請別喊我天神雪,天神這個姓氏,我受不起!”

白袍中的女子冷冷道,目光直射向那帥氣男子,似乎一下子就看穿了他的內心。

這男子就是天神家族的第二公子,天神文,天神家族隱而不出,這次出世的行動都分別派遣了三個兒子就行動,這也是變向的考驗他們的能力,誰勝出,想必那族長的位置也就是被定了下來,天神戰是三公子,戰鬥力比較高,手下也有着一批悍不畏死的傢伙。

天神文則是頭腦比較聰明,擅長用謀,也有着天神家族的一批元老級別的人跟隨着做事情。

大公子,天神血,從天神家族出世的第一天就出去了,但是這一出去,猶如石牛入海,銷聲匿跡了,若不是天神家族還保存着他的靈魂牌,恐怖衆人早已經他已經遭受不測了。

天神血在家族中不拉攏勢力,不依附強權,這次天神家族出世,統一八大遠古家族,他最是神祕。

“呃……別用那種目光看我,我怎麼有種被毒蛇盯上的感覺,我坦白我承認我認輸!”說道最後天神文雙手舉起,一臉的無奈!

“下不爲例!”絕美女子再次把帽子蓋回去,又成爲一個全身隱藏在白袍中的神祕人了。

在她帽子掀起來遮住相貌的那一剎那,天神文眼中閃過一絲遺憾。

心中不停的懊惱,你怎麼就是我同父異母的妹妹的呢,要不是多好啊,我娶你回家做媳婦,天天滾大牀去!

夫君請排隊:天降魔妃

沉默了片刻,天神文打破平靜,光明教會那邊讓你過來做什麼?難道僅僅是和我們天神家族談一下利益分配?恐怕沒有那麼簡單吧,如果是這個目的,隨便派一個談判員過來就好了,哪裏要聖女你親自出馬!而且,他們也不是不知道你和天神家族的關係。

雪饒有趣味的看着天神文侃侃而談,天神文說着說着感覺氣氛不對,一擡頭看見了雪的目光,張着嘴不知所措。

“你說完了?”雪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嗯,說完了!”

“當初我來的時候,我母親告訴我說,你這個冒牌的二哥很有頭腦,我還不太相信,現在我倒是信了九分”

“還有一分呢?”天神文摸了下金燦燦的頭髮,小心翼翼的問道。

“待定!”雪乾脆利落的說道。

天神文呵呵笑道:“九分也不錯了,我只是猜測下,畢竟現在的局勢不太明朗!”

雪微微一笑道:“你的臉皮真夠厚的!難怪聽說上過你牀的少女已經過了三位數,而起還在不斷的增加着。”

呃…… 天神文語結,他發現每次只要和這個妹妹在一起,自己那口若懸河的口才往往就自動消失了。

“告訴你也無妨,畢竟這些事情馬上就要發生了,我這次親自來是想和天神家族聯手,抵抗一個人!”

“一個人?誰?”天神文心中吃驚,一個人就要和一個頂級家族和一個實力埋藏着無比深的光明教會聯合,那這個人得變態到什麼程度。

“太古第一人!”雪緩緩說出一個讓天神文瞬間鎮住的名字。

這個塵封在歷史塵埃中,無數的人只是用神話,最強,不能揣摩這些詞彙來描述他的人,這個稱號,已經很久沒有被提起了。

天神文愣了下回過神來,連忙問道:“在哪裏在哪裏?”

“我也不懂,上一次亞德帶領着一支隊伍去奪取神核,結果只有他一個人狼狽的跑了回來,但是也帶回一個重要的消息,太古第一人出世了!”

“天下要亂了,真的要亂了!”

天神文喃喃自語。

“沒錯,神使已經打通了天界的通道,我們光明教會中現在已經有十幾個神級的強者在,從上面得到的消息來說,下界要發生一場動盪,天地大破滅又將重啓了!”

“這次天界大劫和過往的不一樣了,當初天地大劫只是針對這個時空,但是現在上面有人預測到這次天界大劫也將破滅五上界了,波及的範圍擴大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