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薩琳看到娜麗莎這麼可憐兮兮的樣子,怎能忍心,輕輕的用手撫摸着娜麗莎的腦袋,輕聲道:“你還真是一時腦熱,難道你忘了昨晚的事情了嗎?連擁有這神器的米洛克都能輕輕剋制住,何況一個小小的六級魔法師。”

聽到凱薩琳這麼一說,娜麗莎也回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一幕,觸目驚心。用某種祕法強行提升自己的米洛克,而且其手中還持有神器,但依舊在這種情況下還是被蕭羽乖乖的剋制住,並將其腳腕捏碎。

“我怎麼忘了這件事情?也是,這個大壞蛋也不需要我爲他抱不平。”娜麗莎有些傻乎乎的看着場內的蕭羽,臉色微微發紅。

…….

數十個光彈球迎面向蕭羽攻擊過來,不過蕭羽此時沒有一丁點的驚慌,他沒有動彈一絲。

光彈球不過是光系的一級魔法罷了,而蕭羽的肉體可是能硬抗七級武者的全力一擊,這數十個光彈球打在蕭羽身上還不過數十隻蚊子的叮咬。 淡淡的紫色流光在蕭羽的身體表面上隱隱流動,這看似是普通的魔法護盾,不過卻是蕭羽用自身的鬥氣,也就是鴻蒙紫氣所凝成一層薄薄的鬥氣護盾。

蕭羽爲了做這樣的動作便是想將場內的學員進行隱瞞,並不像讓他們知道自己還是一名高級武者,只是普通的魔法師。

“砰砰砰砰….”數十個光彈球已經在蕭羽的身體前方炸開,數道輕響聲傳來….

長官在上:老婆,別跑! ***一樣閃着刺眼的白色光芒,讓人睜不開眼睛。場內的衆多學員死死的盯着被白光所淹沒的蕭羽,很是希望這白光快速消失。

不到一個呼吸間,這大片刺眼的白光已經消失,但蕭羽依舊微笑連連的站立在校場內,仿若一尊石像一樣矗立在原地,沒有人能夠撼動他的身軀。

“什麼!?這….”內特其實也能料到蕭羽會用某種方法抵抗自己所發出的數十道光彈球,不過卻未能料到會是以這種方法進行抵抗,而且還是用那看似薄薄的鬥氣護盾。

“哇~~~!”

“我看到了什麼!?”

“天哪!他是怎麼做到的!”

“蕭羽!我愛你!”

頓時,坐在場下光系魔法班的學員開始紛紛議道,有的甚至站起大呼。

不過,蕭羽的舉動的確太過驚駭,在衆人眼中,蕭羽只是用了一層薄薄的魔法罩,按理說這數十道光彈球必然能將其轟破,其後在傷蕭羽。

“你…怎麼做到的?”內特雙眼有些呆瀉,矮小的身體略微有些顫動,他沒有想到蕭羽竟然這般強大,數十道光彈球竟然….

“這不是魔法!是用鬥氣凝聚成的體表護罩!”

這一聲不知是誰在學員之中所傳出來的,聲音頓時被在場的人已經清晰的聽在耳中。

這句話意味着什麼?蕭羽會使用鬥氣在自己的體表處凝聚成一道淡紫色的護盾,然而這卻意味着蕭羽是一名武者。

既能修煉魔法又能修煉武者,在星河大陸上這便是屬於鳳毛麟角一般的天才,萬衆矚目般的存在!

“哦~!天啊,蕭羽他…”

“竟然還是一名武者…”

“啊!蕭羽!我越來越愛你啦!!”

“魔武雙.修的強者!”

…..

娜麗莎和凱薩琳都清楚蕭羽的真實實力,不過光明系魔法班的衆多學員可就清楚了,知道蕭羽是魔武雙.修又怎能不吃驚。

“魔武雙.修的強者麼…”

此時,內特已經失去了戰意,對這場的戰鬥已經沒有了自信,剛纔蕭羽所表現出來的實力他可是看到了,對這場對戰已經有了結果。

“我輸了…”內特無奈的攤了攤手,淡淡的說道:“不過能輸在你手中,我服。”

蕭羽收回了鬥氣護罩,轉身離開了對戰校場內很是從容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伴隨着衆多向自己齊射而來的目光蕭羽並不緊張,蕭羽已能感覺到這道道的目光之中大多數都是對自己的崇拜和尊敬。

的確,在這以強者爲尊的世界當中,實力強大的強者必能被人們所敬重,畢竟實力纔是王道,主掌一切的根源。

而接下來的比賽卻是平淡無奇,最終的決出的四個名額,蕭羽、黑蛖、麗琳、凱薩琳。

“學院的魔武大賽還要一個多月就要開始了,這一個月你們四個要加緊練習,好爲我們光系魔法班爭得榮耀!”奧麗絲說的那是熱血四射,這句話已經點燃了班級中那些處在於青年時期的學員們,各個心中的那股熱血已經涌動起來。

不過蕭羽聽到這話時,心中卻有一絲怪異,自己九級巔峯武者、黑蛖聖階強者、麗琳也是八級武者,這樣的隊伍還需要訓練什麼嗎?

奧麗絲繼續道:“嗯,我們比賽見,其實我還是聖龍學院的一名高階學員罷了,只是比你們高出幾屆。”奧麗絲有意無意的向蕭羽的方向眺望了幾眼,在她看來蕭羽此人絕對不一般,實力隱藏的極深,如果在比賽相遇的話極爲可能是名強敵。

其實奧麗絲在實力上已經忽略了蕭羽身邊的黑蛖,如果奧麗絲知道黑蛖的修爲恐怕會立即癱坐在地吧,而且麗琳那隱藏已久的武者實力也會讓奧麗絲受到不小的吃驚。

……

夜色降臨,白潔的月光透過窗戶灑在地板上。

蕭羽靜靜的盤坐在牀上,一動不動。

“不對。”蕭羽腦海中不斷地模擬將腦海中虛幻的光彈求拉‘扁’。

剛剛一拉,虛幻的光彈球便立刻崩毀爆炸。

“其實魔法就是按照一些列的元素排列,那些自己創造魔法還真是天才,八十一個點,位置差一點魔法便會立刻消失。”蕭羽心中對那些創造魔法的天才很是佩服,復造容易,創造便艱難上百倍不止!

“八十一個支點分步在光彈球內維持着一個微妙的平衡狀態,稍微拉動平衡就失去了。”蕭羽經過不斷的模擬,推算。

修煉的日子失去的逝去很快,轉眼間二十多天便已經過去,蕭羽還沉醉在魔法的探索中,每天每日都在研究怎樣纔可以將光彈球‘壓扁’,二十多天不斷的研究,進展雖然還不能將光彈球完全拉倒好像七級魔法的聖光刃那樣,不過拉扁過的光彈球比正常的光彈球足足扁了一半,完全呈橢圓形。

而且蕭羽還發現,拉扁後的光彈球比普通的光彈球更加的結實,爆破後的威力更大,無形之中,拉扁後的光彈球就更節省魔力了。

“哐!”蕭羽的房門別人大腳踢開,“蕭羽,別修煉了,今天難得放假啊,我們去聖城走走。”黑蛖從來不敲門,就會踢門而入,而蕭羽的門已經被黑蛖踢的差不多了。

此時,蕭羽已經受到了影響,腦海中的模型頓時潰散。

“小黑!要死啊!以後進來的時候給我先敲門!”蕭羽很是氣惱,現在蕭羽所模擬的元素排列比六級的魔法還要複雜,一分心,模型頓時就散了。

“蕭羽弟弟,我們還是去聖城看看吧,你整天修煉也挺累的,姐姐都心疼死了!”麗琳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蕭羽房間門外,語氣之中充滿着令人無法抗拒的誘惑。

“這麼快就一個月了,修煉的時間真是過得好快啊,這幾天放假看來是準備學院內的魔武大賽了,也好,一回來就要舉行大賽,先去聖城放鬆一下也沒什麼。”蕭羽心中思索着,也知道自己這一個來月中修煉的確有些辛苦,放鬆一下自己的身心固然沒有壞處。

…….

今天是月末,每逢月末聖龍學院都會房間,學員們都是三五成羣,彼此結伴去聖城遊玩。


聖城,星河大陸第一大城,貴族、商人、絡繹不絕。道路兩旁各種各樣的商店,展示着各種珍貴稀奇的商品。

“嘿嘿,透過精神力親眼看到的感覺真是不一樣。”黑蛖第一次變成人形進入聖城,左顧右盼。

麗琳倒是一路歡喜,蕭羽卻是默不作聲。

兩旁商店所展示的精品自然能夠吸引的住麗琳的眼光,只是沒有像黑蛖那樣一副鄉下人進城的感覺。

不過出於自己的包裹內根本毫無分文,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嗯?你有什麼想要的嗎?”蕭羽似乎注意到了麗琳那可憐巴巴的表情,不由問道。

聽到蕭羽的問話,麗琳心中不禁一愣,對於蕭羽的性格麗琳也是頗爲了解的,蕭羽此人待人有些冷漠,不願搭話。不過既然蕭羽問了,麗琳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弟弟,姐姐兜裏沒錢,那個…能不能…”說着,麗琳還用雙語撇了一眼蕭羽身後的精品商店。

蕭羽見麗琳這般表情怎能不明白呢?隨即便直接將麗琳的小手抓起,直奔自己身後的首飾店。

“啊!”被蕭羽這突如其來的一抓,麗琳臉色自然羞紅,其實蕭羽在她心中多少也有了一半的位置。

商店的侍者是一個三級法師,見蕭羽和麗琳走了進來,馬上招呼道:“兩位好,你們需要什麼?”侍者微笑道,服務態度很好。

這間商店是黎巴嫩商會氣息的一間首飾店,所經營的首飾都是價值連城的貨色,超大的容量的空間戒指、空間項鍊,甚至空間耳環都有賣!

“喜歡哪件?自己挑吧。”蕭羽對麗琳微微一笑,很是陽光。

像麗琳這樣的少女都喜歡收集一些珍貴的寶物,尤其是那些會散發出閃閃亮光的寶石。

麗琳聽到蕭羽這麼一說,之後便開始肆虐的挑選着,什麼藍海之心、夢幻之心、巴馬之腦等等,都被麗琳一一收入囊中。

後進來的黑蛖則是看的一臉愕然,隨後他便知道原來出來泡妞身上沒有一點資本是不行的。 一間陰暗潮溼的密室內,十幾個漆黑的人影都散亂的站在這間看似不大的房間中,輕微的議論聲在羣人影中紛紛傳出,直到在這間密室中又走出了一道模糊的人影,紛紛的議論之聲才戛然而止。

這道人影來到人羣中,並未說話只是雙手憑空在自己的面前揮動幾下,一顆閃着白色光芒的八級魔法光球頓時照亮了這間陰暗的密室,密室中的這羣人已經顯露了他們的本容。

“比特長老!”

之前所在密室中的這十幾個人已經看清楚了這位釋放魔法燈的人影,赫然是在這之前與米洛克商討怎麼對付蕭羽的比特,而對比特所驚呼的這密室間的十幾個人便是天煞殺手組織的成員了。


天煞盟,屬於星河大陸黑道之內赫赫有名的殺手組織,也屬於星河大陸地下王國一般的勢力。總盟便在星河大陸,但分盟卻遍佈各個大陸之上,可見實力一斑。高手多如浮雲,而且更有神祕強者坐鎮於總盟之內,沒有人可以撼動天煞盟在星河大陸的黑道地位,足以算是一方巨擘。

而這比特在天煞盟之中的地位也算是高高在上了,雖說只是一名八級巔峯魔法師,要比天煞盟其他長老的實力要低很多,不過這比特在天煞盟中也屬於元老級別的人物了,所在的年頭要比其他長老長久,爲天煞盟所立下的功勞自然首當其中,就算是副盟主也要對比特客氣三分,更何況這些所在天煞盟內的普通暗殺人員了?

密室內的十幾個天煞盟普通暗殺人員都畢恭畢敬的跪了下去,各個面色都帶着恭敬或是敬仰。比特在天煞盟的聲望固然高,自然有許多人知道他,在天煞盟之內的名人堂中,比特的畫像便是高高的懸掛在最頂上,耀眼無比。

面對着這天煞盟中最有威望的人,這些普通的暗殺成員自然能夠感到一絲的榮幸。

“尊敬的比特長老,我叫斯大林,是這暗殺小隊的隊長。”一名中年大漢在這十幾個人中緩緩的站起身來,不過那筆直的身軀還是微微的躬着,碩大的頭顱微微的低着不敢擡起,雙眼只能看着自己的雙腳。

聽到這名暗殺隊長的介紹,比特微笑的點了點頭,並未說話。

這名暗殺隊長見狀,繼續說道:“總隊長將我們暗殺小隊下調到這任務區,並沒有說這次的任務是什麼,還請比特長老明示。”斯大林必躬屈膝的說道。

“呵呵。”比特呵呵一笑,臉上那溫和的面容並未讓斯大林感到威壓,反而是一種慈祥或是一種寬厚,這是拉攏下屬人心的最好方法。

“說來這次任務還是我在別人手中接過來的,不過任務的內容卻有些怪異,你們需要小心謹慎。”比特說道這裏,便從自己寬大的袖袍中拿出了一張紫色的晶卡,繼續道:“這次任務的酬勞便在這張卡中,待你們完成任務後將由你們的隊長到我那裏去領取。”比特晃了晃手中的紫晶卡,淡淡的紫色光輝在卡中隱隱流轉。

這紫晶卡是由星河大陸上的六大帝國中央行商會所聯合開發而成,卡中可以存入數目不菲的紫晶幣,但是金幣除外,而且這紫晶卡造價高,卡體統統是由紫晶製作而成,能持用紫晶卡的人無一不是王侯貴族或是一些實力極強的強者,身份的象徵。

身爲暗殺小隊的隊長在天煞盟執行過的任務不下百件,能用紫晶卡爲他們來結算報酬的任務不過才十來件,而且這十來件任務都屬於高等級別的,由此可見比特這次爲他們所發佈任務的級別係數了。

斯大林心中喜憂摻半,這種任務凶多吉少,但報酬卻是豐厚的很。不過他們天煞盟便是靠這吃飯過日子,屬於在刀刃上生活。

“請比特長老簡述一下任務說明。”斯大林心中忐忑,希望這次的任務能稍微簡單一些。


“咳咳!”比特清了清嗓子,嚴肅的表情出現在了自己不顯蒼老的面孔上,道:“這次的任務是刺殺一名聖龍學院的學生。”比特剛剛說到這裏,密室內的溫度頓時有些變的發涼。

這是密室中那十幾個人的心中有些發涼,從而在身體內的鬥氣中所表現出來的,發出的氣息才使這狹小的密室中氣溫改變。

聖龍學院的大名他們自然聽過,而且裏面的學生個個都是天賦秉異之才,甚至星河大陸上一些修爲極強的強者便是在聖龍學院走出來的。

要他們去聖龍學院暗殺一名學生?不說聖龍學院那背後的神祕院長,但是學院中的一名長老出動便可將他們統統滅掉,這種任務還真是九死一生啊。

斯大林心中有些惱怒,這種任務分明是要他們去送死嘛。

比特已經感覺到了密室中的氣氛有些不對,以他的智慧怎能不知道這些人在想什麼,隨之開口說道:“任務地點其實並不在聖龍學院!而是在鴻清閣!”

比特此話一出,這些暗殺小隊的成員都長長的吁了一口去,剛纔還真是虛驚一場。

不過斯大林閱歷廣泛,自然知道鴻清閣背後的實力,對其也是略有擔憂。

“比特長老,那鴻清閣….”斯大林剛剛開口,便被比特揮手打斷。

“鴻清閣是鴻清樓旗下的娛樂產業鏈,鴻清樓這個勢力想必你們也知道,即便是天煞盟也不敢輕易招惹,不過這次的任務執行地點還必須在這鴻清樓的地盤中進行啊。”比特說道最後是語氣中也頗有一股無奈的味道,對於鴻清樓的恐怖他可是知道的。

“你們此次要暗殺的人便是此子。”比特拿出了米洛克口述描繪的蕭羽畫像遞給斯大林,隨即繼續道:“此子實力不明,不過在卻能輕鬆將八級武者置於死地!”比特已經從米洛克口中得知了蕭羽大概的實力,米洛克強行提升八級武者被蕭羽輕鬆剋制住的事比特已經知道,自會提醒一下暗殺小隊。

“…..”

斯大林此時已經無話可說,這個任務可以算是他有生以來第一件極爲棘手的任務了,即困難還複雜,鴻清樓那邊如果搞不好的話還會牽扯到天煞盟,那自己必然活不成,而且這次擊殺的目標卻…..太變態了!

比特卻不知道斯大林怎麼想的,但是看他一臉無奈的表情也能從中猜測到一二,但並未理會。

“此子身邊還有兩名聖龍學院的學生,也定要一舉擊殺,對了….”比特說道這裏頓了一下,看向斯大林,道:“這兩名學生的實力也不明,想必也不是弱者。”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