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現在為止死者的母親才真的原諒了楚凌飛,以他這樣的手段,自己是完全沒有可能將獵刀刺進他的胸膛里的,他站在那裡等著自己去就是為了心裡的內疚來向自己賠罪的,

「阿飛,伯母原諒你了,」站在不遠處,死者的母親咬了咬牙喊道,

「不行,」這時候一個尖銳的聲音從人群後面傳了出來,人群齊刷刷的讓開了一條道路,讓其走到了正中央,

「族長,」看到來人,原本不斷叫囂的大漢上前一步行禮道,

這個人楚凌飛不怎麼熟悉,但他能夠認得出,他原本就是村裡的人,也明白了,原來上一任的族長在幫助了自己之後情況並不好,

這一任的族長沒有理會大漢的行禮,原本狹長的雙眼微微眯起,看著楚凌飛說道:「即使她原諒了你,按照村寨的規定你還是要死的,這是村寨千百年以來定下的規定,誰也無法改變的,」

「來人啊,將這個殺人兇手給我抓起來,」族長一聲令下,從人群之中衝出來幾個壯碩無比的人一齊湧向楚凌飛,

楚凌飛根本就沒做任何的反抗,很輕易的被這幾個傢伙給來了個五花大綁,這下子胖子看不下去了走出來喊道:「大家聽我說句公道話,當時阿飛是失手才殺人的,現在他回來就是為了彌補曾經的過錯,而且她也原諒了阿飛,為什麼還要抓他,」

「這不管你的事兒,胖子你閃開,」那個大漢直接將胖子給趕了下去,胖子在村寨中向來都是忠厚老實的,也就是那種好欺負的人,大漢根本就沒把他放在眼中,

「胖子,你下去吧,我沒事的,」楚凌飛轉頭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示意武易將其拉了下去,

「你還要隱藏在暗處觀察多久,」楚凌飛絲毫不在乎這幾個人對自己的捆綁,朝著高空厲聲喊道,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聽到這話,原本隱藏在開靈石下面的那位大祭祀臉色一凝,從其中施施然走了出來,一個飛躍跳進了人群之中,

「恩,」看到這個面目猙獰的老嫗,楚凌飛輕疑一聲,這個女人長相相當詭異,原本滿是褶皺的臉深深凹下去,就像是一個從墳墓里爬出來的屍體一般,寬大的暗紅色長袍將其矮小的身體全部籠罩住,雖然也遮住了頭部,但卻逃不過楚凌飛的查探,

「這就是你說的大祭祀,」楚凌飛身後東方易低聲朝著胖子詢問道,

「對,就是她,大祭祀很厲害的,你們最好小心一點,」看到大祭祀出來,胖子渾身顫抖的回答道,同時慢慢縮到了東方易的後面不敢露面,

「大祭祀,」這個老嫗剛剛出現在人群中,所有的村民齊刷刷的朝著她跪了下去,對,就是跪拜之禮,原本的村寨里大家全部都是平等的,根本就不存在什麼跪拜之禮的,沒想到一個外來者竟然能夠讓所有的村民這樣崇拜,

即使這樣楚凌飛也沒有把她放在眼中,雖然這老傢伙年紀很大,也很神秘,但修為擺在那裡了,只是剛剛到達君階而已,想來繼續修鍊也不會有多麼大的長進了,

現在楚凌飛唯一疑惑的就是這個詭異的老嫗隱藏在翻雲寨里究竟有何居心,按理說這麼一個小村寨里沒有多少東西值得她一直隱居在這裡啊,

「你就是曾經那個殺人逃竄的罪魁禍首,」相對於長相的怪異而言,老嫗的聲音更加怪異,彷彿喉嚨里有很多磁石相互摩擦的聲音一般,讓人聽了渾身難受,

現在的老嫗相當的自大,雖然楚凌飛他們人多,但是她本身對於自己君階的修為相當自信,並不認為眼前這些年輕人是自己的對手,最重要的是她從楚凌飛他們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修為,

在老嫗眼中,楚凌飛他們就如同凡人一般,畢竟老嫗自己是君階,而楚凌飛他們也是君階,想要不被查探到具體的修為至少也達到皇者才行,她可不相信這麼多年輕人全是皇者,

「對,就是我,」楚凌飛上前一步,看向這個老妖婆,「你隱藏在這麼一個狹小的村寨里究竟有何居心,」

「對於死人,我從來不多做解釋的,」老嫗依舊很看不起楚凌飛,剛才楚凌飛將獵刀彈飛的一瞬間她雖然看到了,但也僅僅當做是肉體比較強橫的人而已,再加上楚凌飛的修為她看不透,就想當然的認為他們是凡人,

砰,

君階巔峰的無上魔氣砰然散開,瞬間將四周的村民震散出好遠,楚凌飛現在真的很生氣,這個老妖婆呆在翻雲寨絕對不是簡簡單單的修身養性而已,看她這個造型應該就是修鍊界一直摒棄的邪修,專門依靠吸收來修鍊,這是楚凌飛絕對不允許的,

雖然自己當初殺人逃竄,被村民唾棄,但是他並不能容忍有人對這些淳樸的村民下手,

「你…」感受到楚凌飛強橫的力量,老嫗再也不淡定了,她怎麼也不會想到一個這麼年輕的人竟然擁有著君階巔峰的實力,而且自己還完全看不清他的修為,真是陰溝裡翻船,

被楚凌飛強橫的氣勁給衝出空地的村民發出一陣陣的驚呼,到現在所有的村民才真正知道了楚凌飛此次再次回來的目的,那真的就是為了曾經的過錯贖罪的,沒有任何的私心,像他這種修為完全沒有必要向這些凡人低聲下氣的道歉的,

看到楚凌飛動了,東方易和金童也耐不住寂寞的沖了過去,在老嫗還沒有反應過來的瞬間就將其給包圍了,

「你們到底想要幹嘛,」老嫗身體顫抖的原地徘徊,警備的看著這三個人,這一次自己真的後悔了,沒想到踢到了這麼硬的石頭,這三個人竟然全是君階巔峰,那後面的人能他們走到一起,修為也絕對弱不了,

「要問這句話的應該是我們吧,」東方易雙手抱臂看著這個醜陋的老妖婆喊道,「快說,你隱藏在這民風淳樸的小村寨里究竟有何居心,不講清楚的話你休想離開這裡,」

「我若是說了我能離開這裡嗎,」老嫗現在真的怕了,自己對上這幾個人的人任何一個都沒有勝算,她漸漸軟了下來,

「不能,」高冷的聲音彷彿擊打在老嫗的心神上一般,直接將她的如意算盤給打亂了,楚凌飛不能放過這個老傢伙的,不然的話等自己幾人走了,她搞不好還會回來的,而且看她現在的模樣,一定不是什麼正兒八經的修鍊者,


不等老嫗回答,楚凌飛風暴之鐮直接祭了出來,直接一個瞬移來到了老嫗的身後,毫不手軟的就是一刀劃下,被魔焰包裹的風暴之鐮攜帶著熾熱的能量直奔老嫗而去,大有一擊將其斬殺的架勢,

「啊,」感受到魔焰的高熱能量,老嫗驚叫一聲急速向後退去,但迎接她的卻是東方易已經橫在路上的麒麟牙,

「你們不能殺我,」老嫗驚叫著再次躲避,但這次她再也躲不開了,畢竟她才剛剛晉級到君階,而圍攻戲耍她的可是三個君階巔峰的變態一般的存在,

「噗~」風暴之鐮刀根本就沒有給老嫗任何解釋的機會,楚凌飛一刀下去,強橫的力量加上熾熱的魔焰,直接將老嫗腰斬了,

楚凌飛現在出手相當狠辣,躲得遠遠的觀戰的村民們驚的嘴都合不上了,沒想到大家一直信奉的大祭祀被阿飛幾個照面直接給幹掉了,


原本躲在後面的胖子也嚇傻了,當時大祭祀一手將幽冥狼給撕裂的時候自己就已經夠吃驚的了,現在楚凌飛一招就把大祭祀給解決了,這些完全不是他們這些土生土長的淳樸村民能夠見識到的,

但是老嫗死了之後原來的屍體慢慢腐爛,漸漸的形成了一股綠色的血水,更加噁心的是這團不斷冒著泡的綠色液體竟然在慢慢蠕動,最後集合到了一起,

更加讓眾人不能接受的是這團綠色液體不斷高聳,漸漸形成了一個人形模樣,最後大祭祀又一次出現在了楚凌飛的面前,但現在的她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虛弱,搖搖欲墜的樣子彷彿一陣風就能夠將其吹倒一般,

「這是何種功法,竟然能夠死灰復燃,再次重生,」看到這一幕,金童出言問道,

「你不能殺我,我有對你很有用的訊息,」老嫗聲音顫抖的說道,由於剛剛死而復生,聲音非常低,

「哦,你都不知道我來自何方,去往哪裡,你怎麼會知道對我有用的訊息呢,」楚凌飛停下了手裡的動作,好奇的問道,

「因為,我也是魔族,」老嫗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都是什麼事兒啊,不是說魔族早就滅亡了嗎,怎麼隨便遇到一個就是自己的同族啊,楚凌飛在心裡罵罵咧咧的yy一會兒開口說道:「好吧,就算你真的是魔族,不然也不會知道我的本來面目的,現在你就說一下你那對我有用的訊息吧,」

「不要去黑暗神殿,」

「為什麼,」楚凌飛好奇的問道,自己現在達到了君階巔峰,想要進入皇者的話必須要去黑暗神殿去拿到下一層的心法口訣,而老嫗竟然在告誡自己不讓自己去,

「那裡並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的,我就是從裡面跑出來的,」老嫗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道來,「我原本不是現在的樣子的,我也有著不老的容顏,想必你也知道我們一族不屬於這片低等大陸,曾經來到這片大陸上的最高指揮者現在雖然死了,但他的屍首被保存在了黑暗神殿內部,而且時時刻刻都在吸收同族人的精血想要復活,」

聽到這話楚凌飛心裡猛的一抽,竟然吸收自己族人的精血供給自己復活,這人這麼霸道,死了之後還要禍害族人嗎,

我呆在這個村寨里並不是有什麼企圖,只不過是靠這個村寨的不起眼在這裡靜養,將這麼多年以來被吸收的精血回復過來,但這麼多年來並沒有回復多少,

「真的是這樣子嗎,」楚凌飛看著老嫗在那裡說這話,有點不信,畢竟老嫗現在是處於眾人的圍攻之下,想要逃生的話隨便編一些謊言還是可以的,

「這些都是事實,你最好不要接近黑暗神殿,你手中的這把武器風暴之鐮就是曾經的黑暗神殿的三大神兵之一,不過現在已經沒有了當年的風采了,」對於楚凌飛的懷疑老嫗也能夠明白,她繼續說道,

現在楚凌飛真的相信她了,能夠將風暴之鐮的名字給喊出來,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的到的,但是自己想要前進必須要進入這黑暗神殿之內的,想到這裡楚凌飛對於米雷達帝國一行有了一絲擔憂,不知道到了黑暗神殿還會遭受到什麼樣的危險,

通過對村民的詢問,楚凌飛得知了,這個大祭祀在來到這裡之後並沒有對村民的生活造成過影響,相反的真的幫助他們解決了很多難以解決的問題,這次放下心來,將其放過了,

並且楚凌飛還告誡了大祭祀一句,叫她以後可以繼續留在這裡,但必須竭盡全力保護著這個不起眼的小村寨,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阿飛.真的是你嗎.」上一任的族長不可置信的用不斷顫抖的上手撫摸著楚凌飛的臉龐.激動的說道.

自從楚凌飛逃走以後.族長就被大家給分配到了開靈石下面.要不是族長這麼多年以來一直兢兢業業的.有可能真的會讓族長代替楚凌飛遭受火刑.即使這樣.這麼多年以來.族長也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每天都在開靈石下面對開靈石進行維護.

「族長.這幾年苦了你了.」感受到族長身上對自己濃濃的愛.楚凌飛心痛的說道.這麼多年族長受的罪全部都是因為當初自己幫助殺了人的楚凌飛逃跑造成的.族長自己完全可以不用這麼做的.對楚凌飛不管不問任由族人處置他也沒有人會去怪罪他.

這麼多年了.楚凌飛一直是一個人生活.在大家眼中楚凌飛就是一個孤兒.誰也不知道他的父母去了哪裡了.正好族長沒兒沒女.就一直把楚凌飛當成了自己的兒子看待.

「你能修鍊了.」族長看著眾人那種崇拜的眼神.族長驚訝的問道.

「恩.」楚凌飛重重的點了點頭.同樣很激動的看著族長.

「蒼天有眼啊.老夫當年打賭沒賭錯.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種簡單的孩子.我盼星星盼月亮終於盼到你來了.」族長現在說話都有點哆嗦.這麼多年以來一直是千篇一律的日子.今天真的給他一個天大的驚喜.

感受到族長心跳急劇加快.楚凌飛急忙將其按住.強橫的魔力瞬間往其心脈內灌注.同時莫凝珊也趕了過來.充滿了聖光的元素能量幫助族長修復這麼多年以來身體的損傷.

「好神奇啊.」看到原本的族長從剛才萎靡的樣子在幾個眨眼之間變的精神煥發.而且隱約感覺到渾身煥發著無限的生機.四周的村民驚呼道.

「介於所有的錯誤都在於我.我希望大家原諒當時族長的所作所為.所有的錯誤我楚凌飛一個人來賠償大家如何.」看到恩人的狀態差不多了.楚凌飛看著圍在四周的村民.大聲喊道.

「你也不用害怕.我不會對你們怎麼樣的.我還是以前那個阿飛.永遠都是.我也不會剝奪你現任族長的位置的.」看到現任族長瑟瑟發抖的躲在角落裡眯著眼看著楚凌飛.楚凌飛微微笑了一下解釋道.

現在的狀況與剛開始過來的時候完全相反.剛來的時候楚凌飛就像是過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現在暴露了自己的修為和強勢之後.村民們全部都是一副崇拜的樣子看著他.現在楚凌飛成了整個村寨所有人的核心.

「為了村寨的發展和生存.你繼續做你的族長.有什麼事情的話你們可以互相商量的.」楚凌飛繼續說道.

「謝謝.」現任村長現在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本來自己一心想要置楚凌飛於死的.現在楚凌飛暴露了修為.他以為楚凌飛至少也會將自己的族長一職給剝奪的.真的沒想到會是這種結果.

現任族長的這聲謝謝真是發自肺腑的.頓了一下之後他繼續說道:「我會將現在村寨里的規定認真改好的.原來的規定太死板了.」

「恩.」楚凌飛慢慢的點了點頭.緊接著就轉身朝著大家說道:「我過會兒就要走了.以後的話大祭祀會繼續保護你們的.這裡是很多魂幣.你們如果遇到什麼困難的話可以去就近的城市裡去換點東西.」

說完這話楚凌飛就將一個低等的儲物戒指交給了族長.這些魂幣雖然不怎麼稀有.但是這麼小的村寨若是被外來人知道的話很可能會殺人奪寶的.

「伯母.這是一件保命的東西.關鍵時刻可以讓一個人免收一次死亡的威脅.你一定要收好了.」楚凌飛獨自一人走到死者的母親身邊.將一件泛著藍光的異寶交到了她手中.這些東西自己用不到了.給他們用的話還是會用的正途中的.

想了想.楚凌飛又從儲物空間內拿出了很多的鋒利的武器.大多數都是什麼刀劍之類的.一方面能夠加大村民的防禦力.另一方面他們以後狩獵的時候也會更加便捷.

「阿飛.這就走了.在村寨里多呆些時日吧.我們兄弟倆好好敘敘舊.」看到楚凌飛一副就要離開的架勢.胖子急忙從人群中擠出來拉著他的衣服喊道.

「不呆了.我手裡還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須要翻過摧雲山去那邊的帝國.現在時間已經很緊迫了.不能再拖了.以後有機會咱兄弟倆好好喝一壺.」楚凌飛用力的拍了拍胖子的肩膀笑著說道.



「既然你手裡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那我也不強留你了.你在外面一定注意安全.以後有空了多來村寨里看看.」胖子知道楚凌飛現在不是自己這等凡人相比的了.也沒有強留.一個勁兒的囑咐他在外面一定要好好的保護好自己.

想想曾經.他們兩個還是很投緣的.畢竟兩個人都是被上天拋棄的人.都沒有開靈.兩人就經常一起在村寨里鍛煉.有什麼高興事兒也在一起喝酒吃肉的.那樣的日子真的很快活.

「保重.」 你就不要愛上我 .率先朝著外面走去.

楚凌飛給村民留下的東西大多數都是他們從來沒有見識過的.他們都是從心底里感謝楚凌飛.雖然楚凌飛一行已經消失了.但他們還是站在村口朝著他們離開的方向擺手.算是對楚凌飛表示感激吧.

村民就是這麼簡單.其實他們要求的並不高.稍微一點恩惠他們都會銘記在心.打心底里感激你好久的.

「老大你沒事吧.」走出來好遠了楚凌飛還是沒有提出急速趕路的命令.依舊不緊不慢的趕路.莫武走上來關心的問道.因為自從楚凌飛出了村寨之後就一直悶悶不樂的.像是有什麼心事一般.

「沒什麼事兒.只不過是看到村寨里的一切有點懷念.突然變得有點傷感而已.」楚凌飛強擠出一個笑解釋了一下.

村寨里這種無憂無慮的生活楚凌飛現在很喜歡.胖子的生活雖然每天千篇一律的有點枯燥.但是活的輕鬆.過的幸福.很容易就知足了.俗話說的好.知足者常樂嘛.

而自己等人一旦踏上了修鍊一途.就永遠沒有知足這種說法.畢竟修鍊的最高境界才是大家畢生追求的目標.若是對於自己的現狀知足了也就意味著自己前進的腳步開始停滯不前甚至會倒退.

「呼~」楚凌飛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雙手用力的搓了搓臉.轉身看著這個寧靜的小村寨.開口說道:「我們的事情還是要去做的.現在大家全力趕路.在天黑之前到達怒火的赤焰蒼龍一族.明早帶上怒火一起飛往米雷達帝國.」

楚凌飛這句話是對大家說的.同時也是對自己說的.把話講出來.將自己內心的壓抑給釋放出來.而且楚凌飛特別喜歡胡思亂想.這樣一直憋著的話會憋瘋的.甚至會對以後的修鍊造成影響.

「全力趕路.今晚到達摧雲山山頂.」楚凌飛大喝一聲.騰空一躍.朝著前方奔去.

「媽媽.剛才在村寨的時候爸爸好帥啊.我也要像爸爸一樣做一個讓萬人敬仰的人.」小傢伙到現在還雙眼冒光.還沒從剛才的震撼之中走出來.

小寶從來沒見過這麼多人.也從來沒有來過這麼樸素古樸的村寨.看到這麼多的人對自己的爸爸表示謝意.小寶的小心臟一直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小臉也激動的通紅.他為自己的爸爸感到自豪.



在全力趕路之下.楚凌飛他們終於在天黑之前來到了摧雲山最高峰的山頂.這裡是獸族最崇尚的地方.也是摧雲山的霸主赤焰蒼龍一族的聚集地.

一路走來. 醫女驚華,夫君請接嫁 .形形**的植物和野獸都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楚凌飛直接將自己君階巔峰的修為給釋放了出來.那些凶獸全部敬而遠之.一般的野獸都被嚇的俯在地上瑟瑟發抖.供小寶專心欣賞.

「我感受到怒火了.不過看樣子他現在的狀況並不好.貌似是在修鍊之中遇到了什麼困難.」楚凌飛穩固心神.朝著遠處的空間仔細感應了一下.朝著眾人說道.

「那我們還不快點進去幫助他.」金童好奇的問道.既然怒火遇到麻煩了.為什麼老大還站著這裡無動於衷呢.

武易輕哼一聲:「你以為你是誰啊.這裡可是獸族的地盤.豈能容忍人類在其地盤之上肆意進出呢.原本計劃的是老大感應到怒火的氣息.憑藉兩人直接的溝通將其呼喚出來.在怒火的帶領之下我們才能暢通無阻的進入他們一族的領地.現在沒了怒火的指引.我們冒冒失失的進去只會被赤焰蒼龍的其他族人當成是外族的入侵者.搞不好還會引起整個摧雲山所有種族的圍攻呢.」

被武易說了一頓.金童有點不爽的嘀咕著:「有什麼大不的.不就是自己想的多一點而已嘛.」

「別鬧了.他們感應到我們了.」楚凌飛眼睛望向天空制止了兩人.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被楚凌飛制止了之後.金童不再多說什麼.而是隨著楚凌飛的眼睛往前方看去.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