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天他還偷看一個風塵女子換衣吶,不過被他跑掉了,可是今天他只有認栽了,那個女子身邊的幾人都不是什麼善茬,這些不死也得脫層皮了。”

。。。。。。。。。。。。。

帶著掃付系統混异世

對此許林只是搖搖頭,這女子被一個老頭偷看了洗澡還搞的如此轟動,真是一個奇葩。

很快許林便接近了中心地帶,人們圍成一個圈,中間留出一個空地,裏面站着一個濃妝豔抹的女子,趾高氣昂的站在兩個壯碩男子身旁,得意的望着四周的人,似乎在炫耀着自己的厲害,而一個瘦弱的老者趴在地上,邊上有一灘血跡,瞪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狡詰的看着四周,雖然看上去受傷頗重,但是許林知道,他丫的根本就是裝的。

這老者正是許林遇見兩次的老頭,沒想到事隔多年又遇到了,只不過他還是和以前一樣狼狽。 隨即許林便快速的從人羣中退了出來,沿着寬廣的南北主道往北走去。

在北面有一個十幾層高的樓閣,極盡奢華大氣,四周雕樑畫棟,其中一個巨大的檀木大匾佔據了一個樓層,上面書寫着三個巨大的字:天月閣。

離老遠都能感受到天月閣內傳出的靈氣,仔細看去這天月閣每一處卻都不是凡品,雖然許林現在的眼光有些高了,但是這木材卻還是讓許林有些動容,這整個樓閣居然是一棵巨大的樹木雕刻而成,絲毫沒有銜接的痕跡,這種樹木許林還是知道的,正是修真界最普通的水月梧桐,可是現在這直徑達到幾十米可就不普通了,最起碼也要數萬年的生長才能如此巨大,恐怕這棵水月梧桐早已通靈。

但是現在許林看來,這水月梧桐的靈識早已消失,而是被人生生的植入一隻狐狸的魂魄,而且還融合的極爲完美,是這讓許林有些動容。

隨着接近許林就越發感覺這天月閣不俗起來,一股心悸的感覺升起,不過瞬間便消失。許林以爲這是天月閣造成的,腳步頓了一下隨後便沒在意,快步往裏面走去,那老頭正在三樓靠窗的位置等他。

不過許林卻沒發現,雖然讓他心悸的感覺是從天月閣中傳來的,但卻不是閣樓本身施加給他的,而是在一樓的一個小圓桌上坐着的一個精瘦的黑衣人瞟了他一眼之後的事情,黑衣人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隨後便不再理會。不過這黑衣人在收回目光的時候,眼中卻是多了一點陰霾。

許林快步走了進去,看了看空蕩蕩的一層唯一的一個人,見他渾身包裹在黑袍中,有着一股淡淡的煞氣瀰漫,並不像一個善茬,許林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便踏上了樓梯。

隨着許林的離開這黑衣人卻是輕笑了一下。“現在終於找到你了。”

許林踏着木製樓梯快速的來到了三樓,那個老頭已經在靠窗的位置笑眯眯的等他了。


三層大概有一百多平米的樣子,坐落着幾十個座位,三兩個人點上一壺茶,不知在談些什麼。

眼珠輕輕轉過,許林便將三層的景色盡收眼底,這裏的人修爲還挺高,光嬰生期就不下於十個,雖然他們都收斂的極是完美,但是絲毫瞞不過許林的眼睛。

這些人看了一眼許林隨後邊將注意力移開。

許林坐在凳子上看着老者,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前輩,咱們又見面了。”

老頭咧開嘴露出滿口的黃牙,其中牙縫裏面還摻雜有一點的綠色。“小傢伙,看來你是沒把我的話當真啊,居然到現在都沒有結嬰,可惜嘍。”

許林微微一笑。“總感覺少了點什麼?所以就一直卡在這裏。”不過許林心底還有一句話沒說,蒼龍說結嬰的事情現在還不着急,時機到了自然會成功,結嬰晚點也好,可以更好的打下基礎。

老頭笑眯眯的看了看許林,隨後幽幽道。“結嬰不成,你想知道爲什麼嗎?”老頭的這招他已經是屢試不爽,突破在即的修士沒人能夠抵擋此等誘惑,在他看來許林也不例外。

許林也沒讓他失望,狠狠的點了一下頭。“還望前輩明示。”

許林的來事讓老頭得意的昂昂頭。“告訴你也可以,只是。。。。。咕咕。”

老者肚子配合的叫了一聲,老頭只是笑眯眯的看着許林。

許林嘴角微微一笑。“好,前輩想吃什麼?”

雖然有點摸不透老頭的目的,但是許林還是恭敬之極。按說這老頭的修爲也不低,根本沒必要蹭吃蹭喝,可是他一直這麼遊戲人間可就有些不合常理,難道是說這是特殊的修行?這天下間修行之法萬萬千,許林自問自己還有好多都不知道,所以只是想了一下便沒深入思考。

“好了。”老頭整個人都靠在椅子上,在菜單上指了一通,隨後便愜意的翹着二郎腿。

許林看着他自得的表情,忍不住出聲道。“前輩都點的什麼啊?”

“沒什麼,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東西,什麼千年龍蝦,爆鞭龍肉,金鵬冰炎陳釀等等啊,都是小意思啦,保證你都沒吃過的。”

不過話剛一說完,老頭的臉色變猛然一變。“你的靈石多不多,可是這裏只收玉靈石啊,你有靈石都沒用,人家根本就不收,完了。”

老者的臉色又是快速變化,居然剎那間便恢復了世外高人的淡然。“小子,我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事要辦,就先走一步了,關於結嬰的事情咱們下次再說。”

還不等許林有所回答這老者便不見了蹤影,留下了有些愕然的許林。

許林輕輕的搖了搖頭,老頭走的原因許林知道,他是怕許林付不起帳受到牽連。

許林的悄悄的往四周看看,隨後也要離開,不過瞬間許林的臉色便是猛然一變,自己的對面居然無聲無息的多出了一個全身包圍黑袍的人,他正是在一層見到的那個人。

黑袍人緩緩的擡起了頭,露出了黑袍下暗黃的眼睛。“小子,我終於找到你了。”聲音很是嘶啞,猶如破鑼音,撕裂心肺,剛一開口便將許林下了一跳。

許林露出疑惑之色,在它腦海中似乎沒有與之相符的人。“閣下是誰,爲何找我。”

黑袍人輕笑了一聲,聽上去有些陰森。“你拿了我的東西。 豪門掠情:總裁大人極致愛 。”

許林心中的疑惑更重了。“閣下到底是誰,我怎麼會拿了你的東西吶。”

黑袍人聲音恢復了平靜,旋即便開口道。“我是中乾洞教祖周平,不知你可認識這個小東西。”黑袍人手中突然便出現了一個東西。

看見那個東西許林的雙瞳不經意的一凝。“雷噬,地靈仙枝幼苗。”

聽到許林的聲音,黑袍人周平點了點頭。“看來你還認得啊,既然如此,現在你是否想起了一些什麼吶?”

許林腦海裏的思緒疾速旋轉,隨即許林的腦海裏便浮現了一個光滑椅子來,靜靜的坐落在山洞之中,裏面長滿了地靈仙枝,外面有着一個生長着雷噬的湖泊,許林當時還想裏面的人哪去了,而現在確實有了答案,只不過來的卻是有點不是時候。

“想起來了?好吧,我也不爲難你,將地靈仙枝和雷噬交出來。”教祖周平冷哼了一聲。

“沒有了,都用完了。”許林沉靜的應對。

“可是你身上還有地靈仙枝和雷噬氣息,他們都還在你身上,趕快交出來,我不爲難你,否則。。。。。。”

“真沒有。”其實許林還有點,但是他不打算交出去。

周平冷哼了一下,目光冷冷的看着許林。“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一掌猛然衝出。


話音剛落,餘音還在耳旁纏繞,可是瞬間許林便感覺天地一陣旋轉,隨後便是喉頭一甜,一口鮮血吐出,霸道的靈力鑽入許林的經脈中,然後就是劇烈的撞擊。

“砰。”許林落在十米外的桌子上。 隨即許林便感覺到全身的經脈中都傳出強烈的劇痛,一股黑色的奇異靈力也刁鑽的避開許林的靈元,在許林的體內亂竄,在這股黑色靈力經過的地方那圓潤的經脈便迅速灰暗,大量的精元都被黑色靈力吞噬。

在地上滾了一圈許林便快速的站起身來,由於黑色靈力的作祟讓許林又忍不住的吐出一口逆血。

隨着逆血的吐出,瞬間許林便感覺舒服了許多,他調動起全身的靈元將那一股黑色靈力堵在一處經脈,快速的煉化,隨後便將氣血理順。

這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在許林站起身的時候這些便已完成。

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許林的雙眼露出兇狼。“你這是什麼意思?要殺我?哼哼,就你渡劫中期的修爲,有點難吧。”

許林將身子挺直,雙眼緊緊的盯着黑袍人周平,一股不屈的戰意升起。

黑袍人周平只是笑了笑,雙眼中一抹紅光閃過,隨後便將遮蓋自己全身的黑袍脫下。

瞬間許林便倒吸了一口冷氣,這黑袍下包裹的竟然是一頭人形的黑熊,不過面部依稀還有一些人類的特徵,毛髮也很稀疏,如果單看臉還有點像是人類,但是看全身就有些嚇人了。


“怎麼?很吃驚嗎,可是這纔剛剛開始啊。”話還沒說完這周平便化作一道殘影,快速的接近許林。

猛然許林感覺到胸前一股大力傳來,隨後整個人便不可控制的倒飛而去,沒想到他的速度這麼快,讓許林連反應的時間都來不及,要知道許林的速度也是很快的。

許林輕哼了一聲,低頭一看自己胸前居然生生被撕掉一塊肉,露出血淋淋的肌肉,甚至傷口處還有一股**的感覺。

想到**許林的眼皮猛然一跳,自己這是中毒了啊。

果然,許林立馬變感覺到了一陣頭暈,不過沒關係,劇毒對於許林根本無效,這股眩暈一個呼吸間便消退的無影無蹤。


突然許林感覺到一陣破風聲傳來,剛一睜眼便看見一個巨大的熊掌直奔心臟而來,上面還有濃郁的靈光閃爍,這一下要是挨實了恐怕不死也得丟掉半條命了。

一股火氣從心頭升起,自己不還手這丫的還打上癮了。

手法快速的掐起,以現在許林的實力這簡單手法完全可以做到瞬發。鋒銳,堅固,反彈,三個符紋眨眼間便融入許林的手中,一抹流光閃過,許林躍身彈起,手掌迎上熊掌。

“砰。”一聲悶響傳來,兩人的手掌一觸即分。

許林悶哼了一聲,隨後後退了十幾步纔將餘力卸去,而那周平卻只是後退數步便把身形止住,實力孰高孰低一看便知。

“小子,還有點意思,不過這還不夠,現在我要你死,吼。”周平發出如同獸吼的聲音,隨即他的氣息便猛烈增長,毛髮下的皮膚快速隆起一塊塊的肌肉。“既然你不將東西交出來,那麼,你就給我去死吧。”

酒樓內的人都忍受不住強悍的氣勢,紛紛下樓離遠觀看,時不時的評頭論足。天月閣的掌櫃似乎也是經歷過這件事情,顯得毫不慌亂,只是運氣靈力吼了一句,損壞的東西要給我陪。這人的功力竟然也是達到了渡劫期,僅僅比周平弱那麼一絲。

胖胖的掌櫃說完便離開了,不過許林發現了一個現象,那就是從四樓往上開始就沒有人下來,也不知是什麼原因。

容不得許林過多的思考,那周平便已衝了過來,佈滿黑毛的掌心不知何時多了一個碧綠的鐵環,幻化出一隻三頭黑虎,張開大口,攜帶着狂風衝向許林。

許林臉色不變,快速的將雲清劍拿了出來,一抹凌厲的劍芒閃過,隨後便將黑虎擋住。

黑虎憤怒的吼了一聲,隨後身子便是一震,這三頭黑虎居然瞬間便分成了三隻黑虎,留下一隻抵擋雲清劍,另兩隻都繞過來衝向許林,而在他們後面還有如同黑熊的周平,都滿含殺機的衝向許林。

許林眼中寒光閃爍,隨後將雲清劍收了起來,後退了數步。“小鬼,小白,還有你們三個都給我出來。”


三人二獸的身形快速的凝實,隨後便迎了上去,而小鬼和許林兩個便快速的衝向周平。

小鬼在臨近周平的一刻便化作一道虛影,而許林則是從側面接近周平。

許林知道自己和周平的實力相差懸殊,所以他並沒有傻得正面去對抗周平。

兩人很快便接近了,不過周平好似是察覺到了許林的意圖,剛一接觸許林便意識到了不妙,一股混雜着大量黑色靈力的力道狠狠的打入許林的體內。

毫無例外,許林瞬間便被轟飛了,在十幾米外才堪堪落地,一口鮮血猛地吐出,隨着這口逆血的吐出,許林雖然感覺到舒暢了許多,但是從體內卻傳出了陣陣的虛弱感。畢竟兩人的實力相差太遠了,許林能夠做到如此已經不錯了。

在許林被打飛後小鬼便急速的出現,狠狠的攻擊過去。

在小鬼和周平打鬥的時候許林卻是有些自顧不暇,沒想到這次的黑色靈力如此霸道,竟然將許林的精神都影響,一方面在經脈中亂竄吞噬精華,一方面產生一股龐大的負面情緒,去侵染許林的心神。

九幽魔火被許林完全調動起來,將黑色靈力包圍,極地冰炎的能力被許林應用到了極限,全身的經脈上都附着了一層的極地冰炎,將黑色靈力的吸噬之力阻擋。

雖然這次的黑色靈力有些龐大,但是它一旦被許林圍困起來倒也構不成威脅。淡金色的靈元化作鋒銳的尖刀,狠狠的插入黑色靈力之中。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嗎 ,現在拼的就是誰更持久。

過了許久,許林突然被小鬼一聲厲嘯驚醒,這時許林體內的黑色靈力已經被煉化的差不多了,而許林的靈元早已枯竭,全靠丹藥才維持到現在。

還有這黑色靈力在煉化後竟然化作了一縷神祕的細絲,在好奇之下許林便將之吞噬,不過瞬間許林便是一愣,這裏面竟有枯魔花的力量。

枯魔花是遠古時期的一種奇花,萬年開花,萬年結果。花是生,果是死,曾有人說過得花長生,有果不死。

雖然都是這麼說,但是許林知道,這花和果都是不能吃的,一旦吃了就會變成妖人,不墜輪迴,不死不滅?雖然聽起來挺好,但是還是有代價的,就是每天子時都要經受妖性灌體之苦,而且功力越高,痛苦就越大。

現在許林看來這周平恐怕已經在極大的痛苦中弄得神智混亂,如果這麼想一切就好解釋了。

思緒只是在許林的心頭快速閃過,並沒有佔據多長時間,不過許林剛一睜開眼便是臉色一變。

此時小鬼竟然被周平抓在了手中,而且他的實力已經接近了神融期的後期,現在的小鬼根本就無法掙開。

渾身是血的小鬼被周平扯住兩腿,在周平的拉扯之勢下發出痛苦的叫聲,而那天罡三人和小白正被三個黑虎纏住,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小鬼悽慘的叫着,根本無法脫身。

許林目呲欲裂,雙眼衝血,猛然大吼了一聲。“給我住手。”隨後他的身形疾速閃爍,眨眼間便接近了周平。

“砰。”還沒等接近許林便感覺一股大力傳來,隨後整個人便倒飛而走,翻滾的氣血被許林生生忍下。

倔強的許林在半空中猛地一抽身子,還沒等落地便又衝向周平。

這次的動作許林看清楚了,可是也更讓許林憤怒了,他竟然把小鬼當作武器,狠狠的砸向許林。可是許林怎麼能前進吶,他強行逆轉自己的靈元將身子止住,可是那小鬼的去勢還是不變,貼着許林就狠狠的砸在地面上,將地板砸透。

瞬間小鬼的叫聲便戛然而止。許林知道,小鬼是昏過去了,目測之下,小鬼的骨骼恐怕都斷了不少。

而此時的周平似乎也是陷入了瘋狂一般,將小鬼丟棄後狂吼了一聲,隨後便衝向許林。

已經神融期的實力讓許林根本無法阻擋,一些攻擊防禦還沒成型便被生生的打散,任何的躲閃都是徒勞的,許林如同沙袋一般無奈大迎接着狂風暴雨般的攻擊。

“十根。”

“十一根。”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