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前後後的一行百多號人,風馳電掣的出城,空中巡視的軍士沒有阻攔,可能是先前有交代過,就任由他們離去了!

“各自整頓好自己的隊伍,等下抽籤決定你們的出發地點!”隊伍很快就來到南王城外數百里遠的一處山脈,在山脈邊緣,文丑對隨後趕到的選手們大聲喝道!

穩下身形的選手們,見目的地已經到了,都忍不住的四處打量起來,羣山起伏,連綿不絕的,都看不到邊了!

“各隊長上前抽籤!”就在衆人還在遊目打量周圍的環境時,石堂主的喝聲響起!

“大家按自己抽到的位置信息離去,在預定地點會有人在等待,按統一的時間開始進發,屆時比試就正式開始了!”六名隊長上去抽籤完後,石堂主再次大聲吩咐道!

“轟!”石堂主的話音落下,各自隊伍都緊跟着自己的隊長騰空而起,分不同方向朝目的地趕去!都想盡快趕到出發地,熟悉環境,因爲比試規則說的很明白,誰先第一個趕到主峯就贏,最後一組將會淘汰,誰都不想第一關就被淘汰掉了!

“隊長,我們怎麼還不走?”隊伍都離去了,場中還剩下葉琅帶着隊員沒有想動的意思,後面的隊員忍不住的開口詢問道!

“我們不走了,我們的出發地就在這裏!”回頭看了看問話的隊員,葉琅臉色有點古怪的說道!剛纔抽籤下來,發現自己不需要趕路,出發地就在這裏,自己也有點驚訝,運氣也太好了吧?

“啊?我們就在此處出發?這運氣也太好了吧?”

“哈哈,還是我們隊長的運氣好啊!”

聽到葉琅說自己的出發地點就在這裏,後面幾位隊員忍不住的驚喜起來,開懷笑道!不要小看了這點,趕往不同的目的地,也是要消耗不少的元氣,這是在比賽,浪費元氣就等於是浪費了機會!

趁等待的時間,葉琅和自己的隊員一個個打起招呼來,熟悉一下自己的隊員,雖然昨天已經知道了所有隊員的個人信息,但是還沒有說過話,而葉琅的因爲昨天對蔣城的強悍表現,再加上現在滿臉微笑的表情,十個人很快就熟絡了起來,蔣城可能也是被葉琅打怕了,雖然極不情願和葉琅說話,但是自己也不想做罪人,再說也怕葉琅在比試中會給自己穿小鞋,所以還是強堆起笑臉打招呼了!

“時辰到!出發!”十個人還在聊天打屁的,不經意間時辰就過去了,文丑對衆人大聲喝道!

“石堂主,文大人,告辭了!”聽到文丑的喝聲,葉琅沒有立馬就出發,而是上前對石堂主和文丑兩人抱拳行禮,告辭了!

“好好表現!” 重生之科技香江 ,眼神對視了一下後,石堂主擺手說道!

“走!”葉琅點了點頭,回過身來揮手喝道,身形就往前面的山林掠去!比試開始了就不能高空飛行了,對飛行的高度有嚴格要求的,不然選手遇到困難直接飛了,還比什麼? 在葉琅率領隊員離開後,石堂主也是揮了揮手,帶着還在附近的各城主們離開了!至此,第一關的比賽就正式開始了,剩下的就是到預定的主峯去等待結果就行了!

“好了,地形圖,你們每人都有一份,我是隊長,我會在前面開路!我的要求很簡單,能搶到第一名最好,搶不到也不能做最後一名!如果途中有人使壞的話,下場自己先掂量好!大家是來比賽的,既然我是隊長,那我會負起我隊長的責任,你們也要負起團隊的責任!我葉琅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所以面對困難的時候大家一起上,而不是挑戰我的底線!大家能做到嗎?”葉琅率領隊員撲進山林不遠後,在一處開闊地突然停下來,揮手給了每人一枚晶片後,環視着大家朗聲說道!

葉琅的性格是個乾淨利落的人,不喜歡拖泥帶水的,一直喜歡獨來獨往,現在被抽到個隊長,弄的也是沒辦法了,所以當隊伍進到山林的時候,給大家先打個招呼了,也算是交個底了!

九位選手稀稀落落的站在葉琅面前,聽到葉琅此番話語後,都沉默了下來,雖然葉琅說的簡單,但是面對險境的時候,誰不想給自己多留份機會了?機會和命都只有一次,用命和機會去與團隊比較,很多人都會選擇前者,但是比試纔開始,誰也不想第一個站出來說此番話,場面的氣氛有點沉悶,葉琅也不吱聲,靜等大家的回答!

“我等聽從號令便是了!”最後還是蔣城先開口打破了沉默,悶聲說道!

“我等也是!”有人帶頭開口就會有人跟,其餘八位選手也跟着喝道!

“好!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我們現在先分順序,以防後面發生的突發狀況!我走第一,有險情我先上,冷水城的雲浩和火焰城的盧奇跟我後面,在他兩之後的是天南城的華沙,海運城的劉海,吳城的楊凌,其後是血牙城的血秋,翻天城的蓋虎,斷後的是南王城的風清揚和閻羅城的蔣城!大家以梯形前進,如果我不幸遇難,則由身後兩人帶隊,依次類推,一直到剩下最後一人了也要給我登上峯頂去!”見大家都口頭同意了服從號令,葉琅又安排了隊伍的前進順序和突發情況是的後備隊長!

葉琅的安排,大家都沒什麼意見,相反還贏得了大家不少的敬佩,特別是都知道蔣城的事情的選手,更是敬佩不已,而蔣城自己也是眼神驚疑!這種安排,最安全的就是自己最後兩人,想不到自己一再刁難葉琅,對方卻對自己照顧有加!心裏也是百味交集!

“爲了我們的目標,出發!”見隊伍整頓好了,葉琅舉手一揮,低聲喝道!身形率先掠起,朝密林深處射去,後面的隊伍按照剛纔分好的順序也緊跟其後!魚貫而入的進去,消失在了密林!

“呵呵,有擔當,有魄力!很有意思的小傢伙!看來師傅的眼光還是那麼的毒辣啊!”就在葉琅率領衆人離開後不久,剛纔立身的地方,空間輕微的波動了一下,一道輕笑過後,一位童顏鶴髮的葛衣老者緩緩出現,邊上還牽着一位梳着兩個小編的童子,小童脣紅齒白的煞是可愛!

“主人,那個就是祖師爺的傳人嗎?怎麼修爲這麼低啊?”看着葉琅離去的放向,小童仰起小腦袋來對老者奶聲奶氣的問道!


“呵呵,小傢伙已經不錯了,但是和你是沒法比了!”聽到小童的問話,老者輕笑出聲!

“也不知道祖師爺看中他什麼地方了,找個修爲這麼差勁的傳人!”小童好像對葉琅的修爲很不滿似的,臉色有點氣憤的說道!

“是不是祖師爺的傳人可還說不定啊!小傢伙身上可有不少故人之物啊!”老者好像有點溺愛似的拍了拍小童的頭頂,臉色有點緬懷似的嘆道!

“好像有那老龍和老郎中的氣息!”好像是被老者提醒了,小童也是皺眉說道!

“呵呵,現在知道小傢伙不簡單了吧?我們先回去了!”老者低頭輕笑着說道!臉色笑眯眯的拉着小童的手,自原地緩緩消失不見,林中又陷入了寂靜!

炎火山脈,浩大無比,地形也是形象萬千的,遍佈了奇景異色,密林,幽泉,瀑布,還有沼澤地,景色很是怡然!但是在密林的覆蓋下,卻是另一番景象,在這山脈裏活躍着無數還未化形的妖獸,這些妖獸異常強悍,割據一方!密林中無時不刻都有廝殺,有妖獸間爲了爭奪地盤廝殺,也有爲了爭奪食物廝殺,現在又在和進來的選手們廝殺!這些沒有化形的妖獸可分辨不出來,誰是人類,誰是妖獸族人,威脅到了地盤就是瘋狂撲殺!

而這種廝殺還是好的,畢竟對方最多是兩頭妖獸,不像是以羣居的妖獸,你要是不小心招惹到了它們,被一羣實力強悍的妖獸追殺,那真的是欲哭無淚了!

但是葉琅的運氣還是不錯的,一路下來都是遭遇到單獨出現的妖獸,雖然每次遇到的妖獸實力都不低,但是大家還是能應付得了!就在剛纔,衆人還合圍了一頭攔路的尖刺狼!這尖刺狼應該是高階妖獸,實力大概在玄元境圓滿,浪費了大家不少的元氣後,才把尖刺狼斬殺了,現在個個累的氣喘吁吁的坐在地上,動都不想動了!

葉琅也是氣喘吁吁的樣子,坐在稍高處,平復氣息!因爲大家剛剛組隊不久,還形成不了合擊之力,每次遇到妖獸,都是葉琅先上去幹掉,如果一時間幹不掉的話,後面的隊員就會上前支援,而那時就是無數的法寶,兵器,拳腳掌印,亂飛而起!實際上對妖獸有致命性的攻擊卻不多,反而還把隊友間的攻擊抵消了不少!所以纔會打的累人!


“風清揚和蔣城抓緊時間收取內丹,天色不早了,我們爭取再趕段路就宿營!”小歇了會兒,葉琅站起來低聲吩咐道!從遭遇第一頭妖獸開始,走在最後的風清揚和蔣城兩人就負責收取妖獸內丹的工作,一般很少參與戰鬥,除非是大家頂不住了,兩人才會上去增援,而這是葉琅安排的差事,說大家辛苦一場,總要給自己留點寶貝了,答應大家比試結束了就分戰利品!

有過幾次經驗了,蔣城和風清揚兩人熟門熟路的就把內丹取了,留下了妖獸的屍體,在他們走後,其他妖獸會來撕個乾淨!或許這就是叢林法則吧! “停!”數十人,每個人都是滿身血污,葉琅提着火龍槍小心翼翼的行走在最前面,在經過一片沼澤地時,擡腿踏下去的腳跟又慢慢收回,豎起手掌往後輕揮,緊跟其後的雲浩和盧奇也是同樣的往後揮手,低聲傳話,後面的隊伍也習慣了,知道前面有情況,所以全部停下了腳步,手掌緊握兵器,眼神四顧,隨時準備出擊!

“嗷!”就在葉琅要求大家身形後退之時,沼澤地裏一聲嚎叫響起!原本平靜的沼澤地中間,一頭龐然大物直立而起!碩大的頭顱上,兩隻綠油油的眼珠子緊盯着葉琅等人!巨頜裏不停的往下滴着粘液般的綠色液體!

“不好!是鱷龍獸!”隊伍中有人認出了此物,驚叫一聲!

“鱷龍獸!?”聽到說是不少人都嚇出一身冷汗,這可是妖獸界裏兇名頂頂的妖獸啊,這種只在傳說中聽過的妖獸,想不到這次竟然被自己遇到了,大家也不知道是高興還是悲哀了!

聽到說是鱷龍獸,葉琅心裏也是驚訝,據古籍記載,這種妖獸是由龍族和鱷魚族的交配而生,天生就是個異種,繼承了龍族的血脈和鱷魚族的血脈,生性陰冷,嗜殺!看眼前這鱷龍獸應該是高階妖獸,實力至少在玄元境圓滿了!

“大家以最快的速度退後,在左前方十里的地方匯合,我來斷後!大家快!快!”見鱷龍獸的身形在沼澤地裏快速的移動過來,葉琅嘴裏大喝出聲!同時身體騰空,火龍槍一揮,揮灑出一大片槍芒,阻擋鱷龍獸的進度!

“嗷!”鱷龍獸在沼澤地裏的移動速度極快,也可能是被葉琅的槍芒激怒了,嘶吼一聲,就撲了過來,張開血盆大口朝葉琅咬下!

“哼!”見鱷龍獸這麼兇悍撲來,葉琅冷哼一聲,身形再次躍起,火龍槍直刺而下!

“噗!”一聲輕響,火龍槍的槍尖刺在了鱷龍獸的上顎,把鱷龍獸的頭顱壓低了幾分,火龍槍一刺就收,拔出槍尖的時候帶起了一朵血花!

鱷龍獸沒想到剛上來就被刺中了,吃痛之下,凶氣大發,巨大的身子翻轉不休,捲起大片泥漿,長長的鱷嘴,翻滾着朝葉琅咬來,叢林邊阻擋的樹枝石塊,被壓的到處飛散着,葉琅也是一邊揮槍抵擋,身形一邊退後!而隊員們都已經退出了這片區域,往預定位置趕去了!而一獸一人,相互糾纏着,早已經離開了沼澤地,來到了邊緣的林地上!

“這該死的空間!”騰起的身子又被壓落下來,葉琅怒罵出聲,幾次交手下來,每次有機會下手要飛起來時,卻被莫名其妙的壓制着,總是躍不高,而鱷龍獸的表皮又特別的堅硬,火龍槍刺在上面有的對方會流點血,但是很多地方只是留下一個小白點!


“龍翼!”再次糾纏了會兒,葉琅見鱷龍獸的頭顱有點下沉的樣子,這是個絕好的機會,心裏地喝一聲,後背的黑袍無風自漲,衣帛輕響後兩片巨大的紫色龍翼伸展而開!

“唰!”葉琅也不知道使用龍翼能不能飛去,龍翼輕展,身子直拔而起!成了!

“畜生!受死吧!”身子直飛上空,葉琅心裏一喜,不使用元氣反而還能飛起來!嘴裏大喝一聲,先就扔了一團冰藍色的星辰之力下去,再揮舞着火龍槍朝下直撲!

“砰!嗷吼!”

葉琅槍勢下刺,鱷龍獸的頭顱也是往下,葉琅的速度太快,一下子在眼前消失了,正茫然之時,頭頂上傳來葉琅的大喝聲,急忙扭轉巨大的頭顱,卻看到一團冰藍色的光芒砸下,緊接着就看到黑紅的長槍從天而降,躲避不及,被長槍自眼睛貫入,刺傳頭顱從後穿插而過!鱷龍獸只來得及嘶吼一下,就被火龍槍釘在了地上!

把鱷龍獸釘入地面,葉琅腳尖踏在槍端,臨空而立,黑髮飛揚着,冷漠的注視着不停翻騰掙扎的鱷龍獸,附近的所有樹木和石塊都被鱷龍獸的巨尾砸的成了粉屑!就算鱷龍獸在拼命掙扎,還是被火龍槍釘的紋絲不能動!

這該死的鱷龍獸,實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妖獸可比的,皮膚堅硬還不說,力氣還異常強悍,這次如果不是自己有龍翼可以飛的話,鹿死誰手還不一定了!就算自己打不過想逃跑,但是不能飛,在這山脈裏也很難跑過它的了,再說還有其他隊員也會有死傷!這次能殺了鱷龍獸,也是僥倖所在,自己的速度比它快,就算鱷龍獸的修爲在玄元境圓滿了,要轉動巨大的身子還是會慢上許多的,再加上葉琅使詐,先用星辰之力影響它的視覺,才偷襲成功了!

地上的鱷龍獸,在槍口處,血流不止的,掙扎了兩個時辰左右,才慢慢停下,不再動彈了,葉琅擡手一揮,打出了一枚晶片,通知蔣城等人回來!

“你真的把它殺了?!”晶片揮出去後,很快,蔣城等人就趕到了,出了密林,看到眼前的一幕,個個張大嘴巴驚愕的看着葉琅,蔣城則是大叫一聲!


這可是玄元境圓滿的妖獸啊?葉琅竟然憑一己之力把它宰殺了!換做自己的話,早就會被撕成碎片了,這葉琅到底是什麼修爲啊?想想後背就發涼!自己兩次挑釁對方,能活到現在看來還是僥倖了!想到這裏,再看向葉琅的眼神也是畏懼之色了!

“大家合力,把這大傢伙處理了,這傢伙一身都是寶物,丟了可惜,除了內臟不要,其他的都帶走,肉也帶上部分,大家速度快點!天黑前趕到宿營地!”看着一個個目瞪口呆的傢伙,葉琅皺眉大聲吩咐道!

“哦!”被葉琅的喝聲驚醒似的,個個點頭,上前來動手分解鱷龍獸!

“竟然有兩個內膽!”蔣城和風清揚在負責頭顱部分,有過幾次的經驗,蔣城把手伸進鱷龍獸的頭顱內,掏出來兩顆鵝蛋般的圓珠,失聲驚叫道!這還是第一次聽說一頭妖獸有兩顆內膽了!聽到蔣城的驚呼,不少人都圍了上來,嘖嘖稱奇着!

“快點,別看了,收拾完就走,你們不想做最後一名吧?”見大家停下來,圍着光看,葉琅大聲吆喝道!

在葉琅的吆喝下,衆人又趕緊動手了,人多力量大,巨大的鱷龍獸,在衆人的努力下,很快就被處理好了,人人臉色興奮着,這一路下來可收穫了不少好寶貝,葉琅可說了,所有的東西等第一關比試完了都平分的!這次弄到這鱷龍獸就更是好寶貝了! 密林中的開闊地,三堆篝火在熊熊燃燒着,客氣中瀰漫着一股烤肉的香味!葉琅他們在處理完鱷龍獸後,就趕到了這裏,天色也已經暗淡下來了,遂決定在此野營了!

“來,這是你的!”三堆篝火,十個人,有隊員爲葉琅單獨架起了一個火堆,其他九人微着兩個篝火在忙着烤鱷龍獸的肉,邊上的雲浩遞了一快烤熟了的肉過來給葉琅!

“謝謝!”接過烤肉,葉琅道謝着!

“我這裏有酒,你要不要來點?”雲浩點點頭,沒說什麼。但是蔣城卻抱着個罈子過來問道!

“呵呵,好啊!有肉無酒也太乏味了!”見蔣城過來,葉琅拍了拍地面示意其坐下來,嘴裏也大笑着回道!

“這酒有點烈,喝醉了我可不管!”坐下來後,把酒罈遞給葉琅,叮囑似的說道!

“呵呵,烈酒才過癮啊!”輕笑着接過酒罈,拍開泥封,往嘴裏猛灌了一口!

“哈哈,好酒!”放下酒罈,葉琅笑讚道!

“去給兄弟們都喝點,晚上驅驅寒!”葉琅贊完後,又把酒罈遞給蔣城吩咐道!

“好!”本來蔣城拿出酒來時,酒香味就飄散着。有不少的隊員平時都喜歡這一口的,現在葉琅發話了,自然開心起來了!

蔣城的一罈酒轉一圈下來,就基本上見底了,衆人喝起興致來了,也不問蔣城還有沒有了,自己有的都拿出來,自顧自的喝起來了!這越喝情緒就越高,整個林中都瀰漫着一股誘人的酒肉香!引的林中不少的妖獸都靠了過來!在邊緣處偷窺着!但是因爲火光的原因,妖獸們還是不敢貿然過來,轉悠了幾圈後還是選擇離開了!

鱷龍肉是大補之物,葉琅吃了幾塊就沒有再吃了,也沒有喝酒,因爲不少隊員都喝的醉醺醺的了,還有幾個乾脆就倒頭大睡了!自己是隊長有責任守護大家的安全!

“謝謝你了!”葉琅一個人坐在火堆旁,無聊的拿着根樹枝在撥弄着火堆,蔣城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咳,你好好的謝我幹嘛呀!”把樹枝扔進火堆,葉琅扭頭笑道!

“是我有眼無珠的冒犯你,你卻不計前嫌,還對我們這麼好!”蔣城上來也在火堆旁坐下來,對葉琅有點自嘲般的說道!

“呵呵,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多說了,我們現在是隊友,我是隊長,我不對自己的隊員好,要對誰好?”葉琅看的出來蔣城是真心來道歉的,歪着頭笑問道!

“其實下午你獨自對付鱷龍獸的時候,我已經想好了,這次比試哪怕就是輸了,我也不會怪你了!”蔣城一臉認真的樣子對葉琅說道!

“還有,這不是我一個人的想法,是我們所有隊員的想法!” 撩動你的愛 ,蔣城又接着說道!

從早上開始出發,葉琅所表現的種種,已經完全讓其他隊員折服了,身爲隊長,不是躲在後面,指使別人開路,而是自己一馬當先的爲隊員開路,遇到危險,不是自己逃命,而是把逃命的機會留給隊員,有這樣子的隊長,自己還有什麼不服的了?

“我謝謝大家的信任,但是我的目標是贏,如果不想贏的話,我也不會來這裏冒險!後面還有兩天的時間,希望我們共同努力,早日上到峯頂去!”蔣城峯的這句話,給了葉琅很大的寬慰,但是也給了很大的壓力!沉吟了一下後,葉琅輕聲說道!

“我是隊員,你是隊長,我不知道第一關能不能贏,但是我知道我的責任是爲了隊長的承諾,我會去拼命!”葉琅的話音裏透出的信心,蔣城也聽出來了,沉默了一下後,沉聲說道!語氣裏也透出來一股堅定的問道!

“好吧,我相信你,我也會讓所有隊員知道,無論誰想傷害到我的隊員,就要先從我的身體上踏過去!”葉琅聽出來蔣城是在向自己表達忠心,嘆了口氣後,也緩緩說道!

“相信不會有這一天的,你不要忘了,我們也是每個城池裏的佼佼者的!當然了,和你是不能比了!” 全才高手 ,蔣城的話緩解了不少!

下午遭遇鱷龍獸的時候,每個隊員都看到了,也評估過自己的實力,每個人得出的結論都是一樣的,如果自己獨自面對鱷龍獸,絕對是有輸無贏的局面!而現在葉琅一個人就搞定了鱷龍獸,那也同樣證明了,這九個隊員都不是葉琅的對手,那也意味着在第一關的時候,大家就知道葉琅是主角了,自己是配角,接下來的比賽也是一樣的,現在大家只是爲了團隊的利益沒有解散而已,如果是個人比賽的話,到現在也差不多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早點休息去,明天還要趕路,這裏留給就行了!”葉琅不想扯到自己身上,勸說蔣城去休息去了!

蔣城沒有離開,而是在篝火不遠處和衣躺下休息了,林中就留下了葉琅一個人還在坐着,三處火堆都很大,所以林中的光線和溫度還是很不錯的,葉琅也不需要去添加什麼木材,只要坐在那裏關注着四周的情況就行,其實主要就是防止有強悍的高階妖獸闖來,其他什麼低階妖獸一般看見火光都不會過來的!

葉琅枯坐了會兒,也是乾脆閉目打坐了,靈魂力卻在附近隨時戒備着,掃描任何的風吹草動!

而隨着時辰的慢慢過去,林中的光線也開始逐漸的亮了起來,因爲溫度和溼氣的原因,林中也瀰漫着一層薄霧!葉琅也是從打坐中醒來了!

“哈哈!這些廢物還蠻會享受的啊!”就在葉琅想出聲叫醒隊員時,林中突然涌進來數十人,爲首一人看着地上東倒西歪的隊員,大聲笑道!後面的數十人也是跟着狂笑起來!

“誰!”突然的大笑聲,把所有的隊員都驚醒了起來,個個眼神戒備的盯着進來的人,風清揚站在前面出聲喝問道!

“老子是無涯城的海無涯!帶隊經過這裏,正好遇到你們這些廢物,廢話不要多說,把身上的寶貝統統拿出來,可以饒你們不死!不然這裏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了!”爲首之人是個臉色陰翳少年,葉琅也認得,好像是五組的隊長!見風清揚問話,少年陰聲喝道! “蔣城,把我們這些天的寶貝給他們看看!”聽到陰翳少年海無涯的話後,葉琅雙手抱臂,度步上前,冷冷的注視着對方,嘴裏卻低聲喝道!

“隊長!?”聽到葉琅說把這幾天的收穫都拿出來,蔣城不僅楞了一下,疑惑的喊道!其他隊員也是滿臉驚疑的看着葉琅,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了?

“好吧!”等了一下,見葉琅沒有回答自己的話,蔣城還是老實的把所有收穫的妖獸內膽,還有獸皮,獸骨什麼的都拿了出來!

“想要嗎?”見葉琅如此配合,海無涯也有點驚疑,不敢貿然上前來,而葉琅卻是眼神緊盯着對方輕聲問道!

“哈哈!難得你如此明智,這些我就先收了!”葉琅這個人類自己見過,也不覺得有什麼奇特的對方,大笑一聲後,手臂揮了一下,就往地上的內膽抓去了!

“叮!”就在海無涯的手臂要抓實時,一道長槍釘入地面,插在離手臂不遠的地方,槍桿顫動不已!

“先問過它再拿也不遲!”擡眼看着葉琅,卻看到對方冷冷的注視着自己喝道!

“你他媽的敢耍我?”收回手臂,海無涯臉色鐵青的盯着葉琅喝問道!

“奇怪嗎?”葉琅拔出長槍,反問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