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輩高看在下了,以白蛇前輩的修爲,殺在下且如同掐死一隻螞蟻,而在下想傷白蛇前輩,那有如剛修真的小輩想飛昇般的難啊。”曾浩微微一笑,也不否認,也不承認的說道。

“哼,小娃,此次出來,可是要迎戰我萬獸林?還是來求饒的。”冰蛟仙子不宵的說道。

然曾浩且不回答冰蛟仙子的問話,而是微笑的盯着他,久久不發一言。 突然,曾浩仰天大笑起來,那笑聲將在場所有人都笑的莫名奇妙。

“冰蛟前輩,在下什麼就沒能想明白,前輩何以如此自信,萬獸林會是我人族的對手呢?”曾浩面對着眼前這位擁有着元嬰後期大圓滿修爲的冰蛟,毫不客氣的說道。

“小娃,你找死。”冰蛟仙子見曾浩大笑,原本就不爽,加上曾浩**裸挑釁的話語,讓他更加不舒服。

然不在冰蛟仙子準備動手之時,曾浩且擺了擺手,作出阻止他的動手。

原本冰蛟仙子是不打算再跟曾浩廢話,不過他也好奇,加上現在出動,同樣別想傷到曾浩分毫,便也就罷手。

“冰蛟前輩,如今我人族實力遠在萬獸林之上,真要打起來,結局顯而易見,還有,誰說白蛇前輩已然戰死?只有受了點小傷罷了。”曾浩一揮風羽扇,把玩起了摺扇,緩緩的說道。

“什麼?白蛇妹妹還沒死?你把他關那了。”冰蛟仙子一聽,心中一喜的說道。

“前輩認爲晚輩會說嘛?雖然你萬獸林都來到了此地,那總不能讓爾等空手而回,這樣吧,我們設下比武臺,以十場定勝負。只要貴族勝了,我方便將白蛇前輩歸還,如外意我方勝利,那就請貴族退回到萬獸林去,前輩可敢應戰否。”曾浩依然有氣無力的說道,好像很提不起興致的樣子。

“我如何能信你,白蛇妹妹真的沒死?”冰蛟仙子臉色陰沉的說道。

“前輩可聽說過階子空間否?白蛇前輩便讓在下關在了階子空間中。”曾浩微微一笑,似真似假的說道。

“階子空間,本仙子自然聽過,只是本仙子沒能見到白蛇妹妹,又什麼可能會信你人族之言。”冰蛟仙子一再從復,他不再信相人族的話。

然他並不知道的是,他此時已然又中了曾浩的圈套,還在自我得意。

“這樣吧,前輩回營中,選出十名前輩認爲能勝之人出來與我方比武,晚輩則帶着前輩前去見白蛇前輩,你看如何?”曾浩依然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說道。

“你想誘騙我進入到藍樓城?你未免太小看本仙子了。”冰蛟仙子一副我識破你陰謀詭計的模樣說道。

“前輩若怕,晚輩可陪前輩一同前去?有晚輩在,前輩大可不必擔心會被人族攻擊。”曾浩微微一笑,那笑容很是燦爛的說道。

看着曾浩那一臉無害的模樣,加上之前已然有人通報過,曾浩便是人族一方的首領人物。

冰蛟仙子雖然但覺得怪怪的,可就是一時間想不明白那裏不對勁。

“好,有膽識,本仙子同意的你要求,應戰了。”冰蛟仙子說完後,便回到自己的營地之中,開始跟那些九階十階的靈獸商討起來。

而人族一方,早就準備好了,自然由亞中德等元嬰後期大圓滿修士出場應該。

比武的時間定在了第二天一早,也是曾浩和冰蛟仙子前去看望白蛇的時候。

回到了藍樓城宮殿之中,不止是江黃二位長老,就連亞中德等人也不知道曾浩在搞什麼鬼。

這等明擺着吃虧的事情,曾浩爲何會做?

別說他們不覺得白蛇還活着,就算真的活着,曾浩一個月帶冰蛟仙子進入到藍樓城中,那不是等於將小命交給了對方嘛?

倒時候,冰蛟仙子只要拿着曾浩的小命做賭具,想要救出白蛇倒也擺了,想讓他人族退離藍樓城都不是不可能之事。

至少拿着曾浩威脅他們,這對人族對絕有害而無一利之事。

然曾浩且滿不在呼,要說論怕死,在藍樓城他雖非第一,但也絕對超不過前十,又什麼會拿自己的小命去開玩笑呢?

他自然是有自己的把握能全身而退,這纔敢如此去做。

見說服不了曾浩,也只能乖乖聽從,反正小命是他自己的,別人還真無權過問。

在決定好一切方針後,曾浩便回到了自己房間中去,他要在此製出一道階子空間門來。

第二天一早,曾浩再帶着一行人,從新出現在了藍樓城外,以冰蛟仙子所帶着數百於人會面。

“冰蛟前輩,比試如然要有比試的規矩,比武分爲十場,每一場一方只能派出一人,可以選擇連戰,但比試其中,一方可認輸而比武之人可投降,然其他人不再幹擾比武,否則便判干擾一方輸,前輩認爲如何?”曾浩扇着風羽扇,滿不在意的說道。

對於肯前這位人族小輩,冰蛟仙子越來越覺得看不透了。

他可不會認爲曾浩是敢死隊,特意以性命誘騙他進入到藍樓城中。

可如此吃虧的決定,他爲何會做?他同樣不會認爲,曾浩是個傻子,必竟能透騙他萬獸林吃大虧之人,又什麼可能會是傻的呢?

不過他思前想後,只要對方離自己不超過十米,自己想瞬間取他性命還是有把握的。

加上對方將會一緊跟着自己,也不怕對方耍什麼手段。

在冰蛟仙子思前想後了許久後,便點頭答應了下來,紛紛派出了第一戰的人選。

人族一方的第一戰人選便是血老魔,也是血魔山的太上長老,而萬獸林一方第一戰人選便是一名五大三粗的大漢,本體是一頭熊。

而血老魔一上場,便使用出了他的絕招,體化血霧大法。

這是一套將自身化成血魔,免疫一切物理攻擊,也是對戰本體是熊的大漢最好的方法。

二人正試開打起來,兩方之人也紛紛後退,以免受到波及。

曾浩則在人族一方衆目睽睽之下,帶着冰蛟仙子進入到了藍樓城之中。


藍樓城之中,依然有着不少的元嬰老怪,個個陰沉着臉,死死的盯着冰蛟仙子的一舉一動。

而曾浩且如同一個沒事人般,微笑着,扇着風羽扇,帶着冰蛟仙子向着藍樓城宮殿之中走去。

其實曾浩也在賭,賭冰蛟仙子不會對自己出手,必竟他自身就在藍樓城中,加上白蛇還在自己手中。

當然,曾浩也有數種方法,能安全從對方手中逃躲,這才膽如此去做。 人族與萬獸林的比武進行的很慢,然且沒有了一個忘記,曾浩以及仙蛟仙子進入到了藍樓城中之事。

人族一方倒也還好,事先曾浩便吩咐過了,他這一走,將會是等到十場比試完成後再出來。

而比武的第一場,血老魔以絕對的優勢,花費了五天時間,終於大敗了萬獸林的十階靈獸,熊王。

而接來的戰鬥中,有勝有負,但每一場要須要數天以上。

人族一方倒沒覺得有什麼,必竟曾浩早就說過了,他這一走,將會是等十場比試完全結束。

萬獸林一方可就鬧翻了天了,他們的女皇,也是萬獸林蛟族一族中修爲最後,威力最強,又擁有着神獸之血脈的冰蛟仙子進入到了人族一方中。

眼看一天天的過去,而且沒見他們出來,他們又不敢冒然進攻藍樓城。

必竟他們之前也商議好了,一但見到白蛇,便將白蛇救出,活抓曾浩,從而影響人族一方的士氣。


可這藍樓城一直沒有任何事情發生,加上大部分元嬰老怪都在城外圍觀。

他們可不信,以冰蛟女皇的實力,會讓人族一方無聲無息的殺滅,或生擒活抓。

而他們越不敢全面攻擊藍樓城,萬獸林一方便越亂,所有的靈獸都開始了互相殘殺起來。

靈獸都是野獸,雖然都開了靈智,可依然不高,一但餓得慌,便完全失去了理智,相同伴動手。

而萬獸林還不能讓他們去攻擊人族,這讓萬獸林後方亂成了一團。

寶丹山,丹靈子知道了此事後,他也不知道曾浩在打着什麼主意。

不過他也知道此事是最好的機會,絕對不可以因爲曾浩一人,而放棄此機會,加上曾浩自己也說了。

萬獸林一但大亂,便趁機發動全面攻擊。

然丹靈子很清楚,曾浩不出現,人族一方將很難發動全面攻擊,至少他寶丹門的人會顧着自己少門主的安全,從而發揮不出再好的戰鬥力。

無奈之下,丹靈子只能咬了咬牙,自己親自出戰,來到了藍樓城中。

有了丹靈子的倒來,人族一方士氣更加高昂了幾分。

而丹靈子來到藍樓城,二話不說,直接命令所有人準備對萬獸林發起總攻。

有了他的帶頭,加上萬獸林一方失去了首領,早已亂成一團,在發現人族大量的修士進攻之後,紛紛臨時應該。

此戰一打便是十於天,萬獸林一方失去首領,不少靈獸紛紛選擇了逃亡。

然丹靈子又什麼會讓他們就此逃脫呢,命令十二派爲十二隻隊伍,分別進行了追擊。

森林便是靈獸的家,也是他們最有利的戰場,加上靈獸那高傲的性格,什麼可能容忍人族一再的欺凌,不少靈獸自主的聚集了起來。

對人族的隊伍展開了報復行動,而追逐進入到了萬獸林中的隊伍幾呼都慘遭到了靈獸瘋狂的反擊。

一個月之後,人族一方開始緩緩退了回來。


原本進入到萬獸林中的隊伍,多則數萬乃至十萬,最少的寶丹門也有七萬多人。

可當他們再次退回來後,赫然發現,寶丹門只剩下了不到三萬人的隊伍,而其他各門情況也好不到好裏去,可謂是死傷慘重。

然當他們都從新回到藍樓城,宮殿之中時,曾浩赫然高坐主座,晃着風羽扇,一副在睡懶覺的模樣。

“少盟主,你可回來了。”亞中德一見到曾浩,便興奮了起來。

想來也是,曾浩在時,他兩次設計萬獸林,兩次都讓人族留下了一個讓人興奮的戰績。

而曾浩一直主張不正面進攻萬獸林,不追敵入森林的方案,當時很多人都不以爲意。

然經過了此戰之後,他們終於明白,人族在森林之中,絕對不可能戰勝靈獸。

“讓前輩掛心了,晚輩一直都在此地,只是不便出面吧了,要知道,我一出現,萬獸林還不瘋了。”曾浩似笑非笑的說道。

“唉,少盟主,有所不知,我人族此次損失慘重。”亞中德有點失落的說道。

“呵呵,前輩莫要傷心,此次是必然之舉。”曾浩依然微笑的說道。

他早就知道此戰的結果會是如此的,這纔是他一直躲着不出現的原因。

丹靈子那計謀他什麼可能看不破,不過就是想大量的消弱各派的實力,好讓寶丹門更加坐穩人族第一門派的位置罷了。

原本丹靈子一直假裝閉關,無非就是想讓曾浩做做這次的壞人吧了,最後再他來收拾一下殘局。

可曾浩也不傻,又什麼可能會如了丹靈子之意,揹負一個罵名。

於是便玩起了失蹤這一套把戲,就是想逼着丹靈子親自出山。

“少盟主此話怎講?老夫爲何聽不明白。”亞中德眉頭一皺的說道。

“呵呵,很簡單,晚輩之前不是說過了嘛?萬獸林中不止只是靈獸最好的戰場,還是他們的絕地,人被逼到了絕地都會反撲,而況是一頭野獸,而我人族一路大勝,不免心身過於嬌傲,一但遇上靈獸的反撲,那還敢繼續對抗,下場也只有慘敗而已。”曾浩輕描淡寫的說道。

他這是在爲丹靈子開脫吧了,同時也在告訴着衆人,你們一早不聽我言,吃虧了就得怪自己,還想怪誰。

而人族此次慘敗,幾呼不在萬獸林之下,這還讓他們不能怪到丹靈子頭上。

不過曾浩知道,寶丹門的損失絕對是假的,就是不知道丹靈子是如何做到這表面數字把了。

而後面之人來路繼的來到了宮殿之中,紛紛都無顏再見曾浩。

雖然此次死傷之人都是他們的弟子或區域內的修士,不過對於曾浩一直不讓他們進走萬獸林之事,還是清楚的記得。

當然,曾浩同樣也只是不習慣去害如此多人性命罷了,但對於丹靈子的做法,他還是很贊同的,必竟爲自己門派某利,誰能說錯呢。

然所有人好像都忘了一個人,那就是萬獸林的首領,冰蛟仙子。

對於衆人不提冰蛟仙子之事,曾浩更是樂得其中,他才懶着去跟他們解釋這些呢? “師弟,你沒事就好,爲兄還派人四周在找尋你呢。”這時,丹靈子帶着寶丹門衆人也來到了宮殿之中,發現曾浩被衆人圍着,這才笑着說道。

“掌門師兄,你能安然回來,師弟也放心不少,想不到萬獸林的靈獸竟如此難纏。”曾浩臉上掛上微笑,施了一禮說道。

“唉,此次我寶丹門損失慘重,長老級別損失近半,也不知道,萬獸林中那來那麼多靈獸。”丹靈子臉色變得凝重的說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