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郭德章已經和劉志能進行過深入交流。

彼此心照不宣,這個令人面目可憎的人,就是葉天縱。

其實,他劉志能根本就不需要提出任何的具體計劃,當場戳破這層紙的話,那這蘇君婉必然在這一個環節上落敗,提出來的任何補救措施,都是毫無意義的。


而如果第一輪失利的話,那在第二輪、第三輪還想要再翻盤的話,那幾乎是等於癡人說夢。

所以。

一夜沉婚:女人,別玩火

而對於他能夠坐上會長的位置,那他郭德章必然是要記上首功!


可以說,一箭雙鵰!

本來看起來是一件極爲難爲情的事情,可現在卻歪打正着,反而是幫了自己的忙。

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

郭德章走過來,彷彿宣示主權一般的挑釁道。

“郭大少爺,這個事情,當時咱們有點誤會。其實,沒有必要拿在臺面上來說事兒,您看……”


“誤會?”

任雨柔擔心這郭德章會大做文章。

所以,儘管她很厭煩葉天縱有時候自作聰明的做法,但是,畢竟是夫妻,而且,這背後還涉及到家人,她不得不站出來,至少儘可能的幫忙彌補過錯。

可是。

郭德章的態度非常決絕。

撇開彼此的恩怨關係不談,單是要幫助劉志能取得會長的位置。

那麼,這個事情,就勢在必行!

現在跑來認慫?

晚了!


“當時你們拿錢跟我比拼,讓我丟臉的時候,怎麼沒有說過誤會?”

“還特麼讓我給你們道歉認錯,你以爲你們是誰?你們覺得我郭德章有這麼好欺負?”

“哼,還跑到這裏來撒野。你們以爲,認識老爺子,認識蘇小姐就可以爲所欲爲了是嗎?”

“只要劉副會長當上會長的位置,這同盟會是屬於他的,那老爺子和蘇君婉在我眼裏,連屁都不是!”

“現在想要低頭認錯?門兒都沒有!你們給本少爺等着,等到今晚的晚宴結束之後,我真正的報復,纔剛剛開始!而這一切,都要讓劉副會長來決定,你們可以仔細聽聽他一會兒的解決方案!”

“哈哈哈!”

郭德章放肆大笑。

他很自信,這個事情捅咕出來,葉天縱完了。

蘇君婉也無計可施!

而現在跑來挑釁,只是擊垮對方最後的心裏防線,放棄抵抗,纔是唯一的出路。

當然。

他郭德章向來錙銖必較。

和自己作對的下場,只有死。

哪怕是俯首稱臣也不行!

不過。

這任雨柔號稱臨城之花,這身材,這臉蛋,的確是一等一的好。

所以,在一陣大笑之後,看着任雨柔張嘴還想要再據理力爭,郭德章倒是饒有興趣,邪笑的說道:“不過,如果這個事情,你們希望有所轉機。也不是沒有機會,但是,這幫助劉副會長當上會長的位置,那是必須的。只是,你們希望可以免死,甚至不會牽連到你們家人,我倒是能夠幫忙。”

“真的?!”

任雨柔頓時眼前一亮。

不過葉天縱的勸阻,向前一步,激動的問道:“郭大少爺,您說,只要這個事情能和平解決,我們一定儘量滿足……”

“很簡單。”

郭德章對任雨柔勾着手指頭,舔着嘴的笑道:“今晚,你來帝國酒店來找我,只要好好伺候我一晚上的話,只要讓我舒服,滿意,我保證……”

“啪啪!”

無恥之徒!

本來葉天縱就沒有打算放過對方。

但是,想着這裏人多,循序漸進罷了。

可是現在,這貨居然敢提出這種過分的要求來,身爲任雨柔的老公,不能忍!

更何況。

一切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問題不大。

所以。

不由分說,他一耳光直接狠狠甩在了郭德章的臉上!

帶着強烈的憤怒和力道!

和以往打人,只是留一個鮮紅的五爪印來威懾不同。

這次,直接將郭德章打得摔倒在地,嘴中狂吐鮮血,與此同時,他的牙齒也被打掉了兩顆,滾落在地上,看到這一幕,郭德章驚聲尖叫,痛不欲生!

“啊!”

“我的嘴!”

“我的牙齒!”

“王八蛋!你敢打我!你敢打我?!”

這裏的突然情況,讓得本來還在熱議之中的衆人,紛紛回過神來。

看向舞臺這邊。

莫天道和藍部長二人都很錯愕,這葉先生,是不是有些衝動了?


如果是因爲自己二人的失誤而不滿,那也得問責自己,不應該打人啊。

草率了!

至於蘇君婉和蘇老爺子,二人則是同樣震驚無比,這還沒有開始說出計劃,就知己打人,找他來是解決問題的,可不是製造問題的。

不過。

最終蘇君婉還是被爺爺給撇開,微微搖頭,事宜她別輕舉妄動。

倒是早就已經勝券在握,準備好接受鮮花和掌聲的劉志能,眉頭凝重,沉聲的喝道:“葉天縱,你在幹什麼?!”

“不知道郭德章現在是我們三位候選人要解決矛盾的人嗎?”

“你打他?這是在打我們三位候選人的臉?這是在跟我們整個同盟會作對!”

“而且,你身爲蘇小姐的代理人,這麼做,不是在給他抹黑嗎?”

劉志能的連番質問,也同樣是其他人想要過問的。

至於任雨柔。

雖然一個勁兒的討好郭德章,希望將這個事情給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是,很多事情,一旦涉及到底線,那是絕對不能夠容忍的。

剛剛,這郭德章提出來的要求,自己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甚至,就是個無恥之徒!

作爲自己的老公,葉天縱極力的維護自己,在任雨柔看來,這沒有什麼不對。

“天縱。”

“以前很多事情,你都和我反着幹。”

“哪怕是這郭德章,我都主動儘量平息事情。但是,他剛剛提出來的要求,實在太過分。”

“你忍不了,我更忍不了。”

“所以,你自由發揮吧,不管未來如何,我任雨柔,都會和你一起承擔所有的後果!”

第一次。

任雨柔義正嚴詞的說完這句話之後,便是主動牽起葉天縱的手。

這讓葉天縱內心動容,感覺某個溫柔的地方,被狠狠的觸碰了一下。

“謝謝你,老婆。”

有老婆的鼓勵,其他的任何問題,都不是問題。

所以,現在面對劉志能的質問,衆人眼神的異樣,葉天縱深吸了口氣,擡起頭來,淡淡的說道:“我會這麼做,自然有我的道理。他郭德章,雖然是矛盾的焦點,但並不能說明他有多麼重要。我回頭會對我的行爲作出解釋。我覺得,咱們應該以大局爲重,既然已經拋出了由頭,那現在,咱們三個候選人,應該挨個來說出自己的解決方案,難道不是麼?”

“老爺子?”

葉天縱看向蘇老爺子。

而老爺子對於葉天縱古怪的行爲,非常不理解。

可是,如果自己都不站在他這一邊的話,那誰還能夠幫自己?

“嗯,葉先生說的這番話,有道理。”

“打了郭德章,這事情,看起來不對,但是萬事有因必有果,咱們先稍安勿躁。”

“我相信,他會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聽到他的話。

雖然衆人心中頗有微詞,可畢竟他還是會長,誰也不敢造次。

地上躺着的郭德章,就要開口,不過在劉志能眼裏,他就是個棋子,不能因小失大。

便是深吸了口氣,說道:“郭德章,起來,回頭,我會給你做主。”

“現在,解決你的事情,最重要。”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