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封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是天原子以前在聚賢樓有一個會員身份,只是不知道三十年過去了,這個身份還有用不。

在劉封表露出身份,侍者一片茫然之後,他只能果斷的展示出了自己友好的財富,換以侍者的恍然大悟,隨後他得到了進入聚賢樓的資格。

不得不說,聚賢樓還真是職業,侍者找人查詢,很快就得到了確切的消息,確定了天原子的身份,甚至還有兩瓶三十年前的存酒。

聚賢樓,從表面上,可以看做一個最爲高檔的酒樓,這酒樓裏面有無數的包廂,沒一個包廂都有單獨的侍者。

劉封要了一個很名爲“凡塵”的包廂。

招呼他的侍者眉清目秀,看起來像個女孩子,不過眉目間似乎有些淡淡的憂愁。

劉封把這個侍者和自己腦海中形成的畫面對比了一下,然後再次勾勒,確定這是自己要找的人。

他隱蔽了做了一個手勢,然後說道:“他已經到了。”

“先生?請問你有什麼需要,我都可以幫你安排。”侍者眼中閃過一絲驚喜,但是立即鎮定下來,裝作似乎沒有聽懂劉封的話,畢恭畢敬的敬禮問好。

劉封想了想,道:“我還有兩瓶存酒,幫我取來。另外,我對聚寶樓出售的異寶感興趣,你給我取一份詳細點的資料來。”

“好的。”侍者退了出去。

酒和資料都送了上來,一同進入劉封手中的,還有貼在酒瓶地步的一張小紙條。

“先生,如果你有什麼需要,可以隨時傳喚,我在門外等候。”侍者說完這句話後,就出了包廂。

劉封若有所思。

這個侍者,是大當家的心腹之一,送張凡回去,他知情,張凡說過,如果找不到大當家,可以先來找這個侍者打聽情況。

當時,張凡是想劉封既然到了明王大陸,少不了有些磕磕碰碰,到時候有大當家幫忙,也能好過一些,而“他已經到了”這幾個字,就是表面身份。

紙片上寫的是一個地址和時間,侍者裝作不認識自己,卻偷偷塞小紙片,情況似乎已經發生了有些不好的變化。

劉封把紙片燒了,他知道侍者可能被人監視,如果那樣的話,自己才進來就離開,也會被懷疑,所以他一邊喝酒一邊看資料,準備耗一下時間。

很多有身份的人,要到聚寶樓購買東西,都是在聚賢樓把一切都弄明白了,纔會動手。

劉封此刻也是這樣做的,雖然他並沒有打算真的購買什麼東西。


然而突然間,他的目光卻被資料上一件異寶給吸引了。

“聚魂石,天地異寶,靈魂寄居之物,對靈魂有強大的蘊養作用,可修復殘魂,煉神流用以輔助修煉,效果倍增。”

這句話下面,附有一張圖片,圖片上一塊坑坑窪窪的石頭,劉封似曾相識。 良久,當陳悠然從死亡的恐懼中清醒過來,這才發現整個人都好似剛從水中撈出來的一樣,冷汗不住的滴落。

但與此同時,陳悠然卻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剛才第一副盟提醒他的話。

「為什麼不要繼續殺林東了?為什麼??」

陳悠然的腦子裡滿是不解,他實在想不通。一個將兄弟盟踩在腳底下用力踹臉的人,為什麼不殺他?那兄弟盟的顏面怎麼辦!?

如此想了許久,陳悠然才頹然的嘆了口氣,惆悵的說道:「沒想到我陳悠然在問道宗混了這麼多年,竟然栽在了一個新人小子的手上。奇恥大辱啊,奇恥大辱啊!」

這樣的嘆聲不住的在樓宇之內重重的回蕩著。

而此刻被陳悠然惦念不已的林東,卻依舊在蒙暗的藏地山莊的密林中搜尋著。

「該死的,這地方這麼大嗎。怎麼走了這麼長時間一直都沒有看到其他人。」

踩在泥濘的地上,噗嗤噗嗤的水聲在安靜的森林中不住的回蕩著。

突地!林東目光一頓,就在前面不遠處,昏暗的月光下。一個清晰的腳印出現在林東的視野中。

這個腳印即便是不用太多的判斷也能看的出來,是嶄新的。顯然是剛剛有人在這裡走過沒多久

「從形狀上來看和之前碰到的腳印沒有什麼出入,應該是出自同一個人。而且應該離開的時間不超過十分鐘。看來需要去看看了。」

林東蹲下身子仔細的打量了一會兒,緩緩的起身,目光凝視著前方,正欲繼續向前。

突地!異變突生!

就在林東頭頂上,一縷低吟的勁風呼嘯傳來,從聲音可以聽得出來。來人的實力絕對不低。

不過林東的目光也隨之閃過一道冷意,整個人突地向前邁了一步,瞬間消失在了原地。不,應該說是真身消失在了原地,幻身依舊留在了原地。

而就在這剎那的功夫,林東也清楚的看到就在他剛剛所站的地方的半空,一道黑影忽閃忽現的出現。只是速度太快,林東也看不到這傢伙長得什麼樣子。

只能模糊的看到來人的身上被一件黑色的緊身衣包裹,臉上掛著半透明的紗。

「這是殺手的打扮!」

林東的心中瞬間升起了這麼一個念頭,再度凝視時,那黑影也已經消失在了原地,隨同自己的幻身一起。


不過林東倒是在這黑影消失的瞬間,基本斷定了一個事實。來人身材纖細,呈s形,是一個女人。

突地!林東的念頭剛剛閃過,胸口處猛然感覺到一絲寒意襲來。在幽暗的環境下,一道寒光瞬間出現。

「是匕首!」

而這匕首所對之處,就是林東的心臟位置。

「職業殺手!」

不得不說,從這個女人出現到現在所表現的一切,都絕不是普通的修士的常規打法,而是以一擊斃命為主。

「哼!開!」

豁然,林東體內的靈氣迅速流轉,一圈如有實質的波紋四散而開,身上也同時聚起了一層防護罩。

而原本快要臨近林東心臟的匕首也隨之一頓,趁著這個機會,林東雙手成刀對著已經凸顯出身形的殺手狠狠的劈去。

但意外的是,林東的反擊已經極為迅速,沒想到這女殺手的速度更快。就在林東攻擊的剎那,整個身形再度消失的無影無蹤。

「好快的速度!」


即便是林東見識了不少的戰鬥,但見到這女殺手突然消失的身影還是不由的一怔。

說起來,這個女殺手和之前碰到的那些個來自天網的殺手簡直不是一個級別的。

不過當這女殺手消失之後,詭異的是,竟是半天沒有出來,甚至周圍沒有一絲一毫的動靜。就好像突然從這裡消失了一樣,讓人捉摸不透。

「走了嗎?」

林東的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形,現在他的腦海中想的最多的不是這個女殺手為何會消失。

而是之前那些腳印。

「不正常!以那個女殺手所表現的狀況來看。那腳印根本不可能留下,這是很低級的人才會犯下的錯誤。不過絕不是她那種級別的殺手犯下的。除非那個腳印是她故意遺留下來的,作為一個幌子。好予以擊殺。」

想到這裡,林東又微微搖頭說道:「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等等,難不成是女殺手是一個人,而留下腳印的又是另一個人?!難不成這裡真的還有其他的人?而且不止一個或是兩個?」

這個突然傳到林東腦海中的可能性,讓林東的表情當即一震,隨即說道:「難道進入這裡有什麼漏洞,可以讓其他的人提前進來?」

豁然,還沒有等林東想明白這個問題。前方隱約傳來一陣的腳步聲,而且不是一個人。

「誰?」

來人的速度很快,幾乎是當林東正準備先躲藏起來看看情況的時候。那幾人就已經出現,正是張帆幾人。

「咯咯咯,張帆師兄的神識果然厲害,相隔這麼遠竟然也能感覺的到能量的波動。」

廖姓女子站定在原地,盯著不遠處的林東,嫵媚的笑道。

另外一個姓林的傢伙也是忙不迭的稱讚。

之前在庄師兄那裡大受打擊的張帆此刻聽到兩人的讚歎,臉上也是禁不住的露出得意之色,總算是找回了一點顏面。


只不過當他的目光落在林東身上之時,得意的笑容漸漸變得猙獰,隨即說道:「哈哈哈!林東!果然還是被我找到了你!我這次倒要看看你要如何逃!」

既然已經面對,林東此時也沒有了想要躲藏的打算,慢慢的站直了身子,聽著張帆的話,淡淡的一笑道:「你哪只狗眼看到我要逃了。真不知道你的眼珠是出氣用的,還是說話用的!」

「你竟敢辱罵張帆師兄!你找死!」

那個姓林的羽化門弟子長得瘦瘦高高,樣貌看上去倒也是極為養眼,屬於那種能讓女人犯花痴的長相。

不過此刻他的臉上卻帶著隱約的諂媚之色。

見到這人,林東的第一反應就是見到了常天野,當即是臉色一冷,清凈槍瞬間出現,一團猙獰的火焰噴發,將周圍的黑暗瞬間驅散了不少。

「你們來的倒是正好。之前正要去找你們,雖然只有三個人,但也夠我打打牙祭了。」

說著,林東用力的揮舞了一下手中的清凈槍,一道破空聲響起。瀰漫在天空的火焰更是瞬間騰起了三四米的高度,從遠處看去,林東整個人仿若是被火焰包裹在內一般。

對於林東的話,張帆的臉上倒是少了一貫的憤怒,相反是顯得信心十足,只是臉上的猙獰不減,混雜著冷笑。

「哼!你也配說這樣的話!林東,你不要以為結果了武田那樣的廢物就能代表你很牛逼。呵呵!我告訴你,你差得遠了!根本不需要我們三個人出手,我一個人就能輕鬆的解決掉你!」

「哦,是嗎?!」

林東輕鬆的攤了攤手,至於張帆口中的那個武田應該就是被林東弄到現在也起不來床的那個中年人了。

說罷,林東將槍尖直指張帆,一字一句的說道:「既然你想單獨找死,那我就先成全了你。然後就是他們兩個!」

刷!

當林東話音剛落的剎那,整個人突兀的從原地消失,再度出現時已經是三米之外的泥濘地上,距離張帆幾個不過是兩米之隔。

見林東攻來,廖姓女子和那個姓風的傢伙也有些舉棋不定。雖然他們堅信林東逃脫不了他們的魔掌,可是畢竟林東之前用詭異的招數一招就滅了武田,在他們的心裡還是留下了不小的陰影。

此刻均是忍不住的對著張帆說道:「張師兄,要不我們一起出手滅了這個小子吧。這樣保准一些。」

「哼!對付這樣一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也要用三個人的話,我們羽化門成了什麼了。你們都退後,這小子讓我來解決。」

見二人有些猶豫,張帆的眉頭頓時緊皺,體內一陣厚重的靈氣鼓盪,竟然是硬生生的將兩人逼得退後了四五步,隨即喝道:「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許靠近我和他的戰鬥!」

廖姓女子和風姓男子對望了一眼之後隨即無奈的說道:「是!」

然而這樣的場景正是林東最希望看到的,其實他看到張帆他們三個的時候也有些打鼓。如果讓他單獨面對一個人的話,他是很有信心的。但是面對三個,尤其是三個都是半步化靈的修士,林東也沒有自負到能夠獨自面對。

「之前本是想找到你們然後來個偷襲。既然你們找上門兒來,而且還準備和我單挑,那這份大禮我就收下了。」

林東心頭瞬間閃過了這個念頭,與此同時,整個人也再度消失在了原地。

再度出現時正是張帆的頭頂處,手中的清凈槍猶如是一條火蛇一般沖著張帆的頭頂狠狠的戳了下去。

「哼!雕蟲小技!」

這張帆能夠被羽化門重點培養,雖然智力上不怎麼樣。但是實力在羽化門的同等級弟子中可是拔尖的。面對林東這近乎於偷襲的攻擊,不慌不忙的整個人向前一步,讓開槍尖的攻擊。 得到了神魂涎,又有了龍炎真人傳授的神魂淬鍊之法,結合噬魂刀的作用,劉封父親的殘魂已經穩定,只要不出現變故,就不會消散。

然而,劉封不可能僅僅滿足如此。

他要救活自己的父親,要把父親的魂魄修補完整,不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他都不惜做到。

聚魂石,和魂石的作用基本一致,只是其功效卻有天壤之別,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一句話,如果得到了聚魂石,在結合神魂涎和噬魂刀的靈魂淬鍊,父親的殘魂甚至能一點點的修復。

當然,不可能完全修復,只是哪怕有一點進展,這也是進步!是爲日後父親的復活打下一個最好的基礎。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