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峯聽到後,臉色有點難看,不過還是不甘心地和衆人走了進去,他倒是想看看這個王越到底想幹什麼。

“王總,您能和我們解釋一下嗎?爲什麼人總請我們過來出現的卻是您。”

王越聽到段蓉蓉的話後,笑了笑說道。

“只是用了一點小手段而已,如果要是不這麼做的話,你們可不會來見我的。”

段蓉蓉聽到後,笑了笑直接說道。

“既然是這樣的話,王總,那麼我們就先走了,畢竟大家可還有很多事情沒做呢,沒工夫在這裏陪你閒聊。”

說完,段蓉蓉準備離開,不過王越忽然看着段蓉蓉的背影說道。

“段小姐,請留步。”

王越說完後,段蓉蓉停下了腳步,一臉感興趣的看着王越,他倒是想知道王越請他們來到底想做什麼?

“之前任四海請你們各大媒體一起發稿子,然後誣陷我旗下日化公司的補水面膜出現過敏現象,你們未經證實就全部發到了報紙和各大網站上。”

“我這張紙上都是任四海給你們的轉賬記錄,還有關於你們之前沆瀣一氣,商量準備搞垮我公司的所有證據。”

“當然這不是最主要的,我還有一張表是任四海之前給你們的價目表還有視頻,這可都是我請電腦高手從任四海的電腦裏面拷貝過來的。”

“恐怕你們現在還不知道,任四海爲了防止你們背叛他偷偷留了證據。如果他要是把這些證據曝光出去的話,足夠你們身敗名裂了。”

“這次請你們來就是想讓你們知道一下,我已經請了律師準備起訴你們。不過我這個人也好說話,所以我準備給你們一次機會。”

王越看着各大媒體人笑着說道。


他能夠知道這些人可不想攤上官司,如果要是自己起訴他們的話,他們的飯碗可就保不住了。

要知道自己這手裏的證據,足夠讓他們生涯徹底結束了。

段蓉蓉此刻聽到後,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看看周圍的人,大家一臉的驚恐。

雖然這種事情已經是內幕司空見慣了,可是誰也不願意被人徹底的舉報。

想了想後,段蓉蓉咬咬牙還是坐了下來,其他人也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只能夠坐下來聽王越接下來該怎麼說。

“其實事情很簡單,請你們來就是想看看你們接下來準備怎麼做,我可是準備給你們機會的。”

王越臉色平靜的看着衆人,不過聲音卻異常的堅定,這讓衆人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

“任四海給你們多少錢,那麼我就雙倍給你們。旁邊是我的財務總監,如果想好的話,那就來他這裏辦理轉賬手續。我絕對不會和任四海一樣抓住你們的把柄不放,這就是你們最後的機會。如果你們要是不抓住的話,那麼接下來我可不會對你們再這麼客氣了。”

“王總,您一上來就給我們錢,看來事情沒這麼簡單吧。”

段蓉蓉皺着眉頭看向了王越,覺得王越這一次絕對不可能這麼簡單讓他們把錢拿走。

他們萬萬沒想到,任四海那個老狐狸竟然把他們一起準備搞垮日化公司的視頻,還有證據都保存了下來,準備日後威脅他們。

這種事情讓衆人一時間臉色難看了起來,他們不相信王越會這麼好心啊,直接給他們這麼多錢。

“其實事情就如同你們想象的這麼簡單,只要你們將我給你們的稿件發出去這件事情,就這麼結束了。”

王越說完後,笑着看向段蓉蓉說道。

“不過段小姐,之前你採訪過我,所以這一次我想單獨請你吃個飯,有些問題還想請教一下。”

劉峯聽到王越的話後,有點憤怒,隨後站起來說道。

“王總,你到底想做什麼?這件事情我可不答應。”

段蓉蓉聽到劉峯的話後,皺皺眉頭說道。

“劉峯,請你擺正你的位置,我和你可沒什麼關係,所以你也沒有權利替我做主。” 段蓉蓉可是報社裏面的女精英,工作才幾年就成爲了報社裏面的領導。

上次打交道後,他就覺得王越這個男人並不像是其他的紈絝子弟,也不像是任四海那種沒腦子的人。

於是她想了想,主動上前走到了董璇的面前辦理轉賬業務。

“王總,記得把稿件發到我的手機上。我們報社願意和您合作,至於吃飯的事情我當然樂意了。”

段蓉蓉說完後,一雙媚眼看向了王越,隨後轉身踩着高跟鞋扭着腰,不顧衆人的目光離開了這裏。

“蓉蓉,你不能答應他。”

劉峯看到這一幕後,十分的着急,只不過他的話根本沒說完,段蓉蓉就轉頭離開了。

劉峯看到這一幕後有點着急,對着周圍的人說道。

“大家不要相信這個人的話,任總無論實力和地位都比他要強的多。如果要是得罪任總的話,恐怕我們都慘了。段蓉蓉有實力,所以就算是她被辭了也可以找到下家,但是在座的各位有她的實力嗎?”

“你們覺得今天你們有選擇的機會嗎?如果你們要是今天不來拿這個錢,那麼我就讓你們徹底吃不上這口飯。”

劉峯聽到王越的話後,有點憤怒的說道。

“你個卑鄙小人,我還不相信你能拿我們怎麼樣。你不過是一個剛開了不到半年的小公司而已。之前你就是個窮屌絲,你父母只是農民你能有什麼本事,我還不信你能隻手遮天。”

周圍的人聽到劉峯的話後,相互看了看,開始討論了起來。

之前他們可是調查過王越的身份的,劉峯說的沒錯,半年前王越只是個窮屌絲而已,父母只是個農民,根本沒什麼身份。

誰也沒想到這樣一個人竟然能夠成立一家公司,然後成爲公司的總裁。

這讓人感覺到十分的詫異,不過也有很多人欣賞王越白手起家的魄力。

所以大家想了想,覺得,橫豎都是一個死,決定投靠王越。

“王總,記得把稿件發給我。”

熱點娛樂的記者想了想,上前領了屬於他的那份錢,轉身離開了。

很快,各大媒體記者紛紛上前,把屬於自己的那份都領取轉身而去,只剩下劉峯依舊坐在底下。

“我是絕對不會被你收買的,我要把這件事情告訴任總,然後讓他來找你算賬,你等死吧。”

“你可以這麼做,但是我要告訴你,如果你這麼做的話,那麼就會被我起訴,還會被其他媒體公司的人給徹底排斥出去。你信不信,最後公司開除的人是你,而和我沒有半點關係。”

劉峯聽到王越的話後,咬咬牙說不出話來。

說實話在場的人都被王越給收買了,如果自己要是不拿這個錢的話,那麼自己真的死定了。

如果要是把王越曝光出來的話,那麼自己不是自尋死路嗎?

劉峯能夠知道自己那個領導爲人十分的慫,根本不可能保自己了。

“別太把自己當回事,你敢離開這裏,我就會直接通知你的領導來這裏把錢領走。到時候你覺得你還能待在你的那家娛樂公司嗎?”

劉峯聽到王越的話後,冷汗就流了下來,隨後她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坐臥不安。

說實話,如果要是真的這樣的話,自己肯定會被封殺的。


“王總,誤會都是誤會,這個錢我要了。”

劉峯很快就擠出笑臉走了過去,轉身準備和董璇領錢。

不過這時,王越忽然冷笑了一聲說道。

“等等,我話還沒說完。”

劉峯聽到王越的話後,嚇了一跳。

隨後,有點着急的看向了王越,有點後悔了起來。

王越不會是要反悔吧?

說起來這件事情都怪段蓉蓉,如果不是她的話,自己也不會和王越作對。

“我問你任四海下一步準備怎麼做?”

王越眼神冰冷的看向了劉峯,劉峯此刻被王越的眼神嚇得後退了幾步,苦着臉說道。

“王總,我是真不知道。”

劉峯絕對不會說出來的,要知道如果自己說出來的話,那麼可就死定了。

他可不想因爲這點錢就得罪任四海。

“把你知道的告訴我。我可以給你之前他們的四倍,而且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王越看了一眼劉峯,能夠知道他在想什麼,劉峯聽到後咬咬牙隨後說道。

“任總已經請了鑑定部門的人,準備對你們日化公司的所有化妝品還有面膜進行鑑定,然後在熱度推到最高的時候公佈出來,把事情鬧大。”

王越聽到後,心裏一跳,沒想到這個任四海真的想逼死自己。

“還有呢?”

“王總,我覺得如果要是按照任總的一貫風格,他絕對會在質檢這一關做手腳。這樣的話你們的產品就不會達到標準,到時候所有媒體全部進行發表。到時候你們日化公司必死無疑,至於你們背後的這家投資公司,肯定也會受到牽連。”

劉峯咬咬牙,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說實話,他並不準備和王越作對,要知道王越這人的氣場實在是太強了。


剛纔被王越看着自己整個人都不自在,而且如果不是因爲段蓉蓉那個女人的話,他也不會得罪王越。

想起段蓉蓉,他急忙對着王越說道。

“王總,段蓉蓉那個女人可不是什麼好人。你可得小心他,外面的人都說他和任總有一腿。”

“做的不錯,今天的事情就當沒發生過。”

王越聽到劉峯的話後,點點頭,隨後轉身離開了。

另一邊的劉峯收到董璇的轉賬後,瞪大眼睛,整整30萬,這下自己可發財了。

從希爾頓酒店出來後,王越讓林詩柔開着車準備去找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王鳳嬌。

就是這個女人第一個跳出來,說自己用了公司的產品過敏的,還說要幾千萬的索賠。

他能夠知道如果要是答應王鳳嬌的請求,那就是在和任四海低頭,任四海因爲自己公司補水面膜的事情,想要搞垮自己。

這件事情王越絕對不會容忍他們胡作非爲的,根據胡海勝之前的調查,這個王鳳嬌可是一家洗浴公司的老闆。

她在本地還有兩家KTV,要說這女人在本地也算是有名。

聽到她向自己公司索賠幾千萬,王越就能夠知道,看來這個王鳳嬌的女人胃口不小,不好對付。

王越並沒有第一時間去找王鳳嬌,而是跑到了他旗下的一家洗浴中心。

一開始女店員看到王越是新來的,所以只是幫他介紹一些簡單的桑拿洗浴。

王越能夠知道這王鳳嬌絕對不像是什麼好人,她旗下的洗浴中心也不可能這麼幹淨,所以他直接給了女店員1000塊小費。

女店員想了想直接把總經理叫了出來,王越又花了幾千塊錢收買的總經理。

這讓總經理總算是鬆了口,要知道他們這種洗浴中心一般沒有人介紹,肯定不會讓王越知道什麼的。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