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次之後,古晨嘴角終於露出一絲微笑。雷猴似乎也懂得了古晨的進步,吱吱吱吱歡快地叫著。

天色終於亮了。古晨和范小膽辨別了一下方向,帶著大家朝著一家普普通通的院落走去。

「四怪島島主總不會住一間破草屋吧?」雪小女想象中覺得肯定很氣派才對。

古晨道:「上次我們來,根本就沒發現高大的建築,後來從四怪口中得知,這島上就幾間破草屋子。」

苗老怪聞聽笑道:「這雲遮天跟我很像,看來我們很有緣分啊。」

苗若嫣撅著嘴:「爺爺,人家那是情調,你只是因為沒錢而已。」

大家說說笑笑奔小草屋而去。

四怪除了瞎子遠遠就看見古晨等人,紛紛前來迎接,好不熱鬧。

雲香瑤從一處花叢中走出看見眾人,直奔古晨而去:「丑哥哥,丑哥哥,你可來了。」

瘸子拉古晨到一邊道:「徒兒啊,你今天來幸虧島主沒在家,不然你就慘了。」

古晨一問才知道,當初離開的時候沒當面口頭答應娶雲香瑤得罪雲遮天了。

苗若嫣在一旁聞聽,心中很不是滋味,她偷眼看向古晨,心中暗道:「古大哥沒答應婚事,是不是還在想著我?當初我爺爺也跟他提親過,他也是沒答應。」

苗若嫣想著想著,突然將目光轉移到了身邊貌美的雪小女身上,心中又道:「該不是古大哥見一個愛一個,又喜歡上這個雪小女了吧?」

雪小女有著女孩子特有的敏感,發覺苗若嫣在看她,一笑,低聲道:「沒我的事,我也在為他在你們倆之間選擇誰好奇呢。」

一句話將本就臉皮薄的苗若嫣說得小臉通紅。

許久后,苗若嫣才低聲道:「其實,我只要能看見古大哥就好,我心裡知道,他是喜歡、喜歡瑤兒姐姐的。」

似乎覺得這樣說有些不妥,苗若嫣又加了一句:「或許他沒那麼快答應雲遮天,也可能是、是你在他心中有一定分量吧。」

雪小女知道苗若嫣誤會了,也沒解釋什麼,只是搖搖頭不再說話。當初她從娘口中得知她跟古晨是同父異母的哥哥,自然再不會對古晨有男女之情。

「而這次你這麼老遠來救瑤兒姐姐,古大哥心中是有數的。」苗若嫣並不知道這些,只是自己推測著。

雪小女一笑:「看得出你很喜歡他,但我並不喜歡他。每個人的眼光不同,所以喜歡的人也便不同。」

「真的嗎?」苗若嫣很是驚詫。

雪小女點點頭。

大家眼見雲香瑤還是老樣子,四怪聽說古晨是特意找了高人來給雲香瑤治療,一個個高興壞了,瞎子道:「我敢保證,只要你治好島主的寶貝女兒,島主不但不生氣,肯定還會好好謝謝你的。」

其餘幾個也都附和著。

護島玄蜂也不知怎麼知道了雷猴的到來,嗡嗡嗡飛來,歡快地扑打著翅膀,古晨抬眼看去,比上次見到的時候又大了一倍多。

咔咔咔——

雷猴發出打雷之聲,護島玄蜂落在地上,雷猴迅捷地跳到了護島玄蜂的背上,護島玄蜂振翅而飛。一路消失不見。

幾個人感嘆著小動物之間還有這麼深的友情,一邊說笑著進了一間草屋,裡面布置的很溫馨。

「這四怪島真實的溫馨跟外界傳說的可怕我到底該相信哪一個呢?」雪小女看著屋裡說道。

瘸子粗里粗氣道:「自己人,就選擇信前面的,外人,沒得選擇,只有後邊的。」

眾人稍作休息之後,苗老怪道:「我想見見你們島主,他什麼時候回來?」

瘸子道:「既然是我們四怪的恩人,我們肯定會第一時間幫你找島主過來。」

「不是說島主不在嗎?」苗若嫣問道。

「我們說他不在,是不在這裡,但並沒離開島,我們這就去找找去。」瘸子說完,又對古晨加了一句,「在我們找回島主之前你最好把他寶貝女兒救好了,否則後果自負。」

古晨還想說什麼,四怪早嬉鬧著出門去了。

「看來這裡沒我什麼事,我出去溜達溜達。」苗老怪說著話就出去了。

范小膽覺得自己也沒事幹,女孩給女孩治病他在也不好意思,也借口出去了。在這四怪島上他雖已經不陌生,但也想四處走走。

范小膽所不知道的是,他這一隨便走走,便走出了一段改變他一生的奇遇來。

… 古晨也想走,雪小女卻說治療雲香瑤需要有人在門外守護安全,於是雪小女、苗若嫣用女媧石在裡面為雲香瑤治療,古晨在外邊守護。

單說范小膽走著走著,就聽見前面有人喊他,卻怎麼也看不見人。范小膽好奇一路追了下去,竟然忘記了害怕。

突然,范小膽腳下一空,整個人開始墜落,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范小膽就落到了一處石頭床上,看似石頭,卻很柔軟,范小膽很是驚奇。

「徒兒,為師已經等你數百年之久,不成想你今日才來。」那個聲音喊道。

「你、你是誰?我才不是你徒兒呢。」范小膽四處瞧看,卻看不見一個人。

「哈哈,修鍊了我劍魔的魔劍術,就是我劍魔的徒兒。」那聲音道。

「什麼?你是說你是劍魔?」范小膽從古晨手中曾得到過一把石頭劍,也被古晨教過魔劍術,那時候發現魔劍術還是古晨那把木劍屠神之劍訣的剋星呢。


「不錯,不過我本體已死,只留下三分魂魄,我心有不甘一直等人能夠完全領會我的魔劍術。而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只要你修鍊完畢我的魔劍術,我就可以徹底放心去了。」

范小膽一想多學點東西肯定不錯,但現在,他忽然問道:「可我那把石頭劍在上次昏迷的時候早不知道被什麼人搶走了。我醒來后就一直沒找到。」

劍魔哈哈大笑:「好愚蠢的徒兒,既然天定你修鍊了我的魔劍術,那你就是我徒兒。既然你是我劍魔的徒兒,那我的魔劍自然也是你的,誰還能搶走?」

說話間,范小膽就感覺左手腕處異樣,他朝手腕處看去,就看見約有一手指長的微型石頭劍隱在手腕處,忽明忽暗。

「起!」

范小膽無師自通喊了一聲,手腕處一手指長的劍突然飛出,在空中瞬間恢復了原來樣子。范小膽驚喜地一手抓住,愛不釋手。

「好徒兒,好好修鍊,魔劍術修鍊不到佳境休想走出這裡,我可不想被人說我的魔劍術不怎麼樣。」劍魔道。

「多謝師傅,那徒兒我能為師傅做點什麼?」范小膽機靈地說道。

「好徒兒,有你這句話為師就心滿意足了。過去的打打殺殺師傅我已經厭倦,再也沒了想重生的念頭。所以,師傅我最好的歸宿就是融入這把跟隨我數百年的劍中,一切隨緣吧。」劍魔道。

不等范小膽說什麼,三道虛無的魂魄飛舞在石頭劍周圍。石頭劍似乎感應到什麼,頓時放出熾烈的白色光芒,刺得范小膽幾乎睜不開眼。

「為師去了,你要堅守本心,追隨你內心的直覺,萬萬不可隨波逐流,丟失自我。還有,你要永遠記住,不論什麼時候,不管什麼情況,都不要提及今天發生的一切,不要對任何人提起你我今日的相見,切記,切記。」

劍魔的話說完,三道魂魄形成的藍色光芒倏忽一下融入了熾烈的白色光芒之中。片刻后,光芒褪盡,石頭劍彷彿有了生命一般,在范小膽手中錚錚作響,裡面似有無窮力量在蘊育而生。

「多謝師傅,徒兒牢記您的教誨,不會對任何人談起今日之事。」范小膽手握石頭劍,面帶敬重和感激地說道。

手中石頭劍突然發出碎裂的聲音,嚇了范小膽一大跳,外邊一層堅硬的石頭材質紛紛掉落,裡面露出青銅色的劍身本身。青色光芒大盛,將這個封閉的洞穴照射得帶有幾分的青幽和神秘。

范小膽不禁驚嘆起來:「好一把鋒利的劍!」

原來這石頭之前裹住了魔劍的鋒利,如今真正歸范小膽之後,便以本身顯現了出來,范小膽大喜。

「以後就再也不叫你石頭劍了,還叫魔劍吧。」范小膽不斷把玩著,他太喜歡這把劍了。心中對古晨又默默感激了一番。


轟隆隆巨大的聲音響起,范小膽掉進來的入口被牢牢封死。

想起剛剛劍魔的話,范小膽並不是太緊張了。

「師傅請放心,我一定不會讓魔劍在我手中丟人!」

范小膽鬥志大起,按照牆壁上的魔劍術開始練起來。之前就練過,並不是太陌生,現在要做的就是把每個動作再糾正到分毫不差。

魔劍隨著范小膽每一招每一式都發出道道凌厲的劍光,范小膽興緻大起,這一練就是三個小時。范小膽居然第一次沒發現累,反而覺得精神百倍。

隨著范小膽收招,牆壁上的劍訣開始淡淡消失不見,同時洞穴一側忽然打開。范小膽本以為還會被關在這裡幾天,正愁找什麼借口跟大家解釋,現在看來都用不著了。

范小膽縱身從洞口飛出,一刻鐘后,整個洞穴傳來巨大的轟隆之聲,亂石徹底將這裡淹沒了。

護島玄蜂帶著雷猴游遍了整個島嶼,正往回走,眼見下方范小膽正一步步往回走,護島玄蜂下來,本想跟范小膽開個玩笑,突然感覺到范小膽像是脫胎換骨一般,比先前有了更多的自信。護島玄蜂轉而振翅高飛,直接帶著雷猴走了。

范小膽搖手:「等等我,護島玄蜂,你也帶上我多好啊。」

而此刻,雪小女和苗若嫣正在全力救治雲香瑤,最後關鍵時刻已經到來,只要再持續半個小時,雪小女就可以利用女媧石的威力徹底將雲香瑤體內邪魔之魂逼出來。

給雲香瑤植入邪魔之魂的人頭城感覺到了異樣,人頭城城主萬千零讓人仔細查看到底什麼人可以將邪魔之魂逼出來。

結果令萬千零大吃一驚,聽說可能有人在利用上古神器為雲香瑤治療后。萬千零隨即派身邊最得力的副城主安雲飛帶領兩個身邊可信賴之人以飛遁術疾奔四怪島而來。

而許夢玲二弟子張桂芳,自從上次覺察到雪小女身上有一件寶貝,但不知道是什麼后,才罷手見好就收連同門姐妹的屍體都沒顧上管就跑了,就是為了報信給她們傷情穀穀主,也是她的師傅許夢玲。

聽說有寶貝,而且還跟傷情谷有仇,許夢玲覺得有必要親自走一趟。所以,帶了大弟子徐歡歡、二弟子張桂芳一起前來四怪島查看。

傷情谷距離四怪島不算是太遠,上了水路就可以直達,三人都有功夫在身,幾個小時便已經來到四怪島。

… 門外負責安全的古晨剛開始並沒發現什麼,但隨著裡面救治進入到關鍵時刻,古晨就發現這平平常常的小草屋四周出現不同的氣息,仔細一辨別,不是自己人回來,那肯定是外人了。

古晨也不做聲,早已暗暗注意上了。過了片刻,又感覺到氣息波動,說明又來人了。而且古晨感覺肯定還有比他高的人來,只是他無法感知到人家而已。

古晨全力戒備,一面期望其他人可以回來。他知道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雲香瑤的安全、女媧石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正在此時,跟古晨有過幾次見面的傷情穀穀主二弟子張桂芳帶著一個陌生女子出現在古晨面前。


「我們又見面了。」張桂芳笑著說道。

古晨冷冷道:「不是剛剛放你走,怎麼還敢回來送死?」

張桂芳一笑:「你以為我怕死才走的嗎?實話告訴你,這次我來不是找你報仇的,我只是奉命前來拿走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古晨已經有些後悔放她走了。古晨向來是不會給敵人留活口而為自己遺留麻煩的,這一次眼見范小膽差點沒命,就想借放她一次換取范小膽以後可能逃生的機會。而且古晨也不希望跟什麼傷情谷結太大的怨什麼的。

張桂芳看向小草屋裡面:「具體什麼東西我倒是還沒弄明白,但我想很快我就可以知道並且拿走它了。」

「休想!」

古晨木劍拿在手中,殺意騰騰,「這次我絕對不會再留情。」

張桂芳信心滿滿:「剛才我說了,這次我不是來報仇了,但並不代表別人不來找你報仇。」

說完,張桂芳看了身邊女子一眼:「師姐,這小子修為不是太高,但聽說不容易對付,你小心點。」

身邊那女子聽完點點頭,怒喝道:「我徐歡歡身為傷情谷大弟子,就有維護弟子安危的使命,既然你殺害了我三妹何曉燕,今天我必須為她殺了你。」

說話間,徐歡歡就要動手,旁邊張桂芳一笑:「師姐,他就交給你了,我去把寶物搶過來。」


說完,繞開古晨就想要闖入屋內。

古晨可是知道,裡面雪小女正在施救,被打擾到輕則可能重傷,重的話說不上就會走火入魔甚至死亡。女媧石也可能會被搶走。

「張桂芳,你居然是傷情谷的人!」一個聲音飄然而來,同時三道人影出現在張桂芳的面前將之攔下。

「啊?副城、副城主!」張桂芳顯然沒想到萬千零的人會到來,一下子慌了神。

「想不到你是傷情谷安插在我們人頭城的姦細,快說,你們到底有什麼陰謀?」副城主怒道。

另一邊古晨和徐歡歡也都沒了下一步行動,觀察著這裡的變化。

「我、我。」張桂芳突然遇見人頭城的人,一時間措手不及,不知該如何應對了。


「徒兒莫怕,為師為你做主。」隨著聲音,傷情穀穀主許夢玲出現在眾人面前。黃-色衣裙,五官精緻,尤其看上去才十七八歲,這讓古晨大為驚訝。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