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陽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桌上有一份他要籤的文件,卓陽看了一眼,然後沒多想,就開始認真地工作起來。

沒過多久,文件便被他處理好了。

正當他打算找一樣事情做的時候,忽然間,他的電話響了起來。

“雪姨?”

卓陽看着電話上顯示的人名之後,嘴裏有些疑惑的嘀咕了一聲,然後趕緊接通了電話。

“姑爺,你現在在忙嗎?”

電話那頭雪姨有些猶豫的聲音響起。

“我現在不忙,怎麼了雪姨?”卓陽有一些疑惑的問道。

這還是雪姨第一次主動打他的電話。

這讓他瞬間想起了華子的妹妹餘小玉。

不會是這小妮子出事情了吧?

想到這裏,卓陽的心不由得一緊。

這兩天,他並沒有去看餘小玉,主要是看到餘小玉,他的心總是會想起華子,心裏有着無限的愧疚。

“事情是這樣子的,我女兒小玉現在病已經好了,準備出院,不過我這邊還差了一點醫藥費,能不能向姑爺借一些?”

“姑爺你放心,等我籌到錢了,會馬上還給你!”

見到雪姨的話之後,卓陽心裏不由得升起了一絲自責。

他都給忘了,餘小玉還在醫院,東海市第一人民醫院的費用可不低,要不然也不至於被人譽爲是富人的醫院。

雪姨只不過是別墅的傭人,雖然說蘇雪晴待她如親人一般,可是雪姨卻從來不以此自恃。

蘇雪晴不知道提過多少次說要給雪姨漲工資,卻都被雪姨給拒絕了。

“小姐你賺錢很辛苦,我可不能隨便向你要錢。再說了,我現在的工資待遇已經非常好了,要是再給我加薪,那我拿着錢也會心裏不自在……”

聽到雪姨堅定的拒絕,蘇雪晴也是一陣無奈,只好暫時先答應下來,等以後再漲工資。

卓陽想到這裏,連忙對雪姨道。

“雪姨你這是哪裏話,這有什麼借不借的,你在醫院等我一會兒,我馬上過來!”

說完之後,還沒有等雪姨說話,卓陽便掛了電話。

掛完了電話,卓陽也沒有去請假什麼的,直接一溜煙離開了公關部經理辦公室。

沒過多久,他辦公室的門響了。

江萱妍敲了半天也沒發現裏面有聲響,打開門一看,差點肺都給氣炸了。

此時卓陽偌大辦公室,一個人都沒有。

“卓經理剛纔好像離開了公司……”

隨便找了一位公關部的職員,從她的口中得到了消息之後,江萱妍氣得狠狠的一跺腳。

這個傢伙還有沒有把自己這個上司放在眼裏?

當着她的面調戲公司的女職員也就算了,現在更是直接假都不請,直接翹班溜走了。


“這個混蛋,最好別被我逮到,不然的話我一定會讓你嚐嚐我的厲害!”

江萱妍氣呼呼的扔下這一句話,隨後踩着高跟鞋啪嗒啪嗒的離開了。

東海市第一人民醫院。

卓陽來到了於小玉所在的病房,卻發現病房裏除了坐在牀上的餘小玉以外,再無其他人。

看着靜靜的坐在牀上的餘小玉,窗外的陽光灑在了她的臉頰上,看起來無比的清麗脫俗。

只不過,她的臉上還是略微帶有一絲蒼白,看上去讓人憐惜不已。

卓陽又不由的想到了華子,要是讓眼前的這個少女知道了自己哥哥犧牲的消息,不知道她能不能承受得住?

唉,走一步是一步吧。

卓陽心裏輕輕地嘆息了一聲,還是沒有打算這麼快把消息告知少女。

“卓大哥!”

看到卓陽走進來,餘小玉臉上綻放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經過雪姨的介紹,她自然也已經知道了卓陽的身份。

“小玉,你先躺着,不要亂動。”

看到餘小玉想要下牀,卓陽趕緊上前自己制止住了她。

“你現在病看起來還沒好,要不先在醫院多住幾天,不要這麼急着出院,醫療費的事情不用擔心,我來解決。”

卓陽懂病理,一眼便看出了餘小玉身體還沒有恢復完全。

“我想等會兒就出院,這兩天沒上課,功課都落下了好多,要趕緊補回來纔好。”

餘小玉說着,臉上露出了感激之色。

“卓大哥,這兩天謝謝你,醫藥費的事,等我兼職賺到錢了,就立馬還給你。”

“醫療費不用擔心,我來出!”卓陽看着餘小玉蒼白的小臉,眼中閃過了一絲心疼。

根據少女的話,以及她的穿着,卓陽的心裏已經知道了餘小玉自己能過得並不是很好。

想到於小玉這麼一個花季少女,卻整天穿着這麼樸素的衣服,衣服洗得發白,甚至還有幾個補丁,卓陽的心裏就一陣酸楚。

她本應該生活的更加美好的。

以華子的身手,要是早早就退出了龍鱗特種部隊,現在肯定也闖出了一番事業,餘小玉作爲他的小妹,現在不說大富大貴,但至少也是個小康水平。

“不,這個錢我想依靠自己出!”於小玉的臉上充滿了堅定。

“我哥曾經說過,咱們人窮,但志不能窮!欠別人哪怕是一分錢,也要努力去償還,這是做人最起碼要有的志氣!”

看着於小玉堅定的目光,卓陽的喉結一陣挪動,眼睛有些酸澀。

餘小玉口中說的哥,他心裏很清楚指的是誰。

華子!

記得剛進龍鱗特種部隊的時,華子還是一個非常憨厚的小夥子,平常發的工資都捨不得用,全部都攢起來了。

有人笑問他這是不是用來娶媳婦的,華子則是憨厚一笑。

“這是我留給我妹的嫁妝!”

“我妹自小學習成績特別好,她的目標是東海大學,聽說東海市是一個特別繁華的城市,我妹以後要是在那裏談戀愛結婚了,這些錢就是她的嫁妝!”

“憑着這些嫁妝,我妹以後嫁人了,也不會被別人瞧不起!”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華子的臉上帶着一種叫做幸福的表情。

“隊長,這應該是我最後一次叫你隊長了,我的工資卡里有着我這些年存下的錢,這些錢是留給我妹的。”


“我要是走了,就剩下我妹和我媽兩個人了,我媽倒是不用擔心,她在一家富人家庭當傭人,但是我妹年齡還小,纔剛考上東海大學,甚至我都還沒來得及給她繳納學費……”

“隊……隊長,以你的身手,這次肯定能夠存活下來,如……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替我去東海市看看我妹?”

聽着華子臨終前的話,卓陽的虎目,充滿了血淚。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華子,你放心!”

“你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我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讓她不受到任何傷害,我會讓她成爲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公主!”

如同殘血一般的夕陽下,卓陽立下了錚錚誓言。

華子的銀行卡,一直都被卓陽貼身攜帶着,從來沒有離開視線半步。

裏面的餘額,卓陽也曾查過。


一百八十萬!

這是華子這些年出生入死攢下的所有的錢。

看着似乎很多,其實少得可憐!

要知道,華子可是內勁巔峯的武者,要不了幾年就能夠晉升爲化境。

這種高手,要是離開了龍鱗特種部隊,不管是去當別人的保鏢以後,亦或者去參加僱.傭兵,一百八十萬都不夠零頭的。

可以說,每一個龍鱗特種部隊的隊員,都有着一顆報效祖國的心。

他們並不在乎能夠從龍鱗特種部隊獲得什麼,他們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保衛華國安全!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只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

龍鱗特種部隊的這些人,爲了華國,付出的實在是太多太多…… 卓陽眼中快速閃過的這絲傷感並沒有被餘小玉察覺到。

只不過餘小玉的心裏,對卓陽,有着一種天然的好感。


她在卓陽的身上,似乎看到了自己那個斷了好久聯繫的哥哥。

他們兩個人身上,都有着一種叫做正義和鐵血的氣息,有着一種特殊的信仰。

“你就是病人餘小玉的親屬是吧?”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護士走進了病房,看到卓陽在病房裏和餘小玉說話,於是開口。


“呃……對,我是她哥。”

卓陽猶豫了一會兒,還是自稱爲餘小玉的哥哥。

“你來得正好,病人於小玉現在病情基本已經穩定了,既然她想要出院,那就把出院手續辦一下。對了,她現在行動不是特別方便,你等一下搭把手給她換一下衣服。”

卓陽聽到護士的話之後,瞬間臉色有些尷尬了起來。

給於小玉換衣服?

這是不是有點不太合適?

“這有什麼關係啊,都是一家人。”

看到卓陽尷尬的臉色,護士有些不耐煩的開口了。

“你們趕緊把病服換下來,等一下這個病房還要住進來一個患者。”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