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翊越是這樣說,沈清若越是感覺,他是揣著明白,裝着糊塗。這急匆匆上路,怎麼可能會簡單呢。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神級兵王最新章節、神級兵王三藏大師、神級兵王全文閱讀、神級兵王txt下載、神級兵王免費閱讀、神級兵王三藏大師

三藏大師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神級保安、漢逆之呂布新傳、神級兵王、武道醫婿、絕世戰兵、兄弟你妹妹我惹不起、

。 在幾大聖地門派的首席弟子當中,衛易無疑是最特殊的一個。

其他幾個門派的首席弟子,身邊只要跟一位返虛級別的護道人,天地之大,基本上也就可以任其去得了。

畢竟就算再怎麼天才的弟子,終究還只是天才而已。哪怕其他敵對勢力再怎麼瘋狂,也不可能動用一位純陽或者乾脆動用仙器,去追殺一名年輕天才而已。說到底,天才就像是一塊菜地里新生的嫩苗,而首席弟子,頂多算是這些嫩苗當中最為粗壯的一株。就算出去了,很快又會有新的補上,其實於整個菜圃無關大局。

為了除去一名天才弟子,動用純陽高手乃至仙器?這代價確實是太大了。

但衛易不同。

在整個菜圃了,衛易相當於是一株異種!有了那位前朝大皇子的經驗,大家都一定希望殺他而後快!如果衛易暴露了行跡,說不定真的會有哪一家鋌而走險,動用仙器來殺衛易!

就算衛易身邊常年跟著一位純陽,恐怕也無法真正護住他。所以,衛易之前出來遊歷的時候,只能徹底隱藏自己的身份,根本不敢像曹慈這樣,大張旗鼓的出來。

在接近衛易所在區域之前,修為稍弱的女修曹圻,就已經無法在繼續前進了。今日的曹圻,已經是化靈八重天的修為,比之當初不可同日而語。

衛易記得,當年剛剛從修奴販子手裡救下曹圻的時候,她好像還只有化靈三重天的修為而已。

在衛易朝他們那邊看的時候,女修曹圻忽然心有所感,朝衛易這邊看了一眼,衛易頓時收回了視線。他忽然想起來,曹圻當年可是和他簽訂過奴主契約的,就算後來衛易主動放開了這種限制,但雙方仍是會有一絲莫名的聯繫。

若是這時候被發現真實身份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好在曹圻似乎也沒有多加追究的樣子,暫時止步之後,曹慈和那名曹家返虛,則是繼續前進,很快就超過了衛易當下的位置。最終,曹慈停步不前的位置,大概比衛易的極限位置,還要在前進近兩里!

曹慈這傢伙,果然厲害啊!

雖然曹慈已經躋身周天境。但能夠達到他所站的這個位置的,很多都已經是周天境中期的存在了。這足以說明,曹慈當下的神魂層次,已經不弱於一些周天境中期的修者。

不過,在試過自己的極限之後,曹慈卻並未直接在此修行,而是短暫駐足之後,直接離開了。

立道崖這邊,聚集了不少來自各地的高手,其中便有見識廣博之輩,一眼認出了曹慈的相貌。曹家三人的身份,自然也就不是什麼秘密了。

曹家三人離開后,衛易雖然還想繼續修行,但心裡卻總是有些惦念。索性便暫時停了下來,離開立道崖,打算去讓唐渭查一下,曹家來此是否是出了什麼事情。

「曹家這幾個人來碧水城,並未遮掩身份,這倒不是什麼秘密。」

唐渭對此倒是聽說了一些,也不知道他是從哪弄來的消息:「聽說是為了曹慈來此修行。另外,曹慈對外放話,明天會在城內一座鬥武場內,邀戰波州本地的天才修者。只要是同代中人,皆可。」

張狂!

衛易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不禁微微皺眉,但很快又徹底舒展。以曹慈驕傲的性格,這種行事作風,確實很像他。

當眾挑戰這種事情,無疑等於是在打所有波州本土勢力的臉。但以曹慈的背景,似乎也無需在意這些。而且,最關鍵的在於,曹慈給出的邀戰對象,是所有同代中人!

以曹慈的歲數,按照修真界的慣例,所有相差二十歲以內的,都算是他的同代中人。

如果是比曹慈多出二十年修行時間的年輕天才,如今說不定都已經達到周天境三重天了。就算自身天分稍差一些,但有這二十年時間的彌補,一樣可能會比曹慈更強。

「既然這傢伙可以開出這種約戰條件,說明他必然是很有把握。」

「我倒是很好奇,曹慈如今到底是進步到什麼層次了?」

「明日我們也去看看如何?」

……

曹家天才曹慈,約戰碧水城內所有同代天才。

這個消息一經傳出,頓時讓很多人都坐不住了。

實際上,衛易聽說這個消息的時候,已經算是很晚了。早在數日之前,曹家幾人就已經抵達了碧水城,並且放出了這個消息。留下這幾天的時間,多半也是在給一些路程稍遠的年輕天才,趕路來碧水城的時間。

第二日。

因為是公開約戰的緣故,知道這個消息的碧水城修者,實在是多如牛毛。對此,擁有那座鬥武場的門派,直接選擇公開賣票,曹慈似乎也對此毫不介意的樣子。

可惜這樣一來,衛易因為知道消息較晚的緣故,肯定是弄不到現場觀看的門票,便只能通過轉播出來的幻光,觀看曹慈的戰鬥了。

戰鬥如期開始。

曹慈雖然是公開邀戰,但也不是誰的挑戰都會接受,要真是誰都可以挑戰的話,估計這場架打上十年也打不完。曹慈此番只應戰十人,這十人當中,要麼是早已名聲在外的波州本土天才,要麼就是戰勝了其他挑戰者,通過重重選拔站到曹慈面前的。為此,城內最近幾日,還組織起一場規模不小的選拔戰來,只為了角逐出和曹慈正面對戰的資格。

幻光當中,早已出現這十人的姓名來歷。衛易雖然對這些名字較為陌生,但對其中幾人出身的門派,倒是早有耳聞。

波州修鍊界,一共有七個擁有返虛期坐鎮的一流門派。這七家一流門派,包括衛易先前打過交道的青堯府祈圜派,每家都派出了一位最優秀的年輕弟子。另外三人,則是通過重重選拔,最後脫穎而出的。

讓衛易感到有些意外的是,那七家一流門派派出來的弟子,幾乎清一色都是周天境二重天的修為。而另外那三人,則全都是周天境三重天的修為!

這當然不是說,那七家一流門派當中,沒有相應歲數的周天境三重天。只不過,他們也需要考慮自家的名聲。高出曹慈一個境界,還在大家的接受範圍內。可若是直接派周天境三重天出戰,那就真的有失顏面了。

反倒是另外三人,出自相對較小的門派,沒有這類擔心。只要能打贏曹慈,那便是無上的榮耀了。

戰鬥正式開始。

首先上場的,是那三位通過選拔上來的高手。誰都知道,像這種車輪戰,是越往後越佔便宜的。可是這三人顯然也無可奈何,有那幾家一流門派在,談得上什麼公平?好在在三人對自己的實力也相當自信,就算在前面上場,仍是沒有任何懼意,往往是上來就戰力全開,希冀著能夠一戰揚名。

但顯然,曹慈並不會給他們這種機會。

在這幾人上場之後,曹慈虛空一握,身後開始憑空出現一件件金色武器的虛影,這些不斷出現的金色法寶虛影,很快就超過了萬件,將整個鬥武場,映照的金光燦燦。

黃金武庫!

曹慈的招牌神通。

當年在天玄山上,衛易就曾見曹慈施展過這一招。這一招乃是曹慈獨創的神通,當時在青雲橋上的決戰,曹慈以鍊氣期巔峰的修為,就能將當時已是化靈四重天的衛易,逼得近乎走投無路。如今曹慈早已躋身周天境多時,這門神通的威力,可想而知。

面對曹慈背後顯化出來的這些法寶虛影,三位挑戰者都暗自心驚,隨即都施展出自己最強的一招。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一招敗之!

這三位周天境三重天的年輕強者,出招之後,直接被一條金色的法寶河流正面擊中。這條法寶河流當中,任何一件法寶似乎都不是很強。但這幾乎無窮無盡的法寶組合在一起,威能卻提升了不知道多少倍。這三人的護身手段,幾乎都是一招之下,便被曹慈破開了。

這一幕,讓所有觀戰之人,目瞪口呆。

要知道,這三個人雖非出自一流門派,但也算是小有聲名,每一個都是可以越階而戰,對戰周天境四重天的存在。這豈不就是說,這位曹家天才,如今已經可以跨越一個大階位,直接搏殺周天境中期了?

「這傢伙是很強。不過,剛剛之所以能這麼輕鬆的擊敗這三人,其實也是有取巧嫌疑的。」

看完這三場戰鬥后,衛易卻是看出了一些門道。

「當年修為低弱時,曾和曹慈打過一場。不過,當時眼力不行,並未看出曹慈的深淺。後來這傢伙來東海,因為曹家和天玄宗的特殊關係,又不曾出手,也就沒法判斷他的高低。」

「不過如今看來,這傢伙所悟之道,倒是很有意思。」

「怎麼說?」唐渭對此一樣十分感興趣。只不過,唐渭並不長於修行,就算親眼觀戰,也看不出什麼門道。

「這傢伙所悟之道,應該是一種法寶的道,我聽說曹家人領悟的道,大多是和法寶有關係的。而曹慈所悟的這種道,似乎天生可以剋制對手所用的法寶。剛才對戰的時候,那三人皆是以法寶護身防禦,在極短的時間內,就被曹慈的黃金武庫干擾的自身的法寶,繼而暫時失去了對護身法寶的控制。所以,才會那麼容易被曹慈一擊破防擊敗。」

「若是換做一位不依仗法寶的體修……」衛易說到這裡,忽然再次否定道:「好像也不好說。曹慈本身走的便是熔體煉兵的路子,在近身搏殺方面,恐怕未必會弱於同階最強的體修。」

衛易不禁思量起來。如果此刻上場的是他,由他和曹慈同階一戰,結果會如何呢?

衛易覺得,未必會輸,但似乎也未必能贏。

「看來,到了周天境之後,修者悟道層次的高低,的確是重要的很啊。」衛易不禁感慨。到了周天境這個層次,一般的周天境修者,或許是以修為高低區分戰力。但對於極少數已經悟道的存在而言,修為的差距,似乎遠比不上悟道的察覺重要。若是某一方領悟的道更詭異更高級,戰鬥中佔據的優勢,可要比修為差距更大了。

在這三人之後,接下來上場的,是那七個出自波州一流門派的修者了。

這七人,雖然都只是周天境二重天的修為,卻極有可能比前面的三人更加棘手。能夠被各自的門派作為代表派過來,肯定都是已經悟道的存在,而且所悟之道的層次,恐怕還不低。

至於曹慈,顯然也更加重視了一些。不但短暫休息恢復了片刻,在面對第四人的時候,更是取出了自己的法寶。

一件古怪至極宮殿狀法寶。

這件造型古怪的宮殿法寶,靜靜懸浮於曹慈頭頂,只有三尺大小。衛易看到這件法寶的剎那,就想到了曹家所掌控的那件仙器,吉祥宮。

修真界九大仙器之一,唯一的一件宮殿類法寶。昔日葉朝歸渡劫的時候,天玄宗曾經借來過這件仙器,衛易見過一次。

曹慈的這件法寶,雖然和那座吉祥宮不同,但卻給衛易一樣的感覺。

戰鬥開始之後,曹慈頭頂的這件微型宮殿當中,頓時飛出十餘件實體法寶來。這十幾件法寶,造型各異,有刀、劍、鍾、繩等諸多法寶,甚至還有一尊晶炮!這些法寶,不再是虛影,而是實體,而且顯然都是靈晶法寶。

這還是衛易第一次見到,曹慈動用自己的法寶,全力一戰。

同時操控十幾件大威力法寶,換做一般修者,恐怕早就要力盡失敗了。偏偏在曹慈這裡,這些法寶運轉的無比如意,威力奇大無比。

而上場的那名年輕高手,則宛如是在對戰十幾位周天境高手同時對他出手一樣,一開打就落了下風。哪怕這位年輕高手手段全出,仍是只能勉強支撐不敗。十幾件法寶,每一件作用都完全不同,讓人極為頭疼。尤其是那尊晶炮,其威力更是大的嚇死人!

勉強支撐了小半柱香時間后,這位出自波州西部某個一流門派的天才,終於被一炮正面轟中,護身法寶被直接打碎,生死不知。

。 一個響指。

此話,對秦香而言不知道有刺耳。

「不信么?」穿著著燕尾服的男人微微一笑,旋即就好似個顏藝工作者般,一面說著話一面做著表情,「就boom,你的王國將化作廢墟。」

他瞪大著眼睛,將雙手的五指都放開。

比劃出個大爆炸的動作。

「喔,感覺不太對。」

沉吟片刻,男人突然手杵著桌面托著下巴,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窗外搖頭。

「我不擅長火系,那種天火隕石的畫面不適合。我覺得,應該是瞬間的滅亡,悄無聲息。」呢喃中,男人又凝眸看向秦香,「其實,這樣應該也不錯是吧,至少你的子民們他們不會感受到痛苦。」

咯吱。

清脆的握拳聲從桌下傳來,搖晃著酒杯的男人微微一笑。

「聲音很脆。」

他舉著酒杯輕了一口,

就將酒杯放下,從胸前的口袋中取出手帕很是紳士的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

「好了,我們也許不需要這樣試探。」男人將手帕疊好重新放到胸前的口袋,「我沒有興趣滅了你的王國,而我也不想你去影響我的子民。早在咱們第一回碰面,其實咱們就應該達成了共識。」

「但,你現在破壞了!」秦香冷聲道。

「有么?」

男人故作不解的眨眼。

「也許,確實吧,但我若是說那個羅斯,他並非是我的下屬,你會怎麼想?事實上,他也確實不是我的人,他是我曾經一位算是朋友的代言人,我的那位朋友還在半蘇醒的狀態,由他來處理魔族的一些情況。」

「你知道的,我對這些沒興趣。」秦香道。

「不,你有!」

卻不想,男人的態度突然變得強硬,他凝視著秦香低哼了一聲。

「我不喜歡別人打擾我講話的節奏,要是我真的發火,剛剛說的響指是真的會出現的。這並非是威脅,而是一種警告。」

「你無需用這種眼神看我,就算咱們互換。」

「我能夠讓你在的這個王國從世界上抹去,可是我在地窟中還有著數不盡的子民。也許,你可以去一直追殺他們,哪怕是殺光。但,你的這個國度依舊沒有辦法變成原來的樣子。」

「我可以放棄我的子民,你能么?」

淡淡的質疑聲,讓秦香放在桌子上的手死死的摁著桌子越來越用力。看到這一幕,男人只是眉眼噙著笑容。

「從一開始,咱們就是不平等的,你割捨不了,但,我可以。」

「如何,現在你有興趣聽了么?」

話鋒驟轉,坐在椅子上的秦香反覆吐了數次氣,強行將心中的憤怒壓下,緊緊的咬著牙。

「說!」

「那我就繼續了?」男人噙著笑容繼續說道,「你知道的,我所在的區域是西方,你們東方的事兒我懶得管。之前,我出面跟你談判,也是看在了我那個夥計的面子上,不想在他還沒復生前,自己的子民就死沒了。」

說到此處,男人頓了一下。

「你可以講話,沒有必要害怕觸怒到我而話都不敢說,你也是個聖人,如此謹小慎微,說出去多讓人笑話。」

秦香面色微變。

這種被死死拿捏住的感覺,真的讓她厭惡到了極致。但,她卻不得不按照眼前這個男人的話去做。

很簡單,眼前的男人就是西方魔族復甦的魔祖。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