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德大哥爲人很謙虛的!這兩個都是對魔法、鬥氣很有天賦的少年,就勞煩你指導他們一二。”羅斯坦做出很瞭解卡德的樣子,卡德看了看羅斯坦,似乎知道自己想說些什麼。

“呵呵……這當然沒有問題,”聽到卡德這麼說,迪蘭與克里斯都笑了出來,只是笑聲沒有維持到3秒。

“但是,要想讓別人幫助自己,至少要先展示下自己吧!”看來這個卡德並不是那麼很容易說服的人。

“這個少年,他只是……”羅斯坦不想讓事情變得麻煩。

“團長,沒事的!”羅斯坦感覺得到迪蘭的眼中燃燒着火焰,勇往直前的意志。便把發生在迪蘭身上的事告訴了卡德。

“真是悲慘的經歷呢,自己的身體被魔血黨改造……”卡德猶豫了一下,“雖然不知道現在的我還能幫助你們什麼,但讓我們試試看吧!”終於得到了卡德的認可,迪蘭與克里斯都喜出望外。

隨後,兩位少年隨着卡德走出了房間,迪蘭順着過道的窗戶看到了達婭依偎在阿歷山大身上,因爲達婭的身體小巧,靠在阿歷山大身上是那麼的合適,在沒有母親的關懷下,阿歷山大似乎是達婭的另一精神支柱。

達婭用樹枝精巧的做了一個枝環一樣的東西,輕輕的放在阿歷山大的頭上,阿歷山大“汪汪”的叫了兩聲,用舌頭舔着達婭可愛的臉蛋,在大樹的成蔭下,迪蘭看到女孩幸福的笑臉,心裏很是溫馨。

“來吧,兩位少年,把你們拿手的東西展現給我看看!”卡德就像是兩人的老師一樣,指揮着他們倆。但卡德突然覺得兩個人一起的話自己可能看不過來,還是一個一個來吧。

“你倆還是分開吧,那個揹着鐮刀的少年,你先來吧,”卡德走到了克里斯旁邊。

“前輩,我是克里斯,多謝前輩指導了!”說着克里斯把自己擅長的法術,光之束縛和光之盾在卡德面前施展了。

“嗯……不錯,都是輔助性的魔法,看你的實力應該有導師的水平了!從魔法的釋放,掌控都很不錯,應該沒有什麼值得我指導的地方啊。”卡德似乎對克里斯的表現很滿足。

“前輩,那我如何能突破導師的水平呢!”面對克里斯的提問,卡德笑了一下。

“果然是聰明的孩子,我給你講一個道理吧,你施展的魔法強度是與你體內一條看不見的線有着密切的關係,當你施展法術時,這條線流過的法力與能量越多,那麼你施展的魔法帶來的效果也就越驚人。”迪蘭聽着這話,很熟悉,那正是那個奇怪的老頭曾經對迪蘭講的話。

“但是人的法力畢竟是有限的,而那條線能流過的法力與能量也是靠着戰鬥經驗一點點提升的,戰鬥經驗這點還好說,與敵人戰鬥施展魔法,從中體會到施展魔法的時自己的法力與能量流動的規律,將它慢慢擴大,這是其一,其二,那就是讓自己體內的法術變得更多,人體內的法力都是有限的,都會有在戰鬥中使用殆盡的時候,這時如果你的法力比敵人更多的話,這樣你就會比敵人使用出更多的魔法。”

克里斯好像明白了卡德要說什麼但又有些模糊。卡德看到陷入沉思的克里斯也沒用打擾他,畢竟讓他自己悟出來要比直接告訴他好的多。

克里斯思考者卡德所說的話,讓自己的法力擁有的更多,施展魔法時讓法力和能量流動更多……

克里斯猛的擡了一下頭,卡德看着克里斯這樣的舉動,不禁的問:“怎麼樣?想明白了?”

“前輩的意思是,我要以原有的法力基礎上,去讓自己擁有更多的法力是麼?這樣才能在戰鬥中施展更多魔法,讓法力在那條線流動更多,”克里斯回答着。

“正是如此,果然是個學魔法的苗子,”卡德看着克里斯,似乎想到了自己年輕的時候。

“那前輩,怎樣才能使自己的法力擁有更多呢!”克里斯不解的問。

“就像水蒸氣把他變成水一樣,用精神力讓法力在自己體內壓縮,這樣每當你休息後,你擁有的法力上限就會越來越多,至於能壓縮多少,就看你的了!”卡德充滿着期待看着克里斯。

另一邊迪蘭當然是等不及了,卡德從克里斯那邊走到迪蘭這裏來,“聽剛纔羅斯坦所說,你似乎擁有着不俗的鬥氣啊,來讓我開開眼界。”卡德雖然對於迪蘭的遭遇感到同情,但他還沒了解迪蘭的鬥氣力量究竟什麼過人之處。

迪蘭放鬆心態,開始冥思了一下。

“那是……冥思麼?”卡德似乎有些心動了。

隨着迪蘭短暫的冥思,周圍的人都能看到集中在迪蘭身體外圈的鬥氣,那是實實在在的綠色鬥氣。

“這麼年輕就有着綠色鬥氣,真是個天才少年啊!還是說……這是命中註定呢!”卡德被迪蘭的綠色鬥氣驚呆了,畢竟綠色的鬥氣已經是七級鬥氣中的第三級,能在這個年齡的人身上看到這樣的鬥氣,對於他這個前輩來說,恐怕是真的大開眼界了。

“怎麼樣,這個少年,是不是很強呢!”羅斯坦一直都相信着迪蘭,並向老朋友卡德吹噓着,這時迪蘭並不滿足光是聚集鬥氣了,他想要施展一個“鬥氣波動”讓卡德在開開眼。

卡德當然看出迪蘭的舉動,也預料到了之後他的房子可能會受到很大的破壞,“可以了,可以了,你的天賦已經很不錯,看起來就像有人認真教過你一樣,從我這也真的學不到什麼了。”但被人教過這一點確實被卡德說中了。

迪蘭很失望,收回了綠色的鬥氣,腳下也留下了因爲聚集鬥氣而被吹亂的草坪形成的圓圈痕跡,本以爲能夠從卡德這裏學到讓自己更強的東西呢,不過他並沒有灰心。

看到迪蘭低沉的眼神,卡德連忙想起家裏似乎還有其他能幫助到他們的東西。

“兩位少年,來我的收藏室看看吧!”聽到卡德的話,兩人都沒有異議的點了點頭,隨着卡德朝着另一個房間走去,正當兩人進去的剎那,卡德卻偷偷的小聲對羅斯坦說:“何止是強……”

幾人走到一個漆黑的屋子,羅斯坦召喚出小火球點燃了燭臺燈。由於太黑剛剛根本沒看清,經過燭臺的燈光展現在迪蘭與克里斯眼前的是──比帝國書庫還要多的書,雖然迪蘭不喜歡看書,但還是湊了進去,克里斯也是如此。

“這是我的資料庫,這裏關於魔法的書籍還是很多的,至於鬥氣嘛,只有靠牆角那個書架有,你們隨意吧!”卡德特意指了指爲迪蘭指了指牆角那裏。

“好厲害,這裏的書真的好棒!”克里斯似乎看到了自己很期望看到的書籍,那是光屬性魔法的書籍。

“那麼,這個牆角就是我的了!”迪蘭走了過去,拿下來一本標寫着《鬥氣與釋放》的書籍,迪蘭的讀書速度是克里斯的三分之一,對於讀書的經驗,還是克里斯略高一籌。

“我要回去工作了,傍晚時我會派人來接你們的,”羅斯坦想到了,他的小隊還在爲他積累的工作奮鬥着。聲音傳遍了整個資料室的角落,但沒有傳到兩個少年的耳中……他們兩個看的是那麼的認真。

羅斯坦只好做了個無奈的表情。

“好強的集中力,已經對周圍的聲音充耳不聞了。”卡德小心翼翼的拽了拽自己的鬢髮,“看來所爲的天才、命運都是存在的呢”小聲說道。

迪蘭與克里斯不知在房間裏呆了多長時間,時間似乎已經是下午了,房間裏並看不到外面的景象。房間裏除了翻書的聲音,沒有其它的雜音。

迪蘭窩在牆角,大約看了兩三本書了,有些犯困的打了打哈欠。

克里斯站在前面,依舊是以站着的姿勢看書,忽然,在克里斯面對的書架旁邊,達婭忽然探出可愛的小頭,看着克里斯,他同時也注意到了她,她便又把頭收了回去,就像在與自己玩捉迷藏一樣。克里斯也覺得累了,便把書放回原位,朝着達婭這邊走了過來。


迪蘭這邊正帶着睡意的表情,看着書,估計這樣是看不出什麼成果吧,忽然迪蘭聽見前面傳出了女孩的歡笑聲,便也好奇的探了過去。

迪蘭繞過書架偷偷的走了過來,看到克里斯將達婭放在自己的肩上,在陪她玩耍。迪蘭心想這下可算看到克里斯偷懶的地方了。

“喂,克里斯,你在幹嘛?”迪蘭明知故問的說了一句。

“啊!因爲達婭說想一起玩嗎!”伴隨着女孩的笑聲,克里斯根本沒有把注意力放到迪蘭這邊。

“我說你,難道是來玩的嗎……”正當迪蘭想證明自己更有毅力的時候,那隻從天而降的阿歷山大,又一次襲擊了迪蘭,將迪蘭壓在了身下。

“呦!你這不也在跟阿歷山大玩耍嗎!”克里斯朝着迪蘭說。

“阿歷山大它說也想玩哦!”達婭開心的說着。

“很好,阿歷山大,讓我來好好陪你玩一玩吧!!!!”阿歷山大忽然感覺到了迪蘭身上散發出的人類的怒氣,憑藉着動物的直覺急忙跑開了,迪蘭則是飛快的追了上去,四人嬉戲在這好久沒人進過的資料庫裏,頓時歡聲一片…… 經達婭和她的小狗阿歷山大這麼一鬧,時間過的非常的快,時間已經是傍晚了,羅斯坦派尼克來接他們兩個回帝國團。

卡德前輩的家確實有些偏僻,所有達婭平時除了阿歷山大,沒有其他的玩伴,相信卡德看着自己的女兒這樣也很過不去吧。

這一點克里斯倒是像卡德提了出來,因爲克里斯從達婭那看似歡樂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絲孤單,克里斯小時候也沒有什麼朋友,那對於童年來說真的是糟透了。卡德給的迴應是等到達婭到了上學的年齡,便叫她去魔法學校,順便搬家,克里斯聽到前輩這麼說,才放下心來。

……

不知什麼時候,羅斯坦已經派人來接他們了。“喂!迪蘭小哥,我來接你們了奧!”尼克進來看到阿歷山大很乖巧的壓在迪蘭身上,不得已問了一句,“這是在幹嘛?”

“那個……只是看書累了想要歇口氣罷了……”迪蘭氣喘吁吁的回答,看來書沒看多,體力倒是得到了很大的鍛鍊。

“呵!天色不早了,明天再來吧!”卡德看着衰到不行的迪蘭,喚走了阿歷山大,將迪蘭拉起來。

“嗯!明天見,達婭,卡德前輩!”克里斯很有禮貌地說。


“大哥哥明天還回來嗎?”達婭的眼中顯有些不捨,但卻笑嘻嘻的問着。

“嗯!會的。”迪蘭拍了拍胸脯很肯定地說。

接下來的幾天,迪蘭與克里斯每天白天都來這裏看書,練習,迪蘭在滿是綿羊的草地上練習着冥思,釋放鬥氣,克里斯在得到卡德的指導,對魔法的釋放有了更好的進步,這段日子確實是快樂的。

時間一樣是傍晚,坐在回往帝國團的馬車上,迪蘭、克里斯、尼克都不覺的望着馬車外的情景,配上夕陽紅色的光芒,不得不讓人回憶綿綿。

“這些天真的很開心,是麼,迪蘭!”克里斯看着迪蘭,這次和卡德前輩、達婭分別後,他們暫時就見不到面了,這段時間他們兩個在卡德前輩的幫助下,有了很大的進步,不管是戰鬥方面還是生活方面,卡德對他們兩個說:“年輕人就是要有多高,爬到高,能看到多遠走多遠,這樣纔不枉費了一生。”

這句話內涵的意思就是,他們兩個不能拘泥於這裏,作爲前輩真的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教導他們兩個了,迪蘭兩人也理會了卡德的意思,這個傍晚就是他們與卡德告別的傍晚,他們發誓,下一次回來探望他時,一定會比現在強上更多,卡德也與兩個少年做了最真摯的告別,也發誓要讓達婭每天都開開心心。


“當然很開心了,”迪蘭的話與心明顯沒有對上,說出話來是那麼的沒有氣力。

“這幾天會帝國團也沒用看到團長,他在忙什麼呢?這麼神祕!”迪蘭把話筒轉向尼克。

“聽說魔法師級別的法師被殺害了……團長他……不……沒有沒有!”尼克忽然捂住了自己嘴,但斷斷續續的言吐明顯說明了問題。

做出了像是說漏嘴的樣子,尼克這纔回想起羅斯坦的警告,千萬不要對迪蘭仔說出關於這次案件的事情。

“到底是什麼?尼克大哥!”

“啊……內個……”由於自己說漏了嘴,沒有辦法,面對迪蘭與克里斯的再三祈求,就算現在不說,他們也會回去找羅斯坦團長問個明白,所以就告訴了他們。

艾曼法師被殺的事情,迪蘭與克里斯有了大致的瞭解,這次罪犯更爲兇狠,連屍體都沒有留下,就像要隱瞞死者的身份才這麼做的。但從現成留下的項鍊來看,那的確是艾曼法師的所有物,加上艾曼法師的家人反饋從那晚就沒有在看到艾曼法師本人,幾乎可以確認艾曼已經遇害了。

“但尼克大哥您不是說,那是高級魔法師級別的法師嗎?怎麼會這麼輕易就被……”迪蘭從那個古怪老頭那裏略知一二,有着高級魔法師等級的法師已經算是很強了。

“上回那個會冰屬性魔法的殺人魔就已經費了好大力纔將其打敗,這回又不知道是怎樣的人下的黑手……”克里斯嚴肅道。

“這也正是團長最棘手的案件,就算是在團長面前,高級魔法師對於團長他來說也不可能那麼輕易就擊敗的!我想他不讓我告訴你們的原因就是怕你們也牽連上危險的事。”

“可惡,都這時候了還這樣,真是搞不懂這個古怪團長……”

回到了帝國團三人飛奔到了羅斯坦辦公室,當然尼克是被逼的。羅斯坦坐在那裏,愁眉苦臉,身邊的維麗也在整理着資料,聽見了“噠噠”的跑步聲,羅斯坦的靈感告訴自己這正是迪蘭的腳步聲,連忙把苦臉變成了笑臉。

果然沒有敲門,推門而進的正是迪蘭,羅斯坦剛想裝作什麼都不知情的樣子向迪蘭打個招呼。“呦!迪蘭仔回來了,今天怎麼……”誰知看到緊隨在迪蘭後面的尼克,他那不堪的表情告訴了羅斯坦,迪蘭已經知道了艾曼法師的事。

“少來!團長,發生這種事!爲什麼要瞞着我們?”迪蘭直接就衝了過來,維麗尉長擡起雙手意識迪蘭不要衝動,但迪蘭卻沒有看。

羅斯坦決心已定不想讓眼前的迪蘭和克里斯參與這次案子,便繼續做着樣子,“迪蘭仔,你在說什麼呢?”


“羅斯坦大哥,尼克尉長已經把艾曼法師遇害的事情告訴我們了,我和迪蘭都是你的好夥伴,就算是有危險性,我和迪蘭也不會因爲這樣而退縮啊!”克里斯用真誠的眼神看着羅斯坦。

但羅斯坦並不是不信任他們兩人,只是羅斯坦覺得能輕易把魔法師這麼擊殺的人,實在是太危險了,正因爲羅斯坦把他們看作夥伴,纔不想他們冒這個險。

“團長,正因爲我們是你的夥伴,你才應該帶着我們一起闖難關啊,你怎麼能這樣私自決定呢?”迪蘭還是不懈的說着,希望羅斯坦能夠同意自己和他站在同一戰線上。

“迪蘭仔,我很累了,有事以後再說吧!尼克,送迪蘭他們回去!”羅斯坦沒有否認迪蘭是他的同伴,只是心裏有疙瘩還是沒能解開,不想讓迪蘭他們受險。

“可是……”迪蘭和克里斯看着沒有回覆的羅斯坦,無奈只能離開了,羅斯坦的辦公室的門被緊緊的關上。

對於羅斯坦的做法,克里斯多少可以理解吧,但是迪蘭卻一臉氣勢洶洶的樣子,帶着這樣的狀態兩人回到了屋子裏,準備休息,明天再議。

但可惜的是,她們兩個根本沒有睡意,懷着散散心的目的,他們倆走到了帝國團門口轉了轉,不知爲何,一個守衛在看到了迪蘭他們走來之後變得喜出望外。

“是迪蘭小哥吧,可不可以幫我站下一崗,我想去一趟廁所,真的是憋死我了!”那個守衛真的是憋了很久的樣子,連挪步這種小動作都變的尤爲異常,因爲和他換班的守衛一直沒有來。

“你去吧,我們兩個幫你站會崗!”看他痛苦不堪的樣子,克里斯接過了他的長槍。

守衛士兵交過長槍,像遇到了女神姐姐一樣,高興的不得了,直接朝着廁所飛奔過去,克里斯都怕他這麼跑會控制不住……

正當士兵離開不久,迪蘭和克里斯忽然發現一個男子鬼鬼祟祟的在門口不知道在探望什麼?男子發現迪蘭注意到了他,那個男子沒有逃跑,而是行爲舉止怪異地走了過來。

“請問……是羅斯坦團長的部下麼?”那男子試探性的問。

迪蘭和克里斯對望了一下,直覺告訴他們這個男子會給他們帶來意想不到的東西,“我們是羅斯坦團長的好朋友,請問您怎麼了?”

男子剛想說出什麼,但感覺到自己似乎有些太草率行事,“你們這麼說我怎麼能相信你們?”男子的眼神裏流露着什麼祕密。


剛好迪蘭的怒氣沒消下去,根本沒有用大腦思考,大聲說道:“好!既然不信,就跟着我倆去問問,如何?”

聽着迪蘭這麼大聲,男子連忙拉住迪蘭,迪蘭帶着怒氣說話的樣子,成功的說服了眼前這個男子,因爲迪蘭的舉動他也相信了他們的確是羅斯坦的朋友,男子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週圍,確認沒有人偷看或是被跟蹤才掏出了一個不是很新也不是很舊的本子,交給了克里斯。

“我是艾曼法師的兒子,這是家父生前的日記,家父平時有什麼重要的事都會寫上去的,家父離奇被殺害,我想日記裏可能會有家父留下的線索吧,昨天看到這個日記,仔細想想還是交給羅斯坦團長吧,比較好。”

男子來主動羅斯坦的事情,這也不奇怪,羅斯坦平時總是幫助着帝國裏的百姓做事,所以在百姓的印象中,羅斯坦有着很大的分量,大家都很信任他。

克里斯接過了本子,向艾曼的兒子道謝,並聲明一定把日記交到羅斯坦那裏,還問他要不要羅斯坦那裏,但是被拒絕了,艾曼的兒子似乎也很害怕的樣子,因爲自己父親的死相,他可能今生都不會忘記了。

艾曼的兒子沒有多說別的話,就感覺沒每說一個字,自己都會多一分危險一樣,將本子交給克里斯便急急忙忙的離開了。

因爲迪蘭他們也是剛剛知道艾曼法師遇害不久,所以面對眼前這本日記,他們也這樣相信了,那個去廁所的士兵沒過多一會兒便急忙趕了回來,見士兵已經回來,迪蘭兩人便打算離開了,並沒有告訴這個士兵關於本子的事情,在迪蘭和克里斯離開的時候,他還在不停的道謝。

“我想我們兩個需要和羅斯坦大哥談一下這件事吧!”克里斯掂量着這個筆記本,對着迪蘭說。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