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此時的鷹眼也是身體一頓,沒有看自己?!

作爲狙擊手的他,瞬間就明白了,對方竟然是完全依靠判斷知道自己的位置,這也太可怕了。

剛纔那一槍幾乎就是擦着自己的身體劃過的。

如果這樣的話,對手的判斷和能力,簡直是堪稱恐怖。

“告訴他,下一槍我要打死他了。”

黃頭髮男子聽着林凌的話,整個人都是有點茫然了,實在不敢確信,竟然說下一槍就要打死鷹眼嗎?

“鷹眼,他要打死你?”

鷹眼都笑了,自己只要是移動一下,那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死掉的。 “咻咻。”

鷹眼迅速移動起來,同時他也知道,自己的地形位置處於劣勢狀態,如果不在這個時候進行反擊的話,那麼自己就沒有任何一點贏的機會。

他知道自己這樣的行動,必然是冒險的,但是也沒有辦法。

即使是這樣的戰鬥,對於他們這些軍人來說,也必然是一種生死的戰鬥,必須要拿出玩命的姿態。

手中的槍一直撐着,盯着任何有可能對方出現的機會。

接下來必然是一槍決定一切,勝與敗,還是生與死,將會在接下來某個瞬間決定。

唯一的機會就是必須要抓住對方露出來的瞬間。

“你死了。”

幾乎是聲音出現的同時,鷹眼手中的槍立馬是瞄準過去,然後就看到了一個身影,可是沒有開槍,而是要等待真正確認。

因爲一旦是開了一槍,這樣的情況下,那就真的完蛋了,想要再次讓子彈上膛,那所需要的時間夠對方打爆他幾次了。

對於普通人來說,或許子彈上膛的時間就是一秒鐘而已,但這樣對於狙擊手來說,已經是可以打出好幾槍了,高手必然不會給你任何機會。

“沒有。”

鷹眼頓時愣住了,知道自己的判斷一定是失敗了。

完蛋了。

他知道自己中了圈套。

“砰。”

下一刻一聲槍響,然後鷹眼手中的槍,一下子就碎了,他的手開始流淌出鮮血。

然後目光朝着一邊看了過去。

走過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林凌。

林凌露出一臉冷冰冷樣子,笑道:“你輸了。”

鷹眼將手中的槍放了下來,然後露出一臉笑容,問道:“你是什麼人?竟然有這樣的實力,你這樣的人竟然選擇在這種垃圾一樣的人身邊,加入我們吧,你將獲得更多想要的東西。”

“閉嘴。”

林凌不想和這些人廢話,現在需要做的事情簡單,絕對不可以暴露出太多東西。

作爲國際上的僱傭兵,他們都是爲金錢所操縱的人,只要是給錢什麼事情都可以做的出來。

“行了,你們都出來吧。”

伴隨着聲音人不斷的走出來,洪爺同時也走了出來,面容上依舊帶着一些驚恐,他努力的壓制自己內心的慌張。

這些人太可怕了,簡直是有點無法承受的事情。

一開始見面已經是開槍了,甚至是準備殺掉對方,要是和這些人做生意,豈不是時時刻刻都要擔心,這些人露出自己猙獰的樣子,對他們開始殺戮嗎?

洪爺一臉怒色道:“你們就是這麼做生意的嗎?”

對面的人都是冷冷的看着,沒有任何聲音,林凌同時也收回自己的槍,然後走到了洪爺身邊。

張菲兒發出笑聲走了出來,看了洪爺,美滋滋道:“洪爺你不要介意,我們做生意之前都是有這樣的招呼方式,起碼要知道一下你們是什麼態度。”

“這開場不是不錯嗎?大家彼此也是一下子就明白了,對方都是什麼人。”

“不錯不錯。”

一道聲音出現。

同時站在兩邊的人,也是立馬讓開了步伐,顯然是重要的任務出現了,這纔是真正的幕後之人。

林凌等人都激動起來了,一切努力都是爲了抓住對方。

必須要將這樣的天狼組織連根拔起。

“狼王!”

周圍的人都是一臉恭敬的看着走出來的人。

此人拄着柺杖,走起路來都是顫顫巍巍的樣子,給人感覺彷彿就像是一個流浪的老人,但是同時呢,他不斷的將身上的東西拿下去,逐漸真正露出自己真正的樣子。

一個四十歲左右男子,露出一臉的冰冷和威嚴,在如此情況之下的他,迸發出一種真正十分強大的感覺。

“看來你們還是有本事和我們做生意的。”

狼王淡淡道:“你……本事不錯,有沒有興趣跟着我,在這樣一個地方,完全是荒廢了你的實力,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的。”

“如果你要是跟着我的話,那纔是有着更大的發展空間,你將可以獲得更多。”

挖人。

屬實所有人都是一臉懵,竟然直接是對林凌青睞了,不過一切都是笑話,那是完全不知道,林凌是夏國的特種兵,怎麼會和犯罪分子在一起。


“我們還是先談生意吧!”

洪爺淡淡道:“我們之前溝通的是,我們購買三千萬的槍支,但是現在變了,我們想要更多的槍支,因爲我準備要做一點事情。”

狼王一聽這話立馬眉頭一皺,冷笑道:“你要一做些事情,請問那是要做什麼事情。”

他們作爲外來的人,對於在夏國本地的這些犯罪分子,其實是有着劣勢的,哪怕他們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是有着恐怖的作戰力量,但是面對本地的犯罪分子,仍舊是人數上沒有任何優勢。

即使在強大的作戰力量,在人數面前也是沒用的,還是形同虛設。

“我需要做什麼事情,似乎你就不用過問了。”

洪爺輕笑一聲,擺出一副十分威嚴的姿態,說道:“既然你們想要將這些東西賣在夏國的土地上,那麼我在夏國佔據一些更多的地方不行嗎?”

每一個國家出現動盪和混亂,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爲槍支,一旦槍支要是真的多了,那就是必然會引發動盪。

想要將槍支進入到夏國,必然是要引起混亂。

其實狼王的打算十分簡單,那就是不斷將槍支運送到夏國,等到夏國內部出現不穩定因素的時候,他們的機會就來了,甚至可以佔據夏國的位置。

所以他們必須要做出鋪墊。

“好,你想要多少。”

狼王笑道:“只要你要,我們就有,當然你如果出事情了,最好是不要出賣我們,不然的話……你的家人可是在國外的,而我們在其他國際的力量可遠遠不止這些。”

國際上的槍支軍火商,他們的行爲是可怕的,甚至可以用飛機運送槍支,而他們這些武器的來源,有的時候都是簡單的,甚至是來自於某些國家的武器。

一些二手的武器,甚至坦克都是可以販賣,全部都是送到戰亂的國家,在這樣的行爲下,導致一個國家甚至有可能覆滅。

從此可以看出,守衛夏國是多麼關鍵的事情,絕對是不允許出現任何一個缺口。 “好。”

洪爺淡淡一笑,渾身展露出一種狂傲的姿態,威嚴道:“想必你們也看到這種情況了,爲了這次的交易,我也是拿出了努力,他們可不是擺設,正是我要說的重點。”

“你們的目地或許只是爲了賣給我一些武器,而我的目地可不簡單。”


對面的狼王都是一臉的詫異。

他確實沒有想到,在夏國還有這樣的人,竟然想要購買打量的武器,然後統治更多的城市嗎?

這簡直是有點不敢相信的事情。

“好啊。”

他最後還是笑着說道:“你要的交易我同意了,三天後我的人找你,然後帶你去看我們的東西,你拿走就可以了。”

“你跟我們走。”


頓時所有人面色一邊。

林凌等人怎麼也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是提出這樣的要求,而這樣的要求無論如何他們也是不能同意的,這一點是不用說的。

三天後,誰知道會有什麼樣的變故,會出現什麼樣的事情,一切都是未知數。

最關鍵的是,此人還想要帶走張菲兒,如果張菲兒要是跟着他們走的話,必然一切都是會泄露的,那樣纔是巨大的麻煩,到時候想要處理都不行。

“三天。

洪爺冰冷的聲音:“我等不了。”

氣氛一下子變得凝重起來,互相都是冷冷的看着對方,顯然帶着敵意的。

“我現在就要看到東西。”

洪爺搓着手中的念珠,微笑道:“和你們的生意浪費我很多事情了,如果在讓我浪費下去的話,一切都是危險的,我有了自己的計劃,而你們在耽誤我的計劃!”

其實不是這樣的,是一開始就給洪爺下了命令,必須要馬上完成交易。

只有知道對方將武器藏在什麼地方,那麼線索纔是打開,纔是可以徹底的抓捕這些人,同時也找到真正幕後的一切,這是十分關鍵的問題。

天狼的武裝分子給夏國帶來動盪。

“現在就要。”

天狼同樣也是露出一臉狐疑的態度,顯然開始懷疑一切了。

“你身邊的這羣人可以一點都不簡單,他們的身份……”

洪爺等人面色一變,如果林凌等人的身份要是發現的話,自己一定是會死在這裏的。

“我們的身份。”

在這個時候林凌邁着腳步走了出來,不屑的看了一眼狼王笑道:“希望你不要想着探查我們的身份,如果你要是足夠有錢的話,我們也是可以站在你的身邊,幫助你處理任何事情。”

僱傭兵的身份都是嚴格保密的,畢竟這是一種安全措施。

他們遊走於全世界的各個國家,一旦要是身份暴露了,請問還怎麼進入到一個國家,一切都會變得相當麻煩。

所以對於他們的身份,很多國家是掌握不清楚的,只要是稍微的改頭換面,那都可以給他們營造出一個新的身份,而這樣的身份纔是尷尬的事情。

“多少錢?”

狼王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森白的牙齒出現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