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發現一直跟在摩羅祭祀身邊的伊蓮娜、亞克力她們,帶着好幾個見習女祭司滿身血漬的瘋狂朝着靈泉池這邊趕過來。

看到這一幕的大家,第一反應就是有敵人入侵。

沙漠中的部族,民風彪悍,除了祭祀不需要之外,他們趁手的武器,從來都沒有離身過。


所有人都第一時間抽出了自己的武器,朝着伊蓮娜他們那邊跑了過去。

“呼延大人,千萬不能用手去碰泉眼,那是個陰謀!”

然而還沒等大家衝到這幾位見習女祭司,就聽見她們的喊聲:“泉眼周圍抹了毒藥的!”

聽到這話的部民們,瞬間都震驚了,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跟在伊蓮娜、亞克力她們這羣見習女祭司身後,是一羣穿着黑袍的人。

大家都認識,那是族長身邊的人。

這讓圍在靈泉這邊的部民們更加不知所措,而接下來伊蓮娜的話,卻讓所有的部民徹底呆愣,不知道應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來了:“摩羅大人已經被呼籲和族長他們暗害,要不是大人拼命護着我們,我們甚至都不能跑到這裏來!”

“伊蓮娜,你別胡說!”


“伊蓮娜,你是在開玩笑嗎?這樣的玩笑可不能隨便開!”

“亞克力,是族長的女兒,族長有多疼她,大家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是族長大人真的想做什麼,怎麼可能連伊蓮娜都要追殺?”

“可不是嗎,你們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

“……”不少人更是不自覺的反駁着伊蓮娜的話,完全不敢相信,伊蓮娜說出來的話。

“噗!”就在大家紛紛出言反駁的時候,一個見習女祭司被黑衣人一道砍中,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

好幾個人看不下去了,趕緊幫人將人攔住了:“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竟然冒充族長大人的護衛,居心何在!”

得到的回答,卻是這幾個黑衣人的大刀伺候。

呼延看着戰成一團的人,毫不猶豫的調動自己的精神威壓,尤其針對着那幾個黑袍人。

然而,僅僅是一瞬間,他就感覺到精神力難以爲繼,甚至還感覺到一陣刺痛感。

本來已經準備好的精神威壓,就那麼直接消散了。

他很確認自己根本還沒有來得及觸碰泉眼,仔細觀察。

那造成這樣後果的是因爲……

呼延朝着去找他的哪些部民看了過去,正好看見了有好幾個部民,混在人羣中,朝着他露出了不懷好意的微笑…… 注意到這幾個部民的神情,呼延哪裏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迅速不着痕跡的在圍觀的部民中間掃了一眼,更是讓他感到格外的心寒,大部分的部民都已經站到了族長的那一邊去了。

來不及做更多的反應,他瞅準了機會從還沒有被背叛者佔領的方位擠了出去,忍住頭疼欲裂的感覺,推了還在奮力往前跑的見習女祭司們一把。

天生神匠

出其不意的動作,讓他成功反殺了那羣黑衣人,但是他卻知道,這一切纔是剛剛開始。

匆匆掃了一眼因爲他的舉動,格外驚詫的部民,呼延張嘴,無聲的對着還並不瞭解某些事情的部民們,說了一聲:“對不起!”

掉頭就拉着幾位女祭司,準備離開。

說實話,在這個時候,他的心中並沒有太多的難過,因爲呼延知道,他從一開始就渴望着離開,唯一沒有想到的大概就是離開的方式竟然是這樣一個狼狽的方式。

別的人也就罷了,帶頭徹底叛離他們的竟然是族長,而呼籲他們就是一直都跟着族長他們走得比較近的那一羣人,現在想來,他能做那些事情,未必僅僅是呼籲一個人的主意。

露出一個悽然的笑容,呼延不知道該怎麼去舒解自己的情緒,他是真的不明白,爲什麼有的人,總能夠爲了一些虛無縹緲的存在,而理所當然的去傷害一個對他真心相待的人。

族長大人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摩羅老師也是他的老師?

呼延壓住心裏紛雜的情緒,強迫自己要冷靜下來。

當務之急不是糾結族長和他們所有的祭祀反目的原因,而是帶着包括亞克力在內的其他見習女祭司,從部落裏離去。

要知道,即使是在不理會圍在靈泉周圍的部民,以及正在陸續趕過來的那些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部民的情況下。

單單隻考慮已經被殺掉的黑衛,呼延就知道他能夠操作的空間並沒有多少。

因爲,所有屬於族長的黑衛,都是做了特殊訓練的,爲了能夠讓他們的情況能一直被族長掌控,還用了一些小手段。

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要有人死了,其他的人很快就能夠知道,甚至連他們死在了什麼位置,都能夠了解得一清二楚。

不帶着人趕緊離開的話,後面追殺他們的人,只會越來越多。

現在,他的精神力還受到了損傷,難以爲繼,除了抓緊時間逃離之外,沒有任何的其他辦法。

只是這事兒都已經開了頭,大家又怎麼捨得讓他們就這樣走了?

早就已經和族長他們沆瀣一氣的部民們,察覺到了呼延的想要帶人跑的念頭,早就有預謀要將呼延他們一起留下的人顧不上其他,就那麼自發的帶着其他的人,迅速的跑到孱弱的“祭祀”大人們身前,將所有人都圍了起來。

“呼延祭祀,雖然您作爲祭祀大人,但是也不應該在具體情況都不去了解的情況下,就這樣對別人下手吧!”

“呼延祭祀,您這是要去哪裏?”

“呼延祭祀,您還有泉眼沒有查看, 雲少的私有寶貝 !”

“……”

一個個七嘴八舌,甚至不僅僅是呼延,其他還處於見習祭祀的小女孩們,也被大家圍着質問。

包圍着他們的部民在這個過程中越圍越多。

最外圍什麼情況都看不清楚,也鬧不明白這是怎麼了的不明,默默的伸長着沫子,打算做一個實力派吃瓜羣衆。

眼看着逃走的路線被徹底堵死,呼延的臉上也忍不住露出了絕望。

只是,因爲他的祭祀袍的遮擋得足夠的嚴實,根本就沒有被任何人發現。

可是,那羣見習小祭祀們,卻都忍不住慌亂了起來。

那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卻不能引起最前面那些已經在不知道原因的情況下,不在將她們放在眼裏的部民們半分同情,反而讓那羣部民們心裏更加看不起了。

“還是說,因爲知道摩羅祭祀和你們這些根本就沒有真材實料的害人精招搖撞騙的事情,終於要被族長大人戳破,這纔想要慌不擇路的趕緊逃跑?”

其中之前帶着呼延過來的那個部民,更是以一副高高在上的態度,開始了他的質問。

呼延看着面前這個人,心裏萬般的諷刺。

就在不久之前,這個人還恭恭敬敬的來到他居住的地方,尊稱自己是祭祀大人。

也是這個人,在看到自己因爲他闖進自己的房間,被擾亂了修煉之後,有些疲乏,還特意伸出手。

那個時候,自己有多麼的欣慰,這個時候就有多麼的噁心。

呼延本身也不是個傻子,這樣的事情發生了,他又怎麼可能聯繫不起來?

他也知道, 不能被標記的歐米伽

不,不能這麼去說,而是應該說他們所有依靠着的聖廟,在這些人眼裏根本就已經不重要了,他們這一羣人都已經是將他們當成了死人。

而死人,是什麼都不會去亂說的。

更何況,看着目前的架勢,他們這是打算惡人先告狀,直接想要徹底讓自己這邊徹底的身敗名裂!

其他人圍過來又不明真相的部民們聽到他這麼說,都紛紛議論起來,就想要弄清楚他說的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爲了不會因爲他們太想知道事情的緣由,討論聲音過大,錯過了正確答案,所有的人都忍不住壓低了聲音,就怕等到那個人說答案的時候,大家聽不清楚。

即使是這樣,憑藉着強大的精神力,呼延還是相當清楚明白的聽到了一些他特別不願意聽到、讓他更加寒心的話語。

“阿達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說是這些年我們一直都被一代一代的祭祀們欺騙了?”

“阿達一直都不是一個喜歡捕風捉影的人,難道說祭祀他們真的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然後惹得神靈大怒?”

“……”

因爲那個來找自己的時候,那一副憨厚的模樣,和他平時也幾乎全是這個樣子的。

在不少的部民眼中,阿達就沒有說過謊話。

所以大多數的部民,看向呼延的眼神,也忍不住戴上了幾分的探究和詢問。

雖然沒有明說,但是該討論的,他們卻都已經紛紛議論過了。

並不知道應該怎麼去解釋某些事情的呼延,看着阿達,沉默了下去。

通過祭祀袍,大家也完全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呼延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緩一點:“阿達,你想要說的那些事情,你都能夠保證它是真實發生過的,我可以就這麼聽着,絕對不會攔下什麼!”

阿達這個時候卻不爲所動,只是冷笑了下。

“呼延祭祀,有些事情,您還是少參與的妙,要是您能夠公開您所學的知識,您就應該知道有些事情還真不是我們在搗亂!”看着不爲所動的呼延,阿達難得的勸說了一句。

“畢竟,很多時候您不是也不知道嗎?”似乎帶着點兒什麼引導意味的話,從他的口中說出,“其他的人也一樣,只要能夠交代一下,讓大家看看,平時的時候你們都是怎麼樣的!就可以離開了!”

剛纔的追殺明顯嚇壞了見習女祭司們,阿達的話音落下之後,幾乎除了伊蓮娜和亞克力之外的其他人都已經忍不住露出猶豫的神色。

很認真的在思考着這裏面的可行性。

這樣一番作態,更是讓不明真相的部民們感覺,這裏面有着他們並不知道的事情,甚至很大的可能就是像阿達說的那樣。

這麼多年來,他們一直都在忍受着祭祀們的愚弄。

不少部民想到這一點之後,就開始變得氣勢洶洶起來,紛紛出言想要讓在這裏的呼延和見習祭祀們好好的將事情都跟他們交代一下。

他們要知道真相!

“不要信他的,再說了,我們到底做過什麼萬惡不赦的事情?”

呼延卻並不打算就這樣讓人牽着鼻子走,一邊來到所有的見習女祭司們的面前,一邊小聲的安慰他們:“並沒有,正相反一直以來我們作爲祭祀裏面的一員,用盡我們的一切幫助着所有的部民。先不說其他的,我們曾經救了多少人,被救的人難道就沒有點兒數?”

就差指着鼻子讓對方有點兒AC數,呼延心裏卻越來越焦急起來。

他感受得到,新的一批黑衛已經正在快速趕來了。

他們要是還不能離開包圍圈,被直接包圓了都是很正常的。

依照他現在的狀態,那可是根本就沒有任何希望的。

“滋滋!”就在呼延一籌莫展的時候,他聽到了細微的聲音,那個聲音讓他有那麼一些在意。

偷偷朝着那個方向看了一眼,呼延愣了一下。

那裏一隻小手正透過成年人之間細微的縫隙,偷偷的給他打着招呼,孩童的臉上,是燦爛奪目的笑容,格外惹眼。

手指比劃了一下,做出了一個手勢,隨後悄悄的退了出去。

呼延的眼睛卻忍不住的開始發亮! 領悟到了那個小孩子拼命傳遞的信息,呼延既欣慰又鬆了一口氣。

手背到身後,背靠着伊蓮娜,悄悄的拉起伊蓮娜的手,劃了一下手心。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