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見十位刺殺者也是勇字當頭,雙手持刀勁力激蕩,就在天鷹掠境而來的片刻,寒光乍開如嚴冬降臨。

「轟!」

雷電交織,寒光黑夜如墨。

「死!」

戰鬥這才僅僅只是一個開始,刺殺者擋住慕雲霆攻勢的瞬間,也是發動殺招的時刻,只見一名刺殺者踏風浪而來,其勢威武如下山猛虎。

「來得好!」

這名刺殺者如何能夠想到,他此刻已經邁進了深淵地獄,慕雲霆兜轉勁力,體內雷電轟鳴不斷。電光與刀鋒就要在下一刻交匯在一處。

刀鋒華麗近在咫尺,慕雲霆雙拳緊握眼眸冷厲,殺招就在下一刻爆發。

「虎崩拳!」

一拳震碎彎刀,拳中勁力如三江之水滔滔不竭,猛攻刺殺者身軀。轉眼之間就已經是倒地不起,此刻已經是奄奄一息模樣。

「你!」

之前原本以為天衣無縫的刺殺招式,卻不想會發生這等事情。十指連心一眾刺殺者也是咬牙切齒,青筋暴起卻不敢亂動。

「出手果斷,殺伐勇猛。」處於震驚當中的孔灸看著的慕雲霆,好似看著一個攀登不過的高山。

慕雲霆看了一眼九位刺殺者,一腳踩在倒地不起之人身上「怎麼?很心疼?」

殺性一起的慕雲霆完全就是煞神,絲毫沒有半點留情的意思。

「你這是在找死!」

「找死?說我嗎?」

沒有二話慕雲霆直接結果了一位刺殺者的性命,從中他也得到了某個訊息,這些人看來不能隨意發動之前的利箭,要是如此恐怕在他殺人之前,狙殺利箭早早就來,看著手足倒地刺殺者可謂是怒火衝天。

而此刻雲公子也終於出聲開口道「到底是誰讓你們動手!難道你們不知道自己的下場!」

「一位能夠令爾等絕望的存在。」

「是嗎?」雲公子一笑置之,在她看來在整個北辰星大地上,令自己絕望的存在恐怕還真是不多。 慕雲霆雖是斬殺一名刺殺者,然而戰況依舊不容樂觀。眼前九位刺殺者儘管是怒火勃發,可還是保持著冷靜狀態,並沒有貿然進攻。

這不僅是一場生死之戰,是意志的對抗,慕雲霆收斂心神,將氣息一點一滴的隱藏起來。

在刺殺者眼中慕雲霆雖在自己面前,卻完美的同整個環境融為一體,看似破綻頗多卻沒有任何下手的機會。

以一敵九相互對峙著,慕雲霆面色從容鎮定,可心中卻如波瀾一般從來沒有寧靜過。對方的配合實在太多默契,想要逐一擊破也是千難萬難。

孔灸雖是心志過硬,可面對如此形勢也是無力,唯有堅持到底而已。再看手底下隊員,各個都是神情緊張瞳孔當中的恐懼感完全有增無減。

「少年人,你與此事無關,還是不要多作無謂的犧牲!」

「無謂的犧牲。」慕雲霆冷言冷語道「莫不是當說得是你們吧!」

緊張的氣氛誰都不知道下一刻的戰火,會如此強勢而來。自從見慕雲霆斬殺一位刺殺者后,其餘九位已經是小心翼翼,依序排列攻防一體。

「這是我們最後的警告!」

刺殺者話音剛落慕雲霆則是揮拳而來,勇猛如出水惡龍,步伐穩重里好似犁牛入田,勇往直前中也是開山破海,氣勢不斷攀升如有飛天姿態。

「好膽色!」

九人一體同心,力走一點破千鈞,刀往一處殺四方。慕雲霆龍驤虎步而來,招式來回中更如萬獸奔走。

一拳洞穿前路溝壑力道強悍,鐵拳剛來就見彎刀詭異變化迎接。

刀鋒旋轉,**怒浪接天遮日來,不僅擋住慕雲霆的鐵拳炮轟,更發動殺招反撲。鋒利的刀鋒如嗜血的蝙蝠來回不斷,只要慕雲霆有一點空隙那將都是致命的。

罡風席捲,沿途參天大樹應聲而倒,轟隆如雷音聲中,慕雲霆眼眸如有是十萬雷電,萬獸武學盡數顯露有如九天雷神降臨,無人可擋無人敢擋。

雙方鏖戰,武者遇戰,興奮如烈火,高漲焰火足可焚燒萬物。

「蠻牛沖!」

雙拳化牛角,大巧若拙一動旱地震撼,氣沖如牛與九把彎刀狹路相逢,一時風卷塵土,罡風刮動九里十地。

九位刺殺者也是越戰越驚,怎能料到眼前人居然擁有如此戰力,那堪比傳說中的神鬼肉身,簡直可獨領風騷讓萬千豪傑汗顏三分。

「這人到底是什麼來路?難道他們已經事先知道了我們的計劃。」

慕雲霆的出現與如今的表現,自然是引起了九位刺殺者的無限遐想,同樣雲公子也是暗自心驚起來,僅僅只有淬骨中期的修為,卻能夠憑藉強悍的肉身與之周旋到這等地步。

「這種肉身體質?簡直是聞所未聞。」雲公子甚至懷疑,這人根本是來自其他星域。

這一戰可謂是慕雲霆來到,北辰至今為止最為艱辛的一戰,「如是沒有外人,我還真想利用五鬼的力量。」

兩方難分高下,九位刺殺者的彎刀依舊鋒利,甚至連呼吸都沒有半點錯亂,其中實力也是可見絕非一般人可比擬。

雖說身陷鏖戰局面,可慕雲霆越戰越勇猛,萬獸武學融會貫通,招法自然隨心而行,奔雷異術也是頗見成效。此刻眉頭緊鎖不斷思緒著如何破敵,戰鬥持續的太久就有越多的不安定。

「沒想到,你們居然敢對我動屠刀。」撤去防禦的雲公子神色明朗,侃侃而談起來「儘管有出得起價格的人,可惜你們也註定是沒命享受。」

刺殺者冷漠道「是嗎?在我等看來你只有一張保命符而已,而且還不一定能夠保得住!」

雲公子直接喝斥「殺門!你們好大的膽子!難道就不怕被連根拔起嗎!」

一聽自家名號被知曉九位刺殺者神色隱隱有些不安,殺門行事隱秘,從來不留半點活口。

「你們想要將吾等宗門連根拔起,那吾等就先結果了你!」

這一次九位刺殺者的目標放在雲公子身上,千鈞一髮中,彎刀片刻之後就要染紅見血。然而這一刻慕雲霆精心等待的機會也終於來了。

幾乎在同時刺殺者身動時刻,慕雲霆力沉雙臂將百秀劍門雙劍奮力投擲出去。

勢如破竹,穿雲破空,一時劍虹如成蛟龍。

「糟糕!」

猝不及防,飛劍神速可謂是鬼神難測,剎那之間就已經結果了四位刺殺者的性命。一切都如此的不期而遇,一切又都是如此的震撼,只是死神的召喚才剛剛開始而已。

「送爾等鼠輩上路!」

抬頭望去不見長空碧雲,滾滾黑雲翻騰壓境,電光火石里雷罰降臨,又是五位刺殺者殛頂而亡。

一切不過只是片刻的事情,待事情落下帷幕眾人還是錯愕滿滿。

倒在血泊當中的刺殺者雙目含恨,怒指慕雲霆言道「當真沒有想到你居然是百秀劍門之人,難道你們百秀劍門忘記盟約!今日吾等的下場,就是爾等劍門的模樣。」

十位兇殘冷舞的刺殺者全數殞命,這是一場意外的戰鬥,可對於慕雲霆來說絕對也是一次歷練。

「噗!」

慕雲霆苦笑起來「還真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修為不夠奔雷異術果然不能隨意施展。」

見大敵已滅雲公子並沒有半點輕鬆,刺殺者臨終之言此刻也是掛懷在心。「看來這僅僅只是第一戰,那所謂的盟約到底有怎樣看不得人的勾當。」

但自己看著內傷的慕雲霆卻不免有些的疑惑,自己實在無法將浴血奮戰的慕雲霆,與刺殺者遺言中的百秀劍門聯繫在一起。

「這其中到底有何玄機?」

孔灸此刻看著臉色慘白的慕雲霆,就當自己準備向前一步,將慕雲霆攙扶起來時候,突然感覺到一股更為恐怖的氣息,已經滲透入空氣中。

「防禦!」

刺殺者雖殞命者可戰鬥並沒有結束,慕雲霆不顧傷勢再動武元,目光投向叢林暗處,在這一刻自己才明白原來在一開始,就已經有人在暗處觀察著整件事情的發生。

「嘩!嘩!」

從茂密的叢林當中一位高大的人影顯現出來,身穿錦衣配美玉,手中摺扇扶胸,雖是以面具示人也難以掩蓋一身卓越氣質。

在慕雲霆的眼中此人的危險程度,絕對超過了十位刺殺者。那手中摺扇簡直比寒光彎刀還要可怕,剛剛一路面就已經掌控整個戰局。

「危險人物!」雲公子心中嘀咕起來「難道此人也是殺門之人,若是如此那今日八成是有死無生了。」

叢林當中戰痕交織鮮血鋪路,屍骸到錯亂無序。而今唯有來人的腳步聲,回蕩在整片山林當中,回蕩在每一個人的心頭之上。

之前慕雲霆所見修為最高者乃是王德,可眼前人相比完全是雲泥之判。緊張緊張,所有人都是無比的緊張。

慕雲霆此刻若是要戰,關鍵時刻就要依仗苦海青燈力量,可這乃是不到最後關頭,不能將這一底牌暴露出來。

「好手段!在下開眼了。」語氣儒雅不見半點喜怒,越是如此就越是危險。面具男轉身又對雲公子作揖起來「在下殺門暗系之人。」

「暗系!」雲公子皓齒緊咬,一字一頓的說道「你們當真是好大的膽子,想造反不成!」

殺門光暗兩系,光者一般執行普通任務,而暗系則如鬼神,但凡見過之人全然無命,專門擊殺重要人物。戰力遠在光系之上,眼前人絕對其中的佼佼者。

「我看你很有潛質,有興趣加入我殺門暗系?」語氣平和誰能想象眼前人乃是殺手精英,不等慕雲霆開口回答,面具男又繼續說道「你同百秀劍門到底是什麼關係?若是門人那我就要為其除害了,違背盟約下場可是不容輕饒」

「你廢話太多了!」

「果然是是渾身是膽!」



雖不見來人面色可慕雲霆已經感覺到四周陰冷,如此強悍的殺氣,絕對是常年遊走在屍山血海當中,慕雲霆也是不敢怠慢戰意再生。

「你不是我的對手!」

慕雲霆不語五指成爪,大現兇狠獸威,神形中流露著高遠的氣息。


不但是雲公子看不出慕雲霆的武學,就連面具男也是如此。不過他卻是自信滿滿畢竟境界的鴻溝,絕對不是那麼容易可以逾越。

氣氛再一次凝聚到一點,慕雲霆在感受著面具男的殺氣,更在捕捉著。


「一招就可定勝負!」

面具男推掌而來,雖是速度平平可身影變化,虛實當中不斷轉換。慕雲霆自然是全力以赴,掌力雄厚也如山洪爆發開來。

今日慕雲霆連連鏖戰,在場眾人自然是緊張連連。對方的實力自然是不言而喻,雲公子也不免為慕雲霆擔心起來。

一方是殺氣翻滾,一方是戰意衝天。勝負即將在下一刻分出來,生與死下場是註定還是變數?沒有人可以提前預知,慕雲霆彷彿看見了面具男殘忍的笑容。


「縱然你是天才,也註定要殞命!」

千鈞一髮之際,一股更為龐大的力量從天而降,宏光橫貫天際,一把天劍強壓而下,一瞬一息都是驚艷萬千,好似這世上已經無物無人與之爭輝。 一道光輝照耀古今豪傑,如旭日明月一般永恆常在,那是一道讓萬千生靈都不敢觸碰的光華。

「強者的光芒!」慕雲霆此刻也是由心的說了出來,若不是強者的光芒又如何能夠如此的驚艷,顯然這一切都來得太快了,讓自己絲毫都沒有準備。

不但是慕雲霆絲毫沒有準備,就連殺門的面具男也是如此。

一道劍芒裹挾天地雷霆神威而來,強大的力量根本就無法抵抗,瞬間就將兩人給震開數十米開外。

「可惡!」

慕雲霆心中暗罵起來原本以為,面具男是自己看到的最強者,卻不想有人僅僅只是一道劍芒,就已經完勝自己,這種深受其辱的感覺,讓慕雲霆自然是大為不舒服。

反觀面具男恐怕也是如此,只是劍芒也在此刻漸漸消失。但周遭還殘留著強大的劍意,「沒想到北辰居然還是如此的卧虎藏龍,看來之前是我小看北辰了。」

踢嗒!踢嗒!

白馬如龍高貴無比,揚蹄走來卻是不沾染半點塵土。再看乘騎之人,氣宇軒昂,玉樹臨風之態足可讓萬千少女神迷其中。僅僅只是一個眼神就足可震懾一方,慕雲霆不但看到來人的英姿,更看到了對方的可怕。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