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聲爆喝傳來,只見這一次陳天斗猛然弓起了背脊,竟是將背後的那些飛針盡數逼了出來!

「咚!咚!咚!」

那些被真氣逼出體外的飛針,飛向四周,牢牢的插在了巨樹的樹身內壁!

而在那些飛針破體而出的同時,一片血霧便是噴濺在空中!

隨即「滴答!滴答!」的滴落在地面上。

這一刻,陳天斗的背後已經是血淋淋的一片。

見此一幕,莫小奇便是眼中精光閃動,冷然道:「果然有點本事,還能夠忍受這種痛苦,將飛針逼出體外。」

只見陳天斗露出一絲疲憊的笑意,說道:「這點傷痛算什麼?更厲害的我都試過。」

「好!既然如此,這一次我就徹底解決你!」

說罷,莫小奇便將身邊的兩隻傀儡靠在一起,居然合而為一,又是用出了上次的那一招。


「雙面傀儡…」

陳天鬥口中吶吶說道,記起了宇文仙兒對他所說過的招式名稱。

此刻,站在一旁觀戰的憐星不僅握緊了衣袖中的玉手,滿眼關切的望著陳天斗。

她沒有想到,這小子的個性會這樣倔強,已經傷成了這個樣子,還不肯放棄。

對此,憐星不僅暗自點了點頭,慶幸自己沒有找錯人。

見莫小奇擺開了架勢,陳天斗也不示弱。

他站直了身體,握緊了那一把已經有些殘破的石劍,一聲爆喝。

頃刻間,一陣脆鳴自他的頭頂出現,焚天烈鳳便在一片紅色異芒中現世了。

見到陳天斗的守星之靈,莫小奇便是愣了一下,不可置信的說道:「居然是焚天烈鳳!哼!怪不得這麼厲害!」

「吃驚的還在後面呢!」

說罷,陳天斗便在面前劃出了一個圓形內有三角形的法陣。

這法陣隱隱閃動著紅光,將他的臉也是映成了紅色。

「喚靈之陣!」

一聲大喝之後,陳天斗便飛身鑽入了這法陣之中。

而當他從另一面鑽出來的時候,全身衣裳便變成了紅色,眼睛周圍也有著紅色的眼影,披散著頭髮,看上去很是妖艷霸氣。

「嗯?這是!」

見此一招,莫小奇不禁一怔,表示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奇怪的招式。


「這一回,我就讓你知道知道我陳天斗的厲害!可不是只有你才有看家本領的!」

話音一落,陳天斗便全身紅色異芒纏繞,如一道幻影般沖向了莫小奇。

莫小奇正震驚之餘,卻發現那陳天斗只留下了身後的一片紅色異芒,人居然消失了!

「喀拉!」

突然間,莫小奇還沒有做出反應,可是那雙面傀儡面向她身後的那一張臉,忽地眼睛一轉,便是一下子就擋在了她的背後。

一陣陣炙熱的火光照亮了莫小奇的背身。

她怔了一下,立刻轉過頭,卻發現此刻陳天斗竟然不知何時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後!

「這麼快!」

莫小奇一聲驚叫,隨即向後飛身一躍,便於陳天斗拉開了距離。

此時此刻,那雙面傀儡擋住了陳天斗的進攻,用那鐮刀般的雙手架住了陳天斗的石劍。

一陣陣虛弱的感覺自陳天斗身上傳來,令他的額頭上也是出了一層虛汗。

這喚靈之陣需要耗費掉大量的真氣,加上如今他身負重傷,恐怕這種狀態持續不了多久,必須速戰速決!

只見陳天斗腰身一轉,手中的石劍便是在空中旋轉了一圈,接著從下到上,向著那傀儡的頭上一記挑擊!

這一挑,速度之快令人汗顏。

此刻那雙面傀儡,面相陳天斗的那一張臉,居然完全被切掉了!

那帶著面具的半張臉高高的飛向了空中,落在了莫小奇的腳下。

看著那還在張開嘴巴,似是正準備噴射毒煙就被切下的臉,莫小奇便是心中籠上了一絲陰霾。

「好快的速度,好霸道的力量!這陳天斗,究竟用了什麼怪招!現在這種狀態下的他,難道需要我召喚出自己的守星之靈來應對嗎?」

莫小奇已經好久沒有遇到這樣有趣的對手了。

雖然她能感覺到陳天斗的修為並不高。

但是這些奇怪的招法,和他體內的力量,似乎為他增加了隱形的修為。

此時此刻,莫小奇的熱血居然也沸騰了起來。

「有意思!」

莫小奇冷冷一笑,右手向後一拉,便是將那隻剩下了一張臉的雙面傀儡拉回到了身邊。

可是陳天斗卻絲毫不放過這個機會,馬上就貼了過來,跟著那飛回的傀儡,就是向著莫小奇刺了過去。

只見莫小奇側步一個飛身,便是脫離了陳天斗的纏鬥。

接著,她從懷裡掏出了四枚如錐子一樣尖利的鋼釘,分別射向了這片空地的四周,將陳天斗和自己圍住。

隨即她不容片刻停留的將花枝傀儡祭於胸前,左手握法決,喝道:「毒靈陣!」

「噗!」

頃刻間,那雙面傀儡便是張開了嘴巴,噴出了一陣暗紫色的煙霧,向著陳天斗飄了過去。

而在傀儡噴出煙霧的一瞬間,莫小奇又是從懷裡掏出了一顆黃色的藥丸,吞了下去。

見那傀儡毒霧噴出,陳天斗便向後一個飛身,想要離開這片區域。

可是在他向後飛躍的一刻,卻被一股強橫的力量給彈了回來!

「嗯?」

陳天斗一怔,轉頭看去,卻見從那四個鋼釘的身上居然射出了四道綠色的光壁,彷彿形成了一個圍欄,將陳天斗和莫小奇都圍在了裡面!

「陳天斗!你完了!」

莫小奇說了一句,便是加快了傀儡口中噴出的毒煙。

不過片刻的功夫,陳天斗便被吞噬在了濃濃的毒煙之中。

「陳天斗!」

此刻,一旁的憐星也是有些著急了,怔怔的望著被煙霧吞噬的陳天斗,一顆心也提了起來。


只怕這一次,莫小奇是想要了陳天斗的命!

這一刻,陳天斗已經無法抵抗那撲面而來的毒煙,將那些紫色煙霧都吸進了鼻子里去。

忽然,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片虛幻的景象。

那過去的洛河村,居然近在眼前。

他看到了過去的村民們。

看到了那正站在茶館說著北冥戰神故事的自己。

也看到了在燒餅店裡忙碌的老娘。

這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實,以至於讓陳天斗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回到了那令人懷念的洛河村。

「老..老娘…」


陳天斗伸出了手,向前踏出了一步,想要去碰觸那自己最熟悉的母親。

可是突然間,就在他向她走去的同時,眼前的景象卻又消失了。

接著,那被屠戮的慘象,布滿鮮血和屍體的景象,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不…不!!」

陳天斗瞬間崩潰了,一步步的向後退去,不可置信而又痛苦的眼神看著眼前的一切。

而此刻,一直在毒靈陣中觀察著陳天斗一舉一動的莫小奇,卻是陰森森的一笑,隨即祭起手中的花枝傀儡,便是向著他攻了過去。

現在,毒霧中的陳天斗正對著自己面前空蕩蕩的空地痛苦的搖著頭,似乎見到了什麼勾起他悲慘回憶的東西。

可那一隻傀儡,卻是急速的接近了他。

手中的鐮刀,閃動著寒冷的殺氣。

「唰!」

突然間,一道紅光閃過!

遠處的莫小奇大吃一驚!

只見那一隻沖向陳天斗的傀儡身子晃了一晃,看上去十分古怪。

接著「啪啦!」一聲,居然被劈成了兩半,倒在了地上! 眼前的一幕不禁讓莫小奇驚呆了。

她瞪大了眼睛,怔怔的望著那被劈成了兩半的傀儡人偶,眼中疑雲凝而不散。

「這怎麼可能!他明明已經中了我的毒霧,為什麼還能反擊我的傀儡!」

莫小奇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在從前,只要是有人中了自己的毒霧,是絕對不可能從那痛苦的幻覺之中掙脫出來的!

在那傀儡被劈成兩半之後,似乎便失去了繼續製造毒霧的能力。

而很快,那毒靈陣中的紫色毒霧便是慢慢散去。

漸漸的,陳天斗的身影居然安然無恙的站立在原地。

他的右手,還保持在剛剛揮劍一刻的動作,沒有絲毫的晃動。

莫小奇眯起了眼睛,仔細的打量著那漸漸從毒霧中顯露的身影。

當他看到陳天斗那張嘴的時候,眉頭卻是忽地一皺!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