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沉默,「對了,還有龍族的事情。」

三位聖。紅衣主教的神情再度糾結,「它們重回內海,不管它們目的是什麼,對於我們都是潛在的威脅。」

三位聖。紅衣主教互相看了一眼,「看來,是時候和龍族好好談談,在黑暗教廷之前。」

抱歉,昨天沒更新,我不敢看留言板了,慚愧……我面壁思過去了…… 章節名:章166老師

對於龍族而言,黑暗教廷和教廷雙方都沒有任何區別,在高貴的龍族眼中根本不屑和別人談條件,這個自上古時代開始一直雄踞在世界之中的強大種族,不太可能低下自己的頭顱換取利益,對於一條龍而言,它們不需要其他東西。()這一次重回內海龍族其實並沒有同黑暗教廷的人接觸,只不過是為了更好的繁衍和未來,自己做出的決定。只不過這樣的決定,同時改變了內海和陸地之上的格局,無形之中撼動了教廷在這個世界的強大地位。

內海之中異族眾多,單體的實力強者也不是少數,在龍族重新遷入之後,內海異族們人人自危,龍族回來這裡想做什麼,它們到底有什麼目的,會不會威脅到它們生存的空間,這是內海異族們共同的問題。

「大人!龍族佔據了不小的地盤,它們是一個族群,完全不符合我們這片地域的生存規則,一個如此龐大的族群在這兒,讓那些單體異族根本無法生存!它們的加入,導致了元氣蟲的分佈不均,龍族在短短時間之內,把持了大量元氣蟲,這根本不公平!」如今的九王現如今也只剩下三個,本來還想著將其他六個再一次補齊,但龍族的出現讓九王完全壓下,再沒有了往日的威風。

一個龐大的身影躲在暗處,一道聲音傳來,「你以為它們是誰?它們是龍!壓到你們頭上算什麼,沒有壓到我的頭上已經不錯了!」

「大人,說句難聽的,壓到你頭上也是遲早的事情!」

暗處的身影微微一動,說話的正是個性最強的銀鱗,他原先可是響噹噹的九王之首,在這片海域是誰都會給他三分面子,但現在完全沒了往日的榮光,現在他碰到龍族,都要繞遠路走,跟夾著尾巴的狗一樣!每每想到這裡銀鱗心中總是不甘,他不懼怕單挑一條龍,但杠上整個龍族,他還沒有這個勇氣。

「你說的也不無道理,只是現在龍族守著自己的地盤,沒有任何擴張的意思,我也不好對他們做什麼。」

「原本這片海域是屬於我們的!現在被這群龍瓜分走不說,還任由他們作威作福!」銀鱗怒吼一聲,暗處的黑影再次移動,一道水浪直接轟在銀鱗身上,銀鱗一個踉蹌直接退了數百米,一口獻血直接噴了出來,「大人?!」

「銀鱗,不要以為我會替你的憤怒和不甘負責,那是你自己的個人情緒,你以為我真的老糊塗了?」

銀鱗身體一抖,「沒有,大人,我完全不是這個意思。」


「屬於我們的海域?」聲音悠悠傳來,「這片海域在最開始的主人,便是他們,你和我,也這不過是外來者。」

銀鱗瞳孔一縮,「大人,難道對龍族真的沒有任何辦法?」

「哼!腦子進水的異族,才會與整個龍族為敵,我不知道他們重回內海的目的,族群不能熱鬧,但單個的一條龍,也至於害怕。」

銀鱗瞬間明白了什麼,「大人,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去做吧,記得,龍族的元氣丹可是好東西,不比元氣蟲差到哪兒去。」

銀鱗巨大的身體搖擺著迅速離開,黑暗處的身影再次蟄伏起來,一雙晶亮發光的眼睛自暗處出現,「不管你們是誰,這片海域可不是由你們說的算!」

龍族回到內海已經半年過去,回到水中的生活一度讓很多條龍不適應,但屬於族群的記憶很快讓這些龍接受了海域環境,畢竟他們最開始便是這裡的主人。內海的深處海域龍族佔據了不小面積,在龍族的地盤之上,沒有其他任何異族的身影,內海的地勢比陸地更為複雜,不見底的溝壑和山谷、奇峰比比皆是,龍族更偏愛這樣的地方,在一處極為隱秘的海中山谷之中,龍族的新的龍谷再次誕生。

「菲爾德將軍,又一條龍遇害了!」龍族士兵報告完之後,菲爾德一臉黑到不行,直接將手中的東西崩碎,「元氣丹呢?」

龍族士兵沉默了片刻,「被挖走了。」

「該死的!這幫畜生!」菲爾德一掌將面前的桌子拍的粉碎,龍族士兵連忙退後,「將軍……」

菲爾德腳下生風的推門而出,怒火中燒,直接來到一幢屋子之前,用腳將門踹開!小光淡定的轉身,看著菲爾德怒火燃燒的龍眸,開口道,「菲爾德將軍,這是我的房間,你想要進來,要記得敲門。」

「去你的敲門!又一個同族遇害,你到底知不知道!」

小光微微皺眉,神色也沉了不少,「我知道,只不過我無能為力。」

「無能為力?!你是龍族司命,你的預知能力呢!你說自己無能為力,那你還有什麼作用!」

小光站在那裡,神情嚴肅,「菲爾德將軍,司命的能力並不包括預知死亡,我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

「你就是個廢物!」菲爾德狠狠呸了一口,轉身走了出去,怒吼一聲,「我要殺了敢動龍族的畜生!」

「菲爾德將軍!」小光皺眉,立刻追了出去,菲爾德直接化為龍身,龐大的黑龍在海域上空盤旋,想要直接衝出去,小光見到不禁高喊,「菲爾德將軍!你不能出去!」

菲爾德現在根本聽不到任何話語,他一心想要將那個畜生撕個粉碎!

「夠了!」一道聲音自山谷深處傳出,力量之手直接深處將菲爾德龍身直接扯了下來!菲爾德狼狽摔在地上,引起了不小的地面震動,隨即化成人身自地上爬了起來,「傲天老祖!」

「菲爾德,你的怒火需要剋制。」傲天老祖冰冷的聲音傳來,菲爾德忍不住吼道,「老祖!我們回來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我們已經失去了不下十個同族了!」

這聲音回蕩在山谷之內,所有的龍都忍不住沉默,是啊,他們為什麼要回到這裡,回到這個充滿死亡和殺戮的地方!

「回到這裡,是為了更好的生存和繁衍。」答案給出,但菲爾德並不認同,「但我們已經死了同族,老祖!」

一陣沉默,一道身影漸漸自深處走出,眼神冰冷又睿智的老者,不說話也能感受到他身上不斷澎湃的力量,「這是生存和繁衍所付出的代價,龍族本就是這裡的主人,總有一天,我們會重新掌控這片海域。」

菲爾德愣了一下,老者淡淡開口,「龍族不該蜷縮在那片狹小的陸地之上,屬於我們的,是這裡。」

小光驚訝,原來老祖的真正目的是這個,原來他有如此大的野心!其他的兩位老祖呢?看來也是一樣的態度。傲天老祖視線淡淡掃過在場的每一個龍族,「現在還不到時候,等到龍族王者血脈真正覺醒之後,屬於我們的時代,會重新開始!」

聲音不斷回蕩在龍骨之中,盤旋著在海水之中擴散,龍族怎麼可能沒有野心,對於一條龍而言,它要的怎麼可能僅僅是生存!

這片海域短暫的和平也只不過是假象,這片海域的主人回來之後,戰爭也終將開始!

室之內,溫暖柔和的光芒照耀在每一寸土地,迷霧在輕輕翻滾,好似不斷移動的雲層,憐靜靜的躺在地上,黑眸閉著,依舊沒有轉醒的跡象,金色大鳥在她身旁,固執的守候,一道身影自小木屋內走出,手中拿著一瓶藥劑,「還是沒有轉醒的跡象嗎?」


金色大鳥看了一下阿爾,搖了搖腦袋,隨後很為擔心的看著憐,忍不住用鳥頭拱了拱她,阿爾走到憐身旁,手掌覆蓋在額頭之上,他的學生身體一切正常,但就是一直沉睡在昏迷中,阿爾將手中的藥劑小心翼翼的灌注入憐的口中,上古神魔元氣,他應該怎麼辦?

阿爾狠狠皺眉,難道要找他出手嗎?看著昏迷不醒的憐,阿爾眉頭緊鎖,如果是為了小憐,他可以去求他。

只不過一旦開口,他要為了這個請求付出怎樣的代價?想到自己從前有的那些回憶,阿爾忍不住閉上雙眼,手指忍不住握緊,泛白的指關節僵硬在那,阿爾睜開眼睛,無論如何,他要幫這孩子。

將憐抱起,金色大鳥立刻起身,那雙眼睛威脅的看著他,阿爾呵呵一笑,「我答應你,一定會將她完好無損的送回來,我只是想要幫她。」

金色大鳥低聲叫了一聲,隨後展開雙翼升到高空,阿爾抱著憐走到了出現的傳送陣之上,看著懷中始終昏睡不醒的憐,阿爾的眼中充滿疼愛,「小憐,老師一定會讓你醒過來,一定。」

刺眼的光充斥在這個空間之內,阿爾抱著憐朝著光芒之中走去,這光異常刺眼,阿爾垂下眼帘,一直裡面走,在某個地方停下腳步,一道聲音愉悅的出現,「阿爾,你來了。」

阿爾沉默幾秒,耳旁是翅膀煽動的聲音,一些身影在光暈總若隱若現,阿爾微微皺眉,「可以讓他們先離開么?」

光芒之中,聲音笑了出來,「如果這是你的要求。」

那些若隱若現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見,光芒的亮度也降低不少,阿爾抬起頭,看著光芒某處,「幫我一個忙,可以么?」

光芒背後是一片沉默,阿爾靜靜的站立在原地,一道身影自光芒中走出,來到了他的面前,看了看他懷中沉睡的少女,「和她有關?」

阿爾應了一聲,來人看著憐沉睡的臉,開口道,「你這是在求我么?」

阿爾的神情僵住,沉默了好一會兒,「是的,我在請求你。」

來人有些驚訝的看著他,再度看向憐,「她是誰?能夠讓你這麼做。」

阿爾抿著唇角,「這是我的學生,唯一重視的孩子。」

來人更是驚訝,「你的學生?我沒有聽錯吧!」

阿爾的眼神不禁變的溫情,「我不曾想到自己也會有學生,但遇到這個孩子,我就知道這個規則會破例。」

「她值得你這麼做?值得你肯放下身段來求我,阿爾,你從不這樣,我也以為你永遠不會這樣。」

阿爾呵呵一笑,「我也這麼想過,我也以為自己永遠不會有來求你的那天,但這個孩子值得我這麼做。」

來人眯起雙眼,「你要知道,這並非簡單的請求而已。」

阿爾抬頭,「我知道。」

來人挑眉,「你願意為了她,回到從前的那種生活?」

阿爾沉默,眼底翻滾著莫名的情緒,忍不住將憐抱緊,「我願意。」

來人再度仔細看著憐,「她到底有什麼魅力,能夠讓你捨棄那麼多?雖然我很開心你能重新回到我身邊。」

阿爾深吸一口氣,「你早晚有一天也會懂的。」

來人不屑的笑了出來,「在我看來,她只不過是個普通人,如果是我,根本不會為了這樣的人去低頭。」

阿爾無所謂的揚起嘴角,「你當然不會懂,因為你一直都不曾懂過。」

「哼!」來人冷哼,直接伸手過來覆蓋在憐的額頭之上,一道力量直接透過皮膚的接觸探入體內,原本被綁縛在石柱之上的上古神魔突然睜開雙眼,雙眼發亮!上古神魔拚命擺動著身體,想要掙脫開身上的鎖鏈,但於事無補,很快,一道身影在他的面前出現,那雙眼睛有些吃驚的看著他,「上古神魔?」

上古神魔晃動著鎖鏈,「你是誰!」

身影呵呵一笑,最初的驚訝已經轉化成濃濃的興奮,「實在想不到,竟然還會有上古神魔的存在,還會是在這裡……」

上古神魔雙眼冒火,預感到身影的實力強大,他的元氣能夠進入到這裡,直接探知到他的所在不說,還能直接化為影響和他對話,他的實力非同一般!

「阿爾看中的人的確有點意思,她始終都醒不過來,也是你在作祟吧。」

上古神魔狠狠皺眉,那幼崽的意識遭受到他如此重的打擊,昏迷不醒純屬正常,但這也只不過是時間問題,總有一天她會醒過來,只不過面前出現的傢伙似乎是為了這件事而來,上古神魔開口道,「她會醒過來的!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哦?原來是這樣。」身影勾起嘴角,看著上古神魔身上綁縛的鎖鏈,「只殘存了你一個,還是說還有其他神魔的存在?」

上古神魔心裡嘀咕,他到底想要做什麼?他難道不知道這幼崽也是神魔血脈?不過這幼崽的血脈已經被稀釋很多,探查不出也有可能。只要這幼崽的神魔血脈不被發現,他的元氣已經同幼崽的元氣融合在一起,想要剝離根本就不可能!只要他的元氣還在,只要這幼崽的神魔血脈還在,他就還會重生!

「你想怎麼樣!」上古神魔咬牙切齒的開口,身影呵呵一笑,「所有的上古神魔全都死於那次聖戰,沒有任何一個存活,現在也不會有例外。」光芒自身影的手中出現,上古神魔身體上綁縛的鎖鏈感應到了某種力量,發出強烈的顫動,原本垂下的鎖鏈突然勒緊,將上古神魔的身體狠狠勒在石柱之上!

「啊!」鎖鏈上開始發出隱隱光芒,上古神魔的身體開始冒煙,皮肉甚至開始潰爛,鎖鏈不斷的勒緊他的身體,甚至嵌入到了身體之中!紅色的血液流出,將鎖鏈全部染紅,鎖鏈的力量越來越大,上古神魔的咆哮充斥在這片空間之中!

同處在一個空間不同地域的黑耀聽著這撕心裂肺的痛苦咆哮,吃驚的抬頭,那是上古神魔發出的聲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鎖鏈不斷勒緊、束縛,將皮肉撕開,血肉扯斷,甚至到達了骨頭和內臟!上古神魔的雙眼燃燒著復仇的火焰,他已經知道面前的是什麼人!「聽著,這份仇恨我會永記於心,刻骨不忘!」

身影淡淡一笑,手掌自虛空狠狠一握!鎖鏈再度發力,在一陣慘烈的吼聲中,上古神魔的身體自石柱上消失,化為了殘渣和碎塊!浸血的鎖鏈緩緩消失,只留下石柱上的一片鮮紅。

「你最好將這份仇恨永遠記住。」身影看著地上的狼藉一片,眼中是刺骨的冷意,隨後身影自這個空間消失,一雙黑色的翅膀突然自殘餘的身體中出現,也迅速的消失在這片空間。

憐睜開雙眼,光有些刺痛眼睛,她忍不住用手擋了一下,她不是應該在龍墓之內,怎麼可能會有光的存在?憐支撐起身子,自視線適應了光線之後,這才看清自己身處的地方,這是室之內!她怎麼可能會在這裡!她是怎麼……進來的!

超能機器人在異界 ,身後就是那個小木屋,憐自地上站起來,有些想不通為什麼自己會出現在這裡。「嗷嗚!」一聲低吼,一道火紅色的巨大身影沖了出來,憐只看到一團火迅速的向自己衝來,直接將她整個人再次撲到在地。


「嗷嗚!」毛毛展現著他最大的熱情,瘋狂的用舌頭舔食著,憐整個身體被壓在它的身下,異火雄獅的毛髮雖然柔軟,但這麼大的體型根本讓憐吃不消,「好了,好了!」憐強行將毛毛推開,深深的呼吸幾下,毛毛還想再撲上來,憐連忙將它擋住,「毛毛,讓我先喘口氣。」

毛毛叫了幾聲,歡快的繞著憐開始轉圈,不停的用毛茸茸的大腦袋供著憐的身體,表達著自己對她的喜愛,憐坐在地上,「毛毛,我是怎麼進來的?」


「嗷嗚!」毛毛叫了一聲,憐無奈聳肩,「好吧,我不是在問你。」憐自地上站起,毛毛乖乖的趴在一旁,也許是她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她自己強行進來。憐看了看周圍,似乎沒有什麼其他變化,憐深吸一口氣,她的身體感受不到任何異常,她先前為了脫離上古神魔的控制,意識被強行重擊,怎麼可能現在一點感覺都沒有?

憐心頭儘是問號,推開小木屋的門,裡面的擺設一點都沒變,只不過桌上多了一點東西,憐走過去,桌子上擺放著一瓶藥劑,藥劑的旁邊還有一個紙條,憐將紙條拿起,黑眸忍不住瞪大!

小憐,將這藥劑喝了,你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這瓶藥劑會讓你感覺更好,你一直都不曾問過我的名字,我是什麼人,你對我表達了充分的尊重和理解,身為老師,我為你做的太少了,我教導你的次數屈指可數,和你在一起相處的時間也少的可憐,但你一點都沒有抱怨過。小憐,你是我心中最優秀、也是唯一的學生,你打破了我不想收徒的原則,你從來都不曾讓我失望過,知道么,在吞雲鎮郊外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很好奇,你明明是一個沒有元氣的人,但眼中卻有著如火樣的堅持和自信。我見到過太多優秀的苗子,但你的這雙眼睛,卻是我唯一見到過最震撼的,事實證明,我當初的選擇沒有錯。身為你的老師,我很自責甚至是愧疚,你遭遇危險的時候,我沒能出手相助,你面臨困境的時候,我也沒有現身,你需要我支持的時候,我不在你身邊。但這一次,我願意為了自己唯一的學生做任何事情,小憐,也許這是我和你最後一次見面,也許我再也沒有機會見證你的成長,但無論怎樣,無論何時,你都是我引以為傲的學生,永遠。永遠以你為傲阿爾。亞特蘭蒂斯

「老師……老師,老師!」憐的眼眶紅了,衝出小木屋,憐茫然的看著周圍,是老師將她帶到這裡,是老師在她昏迷的時候照顧她,是老師讓她醒了過來!「老師!」憐吼了出來,一行淚水也落了下來,憐此刻就像無助的孩子,不知道該怎麼辦,憐緩緩蹲下身子,將這張紙條握在手裡,阿爾。亞特蘭蒂斯,這是老師的名字。

「不管您在不在我身邊,不管您教導我的次數和時間有多長多短,在我心裡……您永遠都是我的老師,永遠。」一滴淚水流入掌心,浸透了那張紙條,阿爾。亞特蘭蒂斯的名字被淚水浸染,變的模糊不清。 章節名:章167隱藏的變化

對於離別,憐已經不再陌生,她經歷過太多次的離別,親人、朋友,甚至是自己。()然而這一次的離別,卻讓憐有種難以下咽的痛苦,那痛苦似乎能夠浸入到骨髓之中,全身的血液也跟著泛起苦澀的味道。

憐獃獃的看著手上那張紙條,只覺得有種麻木的疼痛,為什麼她的每一次遭遇都要失去點什麼,難道這也是生命的歷練?

「嗚嗚」毛毛低低哼了幾聲靠了過來,輕輕拱了拱憐的身體,有些擔心她的樣子,憐將紙條小心翼翼的收好,這是老師留給她最為珍貴的東西,沒有之一。雖然不知道老師為了讓她醒來付出了什麼,但自由一定是其中之一。

「阿爾。亞特蘭蒂斯……」憐輕聲呢喃著這個名字,這個與眾不同、十分不尋常的名字,單單是誦讀出來,似乎就能帶給自己無窮的力量。憐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她從來都是一個不會屈服命運的人,她絕對不會相信再也見不到老師,他們一定會再見,一定會!

「嗶!」空中陡然閃過的鳥鳴讓憐徹底愣住,在短暫的幾秒之後憐抬起頭,黑眸不可思議的看著空中隱隱出現的金色身影,憐的黑眸閃動,空中那道身影不斷盤旋,越來越接近地面,隨著越來越接近的金色,憐的神情越發的激動起來,「小黃,你是嗎……」憐低聲的說完,隨後高聲的吼了出來!

「小黃!是你嗎!」

「嗶!」空中又傳來一聲鳥鳴,似乎在回應著憐的呼喚,金色的大鳥自高空降落,在離憐不遠的地方,憐腳步移動,發瘋一樣的跑了過去!金色大鳥在原地靜靜等待,看著憐的眼神是如此溫暖,憐張開雙臂將面前的金色大鳥狠狠抱住,抱的是那樣緊,似乎鬆開它就會再次消失不見一樣!

金色大鳥張開羽翼,輕柔的環住憐的身體,憐整個人幾乎都埋進了柔軟的金色毛髮內,一陣陣溫暖傳達到她的身體,告訴她這一切都是真的,小黃回來了,它真的回來了!

毛毛在一旁乖乖的趴著,明白現在這個時刻它最好不要上去打擾,只不過眼中有些落寞而已,畢竟小黃從前和它的關係也十分不錯,毛毛的心裡,小黃可是一位朋友,好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