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休頓時愕然不已,隨即哭笑不得,感情這群嫡傳弟子們,還不知道剛才發生的事情,不過,他只是來磨礪自己的,沒必要做無謂之爭,轉身躍下擂台。

劉飛鴻臉上肌肉微微一抖,眼神怪異的看著對面的肥壯武者。

肥壯武者卻毫無所覺,神色異常嚴肅,手中鏗的震動,多了一對赤紅色金屬拳套,上面熾熱的血氣涌動,顯然也是一件仙器。

「請指教……烈陽四疊拳!」

滋啦!

一拳轟出,體內四疊血氣交錯、聚集,拳套上燃起熾熱的火焰,周遭空氣發出滋滋聲響。

肥壯武者的拳法平凡無華,並無多少玄奧,但其威力卻無人敢於小覷,因為平凡拳法之中,蘊含的是熾熱無比的血氣,足以對血氣境特級武者造成巨大威脅。

這也是烈陽武館武技的特點,都以熾熱的血氣傷人,因此烈陽武館之中,武技招式可以不精妙,但卻一定要有熾熱的血氣。

嗤!

燃燒著熾熱火焰的拳頭,毫無阻礙的轟中劉飛鴻,但肥壯武者卻有種轟在虛空的感覺,拳頭徑直穿過劉飛鴻的身體。

一拳落空!

同時,劉飛鴻的身體如同肥皂泡,噗的一聲,消散在空中。

幻影!

肥壯武者面色微變,未及收拳,後背傳來一股巨大的力量,將他重重擊飛,落到擂台之下。

擂台下響起一片驚呼,大家都想過肥壯武者落敗於劉飛鴻,卻沒想到會是以如此詭異的方式。

畢竟在眾人面前留下一道幻影,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做到的,那已經不是單純的速度快這麼簡單,還要特殊的功法配合。

又一名嫡傳弟子登上擂台。

這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面容普通,不過她並不像班長那樣滿身肌肉,使用的是一柄長劍,也是仙器。

古休知道此人,她叫劉妍,是嫡傳弟子中少有的女性,也是班長的偶像。

劉妍比肥壯武者謹慎的多,並不急於出手,而是小心翼翼的戒備四周,她剛才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劉飛鴻就是靠著幻影迷惑了師弟,然後以鬼魅般的速度飄到師弟背後,才一舉得手。

對她來說,劉飛鴻的幻影並不能迷惑她,反倒是對方那快若鬼魅的速度,讓她極為忌憚。

唰!

劉飛鴻動了,速度快若鬼魅,身影幾不可見,眨眼衝到劉妍面前。

啪嗒!

身後一聲微弱的聲響,劉妍立刻轉身,一劍刺出,卻落在空處,而她面前也空空蕩蕩,一無所有。

糟糕!


她立刻想起一直被自己當做幻影提防的劉飛鴻,他根本沒有施展幻影!

一陣巨大的力量湧來,將她轟飛。

擂台下一片嘩然,因為這次敗得更加莫名其妙,劉飛鴻明明衝到劉妍面前,師姐卻向身後刺劍,好像故意將自己後背露給劉飛鴻一樣。


古休卻微微搖頭,他的能量之心可以把握到,劉飛鴻剛才確實施展了幻影,衝到劉妍身後,不過卻是一點即走,還留下一點動靜,徹底迷惑了劉妍,這才能一舉成功。

劉飛鴻真正厲害的不是幻影,而是利用幻影所造成的效果,虛虛實實,令對手不知幻影是真是假,該防備身後還是身前,最終發揮自己的身法優勢,擊敗對手,確實十分高明。

不過,對於古休來說,這種戰鬥方式就沒有太大作用,因為他的能量之心,完全能夠把握到劉飛鴻的蹤跡,不受他的幻影影響,只要小心對方快若鬼魅的速度就可以,而這一點,古休自信憑著密武心法,也不會遜色對方。

剩下兩嫡傳弟子一一登台切磋。

最終,這兩名嫡傳弟子都被擊飛到擂台之下,失敗的方式,也與前面兩人相同,唯一的區別是他們比前面兩人多堅持了幾招,畢竟是有了防備。

擂台下的福康面色鐵青,其實他一眼就認出李飛鴻的武技,那就是如山武館中赫赫有名的「幻影身法」。

幻影身法乃是由如山功第三式——看山是山,所領悟出的一種身法,一旦施展,能夠分出一道幻影,這道幻影不僅擁有武者的氣息,還能發出本身十分之一威力的一擊,雖然威力不大,卻足以迷惑對手,掩飾武者的真正位置。

當然,劉飛鴻所修鍊的幻影身法,只能算是剛剛摸到皮毛,分出的幻影不僅沒有任何攻擊能力,甚至連移動一下都不能,只能算是一道殘影,但這已經足以迷惑幾位嫡傳弟子,畢竟殘影上還有他的氣息,憑几位嫡傳弟子,是無法分辨出真假的。

無論是看山是山還是幻影身法,都屬於二階武技,雖然只是二階武技中最低級的二階下品,比不上二階極品的如山功,但卻足以與烈陽武館的鎮館武技——烈焰拳比擬,因為烈焰拳也只是二階下品武技!

要知道,福康作為烈陽武館的首席大弟子,也是在最近一個月,才被師傅傳授了烈焰拳,而如山武館僅僅一名頂級武者,就可以學習到不弱於烈焰拳的幻影身法,這讓他心中異常惱火。

擂台上,劉飛鴻轉向福康,手掌一伸:「我聽說福師兄的烈焰焚天威力不凡,不知可否賜教?」

福康冷哼一聲,躍上擂台:「我也正想試試你的幻影身法的威力,不過,我不想以大欺小,先讓你三招。」

劉飛鴻眸中精光大盛,身體如鬼魅般前掠,同時上身微微搖晃,似左似右,讓人無法把握他的軌跡。

唰!

幻影閃動,劉飛鴻出現在福康身後,一拳轟出。

福康彷彿腦後長眼,頭也不回,反手一拳,拳頭上烈焰熊熊,五重熾熱血氣如滔滔大浪,澎湃涌動,將劉飛鴻包裹。

烈陽五疊!

這套整個武館都沒幾個人能夠徹底掌握的武技,在福康手中,卻有種舉重若輕,渾若天成的感覺。

面對如此威勢的一拳,劉飛鴻也不敢迎接,畢竟他擅長的只是身法,在功法修為上絕對不如福康,更不用說烈陽武館的武技,向來以血氣熾熱聞名,硬拼對撼,少有人能勝過他們。

唰!

劉飛鴻退出五六部,雙手鏗的一震,多了一對尺許長的短劍,然後再次沖向福康。

到現在為止,劉飛鴻尚是首次使用武器!

ps:前面做了一點修改,功法的分級由下品、中品、上品、極品、絕品五品,改為一至九階。 作為一界之主的天道,感受著眼前的灰原誠那凌厲的攻擊,在從身上的帝皇鎧甲感受著這一股絕對來自異界的寶貝,不由得大怒:

「該死的異界者!汝究竟是怎麼入侵我的世界的?」

天道極為不解,這個世界究竟是如何被異界之人給入侵。

「你沒必要知道!乖乖受死吧!」灰原誠卻是懶的和天道解釋著什麼,而是繼續用著帝皇劍對著天道的碎影劈砍著。

「呵!哈哈哈哈哈!愚蠢的異界者啊!汝是殺不死吾的!這是吾的世界,吾怎麼可能死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呢?放棄吧!誠服於我!我可以考慮一下給你一條生路。」天道看著已經被灰原誠砍成碎影的軀體,不禁猖狂大笑著!

他是天道!是不死不滅的至高存在!區區凡人又怎麼可能殺的了它呢?雖說此時它不敵他,但終有一日,找一個機會,自己就能偷襲殺死他!畢竟此人終歸不過是凡人,總是需要休息或是放鬆警惕的時候,到時就憑他來無影去無蹤的天道必備手段,絕對能夠讓這個叫做七夜的傢伙死無葬身之地。

「哦?是么?那麼你在看看?」灰原誠聽著天道的嘲諷就不禁笑了起來,殺天道,若是沒有大寶鑒說不得他還真奈何不了對方,但是有大寶鑒在手,憑藉灰原誠超百億的交易點,甚至能夠買到消除原初的存在,若是有著萬億資產甚至就連成為概念的神也能夠一併謀殺。

更何況這實力不過就是超越妖仙兩個層次的區區垃圾天道?

因此在買完了一種能夠滅殺天道的神奇藥粉之後,灰原誠就直接塗在了自己的劍上,並插入著天道身上的細縫之中,猛烈而又暴力的肆意滾動翻轉插入著。

讓那天道慘叫不止,不壓與那三更半夜的豬圈裡跑進一個xing變態的男子一樣慘烈。

不過不得不說這一下子就讓原本傲視凌然的天道,態度一下子就變的卑微凄慘的樣子,並帶著極為痛苦悲劇彷彿一個小正太被一群大漢凌辱了千百次一般,凄慘而又卑微的說道:

「我投降了,我認輸!啊不!殺了我吧!啊!求求你拔出去吧!求求你!我錯了!快拔出去吧!只要你把他從我身上拔出去,你想要對我做什麼都可以。啊!」天道身上的劍終於被灰原誠給拔了出去,這讓天道不禁發出四顧銷魂的叫爽聲。同時不知為何當灰原誠將帝皇劍從天道的身體里拔出去之時,天道總感覺有些悵然若失的樣子,彷彿有什麼重要的東西離自己而去,一種空虛一種寂寞從他的內心升起。

想著在說些什麼,但天道自然不會傻乎乎的說在捅我一次之類的沙雕話語。畢竟那真的是難受極了。

「嗯,這就乖了,來,你自己爬進這個瓶子里,不要有抵抗的心裡,否者,我就在捅你一次,讓你在享受那極樂的爽塊滋味。」灰原誠看著眼前的天道一副很慫的樣子,知道對方已經沒有任何反抗之力了,但是灰原誠還是十分小心謹慎生怕這個天道逃跑,到不是說怕他淘寶之後又做什麼妖。而是這可是幾個億的大寶貝啊。

當天道爬進了瓶子之後,灰原誠急速的將之封印。而後直接通過大寶鑒將這瓶天道給賣出了幾個億的價格。

不得不說,這是灰原誠都沒有想到的事情,這個東西居然這麼貴,雖然說對於現在的百億交易點大富豪而言,這隻不是筆頗為可觀的交易點而已。

但前提是要知道,那百億交易點卻是建立在那兩三百億的亡靈大軍之上,才取得的結果。

隨著天道被傳送到了寶釵有限公司的一個小型倉庫之中,哮天犬和日暮身邊的傀儡們卻是停止了動作,而灰原誠看見眼前禁止不動的傢伙們,兩個睜大的雙眼,卻是不斷鼓動著雙眼。顯然是在打什麼壞主意。


而後就見到這些傀儡們盡數消失,自然是流露到了灰原誠的大寶鑒之中。

而這一場世界之巔的大決戰,自然是吸引了所有天界大勢力的圍觀。


在見證到了無敵的天道以及那無敵的傀儡軍團,就這樣簡簡單單的敗落在了陰影之庭等人的手中。

接下來的一切也就清楚明白了。

通通搖白旗選擇了投降。

而灰原誠和日暮卻沒有救這樣簡單的選擇接受他們。

畢竟當初他們可是一個招呼都不打的就派兵下界到陰影之庭的範圍內,想要做什麼的心思,可想而知。

因此,日暮和灰原誠決定,對方就算是要投降也沒關係,但是事情自然是不可能這麼了了,至少當初那些主事者要交出來。

畢竟這些主事者,無一不是這世界戰力的天花板,想來一定能夠賣出一筆好價錢吧?

……


當然,那些主事者自然不可能就這樣毫無抵抗的就來到灰原誠和日暮面前自裁當場,而是選擇了在反擊。

如那如來佛祖和北方神奧丁等人。

然而還未等灰原誠動手,對方的人手就已經主動的選擇了叛變,將他們的主事者的頭領和他們的地盤獻上,=。

畢竟就以他們的實力是絕對扛不住灰原誠和日暮的攻擊,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將這些東西獻上。不僅僅能夠保自己狗命還能獲得更大的利益。

而這個選擇,顯然他們是作對了。原本灰原誠的打算,自然是大開殺戒一番,否者也不會提出這麼苛刻的條件。

天知道這些傢伙里有多少反骨仔,一不做二不休,通通滅掉便是!

免得以後有個萬一腹部受敵。那可就不好受了。

然而誰能知道,這些傢伙竟然都實像到了這般地步。

因此灰原誠也只好接受了他們的投誠。

自此,三界一統。

而灰原誠和日暮在天界在處理一段事物,分配好天界的資源領地。在等到後續的陰影之庭的內政人員上來,,這才回到陰影之庭。

然而灰原誠卻是沒想到的是,這次在陰影之庭卻是見到了日暮神社的兩個悲催巫女。

看著眼前只剩下靈魂的桔梗和巫女華一臉,灰原誠不禁捂著額頭看著眼前兩個一臉可憐兮兮樣子的兩個巫女不應該是兩個鬼巫女說道:

「所以,你們這是鬧哪樣呢?」 嗤嗤嗤……

劍光閃爍,如暴雨傾瀉而出,讓人分不清真假,真正的殺機來自哪裡。

這是一套絲毫不遜色與烈焰焚天的劍法——落雨雙劍,練到大成,同樣能夠催發出罡氣。

福康目光微凝,於重重劍光中,找到劉飛鴻,一拳轟出。

嗤!

拳頭竟然透體而過,這仍然是一道幻影!

福康眸中閃過一絲驚訝,想不到劉飛鴻能夠在別的招式中,融入幻影,令幻影身法更加詭異莫測,虛實難辨。

身後響起一陣微弱的破空聲,不及多想,福康回身一拳轟出。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