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錘鍊身體、練習槍法與靈活度,這是林楓每日必須完成的事情,無論天晴下雨,都會一直堅持。

山谷間,林楓獨自修煉,阿花便在自己修煉之於出谷捕捉野物,用作給林楓衝擊,其實阿花的修煉就是自行的收集靈氣,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收集的靈氣會經過精化,化作妖石的一部分,這也是妖獸進階的方法。

修煉些許時日,林楓便會回村參加狩獵,畢竟他與林衛是楓樹村必不可少的獵人,他們更加主要的任務,就是保護村子的安危,包括狩獵隊隊員的安危。

其實一番獨自修煉,再參與狩獵,達到一種靜與動的狀態,山谷的修煉算作靜,也可做打基礎,而出谷狩獵卻是實戰,算作動,這樣一搭配,成長速度卻是快許多。 山中無甲子,林中無歲月。


就這樣,時光如梭,如白駒過隙般閃過。

四年後,林楓修煉的山谷深處。

此地有着一條近百米長的瀑布垂直流下,發出轟隆隆的聲音。

仔細望去,在瀑布正下方的巨石之上,一道人影盤坐其中,那可是受瀑布之力最強的地方,說是萬頃之力也不爲過,可是卻被這人影生生扛了下來。

砰~

一個時辰後,瀑布間發出微弱的響聲。

嘩啦啦~

當發出砰的一聲之後,隨即又是一聲水花四濺的聲音,那盤坐在瀑布正下方的人影竟然站立起來,簡直不可思議,本來盤坐其間就已經是千般萬難,此刻人影卻是直直的站立起來,剛開始人影身軀還隱隱發抖,隨着時間慢慢過去,人影竟然站穩如常,接着便輕鬆走出瀑布。

此人身無寸縷,滿頭觸及後背的長髮經過瀑布的沖洗,此刻亦是如瀑布般貼身垂下,高挑秀雅的身材,顯得那般儒雅,真不敢想象這顯得似乎有點單弱的身體竟然可以掙脫那強勁的瀑布捶打之力,腦袋微微擡起,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俊美異常,那星河璀璨般的瞳孔閃過刺眼的紫光,緩緩的看向遠處的天空,懶懶一笑,居然顯得如猶如月下芙蓉般引人,明媚的似乎想要召回春天。

他,便是來到玄青大陸十二個年頭的林楓。

看這狀態,林楓似乎非常享受。

接着,林楓耳邊便響起了萬化老人的聲音:“小楓,恭喜啊,不知道修煉至《盤古煉體術》第一層是什麼感受?”


對於萬化老人的神出鬼沒,林楓早在這四年間習慣了。

微微一笑,擡腿一躍,落在草屋前的光石上,身上也穿上了一件簡單的獸皮衣服,這般儒雅的少年穿一件粗野的獸皮衣服,這視野的衝擊倒是有些突兀,不過林楓倒是沒有理會這麼多,感受着身體流轉的力量,飛身跳下光石,來到一棵直徑足有五十公分的大樹前。

垂直的右手微微握實,擡拳對着樹幹就是揮拳,一拳轟出,實實的打在樹幹上。

砰~

一聲悶響後,直徑有五十公分的樹幹上留下了深深的拳印,足足入木有二十多公分,周圍一圈的樹皮全部爆裂開,拳印的四周也是裂痕滿布,整個樹幹都在輕輕晃動,可見這一拳的威力有多大。

收回拳頭,吹開沾在拳頭上少量的木屑,竟然發現拳頭沒有一絲傷害,即便是拳頭上的皮膚都沒有破損一點,力度、硬度和韌度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扭動着脖子,拳頭輕鬆送開,林楓看着如蔥根白嫩的手指對着萬化老人說到:“之前一直只是在你描述中瞭解知道《盤古煉體術》是一部空前煉體神術,並未真正體會其真正的強大,現在終於達到第一層,無窮無盡的力量涌動全身,我現在感覺我自己的身體都近乎刀槍不入。”

“並且在剛剛突破的時候,我才知道,這《盤古煉體術》竟有十八層,我現在已經得到第二層的修煉之法,看來是修煉成功一層,便會得到下一層的修煉之法了,我這才僅僅完成第一層,就有這般效果,老頭,你說若是哪天提升至十八層,那一幕會是怎樣的驚人?”

萬化老人沒有回答。

“老頭?” 國算天香 ,林楓又出言問道。

咕嚕~

這是萬化老人咽口水的聲音,隨即便感嘆道:“我開始期待《創造》的效果了。”

林楓嘿嘿一笑,回想這些年的苦楚,一切都值得。

…….

原來四年之前林楓一直修煉都順風順水的進行着,可是當林楓衝破玄青大陸的初級武者的範圍(初級武者九境)之後,便要進行對身體更細緻的錘鍊,皮膚、骨骼、血肉、毛髮甚至經脈等等,可是接着進行錘鍊的林楓居然發現,日常普通的錘鍊已經不能給他帶來絲毫的進步,也不知道具體原因,心中焦急不已。

萬化老人猜測或許是跟盤古煉體術有關,於是林楓便在錘鍊之時心中默唸盤古煉體術的心決,只是時日不長,又出現了之前停滯的情況。

萬化老人思索許久,不得要領,最後才說道,或許林楓常年的錘鍊,已經讓身體達到了一種充盈的狀態,若是僅僅通過自己平時普通的錘鍊,怕是不能有所進步,既然不能通過自己的力量得以提升,那便借用外力。

外力?

林楓覺得一聽在理,所以便去尋找外力,最終把離自己不遠的瀑布定做自己的目標。

這瀑布衝力想想就恐怖不已,第一次靠近瀑布,還在十米開外便被水花衝進水潭,強勁的彈力震得林楓暈頭轉向,可是林楓卻不是那般容易放棄的人,鐵了心要靠着瀑布提升自己,接下來每日林楓都嘗試靠近瀑布,一百次、兩百次甚至更多,可是一直都沒能靠近瀑布中心,然而意外的是就在這種堅持下,每次強勁的彈力竟然刺激着林楓,身體強度竟然意外的提升了。

既然有了這般收穫,林楓當然興奮不已,衝勁十足,每日又恢復了以前那般摧殘自己的修煉生活。

就這樣,林楓的生活一直就以瀑布爲中心,每天都努力突破前一天的記錄,每前進一分,林楓都能高興辦個月。

修煉期間,山谷不時傳來痛苦的叫喊聲,因爲錘鍊對身體的衝擊非常大,之前身體的強度不夠,所以帶來的傷害猶如撕裂般難受,即便是林楓韌力驚人,也受不了這痛苦,只有痛苦的叫喊。

就這樣,在璀璨中,足足過去一年的時間,林楓終於來到瀑布之外,此刻他已經完成了對皮膚、毛髮的錘鍊,接下來便是最主要的血肉、骨骼和經脈的錘鍊,若是全部完成,那整具身體便會達到完美錘鍊。

瀑布直徑二十米,林楓的目標是進入瀑布中心。

瀑布內部,其強勁的衝力與之前所承受的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第一次進入瀑布內部,林楓直接被拍打得渾身青紫,好在對皮膚的錘鍊已經完成,否則僅僅的之前的身體,只怕會直接把這身人皮衝個乾淨。

不過,這事擱在林楓身上,那就註定不會成爲阻礙,一如既往的前進,又是一年的堅持,終於來到瀑布中心,只是這瀑布中心的力量實在太大,林楓根本做不到站立的狀態,所以只能盤坐其間。

短時間沒有進步,所以林楓在此間回家休整一番,打算做最後的衝擊。

回來後,繼續盤坐瀑布之心,心中默唸《盤古煉體術》心決,每每痛苦難耐到極點的時候,林楓便會在痛苦嚎叫中,走出瀑布之心。

就這樣持續了半年之久,今日終於待到突破之日,接着便發生了剛剛林楓擊散瀑布那一幕,着實壯觀。

也是在這個時候,林楓終於突破九境武者,達到後天武者境界。 舒展了一下身體,林楓覺得輕鬆無比,轉頭對着山頂吹了一聲口哨。

只見山頂一道顯眼的身影朝着山下飛馳而來,眨眼間,這道身影便落在林楓跟前,圍着林楓不停的打轉。

原來是妖獸阿花。

歷時四年,阿花已經從一頭初晉妖獸提升至二級巔峯的妖獸了,渾身斑點鮮豔奪目,棕褐色的豹眼精神無比,此刻的阿花已經高三米有餘,幾乎比林楓高出一倍多,這一副模樣,十分威猛。

這四年間,阿花始終守在林楓身邊,當林楓需要靜態修煉的時候,它便跑得遠遠的擔任起守衛,阻擋一切可能影響到林楓的因素。

阿花低着豹頭,頭顱在林楓懷裏親暱的拱動,林楓伸手摸了摸阿花的腦袋,阿花極其享受的聳動脖子,似乎非常高興,像個孩子一樣,口中一直嚷嚷着不明的撒嬌聲。

看着阿花這般反應,林楓心裏也很高興,拍了拍阿花的腦袋說到:“好了,我們該回家看看了。”

吼~

阿花溫順的迴應着。

端坐在阿花的背上,林楓遠遠的看着楓樹村,炊煙裊裊,祥和安然。

這四年間,林楓鮮有回家之時,這次晉升至後天,林楓打算在家多呆一段時間。


心情愉快的向着林家院子走去。

還未踏入院子大門,林楓便呼喊起來:“娘、父親,我回來了。”

立馬院子就響起了林飛龍震天般的迴應聲,聲音明顯高亢了許多,看來他心裏挺高興的,假裝怒道:“你個臭小子,還知道回來,他孃的,如果不是你娘攔着我,怕我打擾到你修行,我早就把你小子拎回來收拾一番了。”

話聲剛落,林飛龍的身影便出現在院子門口,擋住林楓,不讓其進屋。

看到林飛龍,林楓似乎有些恍惚,不知爲何,嘿嘿一笑說到:“父親,這不是到緊要關頭了嘛,所以我就耽擱了點點時間,這次回來,楓兒一定多陪陪您老人家。”

萌寶駕到:總裁爹地放肆寵 ,瞪着粗眼說到:“耽擱點點時間?你小子也說得出口, 你把愛情給了誰 。”

林楓閉口不言,沒辦法,誰叫自己理虧。

就在這時,風蘭的聲音也在院子響起了:“楓兒回來了?來來來,讓娘看看瘦了沒有。”

林楓聽到風蘭的聲音,對着林飛龍嘿嘿一笑,閃身便走進了院子。

結果進入院子,林楓卻發現風蘭拿着一把雞毛撣子爲微笑的看着自己。

咕嚕~

吞下一口口水,林楓鎮定的對着風蘭訕訕到:“嘿嘿,娘這是在打掃衛生呢?我來我來,您歇着。”

說完,作勢就要上前去拿風蘭手中的雞毛撣子。

風蘭看到林楓要來拿自己的雞毛撣子,立馬出言喝止到:“給我老老實實的站着,你個臭小子,你還知道回來?你心裏還有你爹你娘嗎?龍哥關門,老孃今天要動動筋骨。”

林飛龍立馬關閉了院子大門,轉頭對着林楓嘿嘿笑道:“讓你小子逃過老子這一關,現在我看你怎麼逃。”

要說林楓最害怕他娘了,現在看到風蘭這個模樣,咂吧咂吧嘴巴,心裏想到,看來今日保不定要被家法伺候了,沒辦法,這是自己該承受的,也不敢抵抗,低頭以示認錯。

噗嗤~

看着林楓的模樣,風蘭沒在忍住,笑了出來,走過去拍着林楓的腦袋,笑着說道:“你小子,修煉哪有這麼癡迷的,身體也受不了這種苦啊,既然回來了,就好好休息一番,娘去給你準備好吃的,看你半年都瘦了許多了。”

林楓沒想到自己父親和娘居然和自己演了一齣戲,還這麼逼真,心裏直呼,我的親爹親孃,你們不去當演員當真是屈才。

看着林飛龍也是笑看着自己,林楓不自然的笑了,對着林飛龍說到:“父親,好久不見。”

看着林楓,林飛龍忍不住笑了出來,說道:“第一次看你小子這個囧樣,有意思。”


甩給自己父親一個白眼,林楓選擇不回答,扯開話題說到:“衛哥這期間回來過嗎?”

“衛小子可比你強多了,他每個月都會回來,現在已經月末了,算算時間,他應該最近也快回來了。”

“這樣啊,上次見面到現在半年時間,那個時候他就已經八境武者了,也不知道他現在修爲如何。”

林飛龍聽到林楓提及林衛的修爲,忍不住贊到:“嘖嘖,衛小子天賦真不錯,上次回來的時候,就已經是武者八境巔峯了,現在只怕已經晉升至武者九境了,半年時間,就晉升一境,真的非常不錯,不過,你比他更厲害,十二歲的後天武者,我長這麼大,聽也沒有聽歌啊。”

說到最後,林飛龍也忍不住誇了林楓,林楓聽後嘿嘿一笑。

隨即心裏不禁想到林衛,一境嗎?按照衛哥的資質,這個速度算不得快,看來他也是遇見瓶頸了,父親不知道,若是按照普通的錘鍊之法,相信衛哥現在至少也是後天武者。

覺得差不多就是這樣的情況,林楓便想着後面要將林衛帶去自己修煉的瀑布之下錘鍊,相信會快速成長的。

心中已做打算,便不再想這問題,林楓隨即看向林飛龍說到:“父親,我發覺你變了,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剛剛看到你第一眼的時候,我就很肯定,是什麼情況?”

“變化?你感覺我什麼不一樣了?”林飛龍聽到林楓這麼問,眼裏瞬間閃過驚疑,認真的反問道。

林楓撓了撓頭說:“就感覺你的氣質不一樣了,以前是純粹的粗野漢子,毫無氣質可言,嘿嘿。”

看到林飛龍站在一旁,本來紅光滿布的面龐變得有些發黑,明顯被林楓給氣的。

林楓乾咳一聲,不管這麼多,繼續說道:“現在的你卻多了一種氣質,超脫凡俗的氣質,我最直接的感覺,就是你乾淨了許多。”

看着林楓有些詞窮的模樣,不知道用什麼來描述自己現在的狀態,林飛龍心裏沾沾自喜着,對着林楓說道:“你小子,不知道的還以爲你是在罵我,實話告訴你,你的感覺沒有錯,我在上次你出門修煉不久後,便突破了後天武者,晉升至先天,現在你爹已經是先天武者了。” “先天武者?真的?”林楓聽到這個消息,驚訝不已,眼裏亮光閃閃,這是替自己父親高興,畢竟卡在後天境界足足好幾年時間,現在終於突破了。

“那您現在不就可以學習法術了?”林楓羨慕的問道。

林飛龍迴應道:“先天之境,確實強大,不過想要學習法術,還要達到先天巔峯,那個時候才完全熟悉了靈氣,完全適應了自己的仙靈體,才能學習簡單的法術。”

“哦,原來如此,不過也很棒啊,聽您們說後天到先天這可是一個大關,現在您越過去了,練習法術是遲早的是,父親,楓兒敬您一杯,慶賀慶賀。”聽了林飛龍的解釋,林楓還心裏的興奮勁卻還是沒改變,舉起手中的茶杯,對着林飛龍說到。


林飛龍嘿嘿一笑,一口便將面前的茶水喝了個乾淨。

隨即林飛龍開口說道:“不過,你小子也不耐,居然在十二歲就達到了後天武者之境,看你身體穩固的力量波動,只怕半年前就達到了後天之境了吧,半年時間便將境界穩固得這般程度,肯定下了不少功夫。”

林楓聽到林飛龍說的,心裏不禁疑惑,半年?我分明纔剛剛晉升至後天武者,正要開口說出自己的疑惑,腦海中響起了萬化老人的聲音。

“小楓,別問,這個情況很簡單,你是《盤古煉體術》練出來的身體,血氣渾厚,體魄強健,完全屬於正常的情況,即便是更多意外的狀況,依然都是在正常範圍內的,因爲你是完美后天武者,所以你父親纔會這麼感覺,不別說出實情,就當情況就是如此,你擁有《盤古連體術》的事情不能被別人知道,否則你將成爲衆矢之的,面臨各種麻煩的來臨。”

林楓有些不解的回答到:“被別人知道?我只是告訴我父親,他不會說出去,更加不會傷害我的。”

“我說的不是你父親會傷害你或者是將這個情況告訴他人,可是你不知道,在修煉世界中,有各種功法來收集信息,以你的資質、天賦,以後在修煉界中,註定會有嶄露頭角的時候,當你體魄強大的情況暴露出來,若是有心懷不軌的人來針對你,可是有不說你的對手,那麼就有可能將你的親人作爲目標,其實你不說出去,也是變向的保護他們,所以此時最好都爛在我們肚子裏,否則不僅你的《盤古十八變》會被暴露,那個時候你將會頭疼不已。”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