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得跟著說道:「庭生說的不錯,曲蝶妹妹隨我們一起去吧,有我和你哥哥一定能照顧好你的,你看如何?」

皺了皺眉頭,曲蝶倒是沒想到曲庭生竟會如此執著,但還是乾脆地拒絕道:「不!哥哥你就跟著衛顥哥去吧,你放心,我已經不傻了,不會再受欺負了,你就去吧!」

回給曲庭生一個乾淨的笑容,區區曲家對她的確構不成威脅,所以她並不想去拖累曲庭生。更何況……她還有自己的計劃!

衛顥見此心中頓時一喜,既然曲蝶有自知之明那就再好不過了,反正他的目的主要就是將曲庭生帶回,於是立即又轉而幫腔曲蝶道:「我看曲蝶妹妹也已經長大了,庭生你就放心吧,你又不是不能寄些書信回來。眼下籌備考試才是最要緊的事情啊!兩年才一回,你可千萬不要兒戲!」

皺了皺眉,衛顥的神色十分凝重。這兒就這麼大點地方,曲家的狀況十里八鄉的村民們都清楚,曲庭生可謂是曲家唯一的希望了,如果這次沒能成功,恐怕曲家已經再支撐不起他兩年了。

「不行!我怎麼可以丟下我妹妹,我做不到!」曲庭生果斷地否決,並且任憑衛顥再怎麼勸他他就是不聽了。

「哥。」輕喚一聲,曲蝶不由得嘆了口氣,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待衛顥安靜下來之後,這才緩緩走到曲庭生的面前,目光咄咄地直視著他一字一句地說了一句話。

而緊接著,曲庭生的頓時身子一僵,眸子中閃爍著驚訝的光,好半晌,才吐出口氣,眼眶不受控制地紅了一圈。

輕輕拍了拍她的頭,忍不住誇讚道:「妹妹真的長大了!哥哥放心了。」曲蝶的那一番話好似醍醐灌頂一般令他徹底清醒了,她對自己說,「去吧哥,我相信你的才華,只有你出息了,才能帶著我一起過好日子。所以我願意在這裡,等著你回來!」

自己年僅十五的妹妹看的都比他長遠,他還能說什麼呢?

好一番交代,過了大約一個時辰,曲庭生這才徹底鬆了心,背著行李和衛顥兩人一起離開了。 看著他們漸行漸遠的身影,曲庭生修長瘦弱的身影,身上的舊長袍,隨著風微微吹起,反覆一吹都能把他整個人吹走似的。

曲蝶心中湧起一絲不舍,今日一別,沒個數十日怕是再見不到曲庭生了。曾幾時起,自己也會有這種兒女思親的時候?

親情是什麼?她從來就沒有感覺到過,但是在這裡,她有了一個疼愛自己的哥哥。

直到再看不見,曲蝶這才收回了目光,眼神一掃,便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一兩銀子。斂了斂眸子,她不禁對衛顥的印象有了一些改變。

剛才在臨走前,衛顥便在這裡偷偷放下了一兩銀子。衛顥家境不錯,但一直為人勤儉,所以他的這個舉動曲蝶看見后還是有些意外的,可想及自己現在的境況,她便沒有出聲,但是這個恩情還是默默記在了心裡。

等以後有錢了,她絕對會以十倍百倍的去還給他!曲蝶便將銀兩收回口袋,默默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在路過曲庭生屋子的時候,她突然發現門並沒有關,便忍不住探頭往裡面看了一眼,明明前一晚還有著熟悉氣息的屋子裡此刻已經只剩下一床素凈的被褥了。

曲庭生走的時候把他僅有的那幾件衣服還有物品全都給帶走了,現在就顯得十分冷清。

輕輕嘆了口氣,曲蝶還是伸手將他的房間給關好,這才回了自己的屋內,掏出一塊玉佩,曲蝶心裡不禁有些愧疚。

今天早上自己沒能將趙梅的玉鐲成功偷到手而且還驚動到了她,所以她一定會嚴加防範,之後想要拿到就更難了。

所以她……在剛才看見衛顥腰間的那塊玉佩時才會忍不住出手了,而且那個粗心的傢伙似乎到現在他都沒有察覺到自己的玉佩不見了!

心裡萬般道歉,曲蝶還是開始動手準備將玉佩的靈氣吸收。

仔細打量了一下手中的這塊玉佩,曲蝶忍不住暗暗驚嘆,其實她剛才偷到之後都沒敢好好地觀察它,如今這樣一看,竟發現還是塊不錯的玉!大概可以跟趙梅的手鐲相比,嘴角忍不住勾了勾,曲蝶便迫不及待地合上了眼睛,開始了動作。

眼前好似浮過了一片綠霧,曲蝶不禁發現這個玉佩的靈氣果然濃厚,比起之前那虛無縹緲的白氣,這綠霧好似能將她包圍。

曲蝶現在已經能自由地控制靈氣的攝入了,緩緩吸收著玉佩里的靈力。她心裡卻明白玉佩這些東西雖然能夠反覆吸收,讓她多回幾次現代,但是每使用一次能力那便會對玉佩造成一次損害。

隨著靈氣越來越少越來越淡,待靈力被徹底吸收光,這玉佩也就和石頭一樣沒法再使用了。

花了片刻,吸收完畢以後,手腕上的手鐲便立即爆發出了一陣血紅色的光芒,瞬間就將曲蝶給吞噬了進去。一陣眼花繚亂,再睜眼,她就已經又一次回到了現代的房間裡面,大概掃了一遍整個屋子,看著空空如也的桌子、櫃檯,曲蝶不禁一聲嘆息。

「看來之前的幾次已經把家裡給搬空了啊。」突然有些後悔自己以前為什麼沒有在家裡多屯些食物。

時間不多她得抓緊,但她驚奇的發現,自己上次弄亂的桌子上,現在居然已經重新恢復了原樣。除了該少的少了,這一片空間就好像永遠不會變一般。再一次將那個俄羅斯套娃推倒,然後打開床櫃底下的抽屜,特意多取了些錢,曲蝶自信這次應該會來得及。

由於高檔小區的規劃都比較好,所以那家超市也處在整個小區最中心的位置,曲蝶的這一棟離那邊多少還是有些距離。

一邊快速打開房門,她的腦子裡一邊計算著趕到那裡最快捷的路線,匆匆跑下樓,便想起車子什麼的都停在地下車庫,取的話會十分耗時間,就在她打算再一次跑著去的時候,眼角餘光卻突然瞟到了一個此時正在練習騎車的小男孩。

眼睛登時就是一亮,「小朋友,謝謝你了!」將數張百元鈔票塞到那個小男孩的手裡,曲蝶道了一聲謝便迫不及待地騎上去一溜煙沒影了。

只留下那個手裡拿著錢卻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小傢伙傻傻站在原地嚎啕大哭。「嗚嗚嗚,壞人,搶我車,我的車,嗚嗚……」


沒有理會背後的哭聲,此時曲蝶已經騎著那輛並不大的自行車用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瞪著兩個輪子拚命往前趕。

「呼。」花了大約五分鐘,抹了一把頭上的汗,曲蝶立即就跳下自行車向著前面的超市沖了進去。

「茶葉蛋、泡麵、巧克力、香腸、麵包……」嘴裡一邊喃喃著,曲蝶的手一邊以飛快地速度將食物往自己的購物車裡扔。沒過多時,她走過地方的貨架上就都被橫掃一空。

雖然不可否認自己手裡的這些都是現代的垃圾食品,但是她就是看在這些垃圾食品中滿是各類食品添加劑,平時吃了能讓人的脂肪飛速飆升她才拿的。

如果換作往常,她可能還會稍有顧忌,但是在那個貧瘠的地方,就是要能盡量保持體內的能量這樣才不容易挨餓。至於健康不健康的問題,她可沒有那個多餘的精力去兼顧養生了,不餓死就最好!

待將一整個購物車都掃滿了之後,她又順手拿了一本懶人烹飪食譜,這才爽快地結了賬,手裡拎著兩大袋東西離開了超市。

由於手裡的東西實在太多,再加上她估摸著時間也不剩多少了,曲蝶便沒有再登上那個小自行車,而是一路優哉游哉地走了回去。

心中一邊估算著這次大概的時間,除去上一次那個玉佩最後使用的那一次僅有可憐的五分鐘和剛剛發現這個玄機時進入現實世界了一瞬間。其餘兩次的時間都比較長,尤其是這一次,零零星星做了這麼多事情,似乎比那一次還要多了十分鐘,畢竟超市還要等著結賬的嘛,光排隊也消耗了她的一點時間。

「所以這次……」就在她嘴裡喃喃地時候,眼前的鏡頭突然一陣顛倒,她再聚焦的時候便發現又回到了古代的那個老房內。

眨巴了幾下眼睛,曲蝶現在已經沒有多大的驚訝了,「這次大概有半個小時了呢。」嘴裡小聲嘀咕著,她一邊把手上拎著的兩大袋吃的都給找地方藏了起來。

「這可是我的全部家當,絕對不能讓人發現!」將茶葉店放在桌上,藏好了零食后,手裡緊緊抱著最後買的那個食譜,曲蝶簡單的翻掠了一下那個懶人烹飪食譜,她倒是有些意外且驚喜,因為剛才在超市的時候,她也只不過是看這個名字合心意才順手拿的,倒是沒想到就連裡面的菜都如此合她心意。

有家常小菜——西紅柿炒雞蛋,還有鹽水蝦、咖喱飯之類的,都是些簡單又好吃的小菜。

別看之前她做的那一頓飯令曲庭生怎麼贊口不絕,其實啊,她根本不怎麼會做飯的。以前每日每日地都要忙任務,根本就沒有空下來讓她學燒飯的機會!閑暇時光能夠睡到自然醒然後起來點個外賣吃她就已經很滿足了。

至於烤魚,那是例外,為了能夠在野外生存下去,從大自然中尋找可以吃的食物是必須要學會的!幾次三番下來也就積累了足夠的經驗,但是普通的家常小菜她的技術可就不怎麼樣了。

所以每次從現代回來她才會準備了這麼多調料包,就是為了依靠化學添加劑的力量而彌補自己的缺陷。

放下手裡的食譜,曲蝶不禁砸吧了幾下嘴巴,食譜里有說明的同時還附上了幾張色香味俱全的圖片,這令許久都沒吃到這些美食的她實在抗不住啊。

又將食譜藏好,她這才起身從袋子里掏出兩塊麵包又喝了點水,撫了撫已經不再有飢餓感的肚子,曲蝶此時忍不住嘴饞想起了前兩天自己考的魚。

反正現在只有自己一個人了,曲蝶心念一動,便轉身去拿了烤魚時要用的調料,手拿魚叉和菜刀上了山。

小溪離老房子並不願,出了門像右拐個彎再往上走一會兒便能到。山路陡斜,曲蝶決定朝近路走,直接爬到半山腰,估摸著只需要兩分鐘的時間便可以到。

想到就做,雖然身子肥胖不太順手,好在也挺好爬的,對常年訓練行走在陡峭山峰中的她簡直是小意思。


快到的時候,曲蝶的額頭上,已經冒下了細細的汗珠,微微撇了撇嘴,看來她還是高估自己身體了。

「呯~」

額頭猛的吃痛,曲蝶腳一滑,差點整個人摔下去,還好眼疾手快,緊緊的抓住了一塊石頭,耳邊響起銀鈴般的笑聲。

「哈哈哈哈,這個傻子,像豬一樣的身體還爬山,真不怕掉下去摔死啊。」

嘲笑的話語,透著惡毒。 曲蝶用力一撐整個人上來,撿起地上的一個石子就丟了過去,準確無誤地丟在謝雨兒的嘴巴上,頓時此住了叫聲。

謝雨兒捂著嘴巴不可置信的看著曲蝶,氣得眼睛瞪得溜圓。

旁邊的小跟班看到了,連忙上前對著曲蝶一頓劈頭蓋臉的罵,結果卻被曲蝶一個冰冷嗜血的眼神給嚇退。

愛情從來不溫暖 ,要真罵起來了,十個謝雨兒都不是她的對手!

這個謝雨兒仗著自己的身份地位胡作非為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以前這個女人也總是欺負原身,但自從上次打了她一巴掌之後也算兩不相欠了,現在這具身體是她的,她是來自現代的特工,可不是原身那好欺負的主。

石子也還回去了,曲蝶不想待在這裡接受她們的眼神仇視,冷笑一聲,轉身欲走。


「你給我站住!你是瞎了沒看到本小姐嗎?」被忽視的謝雨兒恨恨的跺了跺腳,嘴上還一陣火辣辣的痛,沒想到這小丫頭力氣還挺大的

「小,小姐,我們還是繼續找花吧?」站在謝雨兒身旁的小跟班熊菱不由得立即走上去勸道。她當然不是想要幫曲蝶,只不過她覺得沒有必要和一個傻子去浪費時間而已,還不如幫謝雨兒找到花之後再藉此坑點獎賞來的重要。

「你給我閉嘴!」誰想到聽到這話的謝雨兒頓時就怒了,狠狠地瞪了一眼熊菱,便惡狠狠地罵道:「還找什麼找?上次這個傻子打我的賬我都還沒有跟她算呢!新賬舊賬一起算,怎麼能就這麼放她走了?!」

謝雨兒說完后,熊菱撇了撇嘴,本來是因為聽說了這裡山上結了好看的花,所以謝雨兒今日才特意跑來摘得,沒想到就冤家路窄地碰上了曲蝶。

關於上次謝雨兒被人欺負了這件事,身為謝家的下人,謝雨兒的小跟班,她是有所耳聞的,只不過因為那次謝雨兒實在太生氣並沒有將事情說的沸沸揚揚,所以她也是現在才知道那個膽大包天欺負他們家小姐的人居然會是這個遠近聞名的傻子曲蝶!

謝雨兒的爹可是這一塊地有名的地主,而且整個家裡的子嗣中又只有這麼一個女兒,還遺傳了她娘生的相貌姣好,十分受她父親的喜歡。所以此刻熊菱只覺得曲蝶真是太不知死活了,這分明就是要自取滅亡啊!

見主子都這麼生氣了,為了能夠討謝雨兒的歡心,從而討要一點賞錢,熊菱全然忘記了剛才被嚇止聲的事情,腦子一轉,立即就跟著幫腔道:「我們家小姐叫你呢,你個傻子,真的是不識好歹,我看你真的是不知道我們家小姐的厲害啊,聽到了沒,你給我停下,停下!」

輕輕掃了一眼那一臉囂張的兩人,曲蝶毫無波動,回頭冷冷一笑,「丟人現眼。」

聲音不大不小,正好讓在場的兩個人都能聽見,謝雨兒氣得手指頭顫抖,她居然被一個傻子給罵了?

謝雨兒氣憤的一跺腳,快步上前罵道:「傻子就是傻子,怎麼?你哥哥這回不來護著你了?」環顧了一圈,沒有見到曲庭生,謝雨兒便立即揚起一抹笑又接著羞辱道:「看樣子我上次說的話曲庭生還是聽進去了嘛,早點拋棄你這個傻子他也能早點輕鬆不是嗎?不過現在也不算太晚,你不會還天真的以為他會護你一輩子吧?呵呵。」

輕笑兩聲,謝雨兒自以為可以挑起曲蝶的傷心,可誰知,任憑她如何喋喋不休,曲蝶仍舊自顧自抓了幾條魚便準備離開,絲毫不為所動。

咬了咬牙,謝雨兒狠狠的說道:「曲蝶,你這個賤種賤丫頭,你這麼肥你哥哥卻那麼瘦,說不定是你娘偷人和人家生的,你哥是個……」

「啪啪啪!」三巴掌下去,謝雨兒被打蒙了。

「你幹什麼?」熊菱尖銳的聲音尖叫一聲。

曲蝶眼神冷冷的直視謝雨兒,「你再說一遍?」

謝雨兒不知為何,心中忽然有些害怕,往後退了一步,高傲的揚起臉,挺了挺胸,「曲蝶,你別以為你腦子清醒了我就不敢把你怎麼樣,我告訴你,你只配當個傻子。」

曲蝶冷笑一聲,「謝雨兒,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不要一步步來觸摸底線,否則這荒山野嶺的,我還真不敢確定我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嘴角勾起一抹笑,曲蝶一步一步逼近謝雨兒。

前一秒還囂張狂妄的謝雨兒此刻看著朝她一步步走進的曲蝶卻忍不住害怕地直往後退。聲音里更是帶了顯而易見的哭腔。可山路本就狹小,再退又能退到哪去呢?

「你這個沒人疼的賤種,你別過來……」

「啪~」又是一巴掌下去。

謝雨兒感覺自己口中的牙齒都快打掉了,眼淚再也忍不住的流了出來,口中還是嘴硬道:「我爹可是地主,你要是敢對我怎麼樣,我爹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啪啪啪……」

謝雨兒已經被這幾個巴掌打得暈頭轉向了。

曲蝶慢慢的收回手,豪不在意,笑易然然的說道:「那我倒是想試試嘍。」

熊菱站在旁邊早就已經呆若木雞了,這一切發生在幾乎幾秒之中,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謝雨兒已經被打好幾個巴掌了,她有點慫,不敢上前,害怕自己挨打。

曲蝶拍了拍手,冷冷的掃視了一眼熊菱,準備打道回府。

眼見曲蝶要走,謝雨兒著急的上前,結果後腳踩到了一塊比較濕的泥土,趔趄之下身體居然就不受控制地朝後倒去。

曲蝶目光一瞥,立即停下了腳步,眼疾手快地伸手將她朝著自己的方向猛力一拉。

謝雨兒害怕地閉上了眼睛,可預想之中的疼痛卻並沒有襲來。她忍不住悄悄地睜開了一隻眼睛,就看到了曲蝶朝著自己伸過來的那隻手,不由得一愣,而她此時也已經被拉回了原地。

見自己已經安全,看了一眼明顯鬆了口氣的曲蝶,謝雨兒的心裡卻沒有感到絲毫的感動,突然就鬼使神差地伸出雙手朝她推了過去。

「下去吧你!」面上不禁揚起一抹笑容,謝雨兒的面前似乎浮現出了曲蝶一會兒狼狽從山坡上滾下去的場景,忍不住興奮地大叫道。

心裡一驚,面對突然襲來的危險曲蝶的身體卻已經先大腦一步做出了反應,多年特工留下了戰鬥意識使得她很靈敏地就成功躲了過去,隨後冷笑著看向謝雨兒。

謝雨兒就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曲蝶的行動完全在她意料之外,待她反應過來時,身體已經依據慣性直接俯衝了下去。一邊失重地往下墜落,謝雨兒那雙好看的眸子此刻正滿是驚恐地大睜著。

「啊!——小姐!」這一切的發生都只在電光石火中,熊菱害怕的尖叫一聲,但是更擔心的卻是自己將接受的懲罰。

雖然這個坡的高度並不算特別高,但是奈何山上崎嶇不平,地上還遍布著尖銳的小石頭以及鋒利的樹枝。這樣一番折騰下來,謝雨兒原本那嬌弱的身子不由得立即就掛了彩。


光曲蝶視線能看到的就是她手臂上都已大片大片破了皮,有的甚至還被枯樹枝給劃開了血口子,額頭上更是遭受了石頭的撞擊而鮮血淋漓,可見謝雨兒這次摔得真的十分慘重。

謝雨兒隨著慣性下沖,速度非常快,只能斷斷續續聽得見她抑制不住地痛苦哼叫。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