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在那碰撞的中心處,一片狼藉,一個直徑有着數丈的大坑出現在眼前,那坑有着半米深,顯出裸露的土地,而在這坑裏有着一道白色的人影狀物正靜靜的躺着。那正是骨傀。

骨傀就那般躺着,沒有動靜,還如以前一樣,並未有斷臂等什麼地方。但是琉新透過精神力能夠發現,骨傀雖然還沒有完全的碎裂,但是它的身上卻都佈滿着細密的裂縫。這些密集裂縫纔是正真的致命之處。現在的這具骨傀恐怕已經是徹底的報廢,失去了戰鬥能力。

見到骨傀的這個樣子後,琉新心中猛然一沉,他的最大底牌骨傀已經被廢了,只是停頓了片刻,他便猛然轉身,又欲逃跑,骨傀以廢,那麼他失去了最後和影十三對抗的底牌,也只有逃跑一途了。

然而,就在他剛是跑出幾步後,突然被彈了回來,那種感覺就如突然撞到了什麼東西。而琉新擡頭卻發現前方什麼都沒有,他以爲出現了幻覺,又是繼續往前,這回他感覺的真切,前路確實是有着東西擋着。

“莫非是影十三搗的鬼?”琉新心中疑惑,就在這時,影十三那幽幽的聲音便是傳來,“你不是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魂術,值得我弒師叛院麼?在你死前就讓你見識一下!”

(今天朋友結婚,就一更了,以後補上) 影十三的話令得琉新的身子猛然一怔,雖然有些驚疑,不過他也並未理會,因爲現在逃命要緊。

前路被堵,使得琉新有些慌亂,他忙的向左側跨出幾步,繼續前行,可是沒走兩步,他又是似乎被什麼東西擋住,而彈了回來。

琉新現在已經確定了,這一定是影十三的傑作,只是這是什麼手段,竟然能豎起無形的牆來擋住他的去路。

琉新慌亂的思索間,便轉過身子,雖然這樣會很快遇到影十三,但是畢竟也會多一些逃走的機會,總比攔在這裏要好。


可是,他失望了他轉身沒走了幾步又是遇到了同樣的狀況,前當擡眼看去,明明什麼東西都沒有,然而卻就是走不過去,又似乎被什麼實質的東西擋着。這種感覺令得琉新頗爲的難受。

這時,他的心頭突然涌起了一股不好的念頭,莫不是四周都被堵了起來不成,琉新便試了試,果然是不出他的所料,這時,他的一顆心已經真正的沉到了谷底,他擡起頭掃了一圈,他發現影十三正在離着他的不遠之處看着他。那般眼神就如是在看猴子一般。

琉新的眼眸閃過一抹黯淡之色,影十三真的是太強了,強到他沒有任何還手的手段,一直無往不利的精神攻擊,也是失去了作用,就連自己的最大底牌骨傀也是報廢。莫非今日真的要死在這裏?琉新心中有着濃濃的不甘。

心頭沉寂了片刻,琉新不知怎麼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小狐理在神恩日爲他血祭的那一幕。

“三年之後,你若能親手殺死桑梓、特里二人,你就前來我白狐一族提親,到時尤娜就爲你的女人!”

小狐狸的爺爺那話語猶如是在耳邊響起,令得琉新的眼睛也是迅速的紅了起來,小狐狸?我不能死,我要殺了桑梓,我要找尋自己的身世之迷。

“我絕對不能死!”琉新一聲大喝,他的身上紅光極速的涌動起來,血芒匯聚胸前,一紋聖體立馬的施展出來,與此同時,他的魂力也是運轉到了極限,幽黑的魂力夾雜着血色光芒,琉新的渾身散發出一股極其暴虐的氣息,此刻他的實力已經全部的發揮出來。

“嘭!嘭!嘭!”

琉新對着圍困在其四周的無形壁障一拳拳的轟出,足矣碎裂大石的氣勁轟擊在那無形的圍牆之上。卻是沒有任何的反應,而那壁障似乎還有着反彈攻擊的能力。

琉新打出的猛烈攻擊,最後竟然都是被彈了回來,在這片狹小的空間裏亂竄,震的琉新的身子一陣劇烈的顫抖,氣血上涌,吐血不止。

可是琉新依然不停止,仍在一拳拳的轟擊着,只是片刻,他的拳頭就一片血肉模糊,而且由於氣勁的回震使得他的傷勢也在不斷加重。

身體上的劇烈疼痛,和嚴重傷勢令得琉新的意識都是有些模糊。可他卻依然不放棄,此刻,他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活下去。

琉新宛若癲狂之狀的樣子,落在影十三的眼中,即使是強如影十三這樣的人,他看向琉新的眼神也不免起了變化,這個少年爆發出來的求生本能,令他都爲之側目,而且更重要的是這個少年的心性、毅力皆是不弱,若非如此他的日後成就不可限量。

“只是……”影十三低嘆了口氣,緩緩向琉新走去,開口道:“放棄吧!你打不破的,”

琉新卻置之不理,依然還在繼續着。

“我現在所使用的就是那老頭的月階中位魂術,空間封鎖!”影十三繼續說道。

“空間封鎖?”聽到這個陌生的名詞後,琉新的身子一怔,總算是停下了動作,他目光驚駭的看向影十三,即使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魂術,可是透過名字他也能夠明白,將你所在的空間封鎖,現在他不正是這樣的狀況麼?被困在一處密閉的狹小空間裏走不出來。

難怪影十三會因爲一卷魂術而殺死自己的老師,寧願背上弒師叛院的罪名也在所不惜。“空間封鎖”這樣的魂術恐怕任誰也會爲之瘋狂吧!

空間這個神祕的層面,衆所周知不到王爵都是接觸不到,也只有達到王爵才能初步的控制空間之力,這也是王爵強大的原因,在對戰中,當敵人控制你身邊的空間,你還如何戰鬥?

而現在一種魂術,就是能將這種強橫無比的能力用出來,而且還沒有階別的限制,誰又能放棄呢?

只是片刻,琉新就想通了所有,這時琉新才感覺到身體的不適,剛纔由於心中有着念頭,現在放鬆下來,他纔是發現自己的傷勢有多麼嚴重。

兩個拳頭都是一片血肉模糊,身上的衣服也都是被反彈的氣勁震的盡數破爛。到處都是血跡,到處都是疼痛,琉新一陣苦笑,現在恐怕是他覺醒以來受傷最嚴重的一次吧!

“怎麼樣?明白了吧,所以你還是放棄吧,你破不開空間封鎖的。”這時,影十三又是聲音低沉的說道。

“要我放棄?你做夢呢吧!哈哈!”滿身血跡的琉新突然大笑了起來,他的目光就如嗜血的怪獸,此刻,就連他本人也沒有察覺到,他體內的神祕符文又是悄然起了變化,竟然開始向它所在的魂力迴路重要支點,慢慢的滲透……

琉新那充滿瘋狂的眼神令得影十三的心中感到分爲的不安,他隱隱有種預感,若是今天自己殺不了琉新,那麼日後自己恐怕會死在這個少年的手中。

想到這裏,影十三的眼神也開始變得冷厲,不管他如何看好這個少年,但是今天必須殺了他!

影十三對着琉新伸出了手掌,冷冷的道:“結束了!”

他的手掌緩緩握下,琉新便立刻覺得他所在封閉空間竟然在慢慢的緊縮,向他壓迫過來。

“啊!”

琉新又是瘋狂了起來,拳頭又是向那壁障重重砸下,只可惜依然沒有效果,反是被反彈力震得蹭蹭的退了好幾步,氣血翻騰,眼冒金星。

空間由四周向琉新擠壓過來,裏面的空氣似乎都被抽空,一種窒息的感覺涌上來,使得琉新原本就有些模糊的意識,更加不清醒。

意識的不清醒使得琉新只是本能的不斷在揮舞着拳頭,不斷的在爆發着氣息,就連他自己都未察覺,他的身上又出現了詭異的變化。

此刻琉新那幽黑的魂力竟然都是涌了出來,將他的身子包裹進去,這些魂力聚而不散,似乎爆發出一股股詭異的吸力,琉新的這般變化,就如當初在遠古祕藏中那頁黑紙化爲符文進入他身,使得他無意識的吸收白骨峯強者古拉魂力的那樣。

詭異的吸力至琉新的身上散出,他的身體在幽黑魂力的包裹下就如一個神祕的黑洞,帶有着吞噬的能力。

在這股吸力之下,那原本封鎖的空間,竟然變得極度的不穩定,一道道漣漪蕩起,就如這封閉的空間,快要破開一般。

影十三的臉上悄然爬上驚恐之色,從琉新身上散發出的吸力,竟然令得他體內的魂力都有壓制不住,破體而出的跡象。

這個少年到底是誰?他的體內是有着什麼東西?影十三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因爲他必須要殺了琉新了。

影十三強壓住心中的惶恐,結出一道奇異的手印,隨着他手印的完成,那原本波動的封鎖空間又是穩定了下來,閉合的速度也更是快了些。顯然琉新雖然是起了變化,在剛纔差點破開了空間,可是跟影十三比起來還是差點。

空間的擠壓越來越厲害,琉新甚至能聽到自己骨骼被壓迫而斷裂的聲音,就在琉新快要撐不住時。一道熟悉的聲音悄然響起。

“小琉新,看來你需要一些幫助啊!”

這道聲音突兀的響起,而且似乎還蘊含着什麼力量,使得那原本擠壓的空間陡然停止了來,隨即,那原本穩定的空間劇烈的波盪起來。

“轟隆!”

一聲大響之後,那封鎖的空間應聲而破,琉新頓時感到壓力一鬆,他的身子再也撐不住,重重的倒在地上。

“空間封鎖”竟然就這樣輕易的被了開來,影十三渾身大震,因爲他與這“空間封鎖”有着連接,所以也是受到了牽連,氣血上涌,幾乎要吐出來。

“到底是誰?”影十三捂着胸口,臉色有些蒼白驚恐的道。僅憑一道聲音就是能破開他的“空間封鎖”,這樣的事情還是他首次遇到,也難怪他會異常驚恐。

“你走吧!我不想殺你,”那道聲音又是想起,只是他的形體卻沒有顯出來。

“你是誰?快給我滾出來!”影十三在原地不停地轉着圈,他目光驚恐的掃着四周,卻始終發現不了這道聲音的主人在哪裏。

而這時,影十三卻是沒有注意到,那躺在地上的琉新在聽清楚這道聲音後,他原本強撐的精神陡然鬆了下來,那眼眸也是緩緩的閉住,顯然已經昏迷了過去,只是在昏迷前他的嘴角呢喃着,“刃霧大人!”

(訂閱不理想,成績也很差,讓我頗有種自己玩單機的感覺,碼字也很沒動力,怎麼辦呢) 茫茫密林,蔥鬱的樹木,遮掩了將近半壁天空。偶爾間,一陣大風吹過,將樹枝葉都是撩動起來,唰唰作響,由如林海一般,無一不在體現着自然的美與壯觀。

而在這密林之下,有着一處地方卻是一片狼藉,那半尺深的大坑,裸露出深黃的泥土。落葉飄零,這無一不再訴說着這裏曾經爆發過多麼慘烈的戰鬥。

而此刻,在這片地之上,影十三在原地打着轉,目光驚恐的掃視着四周,他尋找着刃霧的身影。

然而就在這時,他突然感到脖頸處有着一絲涼意,隨即手便條件反射般的摸了一下。

“血!”影十三驚恐的大叫,摸完之後,他的手上竟然都是鮮紅的血跡,影十三身子顫抖的將手在面前揮起,只見魂力涌動凝聚出一面光鏡。


透過光鏡看到自己,影十三的眼睛陡然睜的滾圓,那般表情就如看到什麼最爲恐怖的東西。只見他的脖頸上有着一道紅線。這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影十三驚恐萬分,現在發生的事情處處透露着詭異,透露着恐怖。

“我只是不想殺你,你應該明白剛纔我若是對你有殺心,現在的你已經人頭落地,成爲冰冷的屍體!”就在影十三驚恐間,刃霧冰冷的聲音又是響起。

“你……你爲什麼不殺我?”影十三聲音顫抖的問道。


“因爲你的命是琉新的。”刃霧又是緩緩的說道,“你可以滾了!”

這道聲音雖然低沉但是落在影十三的耳中卻如雷聲滾滾,震的他氣血又是上涌,強壓住內心的恐懼,影十三彎腰對着這片空曠之地鞠躬。後化爲一道黑影遠遠的遁去。

而在影十三剛走了不之後,在琉新的身邊,一道影子緩緩的顯了出來,正是刃霧。

刃霧盯着昏迷中的琉新看了片刻,似乎在思索着什麼?隨即他便將琉新的身體捲起,帶着琉新那具報廢的骨傀,消失在了這裏……

…………

一處山洞裏,琉新平靜的躺着,那偶爾間傳出的細微呼吸聲,能夠看的出琉新竟然是在睡着,就這般也不知過了多久,那原本還在熟睡的琉新突然的睜開了眼睛,猛然坐了起來。

他滿臉疑惑的看着周圍自己所處的環境,竟然是發現自己所在的山洞,正是最初被影十三追殺,逃進這山林裏而找到的山洞。

“影十三?”琉新輕拍了下腦袋,那混亂的思緒也都是整合了起來。

記得自己在快要死的時候,聽到了刃霧的聲音,應該是刃霧救了自己。而且那時受了那麼嚴重的傷。如今也好了不少,也不知自己昏迷了幾天。

只是刃霧去了哪裏?琉新環顧着四周,只見在他的旁邊,他的骨傀正靜靜的躺着。


骨傀也被刃霧大人帶回了麼?琉新嘴角呢喃着,手撫摸着骨傀,它的手感也變得極其粗糙,湊的近些,能看到組成骨傀的骨骼上有着細密的裂縫。

這個骨傀算是廢了,琉新低嘆一聲,就骨傀現在這個樣子,恐怕略微動作大些,就會立馬散架的。

“看來以後就得靠自己了?”琉新向後一坐,滿臉苦澀,以前他在學院中遇到棘手的對手,他就會直接召喚出骨傀來強勢擊敗對方,當初打敗奎蛇、殷弘等都是這樣。

而且,他剛把柳青得罪,還重傷了殷弘,恐怕與柳影起衝突也再所難免,那時琉新因爲有着骨傀還有恃無恐,這骨傀已經廢了,也只有自己面對了。

“實力!實力!”琉新緊握着拳頭,如果不是實力低微,又怎麼會被影十三逼到那種地步……

“對了,影十三呢?”琉新一個激靈,不過微微一想,他就放鬆下來,想來刃霧肯定爲他解決了此事。瞥了一眼身旁已經破損不堪的骨傀,琉新心念一動,將其收入到了空間戒指中,之前他曾從陸川那裏,獲得過骨傀的煉製之法,在回來交到學院的時候,他也是備份了一份,因此如今特也有着骨傀的煉製之法。若是日後有機會,說不得還會將這骨傀重新煉製一番……

身體還有些疼痛不適的地方,琉新又盤坐了會,便起身欲要走了,而他剛是站起身來,一張紙片便從他的身上掉了下來。

琉新眼疾手快,一下子便將紙片抓住,只見上面有着一些字,竟然是刃霧所留。上面書寫着:

“影十三以走,但我並未殺他,他還需要你自己解決。還有莉吉爾讓你去帝都找她!”

看過後,琉新的手上幽黑的魂力發出,將那紙張震碎,卻是陷入了沉思中,刃霧大人沒有殺影十三,而是讓自己解決,這麼說來我豈不是還有危險?而且去了帝都還不知會生什麼事,我還不如在這裏修煉一番,提升了實力在回去。

一番思索後,琉新便決定在次修煉,雖然經過這次受傷的緣故,他的魂力修爲也算是勉強觸摸到了上位師爵,但若要突破還差些。那麼也只有修煉“血精鍛體術”了。

血精鍛體術成就“九紋聖體”!現在他還只是一紋而已,隨着他實力的提升,明顯已經不夠了,之前他一直在找機會修煉,那麼現在看來倒正是合適。

因爲之前有過修煉一次的經驗,所以琉新倒是顯得輕車熟路,將山洞略微的清掃了一番,將事先準備好的木桶取了出來。裏面放置好了清水。

琉新心念一動,幾個玉瓶子便是出現在了手上,琉新滿臉的欣喜之色,這些玉瓶裏沉放的正是他曾在白骨空間中得到的魂獸精血。這也是他修煉“九紋聖體”的根本。

並未猶豫,琉新拿起玉瓶直接將裏面的魂獸精血倒入那沉放着清水的木桶中,清水在加入魂獸精血後,顏色立馬變的血紅起來,而且還沸騰了起來,一個個氣泡翻滾。

而琉新臉色未變,又是加入了幾個玉瓶子裏的魂獸精血,待得達到量時,那木桶內已經完全成一片血紅之色,裏面的血水由於能量之強的緣故,猛烈的沸騰着,站於桶邊就已經能夠感受到那其中所蘊含的霸道能量之強。

琉新又是輕揮了揮手,有着幾株碧綠色的草藥,落入那木桶中,這正是天心花和仙靈草,用來平和魂獸精血的藥材。

幾株天心花和仙靈草落入那沸騰的血水中,瞬間便是被融化爲精純的藥液,而那原本有些沸騰的血水也有些沉寂了下來。

一切都是做好了準備,琉新深吸了口氣,將衣服脫下,直接便是跳入進了那木桶中。

“嘶……”

儘管已經做好了準備,可是那劇烈的疼痛之感,還是忍不住令得琉新嘴角一抽。強行穩住心神,琉新連忙手印變換,啓動血精鍛體術的修煉之法。

“以血精覆體,吸血精爲己,化血精入身,熬筋通脈淬血……”隨着修煉之法的啓動,那玄奧的口訣也是逐漸的涌上心頭。

參雜了魂獸精血的血紅液體,隨着琉新的修煉,開始涌動旋轉起來,不一會就形成一個漩渦,而琉新就位於漩渦的中心。

液體轉動,一絲絲特殊的能量被剝離出來,滲入琉新的身軀。

“啊……”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