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今天為了盯著她,她沒睡梁丹怡也繃緊了神經拖到了11點,大大超出了她平日的作息範圍。

看準了時間,雲曦關燈睡覺。

被子下,她攥緊了下午在村口配的鑰匙。

黑暗中,她閉著眼睛聽著梁丹怡的呼吸聲,等她睡著,等她徹底睡死。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不遠處傳來細微的雞鳴聲,她知道時間差不多了。

夏季雞鳴時間大概是三點半,這個時間正是所有人都熟睡時間。

她輕手輕腳的起床,拿了背包走到房門邊,割掉房門上的紗窗,從木框里伸手出去開鎖。

鄉下的房門為了透氣,做成一半木板一半紗窗,紗窗上掛著短窗帘隔斷又保風水。

也恰恰是因為這樣的設計,才方便了她從裡邊開鎖!

否則,就算她配了梁丹怡的鑰匙也開了不了外頭反鎖的門!

從屋裡出來,借著月色,雲曦深深看了眼自己住了十幾年的家。

雖然寄人籬下,可也是遮風擋雨,多少也有點感情。

再深的感情,也抵不過她要回京都的心。

屬於她的東西,這輩子她不會再妥協再退讓!

從村裡到鎮上六公里的路,前幾年通了高鐵直達京都,天亮之前她能走到火車站。

她依稀還記得,早上七點有一般高鐵直達京都,等陳麗雪意識到她跑了追過來,恐怕也來不及了。

————

大清早,慕非池正在草地上訓練大白的奔跑速度,幾個回合下來,他也是大汗淋漓。

「少帥!」齊原和馮銳站在邊上,時間緊急不得不開口打斷。

見他停下來,齊原拿了份文件走上前,「少帥,有緊急任務!」

慕非池擦了擦臉,喝了口水拿過文件看了眼,微微沉下眼。

「馬上回京都!齊原,你通知高鐵部門加一列車廂,一組便裝走高鐵,二組攜帶武器走陸路,三組走直升飛機。」

「是!屬下馬上通知下去!」

估計是知道他要走,大白挪著爪子拍打著他的腳,仰著頭可憐兮兮的賣著萌。

每次扔掉它就走,也不讓它上戰場,簡直就把它當成了寵物貓!

「沒想把你扔在這裡,你跟直升飛機走,就這麼大張旗鼓帶你走高鐵,非把全車的人都嚇走不可!」

他抬手揉了揉大白的頭,起身往裡走,直接把大白扔給了獸醫。《馬甲大佬A爆了》第327章扭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其他人咬牙!

他們都很想入內但不敢。

不用說都知道,這丹堂中肯定會發生大戰,也許整座丹堂都會倒塌下來。

且,他們不是林凡,沒有那種膽子與實力敢與火靈對着干。

在得知不許諸人入內,且下這個命令的還是火靈后,都不敢進入其中。

「哼、這林凡還真以為殺了一兩尊主宰后,就無人治得了他!」

「就是,真以為自己主宰境內無敵了;依我看,無非就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

「等著吧,很快就會有血濺起,染紅這第五層,主宰的血液將化作血泊淹沒這萬畝的遼闊大地。」

一群人議論紛紛,當然都噙著冷笑。

林凡當然沒有聽見這些話,就算聽見也不可能去計較。

類似這種人,這種話,往往你反駁一萬句都沒用,會將自己的檔次拉低了,只需與事實來打臉就行。

「好狠。」

小武開口,眼神很冷。

小諾深寒道:「的確太狠,所有的丹藥全都被他收走,一顆都沒有留下!」

「該死!他這是故意為之。」宇主眼中跳動着殺意:「這是為了噁心我等。」

「的確。」林凡點頭,道:「從這些丹藥殘留的氣息來看,雖能稱得上一個珍品二字,但對於他那種身份與修為的人來說,全都奪走,未免顯得太過小氣。」

「呵呵、之所以這麼做,完全就是在嘲諷我們呢。」

宇主笑了,露出白森森的牙齒:「稍後我來殺他。」

林凡蹙眉:「沒事,雖剛剛只是道身一戰,但已經知道他的虛實,滅他不難。」

他知道宇主這是在擔憂。

第五層內,青煙繚繞,殘存的丹香混合在這些青煙中,很是好聞,如走雲端之上行走,通往第六層的通道,則是掩在這些煙霧中。

踏梯而上,林凡在前,小諾等緊隨其後。

「咻!」

陡然,一柄長槍從斜刺里殺來,槍尖染血,古樸而滄桑,瀰漫着歲月氣息。

「敢爾!」

林凡震喝,以為是火靈出手,但當他轟拳震飛這長槍后,卻是發現,這只是通往第六層階梯的險阻而已,是某種禁制,只有當修者臨近時才會踩踏到。

「小心。」他叮囑,且小心向上走去。

「鏗鏗鏗!」

像是同時有三萬柄戰兵爭鳴,殺氣森然臨體,讓人長出雞皮疙瘩來。

最主要是,以林凡的符文之眼,竟然都在短暫時間內失效,不能準確的窺出這些戰兵埋於何地,又會在什麼時候突兀的殺出。

劍芒成網,刀意如霜,讓人遍體生寒,全都籠罩向林凡,且,都具備主宰這個層次的殺傷力,讓人頭皮發麻。

「都小心些。」林凡大喝,但卻是錯愕的看見,這些殺劍,這些長刀,竟然只針對他本身,而對身後的小諾視而不見。

突破殺陣,林凡在更高處看向小諾等。

小諾凝眉向前,轟轟!

殺機又起,但讓林凡心中一松的是,這些殺機,只有帝君這個層次,小諾想要向上不難。

他寬心了:「都注意些,這些不知是起始那個年代的殺陣會根據你們的境界與戰力,而對你們展開襲殺。」

諸人都點頭。

林凡向上走去,一路有驚無險,總算是登臨第六層。

咚。

但就在他從階梯上踏足第六層的剎那,一種恐怖的重壓鎮壓在他兩邊肩頭上,壓得他的膝蓋都微彎,讓他的背脊都曲了瞬許。

太空了,像是一左一右兩個肩頭上,正在抗著兩顆大星,沉重得快要讓他竄不過氣來。

「嘖嘖……你竟然也能登臨這一層。」

有冷笑起,林凡看見了,這才是火靈真身,他一頭火紅的長發,每當髮絲飄起就會帶出絢爛的火焰,且,他的雙瞳亦如火焰燃燒,身着金色戰袍,但卻是以次一級的母金在戰袍上勾勒出一簇烈焰來,太過奢侈。

「你都能,本尊為何不能?」

林凡很平靜,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自信,不弱世間任何一人。

「哼!憑你也配與本座相提並論?」

火靈冷笑,他大汗淋漓,眉間的長發貼在額頭上,渾身蒸騰著白色的霧靄。

「原來如此。」

林凡開口。

這應該就是為何在道身敗后,火靈本尊未曾出去尋他一戰的根本緣由,與他一般,此時正肩負如星辰般的重擔。

「呵呵……還有一群螻蟻跟隨你前來?」火靈笑了,他在林凡身前百步,回頭獰笑,但正大口喘氣。

林凡掃了他一眼,向前踏了一步。

一個趔趄,林凡差點跌倒,同時眼中出現駭然!

太恐怖!

這層樓是要讓人感受所謂的力之極盡嗎?

一步踏出后,林凡感覺到雙肩之上的恐怖重壓至少增了一倍。

「嘿嘿……那群螻蟻走不入這一層。」火靈譏誚了,且道:「就算入了這層,也會被活生生壓成肉泥。」

林凡凝重,他衡量與火靈之間的步數差距!

若每走一步,都是上一步的一倍!

那麼,他第一步感覺如肩負兩顆星辰,那麼一百步之後,豈非如肩負星海?

當然,這更讓他體會出火靈的恐怖,肩負星海,行走百步,這真的很難用言語形容出這火靈的肉身究竟多強。

「誰說我走不到這一層?你嗎?」

小諾來,衣不染血,卓爾不群;他站在台階上睥睨火靈。

火靈臉色一沉。

「呵呵……自知有己不知有人的東西。」小武也到了,與小諾並肩拍在一處,眼神戲謔的盯着火靈。

火靈臉色更難看了,只因,他口中的螻蟻,直言不可能闖過重重艱險,到達這一層的所有人,竟然全都到了!

「當心,這一層大恐怖,當是在考驗你肉軀與神魂能夠承受的重力極限。」

林凡沒有去看火靈難堪的臉色,而是向小諾等開口。

「我試試。」小諾深呼吸,向下踏出一步,咔嚓一聲,他的骨節都在發響:「果真恐怖,雖未感知到父親口中的星辰之力,但我覺得,我在背負着一尊主宰而行。」

林凡蹙眉。

小武踏出足跡后,凝重道:「我與小諾感覺差不多,像是一尊在綻放重力規則的主宰鎮壓在我的肩頭上,沉重無比,像是要將我壓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前方即將遭遇:第三階段BOSS【牆壁之影】攻擊力1600、防禦力3000,【影之食屍鬼】攻擊力1600、防禦力1300(已轉化為【牆壁之影】形態),【影之食屍鬼】攻擊力1600、防禦力1300(已轉化為【牆壁之影】形態),【影之食屍鬼】攻擊力1600、防禦力1300(已轉化為【牆壁之影】形態),請玩家小心。」

!!!

斑此刻停下了腳步,並陷入了沉默。

他感覺自己的心臟彷彿在隱隱作痛,前面竟然有四個BOSS在等着他!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