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令人暫時陷入幻覺之中,失去行動能力!

林陽皺着眉頭,沒想到這人不止會用氣不說,居然還有迷魂散這種東西!

原來這鎮海還是臥虎藏龍啊!

可是隨後林陽無所謂地笑了笑,無論是什麼陰謀詭計,他都會一一撥開!

論食用狗糧的正確姿勢[快穿] ,雖然還是很虛弱,但是明顯比起剛纔好了不少。

唐風此時也打開門走了進來,看着坐在牀上的女人,他瞬間伸出手抱住了美婦。

“你醒了!太好了!你終於沒事了!”

美婦也微微笑着,拍着唐風的後背。

“你說你這人這麼善良,能不能將內丹還給我啊?”

林陽聽聞無奈的笑了笑,本來挺溫馨的氣氛,直接被這小狐狸給打亂了。

鎮海的角落裏,一個衣着靚麗,戴着眼鏡,看起來斯斯文文的男子,站在風中看着天空的黃昏。

“唐風的妻子已經脫離控制了,我也差點險些被發現,這個林陽不簡單。”

身後一個戴着面具的人,發出尖銳的聲音。


微風時不時吹起男子的衣襬,就這樣沉默了好一會,他開口說道。

“告訴許雲龍,讓他去做掉這個林陽。”

身後那人點了點頭,一眨眼就消失在了原地。

男子摘下了自己的眼睛,呵呵笑着。

鎮海一家酒吧裏面,一個長得很是兇悍,臉上一個刀疤的男子,正坐在櫃檯前自顧自的飲酒。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戴着面具的男人,坐在了他的身邊,微微笑着要了一瓶伏特加。

這男子此時呵呵笑了笑。

“看起來韓少又碰到什麼麻煩了啊,說說看。”

戴着面具的人從懷裏拿出了一張照片,上面的人正是林陽。

“除掉他,做的漂亮點。”

男子眯着眼看着上面的人咧開嘴一笑。

“有我許雲龍在,讓韓少放心吧,這個人勢必會屍骨無存!”

一旁戴着面具的人點了點頭,隨後拿着伏特加轉身離開了酒吧。

許雲龍看着照片上的這個人,拿出了電話。

“喂,大壯,告訴兄弟們!我們有活要開幹了!”

與此同時林陽看着對面的唐風,以及他身後的美婦微微笑了笑。

隨後林陽拿出了一個黝黑小藥丸,遞給了唐風。

“唐老,給夫人吃一個這個,明天她就會恢復正常了。”

唐風笑了笑接過了這藥丸,隨後拿出了一開始那張銀行卡,遞給了林陽。

“謝謝你了,小友,你這個朋友我唐風交了,從此以後有什麼事情,儘管來找我!”

林陽微微一笑,點了點頭,也沒有多在意。

因爲唐風不會爲了他,得罪歐陽家的。

隨後林陽接過了銀行卡,轉過頭離開了這間別墅。

回到家中,林陽將銀行卡遞給了自己的父親林山。

“父親,這裏有300萬,拿着這筆錢和姐將公司打理好,歐陽俊那邊交給我。”

林山皺着眉看着手上的這張銀行卡,也沒有多說什麼,因爲現在他確實很需要這筆錢。

“你有什麼辦法對付歐陽家?”

重生之猖狂大小姐 ,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用這個。”

… 鎮海一夜之間,默默無聞的林家,突然又一次站了出來,本來已經垮掉的公司,瞬間又恢復了運轉工作。

這一下可是徹底震驚了所有人,誰都不知道,這林家突然怎麼了,要知道想啓動一個公司,不僅需要強大的財力,還需要人脈。

其實他們哪裏知道,林山早就籌備好了一切,只是缺了一點錢而已。

當然最震驚的當屬於歐陽家。

“什麼情況?這林家怎麼突然之間就活過來了?!”

一個高高瘦瘦的男子,坐在椅子上,渾身上下都是一身名牌,彷彿就是在告訴所有人。

我有錢!

“歐陽俊少爺,那林山不知道哪裏來的錢財,和人脈,一夜之間公司居然又恢復了正常運轉。”

這人就是歐陽俊!

歐陽俊皺着眉頭,隨後冷笑了一聲。

“管他多少錢,給我繼續吞,繼續砸!這一次我要把他林家打的挫骨揚灰!”

小弟點了點頭,轉身就要離開。

“等一等,林家的哪個小廢物,以及許君柔怎麼樣了。”

“少爺,那林陽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開始擺攤賣了一些丹藥,聽說是有病治病,無病健體,雖然一顆丹藥賣5000高價,但是還是有不少人去買,而許君柔只是和往常一樣。”

歐陽俊聽聞皺了皺眉,隨後冷笑了一聲開口道。

“找人林陽打廢,我要讓那許君柔,求着我娶她!哈哈哈!”

醜女爲後


殊不知他的一切幻想。

都要隨着林陽的轉世重生。

慢慢落空…。

林陽一如既往的坐在橋邊擺攤,現在鎮海所有人基本都是知道,這裏有一個號稱林大師的人,據說可以包治百病,而他的藥丸又確實有效!

導致林陽的名氣越來越大,每天的藥丸基本都是被洗劫一空。

晌午,林陽看着面前空蕩蕩的攤位無奈的笑了笑。

“看起來以後要加大劑量了,這根本就不夠賣的啊。”

雖然很累,但是林陽想到歐陽俊的樣子,總是會生出無盡的動力!

就在這時遠方一羣描龍畫鳳的男子朝着林陽這邊開了過來,手上還都拿着片刀,林陽也看到了無奈的搖了搖頭。

總是有一些過的不耐煩的人啊。

突然他在人羣中看到了幾個熟面孔,細細得想了一下,林陽纔想起來,那幾個小混混,就是上一次被他打的哭爹喊孃的那些人。

想到這裏林陽哈哈笑了笑,對面的這一大幫人看着林陽居然還笑得出來,也呵呵笑着。

這人怕是瘋了吧?

周圍的一衆路人看到此景,都嚥了口唾沫,紛紛逃散開來,都害怕捲入其中。

“小子!你上一次打碎了我三顆牙齒,這一次我要把你的所有牙都拔下來!”

林陽看着說話的這人,正是上一次被他碾碎手臂的那個人。

“看起來你另一隻胳膊還不錯啊,這一次我不介意再幫你鬆鬆骨頭,”

林陽肩膀上的小狐狸也惺忪得睜開了眼睛,看到面前的這一幕,居然連害怕都不害怕,從林陽肩上跳了下來,到一旁。

“快點解決,我想吃你姐姐做的飯了!”

說完又閉上了眼睛。

林陽無奈的笑了笑,這還是當初不斷想殺了自己的小狐狸嗎?

“快點吧,老子還要回家吃飯呢。”

說完林陽鬆了鬆胳膊,看着面前的一羣人,彷彿看到了一羣任人宰割的龍蝦一般。

對面這羣人聽聞互相對視了一眼,隨後噗嗤一下哈哈大笑了起來。

“喂,你們聽沒聽到?這小子等死等的不耐煩了!”

“那我們怎麼辦?”

“還用想嗎!龍哥有令!除掉他的所有人!懸賞五十萬!”


林陽聽聞一愣。

自己的腦袋這麼不值錢嗎?

“兄弟們!這小子很能打!我們儘量不要單挑!一起上!將他剁成肉醬!”

對面這羣小混混聽聞哈哈大笑,士氣很是高昂。

林陽此時有些不耐煩了,看了看手錶開口道。

“磨磨唧唧,再不來我就回家了!”

對面這羣人聽聞瞬間拉下了臉,拿起手上的片刀,指着對面的林陽。

哄!

這羣人一哄而上,瞬間將林陽埋沒在了裏面。

林陽站在人羣中,看着周圍虎視眈眈的人,此時居然一個敢先上手的都沒有。

不過就算他們先上手。

也沒有任何的作用。

敢與己爲敵的人,從來不會有好下場!

只見林陽蹭的一下伸出了手,居然直接抓住了一個人的片刀!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