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夜狼速度越來越快,攻擊的角度,越來越刁鑽。就像影子一樣,知曉蕭易的弱點在哪。

「不行!」


蕭易低喝,「不能坐以待斃。《光影魔拳》得暫時放下。搞定這個夜狼再說!」

心中明悟。

蕭易意念一動,《風捲殘雲》發動,一陣狂霸的氣勢,頓時爆發而出。

轟!

空氣炸響。

無形力量衝擊下,四處亂竄的勁氣流光,僅堅持了半分鐘不到,就迅速湮滅。

蕭易挺拔的身軀,屹立不動。

上、下、左、右亂竄的夜狼,身形直接暴露而出。

「找到你了!」

蕭易大喝。

《風捲殘雲》再次發動,無形的力量包圍夜狼。幾個呼吸間,就將想要逃跑的夜狼,給緊緊箍住。

「不!——」

… 夜狼尖叫。

自己的攻擊竟然讓蕭易破了,這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

夜狼驚慌。

觀戰的其他人,也面露驚異。

「剛才那是《風捲殘雲》吧?」一名太上長老,手撫長須,沉聲開口道。

「是《風捲殘雲》,蕭易居然把它修鍊到圓滿之境!這個蕭易……確實了得!」

另一名太上長老感慨道。

《風捲殘雲》在地級功法裡面等階不高,但最難修鍊。

原因就是對天地大勢的把握,非常困難。

蕭易能夠修鍊到圓滿之境,這實在是讓人吃驚、震撼!

「哈哈哈……也不看看他是誰的徒兒?哈哈哈……」劍痴大笑,髒兮兮的臉龐上,滿是榮光。

心底里,暗暗佩服自己當初挑中蕭易,做為弟子。

劍痴痴迷劍道,不喜歡教導弟子。喜歡一個人獨來獨去。挑中段二猛,也不過是為了讓他幫忙打理兩座山峰。偶爾興趣來了,才會指點一下。

蕭易也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他挑中。哪想到,當初為了「破」字精髓下挑選蕭易,做為弟子的無心之舉,今天給他帶來那麼大的榮耀!

十五歲的武王,也就罷了。天賦、領悟力,居然都那麼恐怖。這個弟子,收的太值了!

哈哈哈……

劍痴大笑特笑。

……

「我待會要是對上蕭師弟,直接認輸算了。」步天因喪氣道。

「不錯。直接認輸,總比虐個半死再落敗來的好。」朱驍龍跟在後面附和。

「雖然你們說的很附和實情。但不打一下,我可不認輸。」蘭亭訶子嬌聲道。

「嘻嘻,麒麟哥哥那麼厲害,我也不想錯過。」姬雨菲興奮之下,忍不住嬉笑出聲。

話音落下,大家齊刷刷看向她,面露古怪。

頓時,姬雨菲俏臉一紅,迅速恢復冷冰冰的一面。眼眸寒光一掃,步天因、朱驍龍立即打了個冷顫,慌忙收回目光。

只有趙星辰,雙拳緊握,死死的盯著蕭易。

他同樣不服輸!

……

半空中。

「可能與否,不是你說了算。好了,打了那麼久,夜狼師兄還是早點下去吧。」

蕭易淡然開口。念頭一動,就要把夜狼摔下高空。

然而就在這時……

嗡嗡嗡!

夜狼的身體忽然縮小,逃脫《風捲殘雲》的氣勢擠壓。來到蕭易後方,大口喘氣。

「呼、呼、呼……蕭易,想讓我認輸,沒……沒那麼容……」

「就那麼容易!」

不等夜狼把話說完。

蕭易豁然轉身,握掌成拳。本命元氣催動,《光影魔拳》零點幾秒時間內,轟然打出。


嘭!嘭!嘭!


空氣三聲爆響。

****出來的無數道流光,互相重疊,幻化魔力精髓,帶著無可匹敵的氣勢,一路轟殺向夜狼。

「給我敗吧!」

蕭易大喝。

音波穿透虛空,將空氣如同水流一樣一分為二,形成一條泛著漣漪的透明真空甬道,朝夜狼瘋狂衝來。

「不!!!」

夜狼尖叫。

就是不肯認輸,哪怕無數道流光匯聚而成的火紅色元氣鐵拳,在瞳孔中快速放大,碾殺而至!

「給我破!給我破!」

夜狼瘋狂大喊。拼勁全身力量,雙掌齊齊拍出。

「光影遮天!」

轟隆隆~!!!

勁氣漫天,波濤滾滾。

無數道流光鋪天蓋地,瀰漫開來。強大的力量,在空氣中爆發出潮汐拍滾一樣的聲響。

「咚!——」

兩股力量互相撞擊,流光不斷寸寸湮滅。然而在火焰元氣的一路焚燒輾壓之下,夜狼的反撲,漸漸降低。

恐怖餘波,推動他的身形,一個勁的往後倒退。

嘭嘭嘭!

夜狼雙腳踩踏虛空,所過之處,留下了一個個由天地元氣爆炸形成的腳掌印。

「啊~!」

夜狼大吼,臉龐漲紅,雙臂青筋暴露。掌心對外,本命元氣一股腦的全部傾瀉而出。

然而,這並不能起到作用。

蕭易冷喝一聲,期身上前,再次一拳打出。

轟!!!

漫天流光飛逝。組成一隻巨大的冒著熊熊熱浪的火焰元氣鐵拳,向著夜狼,快速輾壓而來。

那一道道彷彿妖獸咆哮的流光拳影,在夜狼眼中,彷彿無窮無盡,在瞳孔中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不!!!」

夜狼驚恐大叫。想要逃跑,卻發現自己被禁錮了!

《風捲殘雲》氣勢擠壓!

身體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看著無數道流光拳影,轟擊在身上。「砰」的一聲巨響,被打的高高拋空飛起。

人在半空,蕭易迅速追上。然後,《光影魔拳》再一次施展。

轟轟轟!

流光飛逝,彷彿燦爛的煙花。

因為速度太快,和空氣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響。然後,在夜狼不甘的目光注視下,命中他的胸口。

「哇!——」

夜狼張嘴狂噴鮮血,身體直線下墜,「咚」的一聲悶響,重重砸在堅硬的碎石地上。

咕咕~!!

他的身體不斷痙攣抽搐,臉龐慘白一片。幾次掙扎著想要爬起來,卻怎麼也沒有力氣。

最終,腦袋一歪,昏死過去。

靜。

天空地面,全場一片寂靜!

怎麼也不肯認輸的夜狼,最後結果,竟然被打的硬生生昏死過去。

這個代價,誰也沒想過!

自作孽也好,震懾也罷。

總之,步天因、朱驍龍看向蕭易的目光中,除了敬畏,還是敬畏。尤其是步天因,對自己在比試開始前,和蕭易所說的話,由衷的感到苦笑。

媽的,蕭易那麼恐怖,即使手下留情也得吃不少苦!

現場寂靜無聲。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