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想而知,這將會演變成一場怎麼樣的災難。

墜星步一開,林凡直接進入了地下城,而現在負責地下城入口守衛的人,正是林凡的親信林蕭。本來林蕭是跟林火一起回來的,現在林火已經犧牲了,林凡能夠信任的人,也就只有一個林蕭了。

看到林凡的出現,林蕭一開始還有些懵逼。他拼命的揉捏着自己眼睛,確認眼前的人正是家主林凡之後,整個人都快要哭了。

“少爺,您終於回來了,我們大家都在等着您呢。”

林凡點點頭,回答道:“行了,別哭了,咱們林家人向來是流血不流淚。你這哭哭啼啼的,成何體統!”

林蕭連忙擦乾了臉上的淚水,說道:“是,少爺,我不哭了。少爺,林火他……”

“林火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他是爲了大家的安全才犧牲了自己,他是我林家堡乃至整個江城的英雄。行了,現在還不是垂頭喪氣的時候,咱們林家堡現在還有多少人擁有戰鬥力?”

林蕭回答道:“包括你我的話,一共還有一百零九人。這些都是咱們林家堡最後的精銳,個個都能以一當十。”

的確,能夠在混戰之中活下來的,都是真正有本領的人。

一百零九人,雖然數量不多,但是作爲內應的話,已經是足夠了。

“很好,告訴大家,養精蓄銳,隨時準備跟我殺出去。”

“這……”林蕭有些爲難的看着林凡,說道:“少爺,你不是在開玩笑的吧?金人大軍足足有十萬人,咱們區區一百人,怎麼可能對抗的起啊。少爺,這地下城還有不少的糧食,我看咱們還是再等等吧。”

林凡瞪眼,沒好氣的說道:“等?等你個大頭鬼,到時候要是真的沒有了糧食,你覺得大家還會有信心作戰?少廢話,給我傳令下去,隨時準備開戰。另外,告訴大家,岳飛將軍已經等候在江城外面了。到時候,咱們來個裏應外合,看他們這些金人還能躲到什麼地方去。”

聽到岳飛這個名字的時候,林蕭也是明顯的眼前一亮。看起來,對於岳飛的威名,他還是很清楚的嘛。只要有岳飛在,大家就還有希望。

“我就知道,家主不會隨便拿咱們林家人的性命開玩笑,原來家主早已經聯繫到了岳飛將軍啊。嘿嘿,對不起,是我誤會家主您了。”

“你這臭小子,要不是看在你跟了我這麼多年的份上,我肯定一巴掌拍死你。記住了,以後但凡是我的命令,都必須要堅決的服從。這林家堡家主的威名,絕對不容置疑,明白嗎?”

林蕭很是認真的點點頭,回答道:“是,謹遵家主訓誡!”

“很好,快去通知吧。另外,告訴全程的百姓,讓他們做好搬家的準備吧。即便是江城打下來,這裏也不可能繼續居住了。要知道,江城現在就是一座孤城。繼續留在這裏的話,只會遭受更大的災難。等我跟岳飛將軍商量一下,就讓他護送咱們去別的地方。”

“好的,我這就去。”

林蕭這小子,辦事還是挺靠譜的。要不是因爲如此的話,林凡也不會把什麼事情都交給他去做了。

只是,現在的地下城,跟當初那個地下城,已經變得不太一樣了。原本這裏還是金碧輝煌的,可是現在,已經變得破破爛爛了。毫無疑問,這裏的金銀財寶什麼的,都已經被百姓們瓜分一空了。這些年來,他們對於張縣令那是敢怒不敢言啊。

如今,張縣令已經被林凡手刃,他所貪污的這些民脂民膏,自然就被他們全部給搶了回去。 神仙很忙[快穿] ,就這麼毀於一旦了。

說實話,林凡多少還是覺得有些可惜的。雖然這座地下城的確是浪費了不少的財力物力,但這裏足以稱得上是一個奇蹟了。就好像是現代人眼中的帝王陵墓一樣,那都是文化和藝術。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國家的財富。可現在,卻被一羣人給破壞的不成樣子了,林凡也只能表示遺憾了。

不過,真正讓林凡覺得生氣的事情,還在後面。



“打死她,打死她!”

什麼情況?林凡不由得皺起了眉頭,聽上去似乎是幾個小孩子的聲音。可是,爲什麼會有小孩子在這裏打架呢?

林凡連忙上前查看,卻發現幾個女人正被關在一個小黑屋裏。林凡定睛一看,這房間裏關着的,不正是張縣令的大夫人嘛。

這是什麼情況?

林凡登時大怒,說起來,這大夫人也是苦命人啊。當初,她是被張縣令強娶的。她這一輩子都沒有做過什麼壞事。可能,她這輩子唯一的過錯,就是生了張揚這麼一個坑爹的兒子。但是,這也不是她一個女人所能改變的事情啊。


小丑主播 ,在張縣令死後,也是她主動把糧食拿出來接濟守城軍隊。可是,誰能想到,她居然遭受到了這樣的待遇。

“這是怎麼回事?”

林凡怒吼了一聲。

那幾個小孩子正拿着小石頭丟大夫人,可憐的大夫人,就這麼蜷縮在角落裏,一言不發。

“你們幾個,幹嘛要這麼做?”

那幾個小孩,一臉戾氣的說道:“她是縣令的女人,跟着縣令壞事做盡,她活該!”

“胡說!”林凡怒道:“給我住手,否則我把你們也關起來!” “切,你是誰啊,有什麼資格把我們關起來。”

這幾個小孩子並沒有將林凡放在眼裏,或許,在他們的世界裏,林凡還是那個江城第一廢物吧。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他們之所以還能活着,那都是林凡的功勞。

對於這種三觀不正的小孩,林凡那是沒的說。熊孩子嘛,既然不聽話,那就揍一頓好了。要是還不聽話,那就繼續揍。林凡就不相信,自己還對付不了一羣熊孩子了。

“我是誰?很快你們就知道我是誰了!”

即便是對待孩子,林凡也沒有手軟的可能性。像這樣的孩子,如果從小不教育的話,那長大以後,多半就是社會上的渣宰了。

“林蕭,給我滾過來!”

林凡的聲音很大,大到足以震懾整個地下城。如果說,這些孩子都是瞎起鬨的,那麼林凡很想知道,到底是誰將大夫人關在了這裏。這件事情,他林凡必須要給大夫人一個交代。自己這才走了幾天啊,難不成這江城就要翻天?

林蕭對於林凡的聲音,那是再熟悉不過了。一聽到林凡的呼喚,林蕭趕忙應答。

“家主大人,我在這裏了呢。”

林蕭風風火火的趕了回來,衝林凡說道:“家主大人,怎麼了?”

林凡一路的怒色,指着旁邊的大夫人,問道:“給我一個解釋!”

“這……”林蕭也是一臉的尷尬,“家主大人,這件事情你聽我跟你解釋。事情是這樣的,您也知道,咱們江城的百姓被張縣令壓迫已久,所以大家對他都是相當仇恨的。尤其是在大家看到金碧輝煌的地下城,更是覺得張縣令所做的一切,都是虧欠他們的。”

“所以呢?”

“所以,他們就把對張縣令的不滿,全部發泄到了大夫人的身上。”

“混蛋!”林凡怒吼道:“你爲什麼不阻止?難道你不知道,大夫人是無辜的嗎?”

林蕭一臉的委屈看着林凡,說道:“家主大人,不是我不阻止啊,而是我根本就沒有這個能力阻止。我這充其量,也就是個小小的家僕。在咱們江城,哪怕是咱們林家堡的家僕,那地位也是相當低賤的。我的話,他們根本就不聽啊。”

林蕭這話說的倒是不假,在江城有個規矩,那就是作爲奴僕的人,世世代代都會是奴僕。除非,他們能夠得到主人家的認可,讓主人家賜給他們一個合理合法的身份。因爲林凡並不是古代人,所以他把這個設定早就忘記了。他以爲,自己已經將林蕭當做自己人了,這樣就沒有什麼問題了。

可實際上,江城內外其他人並不接受這個設定啊。因爲只要林凡沒有親口承認林蕭的身份,那林蕭就是一個奴僕。在江城裏,奴僕是沒有任何社會地位的。換言之,別看現在林蕭是自由之身,可他的地位甚至還不如關起來的大夫人。

“給我放人!”

“這……”林蕭面露難色,“這不太好吧?”

“我再說一遍,放人!”林凡怒吼道:“誰特麼要是有意見,讓他跟我說。我倒是想看看,到底誰這麼牛叉,連我林凡的面子都敢駁!”

“好一個林家堡家主啊。”就在此時,江城中最閒的一夥人出現了。這羣人說白了,就是江城的一堆渣宰。他們平時沒事的時候,最喜歡的就是惹是生非。

其實,大夫人之所以被關起來,跟他們這夥人,也是有關係的。

“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對方哈哈大笑道:“林家主真是貴人多忘事啊,怎麼連我們江城五虎都給忘記了。林家主,您該不會真的以爲,這江城是您說了算了吧?那我們這夥人,可是不同意的。”

“你們什麼意思?”

林凡皺起了眉頭,他看得出來,這五個人就是過來鬧事的。當然,林凡也不會懼怕他們。大不了,直接在這裏清理了他們。至少,在地下城裏,林凡就是這裏的王。任何膽敢忤逆的人,都得死。

“什麼意思?”江城五虎的老大花斑虎說道:“還不明白嗎?這江城是咱們江城所有人的江城,而這地下城也應該是咱們江城所有人的地下城。這張縣令爲非作歹這麼多年,搜刮了咱們江城百姓多少民脂民膏。這一點,林大家主不會不知道吧?”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哼,他既然吃了我們的,那就應該給我們吐出來。整個地下城的財寶,我們大家是已經平分了。但是,張縣令那個老混蛋欠我們的人命,他還沒有還!就算他死了,這筆賬,我們也都給他記得清楚。既然他死了,那就讓他的女人來還,這難道不是天經地義嗎?”

林凡看着站在江城五虎身後的百姓,問道:“你們也是這麼認爲的?”

“對,我們也是這麼認爲的!”

好一個蠱惑人心啊,看到這個場面,林凡都有些感動了。這江城五虎有這等本事,你們乾點什麼不行啊,偏偏非要做些禽獸不如的事情。

林凡看着衆人,冷漠的說道:“那我就告訴你們,這地下城是我林凡說了算。你們江城五虎算什麼東西,你們口口聲聲說張縣令欠了你們的,那他活着的時候,你們怎麼不去找他算賬?現在張縣令死了,你們纔過來逞威風,你們也好意思?”

“我林凡在這裏告訴你們,這張縣令是我殺的,這地下城是我搶的。你們要想在這裏活下去,那就得聽我的。如果不想活的,可以站出來,我保證讓他分分鐘見閻王!”

衆人面面相覷,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尤其是那些牆頭草的百姓,這個時候,又不知道該站在那個位置了。

說實話,這纔是林凡覺得最悲哀的地方。你們這麼多人,連最基本的思考能力都已經喪失了,那你們還有什麼資格稱之爲人?

別人怎麼說,你們就怎麼做,那你們跟馬戲團裏的猴子,有什麼區別呢?

人之所以爲人,那是因爲人擁有區分是非曲直的能力。如果連這一點能力都沒有,那他們也就不配做人了。 面對林凡的強勢宣言,衆人面面相覷,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然而,這只是普通人的想法。江城五虎可從來沒有覺得,林凡是什麼不可戰勝的神話。在他們看來,只要能夠煽動起後面羣衆的情緒,那麼一切就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中。他們還將不相信林凡敢對這麼多無辜的百姓出手。

“林凡,你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

花斑虎輕蔑的看着林凡,“怎麼着,你這是打算威脅我們嗎?實話告訴你,我們這些人也不是被嚇到的。你要是真的打算動手,那就來吧。我倒是想看看,你是怎麼把我們這麼多人一起殺掉的。”

“花斑虎?做人不要太猖狂。”林凡皺起了眉頭,“你真的以爲,我不敢殺你?”

“哈哈,我倒是想看看,大名鼎鼎的江城第一廢物,是怎麼殺我的。諸位,大家給我們做個見證。如果林凡他不敢殺我的話,那他就是江城第一廢物,哈哈哈哈。”

花斑虎是故意在挑釁林凡,林凡又不是傻子,他怎麼可能會看不出來。只是,在地下城的人想要活下去,就只能有一個人說了算。如果地下城的聲音太過混亂,那麼到時候林凡也很難掌控局面。

別看現在沒有人說什麼,萬一到時候林凡帶人衝出去的時候,這花斑虎再反戈一擊。到時候,林凡他們就真的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了。所以,在總攻還沒有開始之前,林凡必須要做點什麼。

“花斑虎,請你注意點你的態度。這位可是我們林家堡的家主,也是在座諸位的救命恩人。如果沒有他殺死張縣令,找到地下城的話,你以爲你們還能活到現在?”

林蕭知道,有些話不能讓林凡自己去說,所以他便主動站出來,跟花斑虎對峙。

花斑虎連林凡都不放在眼裏,更何況是一個小小的林蕭了。

“你給我滾一邊去,你算是個什麼東西啊。我跟你老大說話,你插什麼嘴,信不信老子剁了你!”

林蕭一臉的慍色,“花斑虎,你也太不是東西了吧?”

“哼,”花斑虎撇撇嘴,“林蕭,我也不怕告訴你,我們江城五虎在江城的地界上還從來沒有怕過誰呢。林凡你想讓我們聽你的,我告訴你沒門。你不是想救人嗎?來啊,只要你能打過我,我就同意你放人。如果你打不過我,那就趕緊滾蛋!”

林凡抽出了自己的佩劍,那是岳飛送給他的湛盧。既然花斑虎這些人一心求死,那林凡也沒有辦法了。殺了他們,剛好也是爲江城除了這一害。

“廢話少說,你們五個一起上吧。”

“喲?”花斑虎狂妄的看着林凡,說道:“你倒是挺自信的啊。兄弟們,既然林家主都開口了,咱們還在等什麼,一起上,給我廢了他!”

“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林凡冷哼了一聲,整個人化作一股風暴,將江城五虎全部斬殺。甚至,在場的人都沒有看清楚,林凡究竟是怎麼出招的。

林家堡的人,一直在吹噓林凡有多麼強,號稱能夠以一己之力對抗整個金人的十萬大軍。本來江城的百姓都以爲,這是林家堡的人在吹牛。可是真正看到林凡的實力之後,他們都沉默了。開玩笑,這強大的實力,誰還敢跟林凡爲敵啊,那不就是找死嘛。

花斑虎五人做夢也沒有想到,林凡居然會這麼強。他們本來還以爲,自己怎麼也能在林凡的手裏過幾招。大不了,到時候自己求饒就是了。他們原本還在想,林凡就是再霸道,也不可能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就把自己給殺了吧。

可事實就是如此,林凡一出手,就直接讓他們上西天了。開玩笑,這都什麼時候了,這羣不知死活的傢伙還在窩裏鬥。這羣白癡,簡直就是在花樣作死啊。就算是林凡不殺他們,他們也遲早會被自己的行爲給害死的。

殺掉這搗亂的江城五虎之後,林凡再次厲聲詢問道,“現在,還有人質疑我的能力嗎?”

質疑?別開玩笑了好不好。他們甚至都沒有看清楚林凡是怎麼行動的,結果花斑虎五人就已經涼涼了。自己可不想體驗一把,花斑虎是怎麼涼涼的。

“既然沒有人說話,那就給我把大夫人放出來。我告訴你們,你們別以爲是大夫人欠了你們的。她從來沒有做過什麼對不起你們的事情,她也只是一個無辜的受害者。本來人家還主動要求救濟你們,可是你們呢,恩將仇報。真不知道,生而爲人,你們的心腸究竟爲何如此的惡毒!”

面對林凡的斥責,衆人默然無語。一方面,是他們真的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另一方面,也是因爲他們實在是害怕林凡的力量。

林蕭見到林凡已經掌控了地下城的局勢,他也馬上打開了房間的大門,將大夫人給放了出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