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那邊居然只是一處堡壘。

火器軍的優勢本來就是攻城急迅,可現在被一座堡壘困住,著實說不過去。

孔有德聽到這裡,端起的酒杯又放了下來。

兩萬人的大軍在這裡,其實有歸化城跟科爾沁的協助,堅持一兩個月的沒問題。

但是,孔有德心裡總有一股忐忑情緒。

這樣的情緒,在他轉投大清,負責斬殺明軍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現在卻是反覆焦灼。

阿濟格那邊的人馬遲遲未有消息,也同樣是讓人心中難安。

「草原上的蒙人不能妄動。

把軍隊里的漢人奴僕叫出來,下一次進攻的時候,趕在前方。

給大軍充當人盾!」

孔有德果斷說道。

而此時的話音不過剛落,遠處的堡壘傳來了號角聲。

一名漢軍進來稟報:「出戰了!堡壘裡邊的大部兵馬,終於出戰了!」

傳令兵的話說完。

帳篷里經過短暫寂靜,突然開始大肆歡笑起來。

「出戰了!

龜孫兒子,終於出來受死了!」

眾奴才面露猙獰。

喧然大笑。

彷彿全天下,所有跟他們「相異」的胞族,都是生死敵人。

「為我大清,奮勇殺敵!」

孔有德同樣是欣喜,說完抽劍出營布兵。

眾奴才隨之出營。

「不好啦,不好啦!」

可諸將還沒離帳多遠,又見一道身影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

一名漢軍想要阻攔,卻是被直接踹翻在地,給罵了一聲「狗奴才!」

孔有德定睛看了一眼,此人卻是認得,就是阿山帳下的一位副手。

「土布甲喇,你怎的歸到漠南了?

天武城脫困了?」

孔有德再見到這人滿臉血污,心頭一跳,就怕先前的不好預感變為現實。

土布甲喇是一臉惶恐,急切的說道:「恭順王爺,何止是天武城脫困,郡王爺也敗了。

快快派你的漢軍,殺光那些漢狗!」

「阿濟格……三萬兵馬,敗了?」

孔有德面色更沉,又問了諸多細節,終於明白了阿濟格大部兵馬是死在火器之下。

眼前的這個土布甲喇,更是全程連別人的衣角都沒見著。

「古怪,其中定有古怪!」

孔有德本就是火器軍出身,知道光靠火器擊敗阿濟格的兵馬,那得要多麼強大的火力?!

再結合這段時間的見聞,指不定還會有這個可能。

可是這趟出來,原先的登州火炮營才帶出來不到一半。

現在想要退兵,已經來不及了。

前陣的號角聲越吹越急。

孔有德翻身上了馬,讓所有的火炮都準備就緒。

同時有土布甲喇的提醒,心中也加了一份警覺。

上了戰場的士氣也不能丟。

全軍口號依然吶喊著:「為我大清,殺敵!」

「殺敵!」

「殺敵!」

……

此時,一號堡壘外。

劉青峰一馬當先,帶著天武軍出戰。

此時的堡壘內外總共有八千人馬。

劉青峰這段時間,統籌漠南兵馬應敵,也好幾次求戰,可都被陸舟的信使阻攔了。

因為不想增加過多傷亡,對面畢竟是漢軍火器部隊。

而現在全面出擊,則是因為昨天晚上,陸舟從天武城送來了三十門重炮。

這些重炮在打完阿山部后,就由四輪馬車運下漠南。

而與此同時,陸舟還加派了五百支組裝了倍鏡的線膛槍。

這些都是與孔有德作戰的底氣。

孔有德的漢軍來到陣前,劉青峰聽著那些漢奸喊出來的口號。

氣得臉色一青。

自然是毫不猶豫,責令所有炮火,都往漢軍陣地上轟殺過去。

7017k 她竟然在圖書館這種神聖的地方被一個不穿上衣的男人壁咚了。

他垂下頭,逐漸靠近她的臉頰,兩人只見已經沒有縫隙了,簡直就是在給她上羞辱之刑。

用力的轉身要逃也逃不掉。就像是被堵在洞裡面的小老鼠一樣,狼狽極了。

「你滾開!」正要強硬的凶他的時候,結果腿軟了,氣場太強大了……

就在他的臉要湊過來時,她還打了一個噴嚏,瞬間金唯的表情就僵硬了:「你再敢靠近我我會噴你一臉口水的!你就不怕噁心嗎!」

「不怕!」金唯從她魅惑的眸子上,轉移到,她色澤飽滿的紅唇,他開始盯著那裡。堅實的雙臂在古色古香的牆壁上面支撐著,頃刻間就覆了上去。

凜冽的香氣在姚窕的腦海中漫散開來,像是數千隻數萬隻溫柔攀爬的螞蟻在她身體的各個角落,扭動著觸角在徘徊。

整個人如夢似幻的被吻著。

她恍惚間看見金唯緊閉的眸子上,絨齊的睫毛投下了陰影,長到可以掃到她的眼瞼,很癢。

他既投入,又猛烈。

緊接著似是被金唯察覺她的異樣,她面色桃紅的呼吸著,被他抱起來走向空曠區域的按摩椅上。

她手腕處質感極佳的黑西裝被他直接丟到了地上,然後覆在姚窕身上,圖書館中的書香與他身上的荷爾蒙氣息像是無縫隙的混合印在了姚窕的腦子裡。

急促的呼吸聲混合著金唯身上極少的重量與壓迫感,讓她徹底失去了判斷,她像被按壓住的弦,是繼續彈奏還是綳斷,就在一念之間。

突然間姚窕眸光晃動,不知道觸碰了哪個按鈕,按摩椅竟然啟動了按摩裝置。

姚窕已經感受到背部的觸角在為她的背部做按摩。筋骨被揉搓的有些痛。

她徹底醒了過來,她不能被一個有聯姻未除的人發生某些不可描述的關係。

這正是一個好時機,姚窕晶亮的眸子這一刻終於恢復了清醒,若不是按摩椅,她真的要沉淪了。

她靈機一動,纖細絲滑的手法在他胸口的部位遊走幾下:「你的手感真不錯。」

在金唯要有下一步動作之前,她奪得先機,手指嬌弱無骨,她都不知道自己還有這本事……

金唯抓緊她的手,抬起頭來看著她,眸光炙熱的快要將她看成融化的甜筒。

「窕窕,我感覺我愛上你了。」

「我發誓,這輩子我只對你一個人好。」

溫徹的聲音在姚窕的耳邊擴散。

金唯炙熱的眸子定在姚窕的清透雙眸中,姚窕躺在下面,一隻手從他的胸膛遊走到鎖骨,最後到了他直挺的脖頸。

另一隻手卻在尋找著機械按摩椅上的某個按鈕。

「你在找什麼——」

冷酷的聲音讓姚窕的動作戛然而止。

「再找戒指?戒指在我口袋。」金唯看向地面不遠處的黑西裝,又轉過來看著姚窕:「等我們完事,立刻就戴!」

說完,姚窕的唇再次遭受著猛烈的圍攻,金唯的手掌已經迫不及待地拉開她裙子的鎖鏈,她的肌膚上有另一種溫度的時候。

她找到了!

眸光震撼,還好找到,不然自己就成失足少女了!

「我靠!」

金唯一聲驚呼,他原本在親吻,結果腦袋被按摩儀的第二檔位給夾住了,正在為他瘋狂按摩穴位。

姚窕推著他壓著自己的身子,艱難地從一旁的空隙中爬出來,鎖鏈處細膩的肌膚還在灌著風,姚窕清婉的眸光瞪著他被蹂躪的模樣:「活該!」

只見金唯在用力跟不停按摩的兩個觸角較勁,試圖掰斷它們。

然而這是霍家的半醫療機器人,用於穴位按摩以及針灸療法,觸角的選用材料是來自外太空的採集金屬。

堅硬而且有韌性。

一側的說明書上都有寫!

而且,檔位開關就在他身體兩側。

然而以他現在的視力範圍根本不可能看到,只能像瞎子一樣亂摸!

「窕窕!」破碎的聲音在空氣中炸開,貌似被折磨的不能活了:「救我!窕窕!這什麼鬼?痛!」

「呵呵。你慢慢享受吧。這個按摩椅的檔位實在是多到數不清,讓你欺負我。」姚窕低下頭,不緊不慢地用纖細的手指將身側的拉鏈拉回到原位。

「這裡還有針灸療法,我看看給你用哪一種會比較治腦子!」

說著,姚窕走到金唯身側的,按摩椅電子屏上,找到了針灸療法。

「你想扎頭,還是想扎身體!說!」姚窕學著金唯平時對她下命令的語氣:「快點!不然你知道後果!」

「姚窕,你別挑戰我的限度!」金唯怒了,按摩椅觸角停不下來,這個女人還要用針扎他!

「快點停下來!」金唯命令她,但是沒得到回應。

甩了甩靚麗的髮絲,姚窕單膝半跪在地板上面,發梢垂落地面,她無比投入的神情看著電子顯示屏。

纖弱無骨的指尖在針灸那一欄著了魔似的。用最溫柔的動作,點最疼痛的針灸。

「啊——」金唯的慘叫聲在圖書館安靜的氛圍中可以凈化人的心靈一般,讓姚窕無比地舒適。

反正都是醫生提前設定好的穴位,扎了也死不了。

金唯背部的肌肉群那般充滿力量,可惜現在成了汗珠淋漓的刺蝟,只見兩個機械手正在掃描穴位給他治痛風。

姚窕為他設置了痛風針灸。

看著他遭罪的模樣,還拍了拍他緊緻的翹臀:「真乖,那老娘走了。」

「姚窕!今天晚上你死定了!」

姚窕轉過曼妙的腰肢,雙手環胸的看著他遭罪的模樣:「但願今晚之前,您還能從按摩椅上走下來。哼!」

再說,誰還等著你晚上報復嗎?

才不。她回去第一件事就是告狀!

姚窕在金唯沉悶的忍痛聲中,換上高跟鞋,趕緊向圖書館外面跑去。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