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龍捲風的吸力傳來,他的速度變的很慢。

龍捲風挨的越近,吸力越強。

只見小白狐被吸到了半空,如果不是李雲用尾巴卷着它,恐怕它早被吸進龍捲風中去了。

饒是如此,情勢也極不樂觀。

如果不想辦法,他們兩個遲早會被吸進去的。

李雲咬了咬牙,大喝道:“水龍吟!”

“炎龍咆哮!”

一藍一紅兩條龍從李雲背後浮現出來,氣勢磅礴,散發出一股強大的龍威。

它們嘴裏發出一聲咆哮,搖頭擺尾的朝着龍捲風衝了過去。

轟轟…


兩條龍與龍捲風相撞,發出極大的響聲。

它們在空中較量片刻,炎龍和水龍消失不見。

而龍捲風亦消弭於無形。

“有點實力,難怪能殺了蜂后它們,不過今天我還是會讓你生不如死。”

見李雲破了自己的雲間盪風,雕王雙眸中抹過一絲意外。

隨後,身上散發出一股濃郁的殺氣。

另一邊。

猿王瞬間出現在李雲面前,看着他的雙眼,吼道:“紫金瞳!”

話剛落音。

它的雙眸變成紫金色,慢慢地散發出熾光。

似乎在醞釀大招。

見猿王這樣,李雲心裏出現一股強烈的危機。

李雲知道不能讓猿王發出這招,否則他就危險了。

“龍之威懾!”

李雲大吼一聲,雙眼變的幽深神祕,閃爍出紅光。

他與猿王對視着。


滋滋…

空中傳出來一陣無形的能量波動,彷彿有什麼在對陣衝殺似的。

就見猿王紫金瞳裏的光芒不斷閃爍,像一點冥火在它眼眶裏跳動。

隨後,“冥火”熄滅,猿王雙目呆滯,變的渾渾噩噩,站在那一動不動。

李雲正要趁機攻擊猿王,可下一瞬,猿王的雙目便恢復清明。

從龍之威懾的震懾中掙脫出來。

“大蛇,沒想到你還會精神類的技能,差點着了你的道。”

猿王現在還有點心驚。

李雲的這個技能很厲害。

它的腦子剛纔完全處於一片混沌中,什麼思想也沒有,就像個白癡似的。

如果不是它實力強,及時從這種狀態中掙脫出來,恐怕已經被李雲打傷了。

“呵呵,你沒想到的時還多着呢。”

聽了猿王的話,李雲冷笑一聲。

“不知死活的東西,看你還能接我幾招!”

猿王說着,大喝道:“暴猿百殺拳!”

旁邊,雕王也用了絕招。

“奪命連環爪!”

猿王和雕王同時攻向了李雲。

它們的絕招威力極大,空間震盪,大地抖動,周圍的許多古木在第一時間化爲了齏粉。

“水龍吟!”

“炎龍咆哮!”

李雲不敢怠慢,立即用出自己最強的技能。

一藍一紅兩條龍從他背後衝出去,迎向了猿王兩個。

轟隆!

一聲巨響傳出來。

水龍和炎龍幾乎在瞬間被猿王兩個擊潰。

然後,它們剎那間衝來,打在了李雲身上。

噗!

李雲噴出一大口血,身上鮮血淋漓,橫飛了出去。

在半空飛出幾十米後,他才掉在了地上,嘴裏又吐出了兩口血。

妖精的棋局

雕王、猿王兩個聯手一擊太強了,他根本擋不住。

此時,他身上有一條很深很長的鳥爪印,鮮血淋漓,裂口幾乎從他肌膚表層延伸到內臟,流出大量血液。

這是雕王的奪命連環爪留下來的。

真的差點要了他的老命。

猿王那一拳也把他打成很重的內傷。 “李雲!”

見李雲被猿王兩個打飛,李小嵐大驚失色的衝過去。

它衝到李雲面前,急忙地說道:“你怎麼樣?你沒事吧?”

“放心,我還死不了。”

李雲衝它笑笑,從地上爬了起來。

然後,他看着雕王和猿王,說道:“雕王,猿王你們就這點能耐嗎?”

“你找死!”


雕王聞言大怒,怒喝道:“萬箭穿心!”

只見它張開兩隻巨大的金色翅膀,猛地向前一扇。

無數金光從雙翅上衝出去,在空中拉伸,變成箭的形狀。

遠遠看去,天空中滿是金箭,像是下起一片金箭雨。

朝着李雲身上落下去。

李雲臉色一變,忙捲起小白狐逃竄出去。

他雖然逃的很快,但金箭太多了,不可能完全都躲過去。

噗噗…

可以看見,一支支金箭刺進了李雲的身體中,迸濺出一條條鮮紅的血液。

當李雲逃出“金箭雨”的範圍時。

砰的一聲,向前摔倒在地上,揚起一陣灰塵。

李小嵐也跟着落地。

剛落地,它就跳起來,衝到李雲的面前,叫道:“李雲!”

“我沒事。”

我是國學大明星

不過,李小嵐看着他現在這副樣子,眼眶都紅了,差點流下淚來。

只見李雲身上有許多血洞,像個蜂窩似的,鮮血汩汩地從洞裏流出來。

把他整個蛇軀都染紅了。

體無完膚!

他這個樣子,看起來非常悽慘。

咚咚咚….

這時 ,大地劇烈震動,像有千軍萬馬殺到一般。

李雲扭頭看去,神色死灰一片。

無數的變異生物從四面八方衝了過來,聲勢極其浩大。

不用說也知道,那是猿王和雕王的手下。

很快,那些變異生物們停下來,裏三圈外三圈的環繞在周圍,皆虎視眈眈的看着李雲兩個。

光是猿王和雕王兩個,李雲就遠遠不是對手。

再來這麼多變異生物,老天爺是要絕了他的生路啊。

李雲知道今天他恐怕真的在劫難逃了。

他看着小白狐,說道:“對不起,我保護不了你了。”

李小嵐聞言,眼淚忍不住當場就落下來了,它使勁地連連搖頭,聲音哽噎的說道:“是我對不起你纔是,都是我沒用,連累了你。”

“不要這麼說,我們之間沒有什麼連累不連累的。”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