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雲在那個詭異的世界演化出了太極八卦,激活了這塊碎片,將這塊碎片裏所蘊含的一切都釋放出來。

所以吳雲看到了一個巨蛋的誕生,一個巨人的橫空出世,更看到了那一道“開天闢地”中蘊含着的奧義。

這一切,都是這塊碎片造成的。

看着眼前的這塊碎片,吳雲不由得眼神一凝。他突然覺得這塊碎片十分熟悉,彷彿在哪裏見過一般。

不過這塊碎片的年代彷彿太過久遠了,任由吳雲想到頭疼都沒有想出這是哪個朝代哪個王朝的東西。

“是那個巨人手中的青銅長斧!吳雲突然失聲叫道。

想到這裏,吳雲忍不住再看碎片幾眼,記憶中不久以前“盤古”所用的青銅長斧和這塊碎片重合在一起。

吳雲突然有種感覺,這塊碎片彷彿就是這個青銅長斧中的一部分一樣。

“唉……原來是這樣。”吳雲嘆了一口氣,說道。

除去眼前的青銅碎片,進入吳雲眼簾的是一片金色的海洋。只不過金色的海洋並不是十分乾淨,上面還漂浮着各種各樣的東西,更離譜的是金色海洋上還漂浮着一個人。

這裏是吳雲的識海!

見回到熟悉的地方,吳雲終於鬆了一口氣,終於可以不用繼續緊張下去了。

或許,這個一切在吳雲的掌握之中的才能真正讓吳雲安心。否則的話,不論是哪裏,都不能讓吳雲安心。

這時,漂浮在金色的海洋上面的那個人突然睜開了眼睛,紅色的眼睛顯得有些詭異也有些猙獰,這完全破壞了他原本有些俊秀的面孔。

“轟!”

他起身,然後沖天而起,在一瞬間來到吳雲的面前,只不過,看他的樣子卻是不是和吳雲敘舊而已。

果不其然,心魔一把抓住吳雲的衣領,怒氣衝衝地說道:“吳雲你個王八蛋,你跟我說好的的肉體呢?說好的聖人身軀呢?我現在都恢復那麼久了,說好的肉體怎麼還沒來?!”

吳雲一拍額頭,心道:“不說還真忘了。”

可是站在心魔面前吳雲可不敢將這話說出來,在心裏想好對策之後,吳雲“憨厚”地笑着說道:“放心,麪包總會有的,你得給我時間不是?有些事情是急不來滴……”

“像尋找肉體這樣的大事,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就決定了呢,這種事情一生就只有一次而已,當然要找到最好的啦……”吳雲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道,一點也不覺得他說的話有些不對味兒。

心魔看着吳雲的眼睛,道:“你是不是忘了?”

吳雲立刻搖頭,將頭搖的像撥浪鼓一般,說道:“這哪能啊,您的事兒就是最大的事兒,我怎能忘記?我以我師弟兔子的名義保證,我沒有忘記……”

“啪!”

話還沒說完,吳雲就捱了心魔一個狠狠的暴慄。

心魔說道:“忘了就是忘了,哪兒來的那麼多廢話,還不快給我滾回去找肉體!”


說罷, 錯愛之候補情人

自己承受一個板栗和一腳便讓心魔的氣消了,這筆買賣倒也划算。只不過答應別人的事終究要做到才行,也不能讓心魔一直等下去。

只不過,在這之前,吳雲還要去一個很重要的地方參加一個很重要的比賽。 都市超强仙醫

想着這件事,現實中的吳雲眼裏睜開了。入眼的是高高的橫在半空中的梁木,還有一個個放滿書的書架。

“這裏是……”吳雲沉吟了一下,心中便有答案。

在他的記憶中,有兩個地方是藏書最多的。一個是庸峯上孟悠然的書房,那裏的藏書甚至可以說是世界上的唯一,因爲那是孤本,所以便顯得特別珍貴。

另一個地方便是大周天星宮中的藏經閣,那裏的藏書僅僅是分類過後還是將好幾層樓的空間完全佔據了,就連藏經閣這麼大的地方都無法一口氣裝下來。

“藏經閣……”吳雲爬起來,左右看了看,最後得出一個這樣的結論。

“宮(教)主,你醒了?”兩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吳雲苦笑地回過頭去,卻看見兩個老頭站在牀邊看着自己,他們的臉都佈滿了皺紋,就像是道道歲月的痕跡一般。

但是他們的眉宇間卻是流露出無法掩飾的激動之情,活脫脫就像是一朵菊花。


看着兩個老頭餓狼般看着自己,吳雲心裏突然有種毛毛的感覺,全身忍不住浮起了一層厚厚的雞皮疙瘩。

四處張望一下之後,吳雲可以斷定這裏是大周天星宮,這裏便是自己曾經來過的藏經閣,但是他心裏還是有着深深地疑惑,不明白自己怎麼突然來到了這裏。

按道理說,現在自己應該在陬邑城中和魔王鬥法纔對,可是自己“一覺”醒來卻是來到了這裏,這讓吳雲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吳雲試探性地問道:“這裏是大周天星宮?我怎麼來到這裏了?”

灰衣老者點頭道:“是的。我們等待了數千年,終於把您給盼來了,這一次大周天星宮重新出世了,需要宮主您老人家的帶領我們再創輝煌……”

灰衣老者越說興奮,竟有些手舞足蹈,“想當年咱們大周天星宮也是一個堪比聖地,比肩道觀雷音寺的存在!這可是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啊,可是當時卻在您的帶領下做到了您當時還說過一句話……”

吳雲有些頭疼的看着灰衣老者,揉了揉眉心,說道:“前輩,你沒事兒吧?”

灰衣老者一頓,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尷尬地笑了笑,說道:“抱歉,宮主回來了,我一時激動,有些失禮了。”

吳雲眉頭微蹙,說道:“前輩,我真的不是什麼宮主,我只是觀星門的一個弟子而已。”

隨即,吳雲看向端木,問道:“怎麼回事?”

端木一滯,沒想到吳雲會突然問這個問題,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一時間卻是陷入了沉默。

思索了一下,端木答道:“是教主你帶老奴來這裏的。”

“哦。”吳雲又一次揉了揉眉心,雖說自己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回事,但是自己本能的覺得端木不會欺騙自己。

況且端木也沒有欺騙自己的必要,自己實在是找不出讓端木欺騙自己的理由。

所以,他選擇相信端木。

感知了一下身體,覺得沒什麼大問題以後,吳雲從牀上下來,說道:“端木,我們走吧。”

灰衣老者一聽吳雲要走,當場就急了,他連忙跑到吳雲的面前,攔住正向門口走去的吳雲,說道:“宮主,大周天星宮還要您來主持大局啊,您可不能走啊……”

說着,灰衣老者還擠出一把眼淚,努力做出老淚縱橫的樣子。

不過灰衣老者好幾千年沒有哭過了,無論怎麼擠也才擠出一點滴眼淚,所以灰衣老者不敢讓這萬分難得的眼淚掉下來,便施展大嬸通讓這兩滴眼淚一直留在眼眶裏。

只不過,這終歸有些假,非但沒有悲傷的氛圍,反而有些滑稽,讓吳雲對灰衣老者實在有些無語。

上次來大周天星宮的藏經閣的時候,灰衣老者還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現在看來吳雲真懷疑當時的灰衣老者和現在的灰衣老者是不同的兩個人,因爲兩人的轉變實在是太大了,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吳雲連忙後退幾步,儘量拉開與灰衣老者的距離,說道:“前輩,您別這樣,您這樣我可承受不起啊……”

“我真的不是什麼宮主,您看錯了,憑我這樣的修爲怎麼可能是大周天星宮的宮主呢?”

灰衣老者將強行留在眼中眼淚擦掉,很肯定地說道:“不,您是。如果您不是宮主,你怎麼會得到星辰戰衣的認可?如果您不是宮主,你怎麼會懂得‘天涯共此時’的解除之法?”

吳雲欲哭無淚,“你這個應該問星辰戰衣去啊,問我幹嘛?還有,你說的第二件事情我根本就不知道啊。”

灰衣老者微微一滯,突然意識到自己剛纔的行爲簡直就是一個白癡。吳雲的記憶根本沒有恢復,自己說這些他不知道的事情也沒有用。

以後時機到了,吳雲自然會回大周天星宮重掌大局的。如果自己現在強行將吳雲就在大周天星宮,說不定還會在吳雲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想通了之後,灰衣老者也不再和吳雲糾纏,轉而對吳雲說道:“宮主,您想去哪裏?就讓我送你一程吧。”

吳雲猶豫了一下,說道:“秦地。”

灰衣老者說道:“宮主請隨我來。”

說完,灰衣老者便帶頭向門外走去。

……

……

在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做傳送陣,它是乾坤大帝尚未成道時創造的。

在江湖飄蕩,作爲一個異軍突起的人物,難免不招來一些人的羨慕嫉妒恨,難免不招惹一些仇家。

這時候便會有些無恥之徒號召衆人羣起而攻之,那麼這時候四面八方被人圍追堵截,插翅難逃了,這時候該怎麼辦呢?

後來,乾坤大帝便創造了一個傳送陣,可以直接將一個人從一片空間傳送到另外一片空間上去。

說是傳送陣,實際上是用來逃命的。

後人根據乾坤大帝留下來的關於傳送陣的理論,也擺放出了一種另類的傳送陣。



之所以說是另類,就是因爲後人琢磨出來的傳送陣巨大無比,而且消耗的靈石簡直可以說是海量,跟乾坤大帝創造出來的傳送陣根本沒有可比性。

如今,擺放在吳雲二人面前的,便是一座巨大的傳送陣。

這便是傳送陣的由來。

灰衣老者將吳雲和端木二人帶到一個傳送陣前,示意兩人走到傳送陣的傳送臺上,然後自己走到一個好像是控制檯的地方,從識海中取出幾百塊上品靈石。

“傳送陣一旦啓動就無法停下來,而且在傳送的過程中會穿過一個空間隧道,空間隧道外的地方兇險無比,還請宮主小心,千萬不要走出空間隧道。”灰衣老者反覆提醒道。

吳雲點點頭,表示知道。

得到吳雲肯定的回答以後,灰衣老者將這幾百個上品靈石鑲嵌在傳送控制檯上。 遺忘往昔年華

只有做過無憂峯弟子的吳雲才知道,這幾百塊上品靈石代表着什麼。對於大周天星宮而言,這幾百塊上品靈石或許不算什麼,但是對於普通人來說,它卻是一筆鉅額的財富。

這麼說吧,這幾百塊上品靈石,可以同時滿足幾千個家庭無憂無慮地過一輩子富裕的生活。

注意,在這裏是富裕的生活,說難聽點便是奢侈的生活。

看着灰衣老者將一塊又一塊的上品靈石嵌去鑲嵌槽中,吳雲突然覺得這個傳送陣不僅僅是個傳送陣,它還是一個吸血鬼。

這個傳送陣之所以需要耗費那麼多的上品靈石,主要有兩個方面,一個是雲霄城距離秦地的確有些遠。而傳送的距離和說耗費的靈石成正比,距離越遠,消耗的靈石也就越多。

第二個方面,還是之前說的那樣,這個類型的傳送陣是那種非常消耗靈石才能啓動的傳送陣。

灰衣老者的動作很慢,也很平穩。將靈石鑲嵌在“馬蜂窩”上並不難,但是難就難在於有足夠的耐心將這個動作完全重複幾百次。

所以,做這件事需要一定的耐心,能夠將不慌不忙地將這幾百個動作完成。

吳雲和端木也沒有着急,而是耐心的站在傳送臺等待灰衣老者將這個看似簡單,實際上非常無聊的工作完成。

不過,吳雲也不是讓這段時間白白浪費掉,他也在接着這個機會慢慢調整心態,隨時應對即將出現的任何事故。

如果吳雲猜的沒錯的話,當這些上品完全鑲嵌好以後,這個傳送陣也就開始啓動了,到時候相信自己也就即將到達“秦地”。

雖然灰衣老者的速度有點慢,但是他手中的幾百塊靈石的數量還是在慢慢減少,最後,看着灰衣老者手中不多的幾顆靈石,吳雲知道傳送就要開始了。

“嘟——”

“嘟——”

“嘟——”

控制檯上的紅燈,黃燈,綠燈依次亮了起來。

“轟隆!”

一聲巨響,被灰衣老者鑲嵌在控制檯上的幾百塊上品靈石突然散發出淡淡的光暈。

上品靈石中所蘊含的靈氣被迅速抽取出來,而那些被抽取出來的靈氣在控制檯上凝聚,然後化爲一道巨大光柱照射在傳送陣的陣紋上。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