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咳咳,非要說用途嗎?……,好吧,”李一然知道老金肯定不希望自己的難處被尤二良知曉,於是腦子一抽,脫口而出道,“嫖妓用的!”

“啊!!”尤二良嘴巴大張,好半天才反應過來,豎起拇指道,“厲害厲害,也只有你李哥能說出這麼豪氣的話了。”

“哈哈,也不看我是誰!哈哈,……,嗯,錢我急用,二胖,你派個人帶老金過去取。”

“行!”說着,尤二良一拍手,走進一個僕從,尤二良交待他幾句,又遞給他自己在商會的身份玉牌,然後讓其帶着老金離開。


等到老金快步離開後,尤二良接着說道:“李哥,應該不是你借錢吧?是金哥?”

“呃,你看出來了,嗯,是他,至於原因,我不太方面告訴你。“

”沒事沒事,嗯,李哥,你借錢的用途,我到時真彙報嫖妓了,你沒意見吧?“

雖然李一然心中覺得有些不妥,不過大話剛說出去了,可不能丟了面子,於是無所謂道:“沒事,隨便,哈哈,高手就不能逛妓院嘛,哈哈!”

“哈哈,對對,我就知道不少名門高手偷偷去妓院的。”

“是嘛,具體說說!”

“嗯,咳咳,就比如最近,渡業宗的……”

… …

等到老金拿到錢,再去另一家錢莊把錢存入指定票號,如釋重負的回到尤府時。

李一然和尤二良正在偌大的大廳旁若無人的看着,正中間清晰異常的少兒不宜的立體影像。

此時那勾魂的聲音清晰的大聲的傳進耳朵,老金猥瑣大笑道:“哈哈,老大,尤二,你們兩個也太豪放了吧,……,我去!這身材!哪來的這?”

尤二良擦了擦嘴角口水,嘿嘿樂道:“手下不守規矩的偷偷在客人房間,錄的影像,我沒收了,嘿嘿,有很多,我整理了一下,金哥你來的正好,這個最會玩,來了,翻江倒海!“

“哇,厲害厲害。”

老金顧不得說話,找了個好角度坐下聚精會神的看了起來。

不過,還沒等看多久,大廳門口就走進一位板着臉相貌普通的中年女子,大聲咳嗽着。

把李一然和老金給嚇了一大跳,鬧了個大紅臉。

反倒是尤二良無動於衷,直到那中年女子走過來,面無表情的擋在他面前,尤二良才皺了皺眉頭,關了影像,不耐煩道:“這你也管?”

“少爺,老爺臨走時吩咐過……”

“打住,你這話我聽的耳朵都起繭,”說着尤二良站起身,不理那中年女子,衝李一然笑道,“李哥別讓她掃了我們的興致,嗯,去我房呃還是出去吧,找個地方我們好好聊天。”

在往府門走的路上,李一然問道:“二胖,我看你挺怕她的剛纔,她是?”

“府中的下人,不過也是老人,看着我長大的,老頭子臨走前讓她看着我,這不許那不讓的,哼!要不是我脾氣好,早,早就……”

“哈哈,”老金摟着尤二良肩膀笑道,“跟我和老大就別裝了吧,人家那氣場,你尤二可不敢把她怎麼樣的。哈哈,我們出去,她不會跟着吧?”

“不會,出去的時候有老韓跟着,他比較好說話,嗯,李哥金哥,二位想去哪玩,我請客!”

“我隨意,看老金的。”

“我?嗯,我想想,就去尤二你家開的妓院吧,玩的舒服又,呃,怎麼了?”

“哎!”尤二良胖臉拉了下來,“我家老頭子怕我趁他不在放縱自己,就把妓院賭坊什麼的,都交給別人暫時打理,我現在,就是甩手掌櫃,哎!”

李一然沒心沒肺的大笑道:“哈哈,你家老頭子還真的是老呃老謀深算啊,哈哈,二胖,別不高興了,走,嗯,天還沒黑,我們租個船釣魚如何?”


“老大,這主意不錯,到晚上還可以夜釣的,嗯,姑娘和廚子可不能少嘍!”

尤二良聽了,大包大攬道:“那沒問題,今天肯定讓李哥金哥滿意!”

… …

不久後,尤二良租了條雙層畫舫,又找來了兩名女廚子和三名小鳥依人的美貌女子,等到專人將食材水果以及釣魚用的魚餌釣具等一切準備妥當,搬上船後,尤二良好說歹說才讓跟來的老韓留在岸上,接着高興的大喊一聲,出發!

美輪美奐的畫舫開始往一望無際碧波盪漾的湖心駛去,雖說今天的風比較大,不太適合釣魚,不過李一然還是饒有興致的坐在船頭,和老金、尤二良一邊垂釣,一邊隨意聊着。

“二胖,”李一然眼神瞟了瞟分別依偎在三人身邊的俏佳人,“她們?”

尤二良讀懂李一然眼神之意,隨意香了一口身邊佳人滑嫩的臉頰,惹得佳人一陣嬌嗔,然後他才笑道:

“李哥放寬心,她們和裏面準備食物的,都是我尤府的人,專門招待像李哥金哥這樣的貴客,口風緊不會亂說話的,當然,這三位可都是未經人事,嘿嘿,兩位哥哥到時可別辜負了小弟一番好意!”

“哈哈!”老金點頭道,“那是自然,不過老大他,呃咳咳,沒什麼沒什麼。”

老金本來想說李一然肯定不願和身邊女子共度良宵,可以讓給自己,不過,見李一然眼神望來,他可不好再說,只有把話嚥了回去。

這時,李一然感覺手中魚竿被往下拉了拉,有魚!好像還是大魚!顧不得和老金計較,急忙擡起魚竿:“哈哈,看我釣,艹!香蕉皮?!!”

哈哈!

衆人看着那晃盪在半空的新鮮的香蕉皮,都不由得大笑起來。

這可把李一然給氣得不行,用力甩掉那討厭的香蕉皮,對着仍哈哈大笑的尤二良埋怨道:“二胖,是不是你弄的。”

“不是,不是,哈哈,李哥我和你可是一直一起的啊,再說你看我們後面擺的水果,可沒有香蕉的,我估計是別的遊船上人扔的。”

“好吧,嗯,我說這人也太沒教養了吧,東西隨便扔,別讓我逮到他們,要不然狠狠揍他們一頓!”

“老大,你有機會了,”眼尖的老金一指前方遠處一個有些模糊的船影,攛掇道,“應該就是他們,那香蕉皮肯定剛扔的,嘿嘿,老大,敢不敢上去揍他們?”

“有什麼不敢的!”

尤二良反倒是有些擔心,勸阻道:“要不,算了,又不是什麼大事……”

“尤二,你這就有些膽小了吧,”老金可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主,“好歹你們尤家也算城中一霸,又怕過誰,再者,你不是說了嘛,有勢力的大佬都去搶那礦了,現在這裏可是你尤二的天下,怕什麼!”

“那,那,好吧,我們追上去,不過先說好,別鬧出人命。”

很快陣法驅使的畫舫追上了剛纔老金所指的遊船,甲板沒人,應該都在船艙。

老金一馬當先,靈力加持,大聲喝道:

“呔!裏面的狗男女,出來受死!”

“好膽!”對面船艙跳出一人,“哪來的,艹!老金!啊!一然兄!”

“艹!瘋子!!”李一然和老金同時大叫道。 真的是人生何處不相逢,李一然沒想到今天在這個地方碰到老朋友封德和他的紅顏知己,嗯準確的說是他的妻子姚歆然。

看着婦人打扮的姚歆然,李一然訕笑道:“不好意思了,剛,剛,老金不是說你們,咳咳。”

“無妨,”姚歆然眼波流轉,看着對面沒有跳過來的尤二良,說道,“那位想必是尤家公子吧,嗯,麻煩李公子請他過來,相逢即是有緣,封哥也念叨李公子很久了。”

“是嘛,”李一然看着一旁‘低眉順眼’的封德,“行!……,二胖,過來下,都認識的,……,嗯,二胖,這是我朋友封德,這位是他的夫人,……,外面風大,封夫人,你看我們是不是進去敘話?”

姚歆然眼神示意封德,見他仍是呆呆傻傻,不免瞪了他一眼,封德嚇了一跳,回過神來,撓頭尷尬的笑道:“呃,哈哈,哈哈,走,大家,進去坐進去坐。”

進入船艙,各自就坐後,大家都沒說話,一時間氣氛有些尷尬。

還是李一然首先打破沉默,說道:“嗯,今天就你們兩位賢伉儷泛舟遊湖?”

封德被姚歆然暗中推了一下,才答話道:“咳咳,嗯,是是的,我和歆呃夫人,閒來無事,所以過來,那,那個,一然兄你們也是?”


“對,無聊過來釣魚,……,嗯,有些口渴了,封夫人能否?”

姚歆然愣了下,接着歉意道:“準備不周,嗯,妾身這就去給各位備茶,封哥,好好招待幾位貴客!”

等到姚歆然去了另外的艙室,封德才終於鬆了口氣,不過仍是小聲說道:“一然兄,這個,今天實在是,是不大方便,我不好不好……”

“明白明白,”李一然對姚歆然觀感不錯,再說妻管嚴也沒什麼,“你們應該會在忘憂城呆一段時間吧?”

“對,”封德看了一眼安靜坐着的尤二良,笑道,“尤公子,我們見過幾面的,當時我和師兄一起……”

“見過見過,”尤二良記性不錯,知道封德是新月朝排名第二的玄意宗門人,“令師兄應該去了山澤國那邊了吧。”

“沒錯,我和夫人留守在這,嗯,到時候還需要尤公子幫襯一二的。”

“好說好說,李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嗯,李哥我沒說錯話吧?”

李一然白了一眼說道:“就你最精明!嗯,瘋子,你的宗門我還是瞭解一點,說句不該說的,不該來的你們,實力不夠,搶到了也是給別人當嫁衣。”

“哎!我又何嘗不是這樣想,只不過師兄他們非要爭新月朝門派第一的那個名頭,想着過來碰碰運氣,而且還聯合了幾個其他門派勢力,想着,哎,頭疼,爭名逐利何時是個頭!”

“哈哈,瘋子,你這就有點那啥了,人活一世肯定要追求點什麼的,你要是沒追求,怎麼不娶個醜的?”

“呃……”

尤二良偷笑起來,老金則是面無表情不知道想些什麼。

李一然接着說道:“所以呢,你也別有牴觸情緒,該做什麼就做什麼。”

“呃,咳咳,一然兄,我說不過你,……,嗯,一然兄,你也參與其中了吧,我見過你的手下,那個叫乾文一的,人挺不錯的。”

“哦,是嘛,嗯沒錯!我是有點意思對靈石精魄,怎麼?想找我合作?”

封德苦笑道:“一然兄就別逗我了,我玄意宗可比不上你的成一會,你是不會,嗯,”說着封德的聲音更小聲了,身子往坐在對面的李一然傾了傾,“我估計我夫人有想合作的意思,嗯,一然兄,念在你我以往的情分上,別明面拒絕她……”

“呵呵,”一旁的老金終於忍不住嘲諷道,“還以往的情分!封德,你有把老大當朋友嗎!”

“老金!”李一然喝止道。

“老大,怕什麼,他連成親都不敢讓你去,這種膽小……”

“夠了!”李一然一拍桌子,見封德也嚇了一跳表情尷尬,只好放緩語氣,說道,“不好意思,老金腦袋被門夾了,說話不經腦子,嗯,二胖,把老金扶回去休息!”

尤二良聳聳肩膀,只好站起身,剛準備和悻悻然的老金離開時,姚歆然‘恰好’端着茶盤出來。

“咦?兩位這是要去哪?”

李一然轉換笑臉,說道:“老金暈船,二胖扶他回去休息,二胖快扶老金回去,……,嗯,可惜了,他倆喝不到封夫人親自泡的茶了,……,嗯,好茶,好茶!”

“李公子喜歡就好,說起來,還是要再次感謝李公子呢!”


“哦?怎麼說?”

“元珊自從吃了李公子饋贈的進階丹,如今實力可是飛速提升,已經成爲玄意宗年輕一輩中的翹楚,她一直和我說要當面感謝……”

“不用,”李一然擺手道,“要感謝就感謝瘋嗯封德吧!”

封德見到李一然臉上的客氣笑容,忽然覺得對方變得陌生起來,心中莫名的一痛,哎,往事一去不復返了。

姚歆然本來以爲封德想要說幾句的,所以一直等他說話,可是卻見這呆子又無緣無故的發起呆來,心中無奈,只好代替他說道:

“封哥可不能領受這恩情,大恩不言謝,今天封哥做東,請李公子吃一頓,呃,怎麼了?”

只見李一然從空間拿出一枚通訊玉簡,看了一眼,表情凝重,接着說道:“不好意思了兩位,我臨時有要事,所以,嗯,改天再敘!”

… …

李一然飛身回到尤二良租的畫舫,讓尤二良調轉船頭上岸。

“呃,李哥,什麼事這麼急?不和你朋友聊天了?”

“嗯,先走再說,”待到離開封德那船甚遠後,李一然才笑道,“好了,叫她不用把船開這麼快,不是很急的。”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