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夢哈哈大笑,見顧前不笑,收斂起笑容,「怎麼,不好笑?」

顧前搖頭,誰會在對方罵自己是坨翔之後還開心大笑?

「那,我們來玩捉迷藏?」

顧前搖頭,小孩子的遊戲。

周夢還想說什麼,顧前搶先道:「天色不早了,快回去吧,免得你爸媽擔心。」

「啊,哎,我還沒玩夠呢。」

送走了周夢,顧前吐出一口氣,總算送走了。

刷了一波任務榜的任務,點數漲到了470,顧前開開心心的回去睡覺了。

啊,離買光明卡又進了一步,只要蘇以那個任務完成,顧前就可以買光明卡了,想想都激動。

在學校的日子總是過的很快,不知不覺,又要放假了。

「喂,顧前,我們放假去玩吧。」

周夢激動到。

「周末吧,我很忙哎,沒有時間。」

「喂喂喂,你怎麼回事啊,上個周末才忙過,這個周末怎麼又忙了?!」

周夢不滿道。

「沒辦法,我周末,好像都很忙。要不你去找其他人一起玩去吧?」

「除了你,我還能找誰啊,就算他們願意,我還不讓他們來呢。」

周夢鼓氣道。

顧前汗顏,「你同桌呢?」

「她啊,要中考了,她正在發力呢,沒時間。」

「是啊,要中考了,你也得趕快發力啊。」

顧前鼓勵道。

「發力能超越你嗎?」

「喂喂喂,這可不是你不學習的借口啊。」

顧前叫到。

周夢撇撇嘴。「沒時間算了,我自己玩去。」

「我是真的沒時間。」

「哼。」

周夢高傲的走了。 江南曦對夜靜軒說道:「你這無縫銜接地接戲,身體受得了嗎?」

夜靜軒笑道:「還是大嫂疼人啊!我身體還好,唐城的這部戲殺青后,我有一個月的時間休息,才會去進電影劇組。師姐那部戲,聽說也要殺青了,正好,可以磨合一下劇本。

在這個期間,我可以給這個小丫頭拍拍宣傳片。」

江南曦笑道:「你去見喬叔的時候,他有沒有和你提聯姻的事?」

夜靜軒哈哈一笑:「當然了!我現在這麼有顏有錢,多少眼睛盯着我呢,喬叔對我有意思,也不奇怪!」

喬伊做了個嘔吐樣:「拜託,要點臉,好吧?」

夜靜軒朝喬伊眨了個電眼,笑道:「我是實事求是啊。」

喬天羽連忙問道:「你和我爸媽怎麼說的?」

夜靜軒扭著頭看她:「你希望我怎麼說?」

喬天羽道:「我當然是希望你拒絕,畢竟我又不喜歡你!」

夜靜軒切了一聲:「好像我喜歡你似的!我從來都是賣藝不賣身的!」

噗嗤!

江南曦和喬伊都忍不住笑起來,要不要繞這麼大彎子啊?

喬天羽卻笑了:「這樣我就放心了,謝謝你啊,二哥哥!」

二哥哥?

這是從哪兒論的啊?怎麼聽起來,這麼膩耳朵呢?

江南曦和喬伊,都有些不解地望着喬天羽。

喬天羽笑道:「姐姐,你望了,當初我爸媽是看中姐夫的。姐夫為了你,委屈做了我爸媽的義子。如果姐夫是大哥哥的話,夜靜軒不就是二哥哥嗎?」

江南曦哧哧一笑:「你這聲哥哥,叫得可真親!」

夜靜軒哈哈一笑:「就憑你這一聲二哥哥,你這個妹妹,我認了!你有什麼事,儘管來找我!」

夜靜軒其實心裏還是很高興的,因為,喬天羽把他和夜北梟放在了同一位置上。

再者,他在夜家也是最小的,上面有夜北梟這個哥哥,和夜蘭舒這個姐姐,沒有弟弟妹妹,就無處施展他作為哥哥的魅力。而喬天羽,恰好填充了他的這個空白。

還有就是,他也不願意這個聯姻,卻也不能得罪喬天羽的爸爸喬望乾。喬望乾現在和夜北梟的合作密切,尤其是夜氏的海外公司,喬望乾是出了很大力氣的。

如果因為夜靜軒,喬望乾給夜北梟找點麻煩,就得不償失了。

所以,權衡利弊,兄妹相稱,倒也不錯。

夜靜軒如此慷慨,喬天羽也並不是一個拘泥的人,就笑道:「好啊,那我就不客氣了!」

既然兩個人都已經把關係掰扯得這麼清楚了,江南曦也就沒有再說什麼。

幾個人又閑聊了一會兒,夜北梟就下班回來了。

他看到夜靜軒,也沒有多餘的話,就直奔江南曦,柔聲問道:「今天還好吧?有沒有好好休息?」

江南曦已經卧床休息了二十來天了,胎位已穩了,可是夜北梟還是不放心,每天督促讓江南曦卧床休息。

江南曦笑道:「我很好,不要擔心。孩子沒問題,劉醫生隨時關注着我的情況呢。她今天還給我做了檢查,寶寶很好,我也很好。」

劉醫生,是一名婦產科醫生。夜北梟高薪把她挖了過來,隨時為江南曦做檢查。

同時,夜北梟還購置了一套醫療設備,放在別墅里,讓江南曦可以足不出戶,就能做各項檢查。 楚隨抬腿走進去,發現之前他以為的被推到的藏物,其實是一具屍體,不是骨頭,而是乾屍,可能是因為這地下室夠乾淨的原因吧。

明顯是在危機爆發的時候躲進了這裡,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沒出得出,也有可能是出去又被迫回來了,活活餓死在這裡的,

不過這都沒什麼值得看的,楚隨略過屍體,直接向內看去,

最顯眼的就是牆中間掛在牆上的刀架,一把武士刀靜靜的躺在上面,長度估計得有一米三,標準的大太刀,

楚隨眼睛一亮,上前將其取下來,拔出,

從未被破壞過的刀身即使是長時間沒有人養護,也依然光潔,近十斤的重量和現代合金進行過熱處理的強度讓其無論是斬人還是破甲都非常的好用,

明顯是一把現代專門打造的收藏刀具,不過雖然是收藏品,但是用料極其的實在,拿去古代就是神兵利器,

楚隨拿手指彈了彈,由於用力較高,所以明顯能看到一定的彎曲,但是在彈回后沒有任何的角度變化,

「這玩意,生化這種世界里最好的那一批冷兵器了吧?」

楚隨喃喃自語,

將刀插回刀鞘里,放回牆上的刀架,他開始研究其他的東西,

在刀架的左邊,是一堵牆,牆上有各種格子,一個個打開,

一幅捲起來的畫,不知道是哪個作家的,田園油畫畫的還蠻好看的,不過被楚隨直接丟進了群空間,

一串五帝錢,大五帝的那種,秦朝半兩錢、漢朝五銖錢、唐朝開元通寶、宋朝宋元通寶和明朝永樂通寶。也不知道這種稀罕物是怎麼被這個日本富豪集齊的,

不過楚隨在擺弄了一下,發現沒有他哪個世界五帝錢的功效之後就丟進了群空間,

一堆郵票,看起來什麼國家的都有,這玩意楚隨是看都沒看就丟了進去,

最後翻找了半天,終於又找了一個能讓他感興趣的東西,

一堆首飾,

「鑽戒?不要。」

「紅寶石?又不是艾哲紅石,沒用。」

「黃金的?還可以,就是太重了。」

「珍珠的?就這個了,聽說日本珍珠飾品還蠻流行的。」

楚隨將其那一串珍珠拿出來,抽掉上面的線,一枚一枚的觀察著,時不時,還用金光照一下,

「品相還不錯,應該是比較自然的類型,也沒做什麼改造,拿去溫養成法器應該不難。」

楚隨又抓了一條金項鏈,手握上去,直接將其搓成了一根金絲,捏了兩下之後發現有點軟,

「不過沒事,加點靈力改造一下,金的可塑性還是很高的。」

將金絲和珍珠串起來,由於金絲過長,還有很大一截沒有東西,

不過楚隨也不在意,盤成一團之後用手握住,

開始將其打造成一件簡易法器,

將左邊的柜子掛搜完之後,右邊是一個工作台樣子的地方,

大量的文件堆積,還有不少密碼本一類的東西,一看就是上好的罪證,可惜,已經沒用了,

畢竟你總不能拿著這玩意去找保護傘上訴說某個大概率已經進了鯰魚肚子里的傢伙貪污了多少錢,

楚隨看著這一堆文件也很頭疼,真要一個個去看吧,顯得很麻煩,要是不看吧,總有一種缺了什麼的感覺,

最後,他決定了,開神念處理吧,

在他哪個世界,大家已經把神念開發的特別完善了,基本就是神念一開,即使是一個剛剛築基的修士,也能比得上小型超算,

而不開神念的時候其實也不是沒有在用,只是說神念全用來控制自身狀態了,所以不要妄想趁修士不備去偷襲,人家就沒有不備的時候,

反倒是打起來了,你還有繞過神念偷襲的可能性,

在楚隨虛丹境的神念之下,這一點文件一瞬間就被他看了個乾淨,

不過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

「我看到了啥?」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