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陽感覺自己的心猛然一抽,頓時臉色煞白。

“不好!白靈出事了!” 森林之海一片山坳羣,靠山望水的金碧輝煌建築之內。

一處房間,房間優雅,屋內擺設考究,琴棋書畫樣樣齊全。讓人猶如進入書香門第之中。

一位老人此時正在提筆練字,那雙眸之中炯炯有神,下筆剛勁有力,隨後一勾一畫,那字卻又猶如行雲流水一般,剎那間完成。

“虎”字完成,頓時就好似那‘虎’霸道且凌厲,一道霸氣的氣勢沖天而起。

僅僅一字,彷彿活了一樣,完全詮釋了‘虎’的兇猛,與王之霸主地位。

老人正對面站着一箇中年之人,一臉剛毅,身材魁梧,氣勢也相當不弱,可此時面對老人,卻是小心翼翼,深怕自己大口喘氣,會打斷老人寫字一般。

“怪不得爺爺總是讓自己對龍老多多尊敬!以前都是傳言,而今在這看到龍老寫字,都是那樣震人魂魄,強,太強了!”

中年男人艱難的嚥了一口口水,震撼的默想着。

“趙文,你是我從小看着長大的,現在名聲在外,威名遠揚!極西之地,蠻族、遺族光是聽聞你的名字,就不敢輕舉妄動,退後百里。”龍老放下筆,看着趙文微笑道:“年輕一輩之中,你屬翹楚,但是不要驕傲。”

“龍爺爺說的是。”趙文連忙恭敬點頭。

“可是你知道爲什麼,你現在遲遲不能突破?”龍老一笑,低頭看着那‘虎’字。

聽着龍老的話,趙文眸子一亮,他知道,這龍老肯定要點拔於他,激動說道:“還望龍爺爺教誨。”

“你心中雖有猛虎,卻施展不出,虎的霸道,王的意境。”龍老擡起頭,看着趙文繼續說道:“從小你與猛虎爲伴,與猛虎廝殺,各種猛虎,鬥智鬥勇,可是你知道?每個虎,都可以說是獸中之王,都是高貴不可觸及的存在。”

“你學的只是皮毛,你可感悟虎真正的霸道?以及它本身的王的高貴?”

龍老面色嚴肅,看着趙文說道。

“龍老,你的意思是指。”

龍老拿起自己寫好的‘虎’字,遞給趙文,淡淡道:“此字拿去,它對你有多少幫助,就看你自己的感悟,自己的造化了。”

超品奶爸 ,恭敬道:“謝謝龍老教誨,小子定當不辱使命。那小子先行告退。”

話音落下,趙文轉身就要離開。

“且慢!”龍老一擺手,“你此次回家探親,多久時間?”

要知道,作爲將軍的趙文,而且又是邊外鎮守。回家,自然不是想回就回,此次趙文回家,是因爲三年多,沒有回家了,而回家探親。


“半月之久,龍老有事請明說。”趙文看着龍老說道。

“嗯。”龍老點頭,“半個月也夠了,正好我手中有一點事,交你去做!”

“森林之海出現了神晶。”

聽到龍老清淡的話語,趙文頓時大驚,“神晶?!”

龍老點點頭,“地圖等會我叫人給你送去,此次你突破在即,神晶對於咱們趙家,也是非常重要的珍寶。而對你,更是有着突破幫助。”

“此次,我就不要別人去了,這次你去!到時候,我會請示家主,照顧一下你。”龍老一抹鬍鬚,繼續說道:“另外,此次進入森林之海,你順便再做一件事,殺掉周陽!”

看似龍老輕描淡寫,語氣淡薄,但是話語落下的剎那,竟有着一絲不可抵擋的威勢,震撼人心。

“嗯!趙文謹遵龍爺爺之命!”

“去吧!”

龍老大手一揮。

出了門,趙文一臉的欣喜,他當然知道,趙家雖然強大,但是主脈和支脈人數也是衆多,雖然趙文看似是主脈,而且威名遠揚,可是在趙家,也只能算上一般化。

趙家,強者多如林。

在趙家,不分主脈,支脈,只要姓趙,皆是以才能論高低。

比如說這得到神晶,只有出巡任務之人,才能直接獲得,而其他人,沒有貢獻等,是不能獲得的。而趙文更是遠在邊外,就是想得到好的修煉資源,也一時間沒有最快的得到的辦法。

所以,每次趙家有什麼任務,都是瘋狂搶之。這樣也自然是爲了磨鍊每一個趙家人的生死,以及各種經驗。

而神晶的貴重,這樣的任務則是在趙家,也算得上上等任務。那麼趙文也自然有直接獲得的機會,獲得神晶,那麼對於突破神話鏡,也許就不會困難。

怎能讓趙文不喜?


“殺周陽?就是擊殺小青的小子?”趙文冷眼一笑,“順順手的事,最重要的還是神晶啊。”

······

抽搐,憋悶,慌張,等一股不好的感覺由心底而生。

“白靈出事了,肯定是白靈。”這種血脈之感,周陽心中清楚不過:“怎麼回事?!”

“難道碰見強大的魔獸?”

周陽猜測着。

“嗯?竟然距離自己沒有三百里!”周陽眉頭皺起,“不是讓它先走了嗎?距離現今爲止和它分開一月之多,光是它自己行進的話,幾萬裏,甚至已經可以到達西大軍區也說不定。”

“可是爲什麼,現在距離自己不過三百里?”

周陽一臉的緊張與惆悵。

因爲血脈和契約的關係,周陽瞬間能模糊的感覺到白靈大約位置!只不過這種感覺,要寧心靜神,特意而爲之,方可。如果不這樣的話,即便百里,也是無法感應對方距離自己有多遠。

除非是一方受到傷害,那麼無論多遠,另一方都會有心靈上的感觸。

“方位是北方。”周陽一臉急迫,收好‘五行之鏈’,頓時身影彷如鬼魅,消失在這個讓他棲息一月之餘的參天大樹之上。

“怎麼搞的,怎麼搞的。”周陽的臉色越來越白,那心中的抽搐也是越來越快,“快、快、快!”

“此時的白靈,絕對身受重傷,再不快點,白靈得死!”感覺到血脈之中白靈血脈緩緩消散,周陽急不可耐。

“到底是誰?”周陽眸子冷光一凜,殺氣騰騰的吼道:“我要你死!”

······

三百里之地,對於周陽,再加上使用影身疊加,速度之快,半個小時之多,便到。

“這方向很熟悉。”周陽一邊疾馳,一邊想着:“嗯?不就是之前魔雲獅的方向嗎?”

頓時,周陽的神識,全力的蔓延釋放開來。

“果然是趙家人!”周陽面色陰狠,眸光如刀,“不對,之前趙家人沒有那麼多!現在那麼多人,肯定還有別的勢力存在。”

“或許是狂暴軍團。”

“看來是要置我於死地!”周陽眉頭緊皺。

魔雲獅洞窟,地方未變,趙家人也未少,反而還有幾位銀甲戰士,以及幾位銀甲法師,一如之前狂暴軍團小隊那隊長袁寶盔甲銀色,形狀且都一樣。

其中只有一位,是藍色的鎧甲。

這些人正是周陽所猜測一樣,是狂暴軍團的白甲和藍甲。

白甲和藍甲是狂暴軍團內,設置的等級象徵。按照雷電的顏色而劃分,標記。而且,在狂暴軍團內,不光是白甲和藍甲,還有紅甲,和黑甲。


當然, 惹火小萌妃:高冷邪皇請淡定

說的上話,是個人物。

沒有穿上的,只能算是狂暴軍團外圍成員,或者是最低端的成員。

最平常的白甲,也就是表示着白色雷電,等級最低!但,如果想要穿上白甲,那麼你的實力最少要達到解脫鏡。

一次排開,藍甲是無爲境。

紅甲是神話鏡,代表紅色的雷電。

黑甲自然就是人類強者最頂端的塔尖存在,世界任何一個國度都是一挺巨擘,代表着黑色的雷電,也是最高的毀滅雷電。

那麼此時這位藍甲之人,實力自然也是達到無爲境。

此時,魔雲獅洞窟之處,除了地上乾涸的血液渲染黑紅色的土地,其餘的魔獸屍體,早已不見蹤影。

只不過,魔雲獅洞窟外,一片黑紅的土地的空曠之處,一個人影盤坐在一頭傷痕累累,奄奄一息,快要死亡的黑紅色虎獅的身後。

“趙昌兄弟,這周陽真的會來?”那位狂暴軍團藍色鎧甲的人,皺着眉頭問道:“要知道,任何一個人都不會爲了自己的魔獸,而把自己陷入死地。”

“魔獸沒了就沒了,在捉一個就是。自己的生命纔是最重要的。”


聽着藍色鎧甲之人的詢問,趙昌睜開眼簾,緩緩說道:“盧石兄弟,莫要着急!如果說,其他人不會來,但,我斷定周陽一定回來。”

“爲什麼?”盧石疑惑道。

趙昌微笑道:“根據我的家族瞭解的資料,周陽這小子重情重義,曾經對於兩個老師,還有一個半路認識的兄弟,這三人一人一份地龍根,還不說其他人。”

“這麼大方?”盧石眉毛一挑,倒吸一口涼氣說道:“一人一份地龍根,乖乖,周陽這小子倒是挺狠。”

“所以說,周陽重情重義,即便是他的魔獸被咱們抓了,他也一定回來。”趙昌眸光一冷,憤然道。

“能來就好,我正好也爲了報他殺我們狂暴軍團小隊的仇!”

盧石面色一沉:“嗯?來了。”

“這小子,好強的隱匿能力。”

隨着盧石的視線望去,三百米之外,一道微微的淡藍色光暈一閃而逝,與此同時,詭異的出現了一個人影。

“有種!”

“居然爲了一個魔獸來送死!這小子倒是可以讓人刮目相看!”

“而且這一身雜七雜八的奎寶,拼湊而成的防禦,境界生死境初期,竟然能在這森林之海形成軒然大波。”盧石嘴角一挑,不屑的譏笑道:“殺了那麼多人,而且還並未被殺死,這小子有些手段。”

“不過,今日在我們那麼多人的圍剿之下,他註定一死。”

一路上,周陽在空間戒指內找到了一件還算不錯的鎧甲,湊合的穿在身上,要知道,之前的怒濤早就被趙昌的飛刀,割得細碎。

此時,看着奄奄一息的白靈,周陽心裏滴血!

拳頭被攥的咯咯作響。

“主…主人,趕緊逃……不要管我了。”因爲周陽的到來,白靈心中自然是欣喜萬分,可是它更知道,自己的主人來救自己,絕對難逃一死。

虛弱的對着周陽神識說道。

聽到白靈的話,周陽並未回答。

“逃…逃啊…不然我死不瞑目!”

“閉嘴,不許死,給我堅持住了!我一定想辦法救你!”

周陽神識傳音,厲聲喝道。

“我就知道你會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