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往常一樣,葉銘吃過午飯後就向聚寶閣走去。

這幾天他每天下午都會去聚寶閣一趟,聚寶閣免費提供藥材請他煉丹,丹成後他會給聚寶閣一成丹藥,餘下他收取一半,另一半就讓拿去拍賣。

葉銘所煉之丹都是他此時需要的,等級不算高,也不算低,不過他所煉丹藥都達到了靈品,無一例外!

這就讓一直在觀摩葉銘煉丹的兩老震驚不已,因爲機緣巧合下煉出靈品丹藥與可以隨時煉出靈品丹藥可是兩個概念!

不過唯一讓兩老可惜的是,葉銘每日只煉一爐,就算他們開口請求葉銘再煉一爐,葉銘也是拒絕…

“葉大師,我們等候多時了!”葉銘來到聚寶閣門口時,華烙與翎老立馬笑着迎了上來。

如今兩個老人對葉銘可是感恩戴德,卡住兩人多年的瓶頸在這幾天觀摩與葉銘講解中早已突破,而且兩人的煉丹術這幾天也突飛猛進,而且他們感覺這還不是自己的極限,若是靜下來好好思索一番,他們必將再次迎來一次飛躍!而這些都是葉銘帶來的,所以他們自然對葉銘十分感激,甚至心中已經將葉銘當做自己師傅來對待了!

“有什麼事嗎?”葉銘疑惑,這幾天三人也有股默契,葉銘每日都是準時準點的來聚寶閣,他們也琢磨出來了,平時他倆也是踩點等候,而今天看樣子是在門口等了不少時間了!

所以葉銘猜想這兩老頭應該是有什麼事情。

兩老被捅破心事臉上露出尷尬,最後還是華烙開口“是這樣的,新的來的管事想象見您一面!”

葉銘還以爲什麼大事,沒想到只是這麼一件小事,當即就答應下來。

在路上,華烙還提醒了一句“這管事在聚寶閣身份不一般,因爲知道了葉大師的才特意來到磐石城的。”

葉銘笑了笑沒說什麼,也沒怪兩老頭將自己的事上報,這些對於他來說都無所謂!

“葉大師請進,我兩個糟老頭就不打擾你們了!”華烙推開一個房門,對葉銘擠眉弄眼十分曖昧說道,看得葉銘滿腦子問號。

葉銘懷着疑惑的心情走進房間,入鼻的一股清香讓他雙眉挑了挑,這時他也知道華烙爲何對自己擠眉弄眼了,因爲他口中身份不一般的管事居然是個女人!

雖然葉銘只看到一個背影,但光是露出曲線就讓他覺得驚心動魄,這女子只要不是長得奇醜無比,那絕對是人見人愛的尤物!

“你就是葉大師?”美女回頭,看到葉銘後眉宇間露出驚訝!

資料上雖然說過這葉大師很年輕,但這也太年輕了吧…簡直就還是一個孩子!姬雪心中都開始懷疑是不是華烙在框自己,十六七歲的小屁孩能夠隨意煉製靈品丹藥?說出去怕沒人會相信吧!

“聽說葉大師煉丹技藝神鬼莫測,讓華大師都自愧不如。今日一見才知道原來是英雄出少年!”姬雪請葉銘坐下後找讚歎了一句。

其實她心中還是很難相信葉銘真如上報的那麼厲害,若是一個年長的丹師她也不會懷疑,主要是葉銘真的太年輕了!

不過就算懷疑她也不會開口說出來,這樣只能引人反感,與聚寶閣教導的宗旨不符。

“呵呵,過獎了!我只是會煉製一些丹藥罷了。”葉銘雖然喜歡裝逼,但該低調時他也很謙虛,這是爲人處世之道,能給人留下好形象,兩世爲人的他當然清楚這一點。

不過葉銘心中的震驚不比雪姬小,他已經不知該怎麼形容這美麗的女管事了,第一眼就讓他感覺到驚豔。

絕對的尤物,而且是那種男人一看到下面就會硬的絕世尤物,反正葉銘這個小處男下面此時已經硬邦邦的了!就算葉銘前世見慣了仙女,此時也忍不住有想把面前的美人兒就地正法的衝動。

不是說雪姬就比前世所見的仙女漂亮,若是光比容貌雙方也就不相上下,但是雙方的氣質卻是完全相反!

仙女高貴聖潔,讓人升不起褻瀆之心,而雪姬則正好相反,她的身體處處充滿誘惑,一舉一動都能勾魂奪魄,簡直是男人一見到就想上的尤物。

所以葉銘剛纔就中招了,沒有絲毫心理準備下,看到如此尤物下面自然也就硬邦邦的了。不過隨後他還是慢慢平復了身體本能,雖然他心境跌落不少,但畢竟也是丹仙轉世,不可能太過不堪!

兩人閒扯一會後,葉銘也就知道對方的身份!是聚寶閣閣主的女兒,也就是說整個聚寶閣都是她家的,這倒是讓葉銘感到一陣驚訝!

“那不知道姬雪姑娘這次找在下是所謂何事?”

姬雪是聚寶閣閣主的女兒,身份在聚寶閣很超然,這樣的人物找到自己,葉銘可不認爲對方是來和自己擺龍門陣的。

姬雪很嬌媚的白了葉銘一眼,也多虧葉銘早有準備,不然多半又得出洋相了。

“難道小女子就不能找葉大師來談談心嗎?”


雪姬作態嬌媚入骨,眼神中秋波連連,繞是葉銘有所準備也快抵禦不住,下面居然又有微弱的反應…

作爲一個丹仙,葉銘被對方如此調戲,感覺尊嚴受損!他必須要反擊,要爲自己的榮譽而舌戰。

“其實我這人更喜歡和美女談‘性’!”葉銘將“性”字咬死,不怕對方聽不明白。 雪姬聽後臉露紅暈,十分羞惱的瞪了葉銘一眼!“看你是個少年,原來你這麼不老實!不過可惜姐姐不是‘性’情中人,所以你少打壞主意!”

雪姬也學葉銘的樣子把“性”字咬得緊緊的,一雙媚眼露出威脅,看得葉銘差點把持不住。

“那也就是說沒得談了?那我走了!”葉銘一刻也不想待下去了,起身就準備離開。

這是他想起前世某位好友說過的話“和仙子暢談的確是享受,但可談不可碰那就是受罪了…”

“葉大師請留步!”姬雪見葉銘轉身就走,她也急了,他找葉銘可是有大事商量的。

葉銘雙眼一亮,露出一副小人得志的笑容回頭顧裝齷蹉的開口“那就是有得談了?”

“你,你…你下流!”


就算姬雪再有修養,處事也一直都是波瀾不驚,此時也是被氣得哆嗦,指着葉銘口齒不清的羞喝。


“過獎過獎,古人有云,人不風流枉少年!想要風流,首先就要學會下流。”此時葉銘臉皮厚的優點就體現出來了,簡直可以稱作無恥了,說出的歪理一套一套的!

姬雪銀牙緊咬,她第一次如此受氣,她恨不得在葉銘那張猥瑣的臉上狠狠的踩上幾腳。

“看樣子你很想踩我呀!如果你穿裙子我就不介意讓你踩幾腳。”

葉銘看出姬雪的想法,立即眼冒色光的刺激對方。

姬雪真的快被氣瘋了,以前談判哪次不是自己掌握主動,對手都是被自己牽着鼻子走,但今天不知不覺間主動居然已經在葉銘手中了!不過她不服,因爲葉銘用的手段太下流了…


“明人不說暗話,你也調戲夠了,我們談正事吧!”姬雪咬着銀牙,艱難平復自己暴躁的內心,儘量讓自己表現得冷靜。

“這時候願意說事了?你不是找我來談心的嗎!”好不容易掌握主動,葉銘自然不會輕易放棄,還要繼續調侃一下對方纔行。

姬雪羞惱得牙齒都快咬碎了,她忍了!不過她也記住了,心中將葉銘拉入黑名單,以後有機會一定要收拾這個下流的小子。

“我們聚寶閣想舉辦一場帝國最高規格的拍賣會,想請葉大師加盟,不知大師願不願意?”姬雪開口,恢復嫵媚,不過心中是否平靜就不得而知了。

“你們開你們的拍賣會,關我什麼事!”葉銘一臉無趣開口,根本不敢興趣。

“我們聚寶閣出藥材請大師煉丹,最後在拍賣會的收益五五分,怎麼樣?”姬雪無奈,她原本打算三七分談下來的,不過如今沒能掌握主動,葉銘自然不可能吃虧。

“三七分,你三我七!不同意我立馬離開!”葉銘露出奸笑,談判他也會,利益不佔白不佔。

“不行!五五分已經是我的底線了!”姬雪不同意,先前受氣不小,如今利益分配和預計相差這麼大,她根本無法接受。

“就三七,少一分都不行!”葉銘也絲毫不退讓。

誰讓你剛纔挑逗老子,現在老子一身難受,下面更是憋的慌。

“最低四六!”

“就三七!不同意我馬上走…”

姬雪看葉銘堅持只好再退一步,不過葉銘卻是咬得緊,沒有絲毫退讓的意思。

“算你狠!”最後姬雪也只能無奈答應。


“呵呵,其實你們聚寶閣也不虧,我煉的丹藥就算一九分你們也是賺了!有個三七已經不錯了…”最後葉銘還是“發善心”安慰了一下姬雪,畢竟怎麼說也是美女,太無情…不好!

若是資料屬實,葉銘每爐丹藥都是全靈品,她也知道聚寶閣就算只佔一成也是大賺,不過誰不希望得到的利益更多?

而且姬雪看葉銘安慰自己時的笑容,怎麼看怎麼覺得欠揍,就是一個小人得志。

事情談妥後葉銘就離開這個房間,出去後看到翎老還在門口等候自己。

“葉大師,談得怎麼樣!”翎老此時像個小年輕一般曖昧開口。

“談得很爽!”葉銘沒好氣的迴應道,不過看他凶神惡煞的臉,怎麼也不像“談得很爽”的樣子…

翎老驚懼的縮了縮脖子,自從心中將葉銘當做半個師傅後,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開始畏懼葉銘起來。

所以葉銘發狠後他也就縮着脖子不在不說話安靜下來。

雖然答應了姬雪爲聚寶閣的拍賣會做準備,不過葉銘每天還是隻煉一爐丹,只是將所煉丹藥的等級提高了一些,不在僅是煉製後天武者所用的丹藥!畢竟爲了賺錢嘛…

今天葉銘就煉製了一爐小破障丹,不僅後天可用,先天武者同樣有用,而且葉銘煉製的破障丹雖只有五顆,但每顆都是靈品,可以保證服用者百分百突破瓶頸,自然可以稱之爲瑰寶了!!

至少在天藏帝國絕對可以引起人瘋搶,各大勢力都不會放手。

煉丹完成後葉銘自然要回家了,如今夢軒也是到關鍵時刻,爲了保證不出意外,所以葉銘每天都要幫她檢查身體狀況。

“阿福,你這幾天到底在忙什麼?怎麼整日都不見蹤影!”

進門時葉銘碰到正要外出的阿福,忍不住叫住他疑惑問道。

自從上次阿福借了自己三百珠後,就整日不見人影,每天早出晚歸,回來時都是精疲力竭的樣子。今天有時間他當然得問問…

“啊,少爺!”阿福也沒想到會碰上葉銘,聽到葉銘的話就立即緊張的站在原地。

葉銘帶着阿福走進葉府,同時詢問他這幾天到底怎麼回事!

對於葉銘的問話阿福不敢有絲毫隱瞞,於是只好說出他這幾天在幹什麼。

原來阿福有個親戚前幾天找到他,說是得罪了本地的一個紈絝,如今已經在磐石城待不下去了,打算帶着家人離開磐石城,去其他地方討生活。

這沒什麼好奇怪的,如今這世道就是如此,平民爲生活勞累奔波,累死累活!不過一些吃飽了沒事幹的某某二代,總喜歡沒事找事欺負這些窮苦平民。

阿福這家親戚也算有些小資產,在磐石城有個當鋪,這次找到阿福就是因爲這事!

他要舉家搬遷,不過磐石城的產業他捨不得,於是就找到阿福,希望阿福能收購,雙方又是親戚,所以阿福也想幫助他們一家,於是就答應下來,而後就有阿福借錢這事了。

葉銘聽了事情的原委,眼中露出精光,難得的感興趣了。 葉銘喜歡做交易,前世就如此,這一點光從他與姬雪商談時的“老奸巨猾”就不難看出,天生就是做奸商的料。

這幾天他也閒得沒事可做,突然聽到阿福說有個當鋪,他還不立馬來高興起來?

“阿福,下午我陪你一起去看看,我對這典當行業也比較感興趣!”葉銘笑着開口,眼中露出興奮。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阿福也興奮,原本他心裏就有愧疚,若是葉銘喜歡,他將店鋪送給少爺心中愧疚也會少一些。

葉銘看了看夢軒,然後吃過午飯就陪阿福離開,不過讓葉銘無奈的是夢軒也要跟着出去,葉銘沒辦法,只好帶上這丫頭!這丫頭來葉家這麼久還從沒出去過,可能也是被憋壞了。

美女都是禍水,這句話一點也沒錯,葉銘剛帶夢軒踏出葉府大門就迎來無數嫉恨的目光,就算他臉皮厚也受不了…

不過夢軒這丫頭倒是沒在意,而且嬌人可愛的她還和葉銘“大秀恩愛”,葉銘的仇恨值簡直是急速在增長!那些四五十歲還單棍的武者看他的目光簡直都快噴火了,至於四五十歲的老處男…已經無法直視他倆了!

阿福帶着葉銘兩人左拐右拐,最後繞進一條幽森的小道,小道盡頭有岔路,阿福選擇破財的那條走!

到這時,葉銘不得不感慨阿福那親戚真會選地方,磐石城最差的店鋪也就這樣了吧!和主街隔着好幾條巷道,這還能做生意?

葉銘也終於知道爲何阿福能以三百珠如此低價收購店鋪了,不是對方念及親情,就這地段…三百珠都算貴了。

阿福還在繼續走,經過雜亂的巷道,葉銘他們已經來到磐石城的貧民窟了,入眼的就是一片茅草房…

葉銘臉頰抽搐,忍不住開口“你三百珠不會就買了一間茅草房吧?”

“不是不是!我又不傻,哪能幹那蠢事…”阿福自信滿滿的說道。

“我親戚的當鋪在這裏面!”阿福指了指腳下,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

葉銘順勢看去,瞬間臉都黑了!

阿福指着一個坑洞,不大不小,剛好能容一人進出。這洞坑葉銘也認識,就是尋常人家的地窖!所以葉銘額頭會佈滿黑線…地窖裏來當鋪,這想法也夠奇葩了!

“少爺,這幾天我收拾了一下,但還是很雜亂,你真的打算進入看嗎?”到地方時,阿福倒是尷尬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帶葉銘進入“參觀”。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