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夢星辰回過神來,發現清澈的江水面漂浮着一個女子的身影。

死人?怎麼鋼豆要女人就出現女人呢?呸呸,夢星辰晃了晃腦袋,趕緊遊向那到身影,可不要被鋼豆給影響了。 夢星辰料想已經游出瀑布好幾裏遠了,應該沒什麼危險,便浮出了水面。

這個女子仰面漂浮在水中,大概十六七歲的樣子,身上穿着宛如星空般的藍色長裙,頭髮漆黑如墨,如傘一般開在碧綠的江水中,蓮藕般的手臂上掛着一串金色小鈴鐺。

夢星辰遊了過去,靜靜的看着這碧水中的女子,一時間竟然有些窒息。女子的面容宛如用玉雕刻而成,不食人間煙火一般高貴典雅;眉毛像是丹青高手飄渺的兩筆,眼睛微微閉着,安詳而又寧靜;嘴脣則如兩片嬌嫩的花瓣輕輕合攏,又彷彿硃砂兩抹。

這樣的女子倘若在世俗之中,定會攪起王朝戰爭、腥風血雨,夢星辰暗暗想道。

正在夢星辰呆滯之時,鈴鐺響起,這名女子醒了過來,側過頭,睜大藍汪汪的眼睛看着夢星辰,口吐幽蘭:“你是誰?”

夢星辰才反應過來她已經醒了,頓時覺得自己直勾勾看着人家有些不好意思。

“我叫夢星辰。”夢星辰看向別處,覺得這名女子的眼眸彷彿是個漩渦一般能將人的心識陷入,接着說道,“你是誰?”

“我叫藍晶晶。”女子眨巴着藍色的眸子,“你在這兒做什麼?”

“逃命!”夢星辰老實的回答道。

“我也是。”女子直起了身子,與夢星辰一般的姿勢漂浮在水中,碧波瀲灩,夢星辰又看得一呆,旋即回過神,有些尷尬的問道:“你被誰追殺?”

“一個劍宗。”藍晶晶也問道,“你呢?”

夢星辰覺得很巧,苦笑道:“我也是被一名劍宗追殺。”

“看來我們的命都很大呢!”藍晶晶笑嘻嘻的湊了過來,睜着好奇的眼睛看着夢星辰,“你也應是一名劍客吧?”

夢星辰不敢直視,臉有些微紅,側過頭點了點:“是。”

“假如我是魔族的人,你會殺我嗎?據說劍客都要降妖除魔呢!”藍晶晶緩緩的繞着夢星辰遊動了一圈,繼續打量着夢星辰。

“你是魔族?不像。”魔族之人天生嗜殺,戾氣油然浮現,藏都藏不住的,藍晶晶如此清塵脫俗,跟魔族掛不上鉤。

“你愛信不信,若不殺我,我便走了哦?”藍晶晶調皮的看着夢星辰。

“夢小子,推倒她哇!”識海中的鋼豆一臉興奮的叫到,不住的讚歎道,“胸大,屁股翹!好……很好!”

夢星辰不管鋼豆傳來的雜念,扶了扶額:“姑娘你要走便走,我沒有理由殺你。”

“你這人真有意思!”藍晶晶一抹嫣然。

天空突然降下一隻巨大的黑色怪鳥,夢星辰拿起破敗劍叫到:“姑娘小心!”

然而藍晶晶噗呲一聲笑道:“這是小黑,我朋友!”說完,便躍出水面,身後的水花濺起一道彩虹。

藍晶晶抓住了黑色怪鳥的爪子,看着還在水中的夢星辰便問道:“喂,夢星辰,要我帶你一程不?”

夢星辰皺了皺眉:“不用了。”

大黑鳥一震翅,便飛入了雲霄,夢星辰呆呆的看着那個消失的黑點,心中不知怎的似乎有些失落,過了良久,便鑽入水中,繼續潛游。

其實他不知道,自己的心中已經萌生了一抹情愫,但夢星辰木訥了這麼多年,並不懂。識海中的鋼豆拍着手:“可惜哇!活脫脫的一個魔族小美人就跑掉啦,小子,喜歡人家就追啊!”

夢星辰繼續無視鋼豆,難道自己真的就喜歡上了這個女子嗎?不可能,就說了幾句話而已,怎麼可能會喜歡。還有,她真的是魔族嗎?可是一點不像啊。夢星辰的臉此刻已經紅得發燙,居然抱怨了兩句這江水太熱。


夢星辰在水中繼續潛游,身邊偶爾經過幾只巨大的水獸,夢星辰斂住全身氣息,這些視覺不好的水獸便對夢星辰視而不見。

泛着晚霞斜陽,一艘小舟十分快速的在江面滑行,然而無帆無槳。船上的老頭漁夫打扮,濃眉大眼,下巴長了一圈粗狂的鬍鬚,四肢堅實,皮膚黝黑。

老頭突然面有喜色,伸手便將手上的魚竿一舞,魚線破空,甩出十幾丈遠,咕咚一聲,沒入滾滾江水。

夢星辰憋着氣在水中游得正歡,突然感覺衣服被什麼勾住,一道大力,夢星辰便被直直的向水面上提去。夢星辰並不清楚是什麼,趕緊拿着破敗劍反手在後背颳了一圈,然而並沒能斬斷那不知什麼材質的魚線,夢星辰阻止不了上升的趨勢,“嘩啦”一聲,破開了水面,飛出江面一丈多高。

“喲,釣上一條大魚呢!”老頭一愣,隨即笑了笑,魚竿又是一甩,夢星辰見到不是陳雲鋒那王八蛋,也就沒有抵抗。那些魚線彷彿有靈性一般,瞬間就將夢星辰纏繞,不可抗拒地便將夢星辰拖到了小舟上。

小船搖晃了幾晃,夢星辰站在了小船上,纏繞着夢星辰的魚線也散了開來。

“多謝前輩。”夢星辰向老頭行了個禮,能有這般身手,而且敢在這條水獸橫行的大江上駛舟,定不是普通人。

“嘿!小娃娃,你謝我幹啥?”老頭樂呵呵的笑道,有些樸實和粗獷。

“謝前輩將我從水中拉起來。”夢星辰劍氣一震,衣服上的水也幹了不少。

“這倒不用謝,我在追殺一個魔道中人,誤以爲你是她。對了,有沒有看到一個穿着藍色長裙的女子?”老頭將魚杆收好,大手一揮,一股雄渾的劍氣推着小舟在江面上快速行駛着。

夢星辰眉頭皺了皺眉,這凌厲的劍氣證明了這老頭是劍宗的實力!不知怎的,雖然已經認可了藍晶晶是魔族女子的說法,但他並不想說出藍晶晶的下落,因爲始終覺得藍晶晶並不是壞人。

夢星辰說道:“晚輩被追殺,不得已潛入江水,並未碰到什麼穿着藍裙的女子。”

老頭搖了搖頭,有些喪氣:“哎,這魔劍一族的公主差點被我逮到了,可惜……可惜哇!”

魔劍一族?夢星辰沒想到藍晶晶還有這個身份,便問道:“前輩,什麼是魔劍一族?”

老頭說道:“在人類數千王朝以西,便是妖魔的領地,妖魔們雖然沒有建立國度,卻以部族聚居,而魔劍一族是妖魔領域中最有勢力的部族之一。”

夢星辰點了點頭,老頭突然話鋒一轉說道:“小子,我怎麼越看越覺得你像我一個討厭的人呢?”

“討厭的人?”夢星辰瞥了瞥眉毛,有些怪異的問道:“前輩我們今天才見第一次面吧?”

“自然不是說的你,只是長得像而已。”老頭的心裏似乎憋得太久,絲毫不管與夢星辰纔剛剛認識,宛如打開話匣子一般說道:“我討厭的那人姓夢,十八年前把我女兒給拐走了,你說氣不氣人?”

“更重要的是,十八年啊,從來都不回來看看,真是走遍大江南北都找不到那臭小子,要是被我找到,一定打得他哭爹喊娘!”

“也不知有沒有給我生個外孫,若是有的話,一定不能長他那小白臉樣,對,你就長得特別像他。恩?小子,你咳什麼咳?”

老頭面色不悅的看着夢星辰,越看越不順眼,好不容易對人吐露一次陳年往事,沒想到這臭小子還不愛聽? 夢星辰已經猜到了這個就是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外公,但是因爲父母與外公曾有的過節上來看,夢星辰並沒有準備相認。


“前輩,你女婿和女兒爲什麼十八年都不回來見你?”夢星辰有些冷漠的問道,自己父母的遭遇,與這外公離不開關係。

“還不是那姓夢的混蛋,怕老子撕了他!”老頭忽然變得有些悵然若失,又補充了一句才說道:“都怪當年我糊塗,算了,與你這個小娃娃說這麼多幹啥?”

突然老頭瞥了一眼夢星辰,神色犀利,宛如鷹眼:“我說小子,你叫什麼名字?剛說被追殺,你被誰追殺來着?不要轉移我的話題!”

夢星辰見外公的神色,定然有隱情,並非那麼簡單。另外,分明就是你在講女婿女兒的故事好不好,什麼是我轉移的話題!看來讓外公把曾經的事一股腦的說出來還有些困難,得徐徐圖之。


夢星辰想了想便說道:“我是南方人,名叫林夕。幼年跟隨家父學過兩年劍術,然而一家人被魔道男子所害,只有我一人逃出。”夢星辰覺得現在不宜暴露自己的身份,萬一這便宜外公與自己的父親真有什麼不共戴天的怨恨,那自己就是剛出虎穴又入狼巢了。

老頭摸了摸下巴的粗獷鬍鬚,眯着眼睛打量着夢星辰:“林夕?真是可憐人,我追殺魔女,你被魔男追殺,也算是緣分。”

“老夫叫若青鋒,乃是紫霄天劍宗長老,小傢伙你若沒地方去,與我回宗門可好?”若青鋒話鋒一轉,便問夢星辰。其實若青鋒從來不稀罕這些自以爲是的臭小子,只是看着夢星辰想到了曾經的夢千魂,一時之間覺得有些愧疚,便想讓這個長得極其相似的叫作林夕小子拜入宗門,算是彌補一下當年的虧欠吧。而且若青鋒不知道的是,這種冥冥之中的血緣關係讓他心底裏同情夢星辰的遭遇,動了惻隱之心。

夢星辰不知便宜外公是怎麼想的,自己斟酌了一下,母親臨死前讓自己去紫霄天劍宗找外公,現在同時面臨着雲霞劍宗和大治王朝的威脅,加上還有一個與自己不死不休的劍宗陳雲鋒,考量一二,夢星辰點了點頭:“多謝前輩栽培。”

“嗯!”若青鋒點了點頭,“你小小年紀,便已經是劍士一品,看來資質不差,在紫霄天劍宗定能有一席之地。”

“謝長老誇獎!”夢星辰行了個禮。

若青鋒大手一揮,快速滑行的小舟突然停了下來,只聽若青鋒道:“看來追不到那魔女了,也罷,回宗!”

小船底部突然爆發出龐大的劍氣,彈射而起,衝入雲霄,江面只留下一圈圓形的波浪向兩岸擴散。若青鋒用劍氣將小船裹着飛行,速度快若驚鴻,這實力真是高絕。

夢星辰在飛行的小船中搖搖晃晃,極其不自在,突然趴在船邊便開始嘔吐起來。

“暈船?”若青鋒哈哈大笑,絲毫不顧夢星辰的感受,小船飛得更凌亂了起來,忽上忽下忽左忽右。

夢星辰躺在船上宛如塊肉一般滾來滾去,最後抓住船舷才穩住了身形,他也是才發現自己會暈船!看着船頭那意氣風發的老頑童若青鋒,心裏暗暗想到:老傢伙,等我境界比你高了要你好看!

在天上這麼飛了一天一夜,夢星辰漸漸適應了這種高空飛行,雖然不再嘔吐,但頭昏腦漲得不行。

小船在雲層上飛得慢了穩了,若青鋒盤坐下來:“林夕,吃東西不?”

其實夢星辰自進入青城起就沒吃東西,到現在已經過了四五天了,肚子自然餓得咕咕叫,可是被這小船晃得沒了胃口,只好搖了搖頭。

若青鋒狡猾的一笑,從儲物袋中拿出了一盆,沒有錯,就是一盆!一盆白花花的熟豬肉!


那油膩的氣息夢星辰一聞到又是趴在船舷上哇哇大吐起來,肚子裏都快沒有東西可吐了,大多數時候只是乾嘔着。

若青鋒一縷鬍鬚,拿起一塊豬肉就撕咬了一口哈哈笑道:“這是好肉啊,小子你欣賞不來別煞風景行不?!”

夢星辰白了這老匹夫一眼,這老小子感情一直在玩弄自己?夢星辰的臉色有些發白,舔了舔嘴脣,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撲到了那盆豬肉上。

那油腥味刺激得夢星辰又是大吐起來,一盆子豬肉就那麼毀了!不僅如此,夢星辰仰起頭,直接了噴在了目瞪口呆的若青鋒臉上。

若青鋒大叫一聲:“草!”然後也忍受不了,這一老一小便扒着船舷狂嘔起來。

等到第二天天亮的時候,這小船終於飛到了紫霄天劍宗。

從上方看去,紫霄天劍宗坐落在一片龐大的山脈羣中,但是被開闢得金碧輝煌,亭臺樓閣,皆是紫氣縈繞,建築羣中,一座山峯宛如破天寶劍直插雲霄,不愧稱得上是“紫霄天劍”這四個大字!

小船飛到宗門口,彷彿再也支撐不了一般,直直的掉落下來,摔得粉碎,夢星辰和若青鋒皆是面色發白,二人從小船的碎屑中爬了出來。

守門的兩名白衣弟子見到嚇了一跳,趕緊走上前來。

“六長老!”見到是若青鋒,二位弟子趕緊行了一禮,只是一向高來高去的六長老,怎的如此狼狽?旁邊那更狼狽的年輕人又是誰?不過這並不是兩個守門的弟子可以詢問的。

若青鋒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心中悔恨交加,再也不要裝逼把船弄到天上飛了,再也不要帶暈船的臭小子回宗門了!

“你們兩個,把這小子,弄去報個道,領身衣服。”若青鋒被夢星辰也帶得暈了船,此時站到地面好多了,吐了一晚上,差點把膽汁都吐了出來,胃裏火辣辣的疼,白了夢星辰一眼,一閃身便飛入了大門消失不見。

既然六長老都吩咐了,守門弟子也不得不做,將夢星辰扶了起來,發現夢星辰的腿軟得跟棉花似得。

“嘖嘖,兄弟你可真牛逼,六長老這樣的猛人都被你搞得這般狼狽,不過以後還是儘量別去招惹他!”兩個守門弟子一胖一瘦,一人架着一隻夢星辰的胳膊,右邊有些胖胖的弟子說道。

夢星辰接觸了大地,感覺好多了,但還是有些乏力,便對二人說道:“多謝二位師兄提醒。”

這聲師兄叫得二人舒坦,作爲守門弟子那都是墊底的存在,居然還能聽到一聲美滋滋的師兄,二位守門弟子開心得不得了,一股腦的介紹了很多信息,將夢星辰當做小弟來罩了。

胖的叫李旋風,眼睛就綠豆那麼大點,嘴脣很厚,彷彿兩片豬肉,十分健談,吹得那是天花亂墜,唬得夢星辰是一愣一愣的。

瘦的叫趙第一,有些黑瘦,但沒胖子那麼健談,有些樸實,只是偶爾糾正一兩句胖子說的東西。

二人領着夢星辰正準備去新秀殿報道時,卻突然聽到一聲沙啞難聽的聲音:“你們兩個不去守門,來這兒做什麼?!”

“拜見九長老!”李旋風和趙第一見到,驚慌之下,趕緊行禮。 九長老一身黑袍,年紀不大,身材瘦削,約莫四五十歲。長着一雙陰鶩的眼睛,彷彿所有人都欠他的一般,要從別人身上剜下一塊肉。

“你是誰?見我爲何不拜?”九長老輕哼了一聲,看到夢星辰站在那兒不爲所動,十分不悅。

李旋風在一邊扯了扯夢星辰的褲腿兒,焦急的說道:“兄弟,雖然你是六長老帶回的人,但也還是不要招惹九長老哇。”


趙第一也有些着急,趕緊給夢星辰使眼色。

夢星辰看着這個九長老,心底裏油然的厭惡,於是淡淡說道:“我並非紫霄天劍宗人,我爲何要跪?”

“你!”九長老怒斥一聲,隨即強壓怒氣:“既然不是我宗門的人,那便從哪兒來滾哪兒去!”

“九長老息怒,這是六長老帶回來準備加入宗門的人。”李旋風有些哆嗦,恭敬而又懼怕的說道。

“六長老?”九長老有些沉思,隨即冷笑到:“既然是六長老帶回的人,那就更不能徇私舞弊,正好趕上後天的入門測驗,到時候通過測驗再加入宗門吧。”

“可是……”趙第一剛剛說兩個字,九長老就怒喝一聲:“可是什麼?六長老說的話你們聽,我說的話你們就不聽了?”

九長老似乎脾氣不好,手中便多了條鞭子,“啪”的一聲便抽在了李旋風和趙第一的身上,二人臉上瞬間出現了一條血紅的長痕。

“住手!”夢星辰一把抓住長鞭,“哪有你這等長老,不思維護宗門子弟,反而暴虐毆打!”

“你給我放手!”九長老氣得有些反笑:“老夫身爲劍宗,處理宗內事務,你這小小的劍士也敢攪合?”

“你無非就是與六長老有些過節,何必遷怒於他人,既然你這麼牛逼,直接去找六長老單挑啊!”夢星辰橫眉怒眼,將鞭子甩開,拉起李旋風和趙第一就走。這九長老更年期到了,真是生兒子沒**。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