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啊”一連串的慘叫響起,一個個的獸人趴在了地上,他們的腳上都開了一個血洞,前後貫穿,血流不止。

只剩下手裏拿着大斧子,愣在一邊的雷奧天,看着雷沙全身也開始打顫。在他的印象中,根本沒有這種武技,甚至巫術,就是人類的魔法,有這麼快打傷這麼多人的。他的心裏,一種多年未見的感覺浮現了出來-害怕,他已經在怕雷沙了。

雷沙走到了雷鳴金的身邊,低聲說道:“對不起,讓你擔心了。這些人的傷,一會兒我會治好的,我會巫術,爺爺可以放心。”。

接着,他慢慢的走到了雷奧天的身前。雷奧天看着雷沙一步步走近,每近一步,他就會覺得自己的身體更冰冷了幾分。事實上,雷傲殺了雷沙的事,他是知道的,而再次看到雷沙回來,他也早做好了除掉他的準備。

雷沙的手擡了起來,以手指指向了雷奧天。

“雷沙,你,你不能這麼做。你要殺自己的親大伯嗎?”雷奧天畢竟個老油條,而且有着獸人所不常有的細祕心思,感覺到了雷沙的殺氣,他連忙求情。

“大伯?剛纔是哪個混蛋叫我雜種的?我有大伯麼?”雷沙的語氣冰冷得可以凍死人,他的手已經向雷奧天移去,他就是要讓他慢慢的體會這種死亡前的恐懼。

“小沙,你,我知道這麼說對不起你。不過你就放過他吧,他是你的親大伯,是爺爺的大兒子呀。”雷鳴金流着淚,還是開口求情了。

雷沙的手在貼到雷奧天的胸口之前,停住了。

他一轉身走向雷鳴金,對着身後的雷奧天說:“這是我最後一次有仇不報,以後對爺爺要尊敬,族長早晚是你們父子的,不要太性急。”。

看着那麼堅強的老人泣不成聲,雷沙心軟了。

“爺爺,放心吧。我出去闖一片新的天地,在族裏我已經給爸爸和您找回了顏面,但這裏沒有我的地位。我一定會過得好的,請您忘了我吧。”。

“爺爺對不起你,希望你能明白。你走吧,爺爺相信你的能力,你一定會比你爸更有出息的。”

這一次的對話之後,雷沙走了,帶着他的隨從,走出了巨齒部落,走出了獸人第一大國毛多必。

而這也是他和爺爺最後一次見面,從此以後,他便沒有了親人。 又是一路的打獵生活,李子翔已經可以一躍十多米,一腳踢死熊了。

看着李子翔用那把生了鏽的小刀砍着柴,雷沙心中多了幾分安慰。

“小李子,你現在已經拿這麼鈍的刀當利器使了。按照書中所記,你應該是武林中的一等高手了。不過,比起修行的大派,你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優秀弟子。千萬不要自滿,每天都要練習呀。”雷沙怕李子翔也像一般的年輕人一樣,看到自己的成績出色後,會得意的忘了繼續進步。

李子翔揮匕首將一一根樹枝砍成了幾斷,然後笑着答道:“主人放心,我知道您的能耐。我一直以您爲目標,不會鬆懈的。”。

雷沙一聽,後脊樑就一涼。

“咳!那個,你要找點切和實際的目標,比如當個聖鬥士戰銜的大將軍。 誤惹霸道總裁 。”雷沙趕快勸導,這人要是有了目標,總追不上會由愛生恨的。不止追女人這樣,追偶象也一樣如此。雷沙博學多才,馬上聯想到了許多這種例子。

李子翔將柴火扔進火堆,看着滾滾的濃煙,開始分解今天的獵物。

“主人,柴幹了就可以烤肉吃了。剛纔您說得對,不過我們是賊,佔山爲王的,公會裏考試倒是可以變換身份報個假的。但想當將軍,那是不可能的。”。

雷沙雙手枕在腦後,閉起了眼。

李子翔說得不是沒有道理,現在自己這種野軍,即使是對百姓有利的,也還算是賊。而是賊就始終無法讓人信服。 不做閻王好多年 ?雷沙開始想起了辦法。

他搜索着各種自己已知的信息,卻沒有一點辦法。突然間,他想到了一招,如果能進到皇城,找到大哥二哥,憑他們現在的地位,應該沒問題了吧?他們可是被龍王肖恩帶去做了徒弟。

可雷沙馬上搖頭罵道:“操,想什麼呢?出去混了幾年,突然間回來就投奔關係。讓兩個哥哥笑掉大牙。老子要自己想辦法。”。

晚飯之後,李子翔開始入定調息。按照雷沙傳授的太虛心經,他修行的進境神速。現在按照常規算法,李子翔已經是個有着十幾年深厚內力的高手了。一般的江湖人事,根本不是他的一合之將。如果按照聖達西納的算法,他已經是個高級武士了。而前後只用了短短的不到兩個月。

貴族子弟們,修行鬥氣,從小開始,比較有天份的也要在五年之後纔能有所小成。當能將鬥氣外放時,也就是他們出關之時。而且時往往當年的孩子已經到了孩子他爹的年齡,這也就是爲什麼騎士大多是貴族,而又大多直接就有鬥氣。

雷沙已經習慣了他的進度,也不再感到驚訝。他望着星星,聽着蟲鳴獸吼,陷入了沉思。不知不覺間,他也進入了夢鄉。

次日清晨,李子翔從入定中轉醒,感覺到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於是他猛地一跳,竟然直接跳上了七米多高的大樹。由真力帶起身體,有了上乘輕功的效果。可他一高興,真力一泄,踩在了樹枝上。樹葉晃動產生了沙沙的響聲。

雷沙被吵醒了,四處一找,發現了頭頂的李子翔。

“好,你既然能爬,就再爬高點吧。我要吃最上面的那個鳥窩裏的蛋。”雷沙指着二十米往上的樹頂叫着。


李子翔一聽,咬了咬牙,硬着頭皮使出了全身的真力。真力流轉,讓他身輕如無物,踩着樹枝直接飄到了樹頂。

到了頂部之後,他對下面喊道:“主人,這裏沒有鳥蛋呀。”。

雷沙一皺眉:“不管了,有什麼拿下來再說。我要吃。”。

李子翔還真聽話,拿起那鳥窩就向下走去。這下來可比上去要快得多,一腳踩空,整個人都掉了下來。

落地之前,李子翔一翻身,站穩了身子,沒趴在地上。可他手裏的鳥窩卻也翻了一下,從裏面掉出了一坨墨綠色的東西。

“啊,完了。掉在地上了。主人,裏面就這些鳥糞,您看是不是我洗洗再拿回來給您吃?”。

雷沙鼻子差點氣歪掉:“去你-媽-的。快走,今天趕到山寨,我們回去吃。”。

說完,雷沙突然間向前一躥,跑出去幾十米。李子翔反應過來時,在後面緊追不捨。但雷沙的功力哪是他能比的。他直累得連嘴都不敢張,全力運着真氣隨行着。

這種速度之下,僅半天的功夫,他們就看到了那片山谷。而山谷入口,也立起了木牌,上面寫着‘雷天下’三個大字。

雷沙看了之後很是高興,轉身再看,後面不到兩百米處,正是全力跑着的李子翔。而一瞬眼的功夫,他跑到了自己的身邊。

“嗯,很好。”雷沙看着全身是汗的李子翔,讚賞的拍了他一下。

‘咕咚’這一拍之後,李子翔倒在了地上。只見他臉色煞白,呼吸急促,顯然是累得過度了。

雷沙趕快施了一個獸神血脈,幫助李子翔恢復。他只顧着自己跑得爽,卻忘了李子翔的真力有限。這還是雷沙只用了兩成力,如果全速衝回來,估計李子翔就要累死在半路上。

終於回到了自己的山寨,雷沙接受着兩百多人的歡迎,心裏那叫一個爽。他想着:‘其實,做個人類倒也不錯。最少沒有獸人那樣的冷眼,自己不說,誰也不知道自己的底細。而且,自己在龍翔過了一段日子,早已經習慣了人類的生活。也許,這是天意吧。看,原來自己應該想,這就是獸神的旨意的。’

一段光景不見的山寨裏,已經一片生氣,欣欣向榮。最讓雷沙高興的是,這裏還多出了少不的女人。

“歡迎主人回城,歡迎!”兩邊男人列隊,前方美子獻花像是在歡迎全民大英雄一樣。

這一招對雷沙來說很是受用。他邊向兩邊招手,邊對身邊的搏瑞茲讚道:“好,好啊。我果然沒看錯人。對了,這些個娘們兒是哪來的?幹什麼用的?難不成兄弟們都成家了?”。

搏瑞茲臉一紅,“不是的,主人,這都是凱特的主意。他說什麼男女搭配幹活不累。所以從村子裏拉來了一大批的**,不過,事實證明,他是對的。有了這些**,兄弟們不但沒有倦怠,反倒幹勁兒十足。要不城寨也不會這麼快就建成這麼好。”。

雷沙訕笑着走進了寨中,一直踏着紅地毯走到了還沒有人用過的寶座上。向下府視,那是一種國王纔有的感覺。

“兄弟們,我今天回來,是要宣佈一件事。我絕定,要讓我們過上好日子。也就是說,我們要正式加入聖達西納的王國軍。以後我們就不是賊了。”,雷沙很興奮的宣佈着自己的決定。

可沒想到,下面兩百多張男人的臉,沒一張有笑意的。

“主人!不可以。”搏瑞茲單脆跪地,府身請命。

“爲什麼不可以?我是主人,我難道還會害你們嗎?”雷沙不明白了,這麼亂的世道,到處都在打賊。加入了王國軍,就等於是給自己洗了白,吃王國的軍餉,現在又不在戰亂,不用跟獸人打仗,有什麼不好的?

“主人,我們的兄弟有一半以上都是逃兵。不當兵的理由很簡單。軍隊是貴族的玩具。如果我們歸了別人管,那些騎士貴族,會拿我們不當人看的。”搏瑞茲想到了自己不堪回首的往事。

雷沙手捏着下巴想了想,“放心吧,先探好了口風我們再去投軍。如果可以,我們就自成一隊,也方便管理。兩百人可以算是一個突擊小隊了。花些錢,找些門路,沒問題的。”。

聽到雷沙的語氣肯定,搏瑞茲也不敢再頂撞。一場盛大的歡迎儀式,就這樣不歡而散了。


雷沙與搏瑞茲和凱特等人商量了之後,做出了一項決定。

“好吧,凱特和小李子跟我對最近的大城市買通。搏瑞茲繼續在這裏組織。等我們的消息。一旦辦成了,我們就是正規軍了。而我當隊長的話,不會讓什麼貴族胡來的,我有很大的門路,哈哈。”,雷沙故做神祕,沒有說出自己是現任最高軍事指揮官的徒弟,雖然只是掛了個名,根本一天也沒學過。

古人有云,三人成虎,雖然不是這個意思,但雷沙他們總是三人一起,也真的像人羣中的老虎一樣無往不利。

不久後,他們就來到了最近的大城市,位於聖達西納東方邊關的塔舍爾城。

經過了凱特的一翻打聽,他們很快得知了這裏的一些重要情報。塔舍爾城,聖達西納四大親王之一,特斯比亞家族的封地。這裏是跟其它三方邊關一樣的重要軍事基地。除了皇城,沒有城市可以跟四大親王的軍力相提並論。他們是僅有的非皇姓親王成員。在開國之時,四大家族立下了不可磨滅的功績,所以親王的稱號和封地會一直世襲下去,其他子嗣也都是一降生就有了伯爵級的稱號,並可以直接由親王指派在所駐大地域內劃分領地。

現在的城主是五十一歲高齡的托夫德尼·特斯比亞親王。他和他三十歲的大兒子一樣,是個遠近聞名的老色鬼。整個東關州的三十幾座城鎮內,就沒有不知道他們的好色的。

但他的二兒子卻是很有出息,今年二十五歲的卡洛斯·特斯比亞伯爵,已經是月亮城裏少見的年輕高手。有着聖鬥士戰銜,一身青焰鬥氣已經煉到了藍色鬥氣外放的地步。現任皇家騎士團第二分團的團長一職。

得到了這些資料後,雷沙和李子翔穿着一身剛買的新衣服,跟在了凱特身後。雷沙決定,讓體態富裕的凱特來演聖達西納的富商。而自己和李子翔是從外國來做生意的人。

“那主人,我們現在去哪?”凱特滿臉堆笑的問着。

雷沙一皺眉:“凱特先生,你忘了吧。我現在是雷先生,你的客戶,來考查的。”。

凱特連忙點頭:“是的,主,不,雷先生。我們先去哪觀光一下呢?”。

雷沙想了想,拉住了邊上的一個行人問道:“嘿,這位小哥,這城裏最大的妓院在哪?”。 雷沙語出驚人,那人當然是順口回了一句:“有病!”。

結果,雷沙兩眼一瞪,街上瞬間有人無故暈倒。

“快看看,自己知道自己有病還在大街上瞎溜達。大家要引以爲戒呀。”雷沙笑罵着,走向了一邊。

雖然沒看到是怎麼回事,但凱特已經流下了一行冷汗,他幾乎敢肯定,那人是被雷沙打暈的。

最後,當然是老練的胖子凱特出馬,很圓華的問到了妓院所在。

邊向妓院走,凱特邊問道:“主..,雷先生,不知道我們去風月場所,是要做些什麼呢?”。

雷沙很不在意,大聲叫道:“靠,去妓院當然是找小**呀,難道跟你玩?快走。”。

一行轉彎沒角,三人終於到了皇城第一大妓院‘羅漫史夜總會’。

雖然叫夜總會,但這裏可是全天二十四小時服務的。一流的環境,一流的服務人員,一流的技術,讓所有男人,在想要的時候,都能得到。當然,這是他們的廣告語,而且即使是真的,也要有足夠的銀幣才行。

到了夜總會門前,雷沙三人剛向那邊看了一眼。立即衝過了七八個穿着緊身暴露衣裝的女子。臉上的粉厚得都在向下掉渣。


一股香氣撲來,雷沙敏銳的鼻子差點打起噴涕。

“大人,老爺,一看你們就是外地的有錢人。來嘛,進來風流快活一下,我技術一流,保你滿意。”一個穿着低胸裝的女人故意把身子放低,那緊身衣的勒索下,一對**向外凸着,讓人感覺隨時都有可能擠出衣服來。

李子翔自做清高,對此等人不屑一顧。胖子凱特卻早已經流下了口水,上一次他花錢請到寨裏的山村野妓,哪有這麼高級的。相比之下,這裏的都是仙女呀。

可雷沙卻一分人羣,“讓開,我來找這裏最漂亮的**的。你們跟他們玩啊”,他用手一指身後聽李子翔和凱特。

女人們蜂擁而上,纏住了後面兩人。而雷沙剛走出幾步,就被門口處,一張沙發上的女人吸引了。

她的衣服雍容華貴,一身的紅紗,上面鑲滿了金片。她的身體婀娜多姿,標準的S型,多一點肉就顯胖,少一點肉又不夠有感覺。

半遮的面紗,露出她那雙靈動的大眼。細長的睫毛,每一次眨眼間,都像是無數的小手,在勾着看到她的男人的心。而那深切有如萬年古井的碧藍色眼眸裏,有着未經人事的少女般的純潔,再一晃動間,又有着深愛中少婦般的萬種風情。

雷沙這種在太虛裏天天見**的男人,也被她的姿態所吸引了。

慢慢的走到了這女人的身邊,對她行了一個上層社會纔會用到的禮。

“這位美麗的小姐。不知道這種風月場所裏,爲什麼我會有幸見到您這樣一位美若天仙的可人。難道,是神的旨意,安排我們今日相見嗎?”雷沙用從人類書中所學的肉麻言語開始表示自己要搭訕。

那女子面紗下的嘴角輕揚了一下,隨即,她的細長柳眉又皺了起來。

“大人,正如您所見。我落難了。我跟隨我的家臣從西方的遙遠國度來到此地。家臣卻在前幾天就走失了。這裏的人收留了我。但他們不給我自由,如果過幾天我再沒錢支付給他們,我,我就要用我的身體來償還。”女子聲音細柔,有如仙樂。像這樣一個集所有女性優點於一身的美人,任何男人都無法抵抗。

雷沙個小雛子,當然更是不行。他就像中了魔法一樣,完全不細問,直接就相信了這個女人。如果他稍有點理智,就會想到,爲什麼一個有着家臣的女人,會出走這麼遠?爲什麼落難後卻被妓院收留。妓院裏的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心,對一個搖錢樹光養不用?

在與**的對話中,雷沙得知她是一個王室的公主。名叫美芙達尼斯·路特伊,家裏有無數的田地珍寶,來這裏是旅行的,到傳說中的騎士王國來參觀一下,尋找一位真正的騎士與她通婚。

“我看,你的家臣一定是走丟了。”突然間從雷沙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雷沙回過頭一看,正是那胖子凱特,他跟雷沙一樣,兩眼瞳孔放大,表情有些呆滯。更可笑的是,他的口水已經流了一身。

“呵呵,怎麼會呢,他們那麼大的人了,怎麼會走丟呢?”美芙達尼斯輕笑着用纖手遮嘴說道。

凱特看到雷沙那雙要殺人的眼,馬上擦去了自己的口水。一臉正色的說道:“你的家臣大,還,還是城市大?我,我這麼大個人,要是第一次來,也,也會走丟。”。

美芙達尼斯被他有些結巴的話逗得嬌笑邊邊,花枝亂顫。

雷沙站起身來,一指遠處的李子翔:“先生,請你去那邊等我,好嗎?”。

在雷沙的淫威下,凱特很不情願的走出了十米開外。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