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果:……

理想很偉大,但這姑娘可能認不清現實。

所以坑了她這個後來者。

原主連這個遊戲怎麼玩怕是都不太清楚,直接就買高級賬號改了名字,就開始在無主之城橫衝直撞。

唐果內心是崩潰的,從原主資料裏,得不到這個遊戲的相關信息。

不過原主運氣還行,那麼多來85級副本試水的隊伍,男主和女主的團隊剛好也在她這組中。

男主樂承鈞如今還是石泉公會的會長,女主魏雨珊如今已經加入了石泉公會,憑藉着男主的關係,成爲了精英隊中的一員,不過女主主要是走治療職業,兼精英隊的副指。

唐果刷了一下副本隊的排名,男主的隊伍不出意料排在第一名。


——【石泉出日】

在棗棗給的位面治療中,關於無主之城的遊戲描寫的很零碎,很多東西需要自己慢慢琢磨。

但唯一可以確定是,開不了掛,只能全靠自己。

實力逆天,就能碾壓全本;實力菜雞,只能躺平被踩。

剛剛那個槍手就是實例。

在她苟命這會兒,副本內又出現五次系統公告,兩次【風林山火】公會,一次【碧落黃泉】公會,兩次【雲海間】公會。

從刷新登錄至今,已經有四家公會的精英隊隊員死亡出局。

除了【碧落黃泉】公會,另外三家都損失兩名以上的隊員。

唐果看着每支精英隊後面的積分,發現只有自己這個兩人隊後面積分漲了,其他29個小隊的積分都沒有變動。

所以她大致摸到了一些規則,戰隊之間交手,獵殺其他小隊的隊員可以獲得積分,但自己小隊人員損失並不會倒扣本隊積分,只會影響小隊的實力。

除了【一槍穿星】被她一劍殺出副本外,目前副本內出局的玩家,應該都是被副本內的NPC清出局的。

之前撓弓巍然一臉血的那隻灰褐皮小怪,應該就屬於月光森林副本的NPC之一。

這種小怪速度很快,攻擊也高,被一爪撓到,生命力就會流失2%。

開局不過四十分鐘,就有那麼多人出局,說明……那種比大型橘貓的小怪,應該只是月光森林NPC的一種,還有比這種小怪更厲害的東西在這片詭異的森林中游蕩。

只是各家公會的精英隊將消息捂得很嚴實。

畢竟遊戲中,誰也沒那麼坦蕩,自己吃過的虧,總想着讓其他人也吃一次,所以究竟是什麼東西弄得各隊損失人手,暫時還無從得知。

唐果深深嘆氣,騎在樹上看着隱隱泛紅的天空,眉頭輕輕擰了起來。

她記得,剛進本的時候,這天空好像暗沉沉,沒有隱隱泛紅吧……

還有,“月光森林”……

名不副實啊,裏面到處都是黑乎乎的,和月光半點不沾邊。

龍隱弓墜:【啊啊啊啊啊——】

龍隱弓墜:【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唐果發呆之際,自己隊內信息欄突然劇烈抖動起來。

弓巍然的兩條消息彈出,直接糊在她臉上。

唐唐有錢:【鬼叫什麼?出什麼事了?】


龍隱弓墜:【好多怪……救我。】

唐唐有錢:【什麼樣的小怪?】

龍隱弓墜:【不是小怪,是大怪。。。】

龍隱弓墜:【圖片/圖片】

唐果好奇地撥弄着信息欄,這個聊天框竟然還能傳圖片,挺不錯。

她點開弓巍然穿過來的兩張圖片,黑乎乎一團,但其中一張照片隱隱能看到兩團紅光,另一張照片空中飄浮這一團綠光。

唐唐有錢:【兩團紅光是什麼?】

龍隱弓墜:【!!! 總裁,請放手! !】

唐唐有錢:【第二張圖片也是?】

龍隱弓墜:【你快過來,我快扛不住了。】

唐唐有錢:【座標。】

龍隱弓墜:【2379,8311,快點兒,十萬火急。】

唐唐有錢:【趕緊跑啊,打不過還不跑?】

龍隱弓墜:【泥煤啊,老子也要跑得掉才行啊?這NPC的速度比那隻醜貓還要快……】

唐唐有錢:【那我去有什麼用?多個人一起送人頭啊?】

雖然嘴上說着,但唐果還是點開地圖,朝着弓巍然報的座標,快速地奔去。


她的速度奇快無比,在黑黢黢的林子裏如鬼魅一般,幾乎只能看到一道殘影。

一槍穿星抖着腿,坐在室友身邊盯着唐唐有錢的分屏視角,咬牙道:“舉報,必須舉報,這垃圾菜鳥肯定開了外掛,這速度比NPC還快……”

室友甲擡手順毛,安撫道:“柴聰同志,咱們冷靜,冷靜……”

畢竟一個是帝國軍事大學大四機械系的種子軍校生,如此面目猙獰地盯着一個武力值墊底的聯大區域建模系學妹,實在是有傷咱們學校機械系的顏面啊…… 唐果趕到座標附近時,弓巍然正抱頭鼠竄。

也不知道他幹了什麼,五六隻小怪組團刷他,還有兩個體型修長的吸血鬼,其中一個穿着復古的暗紅色中世紀長裙,裙撐將衣襬撐得膨大,上身穿着無袖收腰的緊身胸衣,頭戴一頂同色寬檐禮帽,一雙暗紅色的眼睛中閃爍着令人頭皮發麻的光芒,饒有興趣地圍觀着被小怪組團當成BOSS刷的弓巍然。

唐果看得樂不可支,這NPC真人性化,中世紀造型的吸血鬼還真挺有韻味兒。

另一個吸血鬼穿着白色絲制襯衫,脖子上是花邊緞帶扣住的拉巴領,上半身寬肩窄腰,套着黑色鑲着紅寶石鈕釦的收身馬甲,外面穿着墨綠色長外套,外套上亦是鑲嵌着大小一樣,整整齊齊的紅寶石排扣。男吸血鬼的臉瘦削蒼白,但一雙暗紅色的眸子也露出了嗜血的興奮。

這兩隻吸血鬼應該就是副本中B級boss。

就是這遊戲中的設定,真的……一言難盡。

弓巍然奔潰地上躥下跳,低頭看了眼座標,發現唐果就在他附近,於是他二話不說,扭頭就往唐果所在的方向跑去。

唐果:……

真想擰掉這傻缺的狗頭。

小boss本來沒發現她的,這下子因爲這傢伙,目光齊齊聚在了她身上。

“老闆,救我!”弓巍然一邊跑,一邊喊。

唐果木着臉, 蜜愛成婚 ,暗道活該!

她擡手將背後的重劍拔出來,擰眉看着弓巍然:“跑遠點兒,別往這兒來。”

弓巍然不聽她的,帶着一串小怪,跟開火車一樣往這邊崩騰。

唐果:!!!她一定要開除這個傻缺隊友。

“美麗的小姐,我是否有榮幸邀請你去我的城堡做客?”

低沉舒緩的聲音在唐果耳邊響起,原本還在十五個座標外的男吸血鬼,不知道何時已經出現在身邊。

唐果微微側目,淡淡地掃了一眼面露笑意的吸血鬼,對方露出一對又尖又細的獠牙,紅色的眸子貪婪地盯着她的臉。

弓巍然原本帶着小怪往這邊跑,看到吸血鬼出現在唐果身邊時,身體比腦子更誠實,直接急拐彎朝着另一個方向跑去,一邊忿忿不平道:“這不公平,爲什麼你們看到她就請回城堡做客,看到我二話不說就讓小怪撓我?”

女吸血鬼塗着丹蔻的長指甲輕輕劃過枝葉,枝葉邊從劃痕處斷掉,笑盈盈地說道:“因爲你醜,這怎麼能怪我們呢?”

弓巍然不滿地控訴道:“我出去後一定要投訴遊戲平臺,這個副本不僅虐身,還特麼虐心……”

唐果看着弓巍然那二貨與副本boss瞎扯,又扭頭伸手戳了戳NPC的臉,心想:還挺真實的。

吸血鬼:……

“你的古堡在哪兒?”唐果不緊不慢地問道。

NPC吸血鬼優雅地說道:“羣山之巔,玫瑰古堡。”

唐果隨即問了個不着調的問題:“爲什麼吸血鬼的古堡總會有玫瑰?這設定到底是哪個腦殘想出來的?”

NPC:“……”

遊戲方副本建模員工:“……”總懷疑你在內涵老子!

吸血鬼表情不變,重複問道:“美麗的小姐,我是否有榮幸邀請你去我的城堡做客?”

唐果一劍朝着對方腦袋削去,隨後不緊不慢地說道:“還是不了。”

“我向來不擅長做客,比較喜歡做主。”

被一劍砍掉半隻臂膀的吸血鬼:“……”

“美麗的小姐,你的劍是殺不死優雅又尊貴的血族的。” 撒旦少爺的冷美人

唐果眉梢輕輕挑了一下,淡笑道:“放心,很快送你上路。”

畢竟是個副本遊戲,不可能不提供破解boss的基礎材料,她之前就殺了一隻小怪,拾取了小怪屍體後,還掉落了一顆祕銀屬性的子彈。

剛看到這顆子彈,她其實就有點猜想,但又不確定。

聯合副本名稱,慢慢泛紅的天空,如同低級吸血鬼一樣的小怪,還有掉落的銀色子彈……

她大致就猜到了,估計和吸血鬼有關,所以一路順手狙殺遇到的小怪,積攢手裏的祕銀屬性子彈。

吸血鬼被她胸有成竹的模樣唬住,躲開第二次攻擊後,舔了舔指尖粘稠的血液,薄脣如血般翹起。


“既然閣下不太聽話,那在下就只能用些強制手段了……”

唐果輕輕吹起了鼻尖的碎髮,氣定神閒道:“好啊,我最喜歡捆綁play了。”

NPC:……

弓巍然:……

“你真是個變/態!”

唐果沒理弓巍然的吐槽,腳下虛跨一步,轉眼衝出三個身位格外,手中的重劍也毫不猶豫地直指敵人。

她的重劍,永遠向前,無往不利。

吸血鬼的指甲變長,黑色的指甲擋住了重劍。

唐果一腳飛起,目標下三路。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