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千年以上的力量才能凝練這一雷電,一雷劈下,就連上古氣兵也只得暫避鋒芒。

而這一次凝神天丹也算是豁出去了,它不打算再弄其他花哨的東西了,將面前這司空老祖吸干后就給暴風武等人來一場雷雨,最差的打算也是同歸於盡的下場。

「不行,我們不能讓凝神天丹再吸取司空老祖的精神力量,否則它將無人能敵。」

這一刻暴風武也滿臉著急的走了出來,作為天院院主,他很少有現在的樣子。

而陳友宜與蘇杭兩人此刻很是安靜的站在一旁,目光複雜的看著場中央大變樣的葉天。

他們內心不知道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凝神天丹如果不覺醒,那葉天定然會死在司空華殘忍的攻擊下。

但是凝神天丹一旦覺醒,葉天完全被丹藥所控制,成為一絕世丹魔,說不好就會擾亂整個中域。

因此這兩點其實對葉天自己而言都沒有好處,不過後者比前者還是有所價值的,哪怕是做惡人,那也是一個人存留下來的價值所在。

沒有什麼比死了更為可怕的了。

「我們一同出手,切斷那條細小黑線?」

暴風安在沉吟半響后突然提議道。

四大院主到底是四大院主,之前還處在對立面上,但在大局面前卻又站到了一起,這也是四大學院迄今為止從不鬧大內訌的原因。

因為一旦大內訌出現,那勢必會大大的損害暴風學院的利益,沒有院主會拿這麼做的。

暴風武與暴風義兩人對視了一眼,同時一點頭,因為此刻他們沒有好辦法,只能這樣子試一下了。

「刷刷刷!」

三道強大的白光朝著那細小黑線沖了過去,這是三位院主最為本源的真氣。

對付凝神天丹,沒有一個人會傻乎乎的使用精神之力,除了此刻還在承受痛苦的司空老祖。

他在之前完全不知情,而暴風義也沒有說明白,畢竟當初聖女下過禁令,招生堂之事不允許與任何人說。

暴風義也遵守著,就連自己的親傳弟子也沒告訴。

況且殺個人而已,他哪能想到這司空老祖竟弄出了這麼多花樣,結果最後弄成了這番模樣。

其實當初在興瑞山的那個說法完全是葉天欺騙暴風義的,殺了他后凝神天丹照樣被封印著,怎麼可能會出來,說不定等過個百年力量存儲夠了才能夠破封而出。


而司空老祖之前的行為就等於是這個意思,他的精神之力助推了凝神天丹的破封速度。

「嗤嗤嗤!」

那黑色細線雖小,卻也不是這般好破壞的,三大院主的真氣攻擊一撞上細線就冒出了無數的白煙,且在迅速的消融。

其實那黑色細線就是精神之力,而且是最為純正的精神之力。

在外在的刺激下, 涼先生寵妻無度

其實此刻他所承受的痛苦簡直就是葉天的數千數萬倍。

這一刻只能用四個字來解釋他所承受的,那便是自作自受。

「加大力量,我就不信這精神之力果真如此強大!」

第一次沒有破開,暴風武當即就提出試第二次。

畢竟那黑線上的力量再厲害也不過是從司空老祖腦海中提取出來的,暴風武這邊卻有著三個絕世強者,難不成連區區一個司空老祖都對付不了?

「刷刷刷!」

又是三道白光,此刻這光芒比之前足足亮了一倍,在外人看來甚是恐怖。

就如同司空華這樣的強者,在這樣的白光覆蓋下定然是消融的下場。

這其實就是真氣強大到了極致的表現,而葉天的靈氣到了這樣的程度說不定會更加的變態。

「嗤嗤嗤!」

又是無數的白煙,不過這次明顯是有所效果了,只見那黑線上突然出現了一道小小的缺口。

三位院主都是身經百戰之人,當即看準時機切入了進去。

「蹦!」

幾分鐘后,那根黑線終於崩斷了,司空老祖就如同一顆炮彈一般應聲倒飛了出去,最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一旁的司空華見狀當即跑了過去,自己的老祖可不能出什麼事情,那他可真得要愧對列祖列宗了。

「老祖,你沒事吧!」

司空華走上前將司空老祖輕輕的扶了起來,而此刻的司空老祖正喘著粗氣,整個人萎靡的不成樣子,原本就蒼老的模樣再次老了二十歲,彷彿剛剛從墳墓中爬出來一般。

不過這樣子雖然凄慘,但司空老祖應該還沒有死,也死不了,像他這樣的強者要死,必須要將其體內的精神之力全部吸干,而凝神天丹明顯只是吸了大部分。

黑線斷裂的這一刻,反觀葉天這邊,只見他的目光赫然射出了兩道黑光,深邃的望向了三位院主。

末世天災[快穿] 哈哈,今日我終於可以報仇!」

一個比之前還要尖銳的聲音從葉天的口中出現,這是凝神天丹在抒發內心的情感。

跟著葉天這麼長時間,它已經徹底學會了人類的語言,與當初那磕磕絆絆的樣子完全不同。

「凝神天丹,修行千年,你還是覺悟吧,不要再為害人間了,否則大家定不會饒你?」

暴風武面色複雜的看著前方的「葉天」,此刻「葉天」身上的氣息比他還要強出許多。

不得不說這變化實在是太快了。

「哈哈,你們人類實在是太虛假了,要不是你們殘害這身軀原來的主人,那個叫葉天的笨小子,我豈會有機會脫困而出,今日便是你們的死期!」

凝神天丹實話實話,毫無心機可言。

而正因為他這句話,暴風武等人聽了卻紛紛啞口無言。

是啊,比善惡,那人類說不定更為邪惡,因為人類有攀比,有私心。

就像是暴風武,假如之前他能表一個態,幫一下葉天,那事情也不會鬧成現在這樣。

只可惜現在想這些已經晚了,錯已經築下,凝神天丹也已經再次覺醒,暴風武等人所能做的只有兩個字,那便是贖罪。

凝神天丹的話語落下時,天空中的黑霧再次大變,期間的紫色閃電開始快速出現,同時些許令人恐怖的悶雷聲開始出現。

其實雷聲並不恐怖,但假如那雷是打在你心裡呢?難簡直是一場精神風暴,也是精神之雷的恐怖之處。

「快,快通知主院,還有玄院院主暴風堅!」

感受著空中的恐怖氣息,暴風武當機力斷道。

今日的情形比當日還要恐怖的多,一個不好,別說區區一個招生堂,整個黃院主峰說不定都將毀去。 其實此刻也不用暴風武多說了,一旁七位長老等都是明眼人,早已在手中開始打出印決。

這正是當初的傳訊之法,而且比上次的還要高檔了一些,畢竟這次乃是七位實力強大的長老一同發出來的。

「刷刷刷!」

在那漫天的黑霧中,一絲絲微弱的光芒正在顫動,而一個只屬於暴風學院特有的圖案正在緩緩形成。

「去吧!」

在七位長老的同心協力下,法決的凝聚很快就來到尾聲,只要將之放上天空便能發揮作用了。

「轟隆隆!」


只可惜此刻事與願違,就在眾人要成功的那一刻上空卻突然傳了出一陣雷鳴聲。

誰知凝神天丹那尖銳的聲音再次從葉天口中傳了出來,只聽它譏諷道:「又想尋找幫手嗎?上次我已經吃過大虧,此刻絕不會讓你們成功,都給我去死吧!」

言罷,上空黑霧開始快速的顫動,一條粗大的精神之雷被硬生生的擠壓了出來。

「不好,快阻止它!」

二貨小王爺


而待他們下一刻反應過來時卻已經晚了,雷電如同一條洶湧的巨龍已經來到了那法決的上方,也就是七大長老的頭頂。

三大院主已經錯過了幫忙的最佳時機,想要保住印決只能靠七大長老自己了。

「喝!」

這種危急時刻,七大長老非常一致的放棄了一直維持在手中的法印,喚出了七把流光溢彩的氣兵抵擋起來。

因為傳喚的任務與生命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他們要是不放棄,那極有可能會與法印一同毀滅。

「噗!」

在精神之雷的威壓下,法印就如同一張紙糊一般分崩離析,毫無抵抗力量,緊隨其後的便是七大長老的七把氣兵了。

「轟!」

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整座主峰都猛地顫動起來。

這精神之雷的力量實在是太強了,它所帶來的力量硬生生的對抗七大長老的氣兵。

在氣兵下方,七大長老每一個人都是雙目圓睜,牙齒緊咬,彷彿在做著今生最為努力的事情。

而在這一刻,七人之間的成見也徹底的消失無蹤了,因為他們知道只要有一個人撐不住,那大家說不定都得完蛋。

「嗤嗤嗤!」

七大氣兵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居然在無盡黑霧中硬生生的擠出了一道生路。

「諸位長老,你們堅持住,我們這就來救你們!」

一旁暴風安三人以著平生最快的速度朝著場中衝去。

那七人可是暴風學院的中堅力量,不允許有任何的差池。

作為院主,他們三人還是勉強可以對付一道精神之雷的。

「刷刷刷!」

三大威力無窮的上古氣兵在剎那間顯現,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七大長老上空的那道粗壯雷電。

「去吧!」

三大院主同時高呼,控制著氣兵朝那雷電撞擊了上去。

「轟!」

院主到底是院主,特別是三人同時出手威力更是非凡,剛剛落下不久的精神之雷直接摧毀在他們三人的手中。

不過可惜的是他們並沒有保下法決,而七大長老也因為之前的壓迫而紛紛身受重傷,再想凝練法決已經成為了奢望。

「哈哈,剛剛只不過是和你們熱熱身,無法傳達信息,我看你們如何能對付我?」

一直站立在最中央的「葉天」再次說話了,語氣是那般的猖狂。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