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話音落下,自天空中,一顆白色圓珠,便是快速的向著少女飛射而來,最後,在少女的眼前,緩緩停了下來。

「此為炙耀神珠,若你能將其中奧妙參悟,將來必能成為絕世強者。」沉悶而虛幻的聲音,再度響徹少女的耳畔。

少女未發一言,玉手伸出,便是將炙耀神珠握住手中,舉頭望天,雙膝猛然跪下,片刻之後,少女踉蹌而起,便是消失在了樹林深處。

望著少女消失的背影,風天涯眼神一陣恍惚,旋即,輕輕一嘆,身形再次閃掠而出。

……

當風天涯回到地煞宗時,已經是傍晚時分,藍音也從香夢中醒了過來,待得藍音梳洗過後,風天涯便是將兩份地圖全部拿了出來。

藍音自然是打心眼裡為風天涯開心,而對於他們即將要去的天玄大陸南部地域,也是無比的期待了起來,按照藍音的推算,南部地域必然要比這東部地域強大許多,換而言之,南部地域必然會有跨入化神境的強者存在,或許,這種強者還不在少數。

翌日!

天剛微亮,兩人便是早早出發,他們沒打算驚動任何人,只想悄然離開,不過,當兩人剛剛走到南斗城城門口時,卻是發現燕飛鷹,燕林,蒼清丹宗,以及沈商等人,都已經是等在了城門口處。

兩人相視一眼,顯然沒有想到他們離開的事情,會傳的如此之快。

「如此隆重相送,我夫妻二人,可真是受寵若驚啊。」藍音嬌笑道。「列位請回吧,沒準過些日子,我們就又回來了呢。」

待得藍音話聲落下,風天涯便是手臂一伸,直接將藍音摟住,身形陡然開始掠動,便是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呃……」

所有人頓時面面相覷,好在他們早已習慣了風天涯這種毫無章法的行事風格,皆是無奈搖頭,然後,向著城內走去。

在所有人離開后,在城內一處角落中,一名少女也是悄然的溜了出來,少女冷眸直視著城門口風天涯消失的地方,唇角微啟,隨後,無比冷漠的輕喃聲,便是陡然自她口中吐出,「無論你走到哪裡,我也會找到你,殺死你,親手為我父親報仇。」

……

迷霧森林,依舊是那般的暗無天日,按照地圖的指示,兩人很快便是達到了地圖顯示的位置,不過,兩人卻都是停住了腳步,不敢再繼續前行。

在他們面前的乃是一座巨大的沼澤地,在沼澤上方,飄蕩著濃濃的毒瘴氣,望著想要穿過毒瘴氣,卻化為肉泥的飛獸,兩人的臉色也是越來越凝重了起來。

「怎麼辦?只有穿過這片沼澤毒瘴氣,才能到達地圖所指的地方。」藍音側首,詢問著風天涯。

「一定有辦法,讓我想想。」風天涯沉聲回應,他必須要離開這裡,如果連這小小的沼澤毒瘴氣都搞不定,他還如何有資格與那神秘黑影斗。

「誰……出來。」風天涯眼神一寒,速度展開,直接便是竄入了後方的叢林中,片刻間,手中便是提著一名灰頭土臉的青年走了出來。

「咳……咳……兄弟冷靜,有話好好說……」被風天涯掐住脖子,青年不斷的咳嗽著,臉上青筋不停跳動。「兄弟……你不認識我啦,我是東門遠。」

咚!

聽聞,風天涯一把便是將青年扔在了地上。

「你來這裡有何目的?」風天涯冷冷質問道。

「這話說的,這迷霧森林可是我的家,我在自己家裡,能有什麼目的。」東門遠跟風天涯打起了啞謎。

「好好……我說。」看著風天涯再度握起的拳頭,東門遠當下便是如同泄了氣的皮球般,蔫吧了下來。

「首先呢,感謝你們上次救我一命,所以……我決定幫助你們越過這沼澤毒瘴氣。」東門遠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有辦法?」藍音急道。

「多大事兒啊……不過,我只有一個小小的條件!」東門遠拍了拍胸部,然後,用手指頭比劃道。

「說……」風天涯冷喝一聲。

「你們應該是想去南部地域,我想讓你們帶我一起走。」

風天涯微微一愣,藍音也是美眸跳動,兩人都是沒有想到,這東門遠會知道南部地域的事情,而且,看他的摸樣,似乎對南部地域有些了解。

現如今,他們眼前的當務之急,是穿過這沼澤毒瘴氣,既然,這東門遠有辦法,不如暫且就先答應他的要求,待得穿過了這沼澤毒瘴氣,在另作打算。

兩人同時點了點頭,現在看來,這是目前唯一的辦法了。

「好的……成交。」藍音嬌笑道。

聽聞此音,神經緊繃的東門遠,終於是重重的鬆了一口氣。


「這沼澤毒瘴氣中隱藏著一道陣法,要想穿過這裡,必須從這沼澤上徒步走過去,但是,不能走錯一步,不然,一定會葬身於此。」東門遠重重吐了一口濁氣,旋即,猛然一步踏出,便是跳入了沼澤當中,但是,他的身體卻並未下沉,而且,那毒瘴氣也是隨著他的步伐開始向兩邊擴散開來。

見狀,風天涯將藍音直接一把抱起,也是一步踏出,跳下了沼澤,跟隨著東門遠的步伐,開始快速的前行起來。

殊不知,此時的東門遠,心已如同驚濤駭浪般翻滾起來,因為,這沼澤根本是無法同時承受兩個人的重量,只是還沒等他出言提醒,風天涯便是抱著藍音跳了下來,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風天涯在抱著藍音同時,居然也能輕如一言扁舟,速度那般之快。 「呼!」

「總算過來了!」在長達一個時辰的小心翼翼的行走後,三人終於是穿過了迷霧森林中的沼澤毒瘴氣。

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一片清澈見底,一望無際的湖泊,在這湖泊中,有著無數體型巨大的怪魚,此時正在飛速的遊走著。

在湖泊的邊緣,風天涯將地圖取了出來,然後,便是與藍音一起仔細的查看了起來。

「現在就剩下地圖上描繪的火山沒有出現了。」凝視片刻,藍音小聲的對著風天涯說道。

風天涯點點頭,眼神偏轉,便是看向了正在地上坐著的東門遠,語氣平淡道:「你應該知道還需要多久才能到南部地域吧?」

「當然……過了這琉璃河,還需要過一座無名火山,才能到達南部地域的結界處。」東門遠悠然說道。

「你知道的不少么?」藍音淡淡一笑,接過話題,略有深意的問道,「不過,對於你的秘密,我們並不感興趣,你只需將你該說的都一併說出來即可。」

快速站起身來,東門遠吐掉口中嚼著的樹枝,臉色漸漸變得嚴肅了起來,「湖泊大約三十里之長,需乘竹筏而過,但是,這湖泊中的怪魚,攻擊性很強,稍有不慎便會葬身於此。」

「湖泊後面,便是最後的火山結界,只要通過火山結界,便能到達南部地域地界。」

「只有這些么?」風天涯冷聲問道。

東門遠嘿嘿一笑,「在火山結界中,有著兩尊實力恐怖的火石巨人,我修為淺薄,不是它們的對手,所以才……」

隨後,東門遠便是將火石巨人的攻擊手段,與風天涯敘述了一遍,然後便是命令東門遠去砍伐樹木,半個時辰后,東門遠便是將渡湖泊用的竹筏紮好了,沒有停留,三人便是一同上了竹筏,向著湖泊盡頭滑去。

當他們的竹筏快要到達湖泊中心時,湖泊中數以百計的怪魚,便是全部向著竹筏匯聚去,並且試圖擊毀竹筏,風天涯當下將百變典施展開來,不過,卻並沒有嚇唬住這些成群結隊怪魚群。

怪魚群猛烈攻擊,竹筏搖搖欲墜。

「天涯……你試試模擬這些怪魚的氣息。」正在風天涯不斷攻擊怪魚時,藍音的話陡然響起。

風天涯會意,雙眸快速合閉,手中印法變幻。

漸漸地,便是見得狂暴的怪魚群,開始溫馴了下來,片刻后,怪魚群便是全都停止了攻擊,直接向著湖泊四處四散而開。

「厲害……」見著怪魚群退去,東門遠忍不住的豎起了大拇指,在看向風天涯的時候,眼眸中也是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激動。

接下來,一帆風順,再也沒有遇到任何的阻攔,半個時辰后,一座無大無比的火山便是出現在了三人的視線當中。

跳下竹筏,遙望這數百米之外巍峨的火山,東門遠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心中有些激動的嘀咕道:「這一次,可一定要成功啊。」


一步跨出,東門遠率先向著火山處行去。

如東門遠所說,最危險的便是這火山中隱藏著的兩尊火石巨人,只有通過打敗火石巨人,他們才能到達南部地域的地界。

轟!

待得三人剛剛靠近火山時,忽然便是從火山中傳來無比巨大的爆炸之聲,下一霎,一名皮膚黝黑,體型壯碩,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便是從火山中閃掠而出。

三人同時停下腳步,風天涯眉頭陡然一皺,因為,在這名中年男子身上,他感覺到了一股極為強大的氣息波動。

唰!

下一霎,中年男子便是出現在了三人面前。

「前輩……」東門遠連忙恭敬喊道,風天涯也是微微的彎腰抱拳。

「這是什麼地方?」中年男子聲音如雷,沉聲問道。

「稟前輩……這是東部地域!」東門遠道。

「東部地域?」

「也罷……就從這裡開始吧。」中年男子嘀咕一聲,旋即,手掌隔空一抓,一副畫像便是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你們三個,可見過這畫像中人?」中年男子指著畫像中俊逸帥氣,一身紫袍的青年問道。

眼眸掃過畫像,風天涯心中猛然一顫,因為這畫像中人居然是他在天辰大陸的模樣。

中年男子看了看藍音,道:「女娃子,可見過此人?」不過,說話語氣,卻是沒有那般的冷漠了。

「沒有,不過,這畫像中人可真帥呢。」藍音搖了搖頭,嬌笑道。隨後,中年男子的眼神,便是停留在了風天涯身上,「小子,你呢?」

風天涯直視著中年男子,同樣也是搖了搖頭,表示沒有見過。

「這位前輩,我夫君不能言語。」藍音連忙解釋。


但是,中年男子彷彿沒有聽見一般,一雙眼睛死死盯著風天涯,想從風天涯身上看出點什麼。

藍音心神一驚,她一眼便是看出畫像中人是曾經的風天涯,她生怕中年男子認出風天涯來。

不過,如今的風天涯,與在天辰大陸時,面容體型都有了的極大變化,再加上現在一頭白髮,而這中年男子也並沒有見過風天涯本人,所以,他並沒有從風天涯身上看出什麼來。

之所以盯著風天涯,是感覺風天涯有些不簡單。

片刻后,中年男子目光收回,看向了一旁的東門遠。

「晚輩也沒有見過。」東門遠開口道。

「你們欲往何處?」中年男子道。

「晚輩三人去南部地域,前輩有何吩咐。」藍音輕走一步,走到中年男子身前。

「這樣也好,你們在南部地域替本座留意下畫像中人,若是找到此人,本座必有重賞。」說著,中年男子手掌在東門遠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是…」東門遠恭敬回答,心裡鬆了一口氣,他能感覺到這中年男子很強,甚至於要比他父親都強上一些。

刷!

下一霎,中年男子身形一閃,便是瞬間消失在了三人的眼前。

「走。」風天涯低喝一聲,便是率先向著火山結界走去。

但是心裡卻是如同驚濤駭浪般,劇烈翻騰著,他沒想到,那神秘黑影居然追到了天玄大陸來。

……

南斗城,天極宗。

正當燕飛鷹為風天涯的離開而歡欣鼓舞時,忽然一道震天般的沉吼聲,便是在整個南斗城響徹起來。

燕飛鷹心神一凝,身形瞬間閃掠而起,向著南斗城中央而去。

南斗城上空,一名黑袍男子負手而立,眼神冷漠,手中抓著一臉無辜的燕林。

唰!

一道流光閃過,一臉焦急的燕飛鷹陡然出現在了黑袍男子的視線當中。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