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場上,只見獨孤小月手凝一道冰霜,對著獨孤逍遙的胸口便是打去,在她的後方,朝陽聖子王軒雙眼閃出一絲異樣的神采。

面對獨孤小月的攻擊,獨孤逍遙本想刻意避開,不想與之正面交鋒,然而此時獨孤逍遙卻是面露憤意,那王軒竟然沒有選擇攻擊自己,卻將那冷鋒對準了獨孤小月。

砰!

在獨孤小月震驚的目光下,獨孤逍遙竟然沒有躲閃,直直的站在那裡等待著自己的攻擊,獨孤小月那帶著寒冰的玉手狠狠的印在了獨孤逍遙的胸口。

噗!

強忍體內的寒氣,獨孤逍遙一把扣住獨孤小月的皓腕將她甩開。

噗嗤!

隨後,一把冰冷的劍鋒又狠狠的刺進了他的身體,只見王軒臉上帶著猙獰的笑意看著獨孤逍遙。

「你……」獨孤小月憤恨的看著王軒,沒想到他竟然將自己當成誘餌,如果不是『魔王』將自己甩開,那把冷劍應該是插進自己的身體上吧;獨孤小月又用疑惑的目光看了看獨孤逍遙。「為什麼,難道只因為一次小小的施捨嗎?」

場中又陷入了沉靜,所有人都看向獨孤逍遙。

「嘿嘿……很好!」獨孤逍遙發出冰冷的笑意看著王軒。「你成功的激怒了我。」

噗嗤!


關燈!神秘老公深深寵

「你要幹什麼?」看著獨孤逍遙瘋狂的模樣王軒露出驚恐的神采。

「嘿嘿……」

只見獨孤逍遙左手探出快速的抓住冰冷的劍鋒,揮動右拳狠狠的砸向王軒。

「你……」沒想到獨孤這般決絕,王軒連忙撤手倒退,那把七星龍淵劍卻留在了獨孤逍遙身上。

吼~~~

只聽那劍身之上似是發出一陣龍吟,劍身猛烈的震顫想要掙脫獨孤逍遙的束縛,而且還瘋狂的絞殺獨孤逍遙的身體。

「給我鎮壓!」獨孤逍遙冷喝,快速將聖劍從身體上抽出扎在地上,龐大的威壓罩向七星龍淵劍,一股不容反抗的意識沖刷著劍身。

唰!

手握聖劍虛空一劃,只聽『咔嚓』一聲脆響,聖劍上那與王軒的聯繫頃刻就被切斷;此時聖劍就像一頭綿羊似得握在獨孤逍遙手中,沒有一絲反抗。

噗!

「你……」王軒震驚的看著獨孤逍遙,與聖劍的聯繫被切斷他的心神也受到了重創。

滴滴……

一滴滴鮮血從獨孤逍遙的傷口划落,但他好似感覺不到傷口的疼痛一般。

唰!

冷眸橫掃全場,一股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氣勢頃刻爆發,所有人都生出一股無力感,堂堂聖器就這樣被人所奪。

「怎麼辦?誰來斬殺這個魔王。」沒有人出聲,場中陷入了死寂,因為王軒先前的舉動讓眾人感到心寒,沒人再對獨孤逍遙出手。

「呵呵……真是沒用啊,這麼多人連一個人都殺不了。」一個飄忽的聲音從遠方傳來。

「是誰……?」

片刻,只見遠處一個朦朧的的影子漸漸浮現,那是一個中年人,身材魁梧,鷹鼻劍目,給人一股無形的壓力。

「天階強者……他是誰?」沒有人認識這個中年人。

獨孤逍遙也看向那中年人,自己並不認識,不過現在認不認識也沒太大的關係,自己已然成了整個東域的敵人。

「我家的少主在段界之內被你殘害了吧!」中年人看著獨孤逍遙說道。

「你家少主……」獨孤逍遙雙眼微縮,想到一個人,那個以己身獻給魔體當作祭品的人。

「哼!說這麼多幹什麼,無非就是再多一條人命,想動手就來吧!」獨孤逍遙冷哼,沒想到就連中州也滲透了異魔的爪牙。

「殺了人還如此囂張,不愧是魔王。」張軍冷笑道,眾人也都憤恨的看著獨孤逍遙。

獨孤逍遙卻是沒有在乎這些,冷眼看著眼前的天階強者,看來又是一場苦戰啊;抬頭看向另一個方向,絕刀與星魂還在對峙,兩大神器似是誰也沒有奈何誰,又把目光微微移向獨孤小月。

「想要我的命就跟我來吧!」獨孤逍遙大喝, 一訟成名:王爺,請接駕 ,尤其是獨孤小月。

「哪裡走。」張軍冷喝,身影緊隨其後。

看著天際那兩道漸漸遠去的背影眾人一陣沉默,短短的半天時間竟發生如此多的變故,魔王未除,倒損失了數十人,那滿地的殘肢斷體像是在嘲諷著眾人。

??????

「不要掙扎了,今日你必死!」張軍怒喊滔天,與獨孤逍遙的距離只差數米之遙。

青光乍目,獨孤逍遙將七星龍淵劍催動到極致,身影好似流光劃過天際,比用在王軒手中不知強了多少倍;一直奔行了近百里,獨孤逍遙終於停下了身形。

「呵呵……不跑了。」看著不在逃走的獨孤逍遙,張軍冷笑道。「這裡的風景不錯,正好作為你的葬身地。」

「沒有接受那道烙印,為什麼要做異魔的爪牙。」獨孤逍遙冷聲喝問,在張軍的身上獨孤逍遙沒有感覺到那股異魔的氣息。

「呵呵,你知道的不少嘛!」張軍笑了笑。「這就是我們的使命,如果不這樣做我們也就沒有了存在的必要。」

「我們就是因此而生的。」

獨孤逍遙搖了搖頭,對於這種偏激的人不知說什麼好。

「殺!」 「殺!」

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好說的了,雙方不死不休。

「六門起開!」獨孤逍遙大喝,沒有絲毫的保留,將力量提升到最強。

「界門開!」雙手結印,一股龐大的力量湧進獨孤逍遙體內,將他那身體都有些微微漲裂,一道道血痕浮現在他的體表。

手持七星龍淵劍,背負青羽大鵬翅,腳踏虛空,兩人隔空相視,眼神中迸發一股股火花。

噗!

張軍先動了,數十米的距離一閃即逝,手握一道金印打向獨孤逍遙,隨著他手掌的劃過,空間都可以看到一絲絲扭曲的痕迹。

雖然這一掌的波動不怎麼大,但是獨孤逍遙卻從上面感覺到死亡的氣息,羽翼輕顫,虛空橫渡,獨孤逍遙瞬間倒退。

轟!

空間紊亂,一個巨大的黑洞出現在獨孤逍遙原本所處的位置。

「空間塌陷!」獨孤逍遙露出了驚色,沒想到這個張軍竟然是一個掌握空間奧義的天階強者。


修鍊體系中,除本源奧義金木水火土外,自然、時間、空間、光、暗……等奧義都十分的難以領悟,如果領悟必定天資卓越,有大氣魄者,沒想到張軍竟然是掌握了空間這一奧義。

「呵呵,死心了嗎!」看著獨孤逍遙震驚的模樣,張軍笑道。

獨孤逍遙沒有說話,神情變得更加謹慎,雙眼死死的盯著張軍。

「哼!冥頑不靈。」張軍冷哼了一聲,身影霎瞬間消失在了獨孤逍遙的視線之中。

噗!

只見張軍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獨孤逍遙左側,一手斬向獨孤逍遙,那看似平淡無奇的一隻手竟有鋒刃般尖利,『噗嗤』一下便將獨孤逍遙手臂砍傷。

「滾開!」獨孤逍遙冷喝,手持聖劍橫掃,既然捕捉不到張軍的身影就來個全方位的攻擊,一道道強勁的劍氣橫掃,斬向四方,但是沒有一次攻擊打到張軍。

「呵呵,我在這裡。」獨孤逍遙的頭頂突然傳來張軍的笑聲。

轟!

空間突然變的緊密,連動作都有些遲緩,獨孤逍遙艱難的打出一拳。


噗!

即便力量所差無幾,但是無孔不入的空間力量卻叫獨孤逍遙苦不堪言,一道道傷痕出現在獨孤逍遙的身上,鮮血一股股的從身上流出。

張軍很是得意的看著獨孤逍遙,看著那遍體鱗傷的模樣就好像看著自己精美的藝術品;沒有立刻下殺手,張軍想活活耗死獨孤逍遙。

許久!

「哼!也沒什麼特別的嘛,」張軍冷哼,似是失去了耐心。

「禁空!」張軍冷喝,只見獨孤逍遙的四周突然出現一道道空間裂縫,緊密銜接的裂縫沒有一絲縫隙,獨孤逍遙被死死的困在其中。

慢慢的,漆黑的裂縫一點一點的向著獨孤逍遙靠攏,黑洞散發著恐怖的氣息,想要將裡面的一切絞成碎片。

看著那向自己籠罩的裂縫,獨孤逍遙感覺到了無邊的寒意,竟然感覺死亡離自己是如此的近,本以為自己已經很強了,但現在看來還遠遠不夠。

「我還有很多事要去做,怎麼能在此隕落。」獨孤逍遙狂吼,將七星龍淵劍緊緊扣握,一股龐大的力量湧進聖劍之中。

吼~~~

龍吟之聲響起,獨孤逍遙仗劍向前劈去,一道銀芒劃過,但卻被無邊的黑暗所吞噬。

「怎麼辦?」此時那裂縫已經距獨孤逍遙只剩兩米的距離。

「六道護體!」突然,六扇門面從獨孤逍遙的體內爆起,將獨孤逍遙護在中央。

「滅!」

張軍手指結印,那一道道空間虛縫竟然迅速的籠向獨孤逍遙。

嗡!

六扇門面虛空運轉,將獨孤逍遙牢牢的護在其中,就好似六個世界隔絕在獨孤逍遙身前。

唰唰唰!

即便是那空間風暴也沒能在門面上留下一點痕迹。

「怎麼可能!」張軍長大了嘴巴,那空間裂縫的殺傷力他可是知道的,即便同是天階也能將對方輕易絞殺,沒想到竟然被獨孤逍遙抵住了。

吼!

然而就在這時,只聽那六扇門面中突然爆發一陣龍吟之聲,一道不大的龍形印記突然射出,直奔獨孤逍遙手中的七星龍淵劍而去。

吼!

青光乍現,七星龍淵劍竟然掙脫獨孤逍遙的掌控,化為一條青色神龍虛空游漪。

啪!

神龍擺尾,青龍用它那巨大的尾巴抽向那道道虛空裂縫,竟然將那裂痕一抽而散。

「怎麼可能!」張軍不敢相信的怒吼,不知怎會發生如此變故。

吼!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