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量一番之後,為了安全起見,劉蓉帶著一些靈石,就與木宣、吳靈四人回到山村修鍊,並且全力教導五人,現在正在給五人講解修鍊等級。

聽著劉蓉的講解,木宣也才知道了現在的自己,與涅槃境的差距。

開竅境還沒到的他,要在十年內,修鍊到涅槃境,先他才真正感覺到了壓力,而就算是涅槃境,聽師傅所說也只是個開始。

王沙對此很是不解,在他們心中劉蓉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可這次真正為他們傳道,卻說涅槃境之後,她也不是太清楚,這怎麼可能呢?

於是開口問道:「劉姨,難道涅槃境之後你也沒見過嗎?」

劉蓉愣了一下,自嘲道:「見過?你以為那些巔峰強者是那麼好見的嗎?整個大宋國有幾人見過?整個古域又有多少位修為在涅槃境之上?你們還真是不知者無畏啊!」

均是不好意思的笑笑,的確,誰讓他們先入為主,感覺劉蓉是知天識地的存在呢!

想想這些從小在山村長大,也就釋然了,如果不是宣兒身受詛咒,加上老祖指點,他們根本不會來到這偏遠之地,王沙四人就算資質再好,將來的作為也不會太大,能到如此地步已經不錯了。

自始至終,木宣都沒有開口,只是默默等待著,從王沙四人的詢問中聽取知識。

有些後悔以前因為木宣的詛咒,沒有教木宣那些修鍊上的知識,有些愧疚,於是劉蓉就藉此機會,給幾人都是惡補了一番。

一個人說話,一個人聽也是聽,十個人聽,也是聽,所以王沙四人也知道了出了這山村的世界是多麼的精彩,同時也是多麼的慚愧與危險。

不過他們本來就是山村的樸實之人,自然看得開,心裡就開始嚮往走出去的生活了。

沒什麼大不了,完了還是一無所有嘛!更何況他們不信,自己會毫無作為的。

但木宣卻首先想到的是把木家強大起來,把這散居在仙古森林中的人都聚集起來,這樣生活與安全都有保障些。

還有就是怎樣才能在十年內把修為提高到涅槃境。

據娘親所說,整個大宋,十年也不一定能出來一位涅槃境的高手,而成功修鍊到涅槃境的,無一不是準備充分,加上幾十年的積澱,才敢去嘗試涅槃劫的。

而渡劫之人,十人中能有兩人成功,就已經不錯了。

這種殘酷的事實,讓本來遐想無限的木宣,冷靜了不少。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現在的你們談這個還太遙遠,你們還是趕快修鍊吧,不到化神境,在大宋可以說寸步難行,而且想要達到更高的程度,你們的基礎要牢固,這也是我為何讓你們已在壓制修為的原因,只有基礎牢固了,將來才不容易出現問題,能走的更遠。」

木宣第一次隨吳靈四人點頭。


劉蓉感慨道:「只有堅實的基礎,你才能站得更高,看的更遠,甚至踏上修鍊的巔峰!」

說道巔峰的時候,他有意無意的掃了木宣一眼,木宣也剛好看她,與之四目相對。

在木宣的眼中,劉蓉看到了冷漠,看到了堅毅,看到了決心,同時也看到了迷茫。

知子莫若父,可劉蓉這個做娘的,平時扮演就是嚴父,怎麼會不懂兒子迷茫的什麼?

木宣迷茫的是將來以哪一步為目標?達到什麼樣的地步?


「做人啊!不能空自大,隨時隨刻都要有目標,不過要首先確定一個大的目標,再確定小的目標,實現一個個小目標,你距離那個大目標,也就越來越近了,同時無形中的壓力,也就小了許多。」

對於劉蓉暗中的傳音,木宣若有所思。

確定一個大目標,再做些小目標,一個個的去實現壓力就小許多。

是啊,這樣的確是個不錯的主意,那麼自己現在最大的目標就是修鍊到涅槃境,而修鍊到涅槃境的路還有著不短的距離,自己就把下一個境界作為目標不就行啦?

靈動境,把開竅境當做目標,這樣就簡單了,壓力就小了許多。

依次而下,慢慢的小目標全部實現了,大目標也就實現了。

一通百通,木宣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知道兒子想通了,劉蓉慧心的笑了笑,之後再次傳音道:「你最終的目標,要朝著修鍊之路上的最高處走去,千古流傳的一句話,也就是你的最終目標。」

雖然是傳音,但劉蓉還是表情鄭重,神聖道:「帝長生!祖難成!」

帝長生?祖難成?

難道這就是修鍊之路上的最高境界嗎?那麼還有沒有一個境界比這還要高呢?

還有就是帝長生與祖難成的含義是什麼?代表的是一個境界,還是兩個境界呢?

「帝長生,指的是帝境,達到帝境的人,就能長生不死,所以叫做帝長生,也叫長生境!祖難成你應該也想到了,帝境之人千千萬,可祖境的,卻沒有一位,你也別喪氣,畢竟這兩個境界太高了,不是你現在想的,我只是告訴你不要小看了任何人,與修鍊一途的不簡單。」

點點頭,木宣就把帝長生與祖難成放在了心靈最深處,準備將來有能力的時候,在去探索。

畢竟只是千古流傳下來的暗語罷了。

看著兒子逐漸平復下來,而王沙四人也都消化了那些話語,劉蓉才開始真正講述她在修鍊之路上的見解。

那些話為何傳音單獨告訴木宣一人,一是因為劉蓉有私心,爹娘最親的就是兒子嘛!二就是怕告訴了吳靈四人,讓他們迷失了本心,壓力太大。

「練氣就不用多說了,把天地間的靈力煉入身體,納為己用,就是練氣;可靈動,也就是你們現在所處的境界,就是一個真正的起步了,練氣境煉入身體的靈力,擁有了一些靈性,所以才被成為靈動境。」

這是最適合木宣五人的,所以他們聽的異常認真。

把靈動境仔仔細細的講了三個時辰,劉蓉才氣喘吁吁道:「以後你們就先自己修鍊吧,靈石沒了我會及時給你們補充的。」

之後揮揮手,就讓他們走了,沒有將接下來的開竅境,這讓吳靈四人失望不小,不過對他們來說已經足夠了,做人嘛!也不能太貪心了。

吳靈四人走後,劉蓉才笑道:「知道我為何沒有給你們講述開竅境之後的道嗎?」

沒有任何猶豫,木宣也笑道:「因為娘親是想讓我們自己摸索,畢竟你講出來的都是自己的道,那是屬於你的路,而我們要走的,卻是屬於我們的路,要自己去開拓,去探索。」

一番話把劉蓉說的大吃一驚,沒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能看的如此透徹,不過還是問道:「那我為何又要給你們講解靈動境呢?」

「這是因為以前我們在修鍊上什麼都不懂,就像走路一樣,認準目標,去一個地方,你需要把所要去的地方介紹仔細了,才好讓我們自己去尋找最適合自己去的道路,只是對我們起引導作用。」

看著自己的兒子侃侃而談,說出來的,無一不是自己的所做所想,心裡萬分滿意,對於讓對方去探索那三處寶藏,也就放心了不少。

加上自己先前已經做過一些鋪墊,還是認為木宣可以獨自前去的。

「去探索那三處地方,你已經準備好了吧?」

自信滿滿道:「娘親放心,我準備好了,只等突破到開竅境,就可以去了。」

點點頭,劉蓉接著問道:「那幾部武技,你修鍊的怎麼樣了?」

說道武技,木宣有些不好意思道:「除了那部靈級的旋風斬,其他的都還算可以。」

劉蓉蹙眉,顯然是有些不滿,不過還是沒有責怪,畢竟能做到這樣,已經不錯了。

心疼的撫摸著木宣的頭,劉蓉淡淡道:「去吧,現在就去吧!在尋寶的途中去突破,不過要萬分小心,不行就趕快退回來!」

爺就是這樣的兔兔 ?怎麼現在就讓自己去了呢?可看娘親不像開玩笑的樣子,心裡還是蠻激動的。

知道兒子心中有疑問,劉蓉笑道:「你不是說了嗎?你們的路,你們自己走,我能做的知識把路鋪平一些,所以還要你自己去努力,去拼搏,你想去,我就不攔著了啊!或許有你的機緣,在尋寶的途中突破也說不定啊!」

木宣知道,肯定還有其他原因,知識娘親不說,他也不問,稍微收拾一番,木宣就要趕快去取回自己的獎勵。

「獸潮快來了,你先去隕石坑與懸天崖吧!那兩處相距不遠,並且一路上能聚集來一些散居的人,聚集到一塊,安全才有保證,能把谷山樑、徐家凹、懸空寨三處的人們聚集而來,對你的計劃也有好處。」

聽到對自己的計劃有好處,木宣就心動了,這三處在地圖上已經標明,是三處人們聚集最多的三處,每處都有數千人,對自己要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獨立城池,好處不是一般啊!

現在也明白了娘親為何會選擇這樣一條路。

劉蓉看木宣激動的樣子,只是淡然一笑,接著交代道:「無論何處被發現的寶藏,你最多只能取一半寶藏,其餘的不要輕動,這你一定要謹記。」

對此木宣是非常不明白,為什麼只能取一半呢? 床上有鬼 ,是師傅給自己的獎勵啊!

「我知道你很疑惑,但我不便多說,你只要照做就行了,這也是為了木家將來的發展,還有,如果有機會的話,去憐古鎮看看,畢竟那是李攀前輩的心血,地圖上一切都標示的有,此去一切小心。」


抱著一肚子的疑問,木宣撲到劉蓉懷裡,抱了抱,才頭也不轉的離開了。

看著兒子離開,劉蓉有些苦笑道:「希望你們不會為難我的孩兒吧!畢竟合作了這麼多年了,總會講點人情吧?」

賴上契約妻 。 山間小路上,一道消瘦的人影正在緩慢的前行著。

這就是離開山村,前去雲天坑的木宣,已經行走了一天時間了,所經過的地方,都是一些強大妖獸領地的交界處,使得他避過不少危險,同時也得知了劉蓉對自己用心良苦。

這路,都是經過劉蓉親自探查后才確定下來的。

不過他每走上一段距離,就要停下來仔細觀察身後,這不但是因為碰到的妖獸超乎想象的多,而且總感覺有人跟蹤監視自己。

對於這,本來木宣還以為是娘親劉蓉不放心,暗中保護,可遇到兩次生命危險,都是追殺自己的妖獸主動退去。

這才讓他確定,跟蹤自己的並非是娘親,而是另有其人。

可讓他不明白的是,到底是何人呢?目的又何在?

心裡不斷猜測著,腳下的路也是不停的向著目標縮短著。

走出一片密林后,木宣發現前邊沒路了。

前邊是一座不大的小山,可正好擋住了自己前進的道路,但山上荒涼至極,根本沒有路,這可是在劉蓉所給的地圖上沒有出現過的啊!

不甘心的再次拿出地圖,仔細對照著,想找出自己所在的位置奇怪的是,劉蓉所給的地圖上面確實沒有關於小山的任何記載。

「不可能啊?我一直順著娘親所給的路走的啊!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絕對是出了什麼問題。」

想破腦袋,木宣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不過心裡有路就行了,山上沒有路,那就自己走出一條路來。

一腳踏出,木宣就走向了小山,準備翻山而過。

他沒發現的是,當他踏上小山的時候,身影突然消失了,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而他剛才所站的位置,出現一老者,金光燦爛的笑道:「這娃娃的機緣還真是好,別人走過的路,他竟然還能發現些東西,看來不能按原來的打算全部搶來了。」

之後也隨著木宣的腳步而去。

當木宣踏上小山後,才發現了不妥,因為這山**靜了,連最起碼的蟲鳴聲都沒有。

可已經走了,那就走下去,開弓沒有回頭箭。

沒有任何猶豫,木宣就快速的爬山而上,準備之後從山頂上直接下山,這樣能節省不少時間。

來到山頂,木宣向下看,發下一片虛無,除了昏蒙蒙的一片外,在看不到任何東西,並且有種深處萬丈懸崖邊上的感覺。

這讓木宣心驚起來,因為他明白了山為何會荒涼,連蟲鳴聲也沒有了,因他走入了陣法中,眼前的一切都是幻境,而這幻境,可能隨時要了自己的命。

不過想到娘親說過,這仙古森林內,不會有涅槃境的強者坐化之地,陣法之類也不會太強,木宣心也隨之放了下來。

陣法,一種特殊的,可以利用天地之力的方法,需要慢慢參悟,那些在陣法方面有天賦之人,甚至能在沒有到達涅槃境,就能藉助陣法與涅槃境抗衡,甚至滅殺涅槃境!

由此可見陣法是多麼了得。

既然確定是陣法了,木宣也就不敢輕易走動了,而是思考起娘親給自己介紹的陣法常識,並且想著破陣方法。

陣法,是利用天地之力的一種特殊方式,同武技等一樣有著不同的分類標準,分凡級、靈級、地級、天級。

天級之上,還有更高的級別,只是劉蓉也不清楚,也就無從給木宣解釋了,不過更高級別的,那絕對是大宗師的存在,因為就算天級的陣法大師,大宋國也僅僅只有兩位,分別屬於王室劉家,與朗陵梅家。

只是這兩位分別是開山鼻祖,是大宋國的創立者與開過功臣,一位成了大宋第一代王主,一位成了大宋第一代定國公。

就是因為有這兩位天級的陣法大師存在,大宋才能在這戰亂不斷的殘酷世界中傳承千年而不倒,因為他們當年分別在王城與朗陵梅家祖地,布置了天級大陣守護。

那兩處大陣,是為大宋的根基所在,就算涅槃境的強者,也絕對破不開的。

具體起來劃分,陣法還分為防禦陣法、攻擊陣法兩大類。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