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這……”

剛打開逗音就讓賀平皺眉了。

國術大師馬大師被擊敗的視頻,一直在熱搜榜居高不下,而且網友還挖出了許多類似馬大師那樣的“國術宗師”。

那些“國術宗師”牛皮吹的震天響,可要麼一直不敢接受別人的挑戰,要麼像馬大師那樣,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給打的落花流水。

許多人網絡大v都紛紛說國術只是花架子,讓賀平很是憤怒。

“看看,這就是我們的國術大師,被人家業餘的都能輕易擊敗了。”

“我們還崇拜個雞毛的國術,練跆拳道他不香嗎?”

“沒錯,練跆拳道多實用啊,而且還可以收穫一大堆小迷妹。”

…… 看着這些網友的評論,賀平徹底憤怒了。

他從小見識過正宗國術的威力,早已將國術當成信仰了。

但是沒想到,現在的人,居然這麼看輕國術。

“叮——系統檢測到主人內心想法,發佈任務。”

“身爲中華武術傳人,自當讓國術發揚光大!”

“請主人讓一百萬人見識並認可國術的威力,爲國術重新樹立口碑!”

“任務完成:獎勵古代宗師張三丰託夢傳道一次!”


賀平立即興奮起來,作爲武者,當然想登臨巔峯,不滿足於只是從祕籍上提升實力。

要是能和張三丰交流,那一定會是受益匪淺的。

“一百萬人認可國術嗎?這挺有挑戰的。”

賀平開始沉思起來,要想一百萬人認可國術只能通過互聯網來傳播了,最好是找一個外國知名武術大師來PK並獲勝,依次證明國術的威力。

賀平用心的在網上尋找着關於外國武術大師的信息,一個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米國總統退役保鏢恩佐!”

看到這個人賀平眼前一亮,因爲這位在國際上也是很有名的,在某知名外國平臺上有着六百多萬的粉絲,還拿到過某項格鬥金腰帶。


恩佐現在在華夏開了一個搏擊俱樂部,來華夏撈金。

這人平時就喜歡炒作,在網上不斷吹噓他們米國軍體搏擊術的厲害,這幾天馬大師的新聞他也來蹭一波熱度。

先是拿出他的世界冠軍金腰帶在網上展示自己的實力,然後一副高人的模樣對馬大師進行評頭論足。

他的中文表達水平較差,不過賀平還是聽出他話裏滿滿都是在諷刺華夏武術,直言華夏武術就和廣播體操和廣場舞一樣,只是給老幼來娛樂的,根本一點都不實用。

揚言學中華武術的無人是他的對手,還說要是誰不服,不管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他隨時奉陪接受挑戰!

恩佐在國內也有上百萬粉絲,而且米國退役總統保鏢給他的身份披上了一層神祕而強大的光環,米國總統保鏢,就相當於華夏古代的大內侍衛,就算是兵王之類的也不是想當就能當的。

因此恩佐的話得到了很多盲目者的附和,大家都直言華夏武術已經是日暮西山,輝煌不再了。

賀平對此很是憤怒,牙齒咬的咯吱作響。

“既然你那麼愛出風頭,我就讓你好好在全世界出名!”

賀平在心裏想着。

賀平從小身子弱,靠勤學苦練武術身子才一點點的好起來,但這也養成了他堅韌不拔、果斷的性格。

賀平在網上訂了最近的航班,收拾行李就往恩佐所在的城市出發。

恩佐是個十足的美國人,靠格鬥術在擁有幾千年武術文化的華夏收穫這麼多粉絲和金錢,還能打擊國術並得到認同,這實在是一種悲哀。

“各位華夏的粉絲粉友朋友大家好,馬上我們的拳王新星大賽就要開始了。”

上午九點,恩佐在松山市體育館後臺用手機直播,對着直播間的觀衆說道。

馬上松山市由恩佐搏擊俱樂部舉辦的拳王新星賽就要開始了,恩佐可不會放過這次炒作的機會。

恩佐作爲總統保鏢,智力肯定遠超常人,再加上兇猛的實力和總統保鏢身份,故而這幾年在華夏發展的順風順水,賺了不少錢。

什麼遊艇、直升機都是應有盡有,還有十幾家分店的搏擊俱樂部,可以說來華夏他的事業到達了巔峯。

近幾年華夏直播也飛速發展,恩佐也學會了趕潮流,面對着直播鏡頭,他不斷的展示着自己那彪悍的體格以及兇悍的實力。

許多崇洋媚外的小姑娘被他蠱惑,不遠千里趕來松山市只爲了見他一面。

恩佐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每次都把小姑娘帶進酒店……

此時,一個高中生模樣,穿着中山裝的人,來到了松山市體育館大門外。

“就是這裏了!”

賀平看着帶着期待進入體育館的人羣,感到一絲悲哀,不過隨即又釋然了起來。

“我會讓國術重現輝煌的!”

恩佐作爲一個公衆人物,而且他從來不知道低調是何物,所以他的行蹤不是什麼祕密,賀平很容易就知道他在哪!

此時大賽快要開始了,賀平進入體育館。

“先生,請出示門票。”

門衛攔住了賀平。

“我不是來觀看比賽的,我是來踢館的!”


賀平搖頭說道。

剎那間,大門口恩佐俱樂部的人,都將目光鎖定在了賀平身上。

“小子,這裏不是你能來胡鬧的地方,我見你年紀小,馬上給我滾!”

一個魁梧的漢子,來到賀平的面前,陰狠的說道。

“我說,我是來踢館的!”賀平面不改色的說道。

壯漢大怒:“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他伸出手就要制服賀平,準備給賀平一點顏色瞧瞧。

賀平不緊不慢的伸出一隻手,瞬間拿捏住了壯漢的胳膊,然後輕輕一扭。

“咔嚓!”

“啊!”

壯漢痛的嚎叫起來。

“住手!”

周圍恩佐俱樂部的成員們都憤怒了,學搏擊的脾氣都很火爆,他們習慣用拳頭說話。

他們一擁而上,因爲看賀平有兩下子,準備羣毆賀平。

“一起上也好。”

賀平微微一笑,以前他只是個陪練,老是承受別人的打擊,現在可以試試自己的身手了,而且這些都是有一定功底的人。

“轟!”

賀平一拳將擋在面前的一個壯漢給轟飛了。

“嘭!”

那壯漢重重的摔在地上,一個渾身腱子肉的居然哭了起來,可想而知那一下給他的痛苦有多大。

此時,已經有人進入體育館內,來到恩佐面前,大聲喊道。


“不好了老闆,有人來找麻煩了,打傷了我們俱樂部好幾個成員。”

那人的話瞬間就讓體育館後臺變得鴉雀無聲。

恩佐俱樂部的名聲很大,而且還有許多職業選手在裏面。

一些全國知名的拳擊手也是這傢俱樂部的成員,所以這麼強大的實力居然還有人來踢館,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這個時代,還有人這麼落伍,居然想學影視劇裏的那樣來踢館,真是不知死活!”

一個軍體搏擊術教練笑着說道。

現在國家的法律很是嚴格,私自鬥毆可是會被警察叔叔抓去小黑屋的。

大家要是想比試都是去參加比賽,在正規的賽場上見分曉。

雖然今天在體育場進行比賽,可那是恩佐俱樂部總部聯合十幾家分店內部進行的比賽,他賀平就是一個外人。


像賀平這樣,一個人直愣愣的衝到面前挑戰的事情,基本上很少見了,而且都是挑着軟柿子挑戰,可他們恩佐搏擊俱樂部是軟柿子嗎?

是纔怪!

恩佐聽到有人來踢館先是一愣,然後大喜,這是很好的炒作機會啊,而且又是在體育館內,現在這裏可是有八萬人呢,而且再加上直播間的人數,此次之後,這俱樂部的人氣還不突飛猛進?

恩佐對着直播間說道:“各位都聽到了吧?居然有人在這個時間來踢館,我看看是哪路大神來給我指教指教!”

恩佐的話瞬間引爆了直播間裏的氣氛。

國人大多是喜歡看熱鬧的。

“這可是現場直播啊,影視劇裏的劇情今天就能看到了!”

“到底是哪路大神,希望他別像馬大師那樣太弱了,不然就太沒意思了。”

與此同時,體育館外不斷傳來有人被傷的消息。

恩佐感到有意思了,要是這次的對手太弱,他出手就毫無意義了。

“啊!”的一聲,一個身穿中山裝的年輕人,緩緩的進入了比賽場地。

“唰——”

體育館全場八萬人的目光全都望向了賀平,連比賽的選手都停下來了,因爲賀平給他們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

他的身後全都是倒在地上的俱樂部成員,甚至有不少知名人士。

“不……不是吧!”

一個成員被驚呆了,那些曾經牛氣沖天的高手全都躺在地上,一個個全都滿身青紫,不停的哀嚎着。

來到比賽場地,賀平看着這規模恢宏的體育館,有些感慨,這恩佐俱樂部真是富有,能在這麼大的地方爲他們自己內部進行比賽。

恩佐拿着直播設備來到了比賽場地,看向賀平,目光帶着不屑的說道。

“就你小子來踢館,你用的是武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