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那是什麼?”只見城牆的外圍搭建着一個個鐵框架,框架之中泛着點點綠色磷光。只見一個高大的鬼靈心中充滿了好奇的走到鐵框架跟前,探頭探腦的看着裏面的綠色磷光,“啊!啊!!”這時,一個泛着綠色磷光的惡鬼突然出現在框架面前,嚇的那個鬼靈不由大喊。之後便想離開那危險的鐵框架,但是一直漆黑的巨手從框架伸了出來眨眼之間就把高大鬼靈撕扯開來,吸乾靈力。

“不要靠近牢架!!”鬼差瞥了一眼高大鬼靈消失的地方高聲警告道。

“原來那框架是用來囚禁犯人用的牢架!想不到冥界也有監獄啊!!”蕭羽推測道。

“咚咚咚….”一陣陣悠遠的鐘聲傳來。

“嗯?到了?”只見一團刺眼的白光在大殿門前自言道,隨即“嗖”的一聲便消失了。

“一個個的給我排好隊登記!”高大鬼差捧着一本厚厚的本子邊喊邊用本子記着什麼。“嗖!”那團白光突然出現在了鬼差身旁,道:“先由我記錄吧!”“是,大人!”隨即那鬼差遞過本子,然後站在一旁。

白色光體向本子射出一道白光,本子緩緩飄進白光體中消失不見了。隨後白光突然厲聲道:“說出你們的籍貫!不得虛報!一個一個來!”

“奧..奧塔星球,S市。”一名鬼靈哆哆嗦嗦答道。

“下一個!”

…….

轉眼間就輪到蕭羽了,“籍貫!”那道白光依舊毫無情緒的問道。

“2800年後的地球,Z國H省Y市。”蕭羽冷冷的看着自己眼前的白光朗聲道。

“恩?姓名!”白光體似乎聽到了蕭羽的回答不由連忙問道,也與是因爲有點激動原本刺眼的白光便得更刺眼了許多。

蕭羽疑惑的眯着雙眼看着白色光體從口中緩緩吐出兩個字:“蕭!羽!”

“啊哈哈!好哇!我等了幾百年可終於等到你了!哈哈你跟我來!”他白光激動道,這一景象引起了在場所以鬼靈以及鬼差的疑惑和不解。但是白光沒有管這些拉着蕭羽飛回了自己的住處。

“嘎吱~!”白光領着蕭羽來到了一所寬敞的廳堂之中,隨手關上了大門。

由於蕭羽被白光帶到目的地的方式不同所以是閉着眼睛,“你可以睜開眼睛了。”一道慈祥的聲音從白光中響起。蕭羽慢慢睜開雙眼,因爲剛纔只感到白光大放,刺痛了眼睛。過了一會兒,眼前的景象才慢慢變的清晰起來。只見眼前是一位身披白色長袍,雪白的長髮披在雙肩左手輕撫着長長的鬍鬚的老者。右手持着一根通體藍晶色長約一百多公分的法杖,帶着一臉和藹可親的笑容看着蕭羽。“你..你是誰?”蕭羽驚駭問道,看着眼前這位和藹可親的老者不由向後攢動。其實如果換了其他人被一個老男人捉了回來,然後還用一種色迷迷的眼神看着你,你難道說你自己能感到不恐慌麼?

“你好,小傢伙。我叫星河龍。”這個叫做星河龍的老者向蕭羽面前移動了一步,笑眯眯的看着他。星河羽見狀往後不由退了幾步雙手護胸,驚恐道:“你~~你不要過來啊!我自幼五歲習武,不~~不怕你的!!”說完,蕭羽做了一個白鶴晾翅的招式動作。

“嗯?”星河龍眉頭微皺,之後老臉一紅似乎明白了什麼似的。

“呵呵,小傢伙別怕,我沒有那種嗜好。”星河龍賠笑道。

“你對我沒興趣?那你看到我那麼興奮幹什麼啊?還捉我回來!!”蕭羽把手放下警惕問道。

“我等你已經等了數百年啦,我突然看到你能不高興麼?再說我也沒捉你啊,只是請你回來,你又不會飛,我就拉上你而已!”星河龍聳聳肩說道。

蕭羽雙目突起,心中暗道:“看來是遇上老無賴了!”

“你等我那麼久幹嘛?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蕭羽看向星河龍問道。星河龍嘆了口氣:“說起來嘛,這事情就很長很長了。你先坐下來,聽我一一道來。”

“這要從我的誕生開始,我發現我出生在一個叫地球的星球。我沒有任何的回憶,我也不知道自己叫什麼來做什麼。直至後來,一個強大無比、甚至比城主強大無數倍的少年來到了我的身旁,誰後他與我簽訂了靈魂契約,給予我強大的能力。誰後就給了我一枚紅色的丹藥,讓我等一個來自地球叫蕭羽的少年,完成後我就可以恢復自由。”星河龍滄桑敘說着自己的往事。

“那個少年是誰?我可不是活了幾百年的老怪物!”蕭羽不假思索道。

星河龍聽後表情頓時變的嚴肅了起來語氣中充滿了敬畏:“那名少年叫星河羽,我的名字就是由他起的。他是星河家族的頭領,凡是星河家族的族員各個都是超級一類的強者比我強好幾倍!”“哇!好厲害啊!”蕭羽聽後感嘆道。

“恩,先把正事辦了吧!”星河龍正容道,隨即從內袋拿出一枚紫紅的丹藥,丹藥上似乎還散發着微微紅色的光芒遞給蕭羽。

“吃了它吧!”星河龍帶着一道命令的語氣道,蕭羽不敢推辭心中暗道:“唉!看這架勢不吃沒有好下場,吃了也許有驚喜,我可不是什麼大人物,策劃幾百年來毒害與我也值了!”蕭羽看了看手中紫紅的丹藥眼睛一閉昂頭吞服了下去。

“哈哈!契約終於解除了!我又自由了!”星河龍發現自己體內一些微小的變化之後意識到自己的與星河羽所簽訂的契約已經解除,不由高興叫道。蕭羽望着星河龍高興的舞動手腳,心底出現了一絲絲的後悔。

“啊~~啊!”一陣陣靈魂撕裂的疼痛傳來,經歷過前生。蕭羽知道,最疼的不是凌遲、灌水銀…而是靈魂深處的疼痛。


“嗯?”星河龍停了下來,疑惑的看着在地上痛苦哀嚎的簫羽好奇問道:“你怎麼了?”

“疼!好疼!!”蕭羽顧不顧得後悔發出一陣陣的低吼。

聞言,星河龍揮起自己藍晶色的法杖口中唸唸有詞,頓時散發出一陣陣乳白色的光芒籠罩在了蕭羽的身上,疼痛感頓時減少了大半。

當白光進入蕭羽的體內與丹藥接觸的那一刻時。蕭羽的頭頂上出現了一個漩渦,瘋狂地吞噬白光和周圍的黑氣。如果在場有外人看見就會驚奇的看着這個黑白相間的漩渦。在蕭羽的靈魂之海中,其靈魂彷彿擴大了無數倍。如果蕭羽以前的靈魂是一池塘,那麼現在的靈魂就是一個大海!!轟轟轟…在一望無際的靈魂之海上,一個白色光球和一個黑色光球在不斷的撞擊着,白色光球和黑色光球都在不斷的增長着,隆隆隆….

此時,在外面爲蕭羽輸送白光的星河龍已經是滿頭大汗,豆粒大小的汗珠顆顆滴在地面上可雙手依舊扯着法杖不斷揮舞着。

“這小怪物也太能吸收了吧?我幾百年的靈力全都被吸乾了快,最慘的是我被吸着不能收手,唉!拼了,大不了幾百年後老子有是一條好漢!”星河龍咬了咬牙,繼續揮舞着法杖。

頓時,白光大盛。連城中的鬼靈們都看到了星河龍住處發出一陣陣耀眼的白光,一個個鬼靈都在紛紛議論着。

“星河龍大人在搞什麼?算了,大人的事不是我能管的到的。”高大鬼差暗道,隨即收起好奇的目光。

“恩?燃燒靈魂?星河龍瘋了?”在大殿深處,一個身穿黑袍的冷麪男子睜開雙目發出一縷精光,望向星河龍的住處微鄂喃喃自語,隨即身影一閃消失在深宮中。

“蓬蓬~!”兩道光不斷的撞擊着,“轟”突然,白光大作!!在浩瀚的靈魂之海上發出了道道耀眼的白光。“嘭!”道道白光一齊射向黑光,黑光被撞的散了開來,點點黑光灑落在浩瀚的靈魂之海最深處。在外面的蕭羽原本痛苦得到了解除,面容慢慢放寬再也沒有了剛纔的痛苦。

“呼~!總於完了,”星河龍大鬆一口氣,隨即收回白光正當星河龍收回白光之際,“轟”蕭羽的漩渦越轉越快,乃至扭曲了星河龍的視線,當漩渦快到極致之時。“隆隆..”漩渦一閃吧蕭羽和星河龍吸進了漩渦,消失在房間內。

“恩?消失了?”這時,一道黑影模糊的出現在了星河龍的房間內看着空無一人的屋子疑惑道,看着似乎什麼也沒發生過的房間略停留一下,看了房間一週。隨即身影慢慢在房間中消失……. 清晨,金色的太陽冉冉升起,陽光透過層層霧氣照射在了地面潔白的霧霜上面,漸漸融化。遠處的楓葉徐徐落下,細微的秋風吹動着地面上散落的亂葉,一陣陣帶着楓葉味道的空氣撲面而來。

星河大陸,西方世界三塊大陸之一的一座大陸。雖說星河大陸的面積比不上聖神、潛龍這座大陸那樣遼闊,但其實力和勢力卻在那兩座大陸之上。強者的衆多成爲了星河大陸最閃亮的名片,這無疑是星河大陸最強的護盾!

“吱嘎~”一扇看似頗爲破舊的木門被緩緩推開,一副帶有着剛毅、帶着幾道傷痕面孔在門框中浮現,仔細看是一個威猛的中年男子昂首闊步的走了出來。秋風迎面撲來,“呼~呼。”男子微微仰首大口的吸了幾口清新的空氣。“天氣還不錯嘛,空氣也挺清新的!”男子伸了下懶腰看了看天空的金色太陽說道。

這時,一位眉如彎月、貌如天仙的美麗女子從門框中漫步而出:“這幾天開始入秋了,天氣也變得清爽了許多。”美麗女子懷中抱着一個幼童用溫和的柔聲問道:“羽兒,冷嗎?”幼童聞聲胖乎的小腦袋不住的點着頭。這名幼童正是從冥界在星河龍與其一起在冥界消失的簫羽,他現在似乎是轉世到了一名幼兒的身體上這使他叫苦不迭。但是爲了生存也只能聽從老天給予他命運的安排了。

一縷淡金色的陽光灑在蕭羽肉乎的小臉蛋上,天氣微涼,但陽光略有些溫度可謂冷暖交融啊。這樣蕭羽遙想自己曾在孃胎中舒服、溫暖、舒展令人難以忘懷的感覺。“不冷,好溫暖。”蕭羽小雞啄米般的點着小腦袋,兩世爲人早就學會說話,這比同一個家族的那些子弟早上不少所以身爲蕭羽的父親瓊斯感到非常的自豪,常常和別的家族那些人吹噓。

“哈哈!真不愧是我瓊斯的兒子!將來必定是一名天才!”蕭羽的父親瓊斯洪聲道,似乎像是怕全世界的人們聽不見似地。“給老孃小點聲!不知道這樣會嚇到羽兒嗎?”蕭羽的母親瑟琳娜原本美麗的面容竟然變的略顯猙獰,美麗的玉腿朝瓊斯斬去,瓊斯躲避不及被踹向高空…“啊~~~!!!”一道殺豬般的聲音響徹上空,之後瓊斯重重的落在了自家的小院之中濺起大量的塵土。“別嗆到我的寶貝兒子!”瑟琳娜單手抱住蕭羽另外一隻纖細的玉手一揮,塵土瞬間消失。


“隊長這一生最大的悲劇就是去了瑟琳娜大人做他的夫人,這就是一母老虎。不對…比母老虎兇暴好幾倍!隊長要保重啊!!”一個大約二十左右歲的青年望着發出‘悲天長嘯’的地方喃喃道,語氣之中充滿了同情。

蕭羽看到這一幕心中暗驚:“這是我的母親….”之後便閉上小眼睛呼呼大睡起來。

※※※※※※

一個身材嬌小,細眉長睫,長相標誌的女孩推開窗戶。小手抿嘴咯咯笑道:“咯咯~看來蕭羽弟弟也起牀了哈。”隨即關上了窗戶,下了樓梯走到一名中年婦女跟前低聲道:“母親,我要找蕭羽弟弟玩去!”“去吧,早些回來啊!”婦女應聲道隨後便不再理她。

瓊斯滿臉怒氣的站在原地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死死的盯着瑟琳娜,瑟琳娜見狀放下手中抱着的簫羽輕聲道:“看我好好收拾你爹。”“夫人啊!我錯了!”瓊斯原本憤怒的面容突然變成了一種委屈的神色,眼中充滿了哀求的神色。“知道錯了啊!回去給老孃跪半天的石頭!”瑟琳娜依舊不依不饒道。

“咯咯~,叔叔阿姨早上好啊,嗯?有吵架了嗎?”女孩從樹林中蹦蹦噠噠的跳了出來,聽見瓊斯和瑟琳娜的對話不由問道。瓊斯滿臉通紅顯得很是尷尬,不由摸了摸自己滾燙的臉說道:“是艾麗絲呀,這麼早就來找羽兒玩啦。”“閉嘴!”瑟琳娜突然朝瓊斯怒吼一聲,瓊斯識相的閉上了嘴巴。之後瑟琳娜看向在遠處玩耍的簫羽喊道:“羽兒,艾麗絲找你來玩了!”“知道啦!”蕭羽幾乎每天都要和艾麗絲在一起玩耍,彼此之間的友情甚是親密。

“你們倆去別處玩。”瑟琳娜看向蕭羽說道,之後看向在自己前面低頭的瓊斯細聲說道:“我和你父親有點事情!”瓊斯聽後身體不由一顫,心中暗道:“我這大清早的招惹這母老虎幹什麼,該死的!”

待蕭羽和艾麗絲離開了那座小院後,陣陣嚎叫之聲響徹整片森林。

“蕭羽弟弟,你吃早飯了嗎?”艾麗絲在蕭羽胖乎乎的小臉蛋上輕輕捏了幾下問道。蕭羽望着艾麗絲水靈靈的大眼晴,長長的睫毛,感受着纖細的小手在自己臉蛋上的觸碰蕭羽的臉色也變的微微發紅,不過也沒說什麼。雖說自己是兩世爲人,但是這兩世的年齡加起來也才二十多數,一些世俗之事還不是很懂。

“我吃過了,艾麗絲姐姐。”蕭羽說道,艾麗絲聽後望了望周圍的一草一木:“那我們就在這附近逛逛吧!”“好啊!”蕭羽對此沒有意見,艾麗絲見蕭羽沒有反對纖細的小手不由抓住了蕭羽白嫩的小手,蕭羽原本粉紅的臉色頓時有添加了幾分紅色。就這樣,兩隻小手一直牽着,手牽着手,艾麗絲和簫羽都默默的走着。

這時,他們的身後突然出現了兩道人影仔細一看原來是蕭羽的父母,瓊斯和瑟琳娜。兩人望着兩個手牽手的男孩和女孩們嬌小的身影,瑟琳娜不由回憶起逝去的往事:“死鬼,這兩個小傢伙還挺像當初咱們小時候呢。”“那是!羽兒可是逐漸的顯露了出來我當年那霸氣的風範啊!”瓊斯挺起胸膛傲然道。“欠揍了吧?不要和我機靈可愛的兒子和你這個死鬼相提並論!”瑟琳娜將她原本的面目又表現了出來,瓊斯不再多言。瑟琳娜看着蕭羽和艾麗絲手牽手的背影不由說道:“不過話說回來,我看咱們羽兒和艾麗絲還挺般配的,不如我和艾麗絲的家人去說說,把他們的事情能促成就促成吧,定下來算了。”“您說了算。”瓊斯是徹底怕了瑟琳娜了,再也不敢與其頂撞。

蕭羽突然回過頭來望了望自己身後的父母笑了笑,瓊斯和瑟琳娜都微微一愣隨即微笑起來大聲道:“早點回來吃飯啊!”“知道了!”蕭羽應道,繼續與艾麗絲手牽着手走着。這一切的景象顯得是那麼的和諧,讓蕭羽感到很寧靜、平靜。這是蕭羽生前沒有感受到過的,他心中暗自發誓:“我一定要維護好這份難得的寧靜!誰都不能破壞!”

“蕭羽弟弟,怎麼啦?”艾麗絲見蕭羽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問道。蕭羽聞聲回過神來,雙眼中充滿堅定的目光,手也不由緊緊的握住艾麗絲的玉手:“嗯,我沒事,艾麗絲姐姐!”艾麗絲和簫羽的眼神不由對碰在了一起,看着蕭羽那與其年齡不符合的眼神,艾麗絲不由失神了。“沒事就好,那我們走吧!”艾麗絲多看了兩眼蕭羽說道。

※※※※※※

“夫人,早操時間到了!我要走了!”瓊絲望着強烈的陽光說道。

“嗯,趕緊滾吧!早點回來吃飯!”瑟琳娜表面雖說對自己的丈夫兇暴,但其內心甚是比任何一名家妻都要好上不知多少。

瓊斯聽到瑟琳娜語言中的一絲關心,笑呵呵的說道:“嗯,親愛的我知道了!”說完,瓊斯走向院中最大的楓樹前,用力敲響了掛在樹上的集合鍾。“鐺鐺鐺!”陣陣鐘聲在樹林中迴盪,不一會在樹林中陸陸續續的走出身着鎧甲的人們其中有年紀輕輕的少年、還有充滿熱血青年、身強體壯的高頭大漢。大約過了幾個分鐘寬敞的小院中聚齊了三十個人。“立正!你們是戰士!不是娘們!”瓊斯望着自己前方騷亂的隊伍怒吼一聲。吼聲落下,頓時,院中的那些被瓊斯稱之爲戰士的人們眼神便得犀利起來,昂手挺胸,犀利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瓊斯滿意的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你們給老子記住!我們是一個團隊,團隊就好遵守紀律!你們要明白什麼紀律!!知道嗎?”

“知道!!!”全體的隊員們咆哮道。震耳欲聾的聲音向徹樹林,回聲蕩蕩、經久不息。


“向右轉!跑步走!”瓊斯發出一道命令,之後,整齊的隊伍邁着小跑,奔向練武場。

…….

“去魔法試煉場,還是去練武競技場?”此時,蕭羽和艾麗絲正在討論去哪裏玩耍,蕭羽心中暗道:“做小孩的感覺真好,什麼都不用管就知道玩。”隨即,蕭羽決定道:“還是去練武競技場吧。”“嗯,那就聽弟弟的!”艾麗絲聽後點頭同意,之後兩人向練武場溜達的走去….. 雖說楓葉飄飄蕩落在已是秋高氣爽的空氣中,涼颼颼的秋風不時的吹過。但天空上的金黃的太陽依舊是那麼刺眼,金色的光芒灑遍大地,使空氣中的氣溫還是上升了不少。

“喝~!喝~!”陣陣怒喝聲從練武場傳來,煞是威猛。

此時,蕭羽和艾麗絲正朝着練武場蹦蹦噠噠的跑了過來,艾麗絲左手拿着一根柳條不斷的揮舞玩耍着,右手則拉着蕭羽白嫩的小手。

“蕭羽弟弟,晨練開始了,我們快點。”艾麗絲揮動着手中的柳條說道。“恩,好的!”蕭羽應聲道。

雖然蕭羽兩世加起來已經二十多歲了,早已沒有了艾麗絲的那種童年的樂趣。但是做做樣子還是要的,而且蕭羽來到這個世界上幾乎很少出去,最多就是在自家的獨院中和小樹林裏面溜達溜達。所以對練武場以及魔法試煉場這樣沒有去過的場所也是很感興趣的,關鍵是他前世跟本就見不到這些東西也就是在電視上看看西方的魔幻片而已。

這時,一個和艾麗絲年紀差不多大的小孩從樹林的某處鑽了出來,隨後又有三四個小孩從某處出現。“嗨~艾麗絲,你們去哪裏?”那個小孩似乎是這些小孩的頭,用一種高傲的語氣問道。“哼!我們去哪裏要你管!?”說着,艾麗絲把手中的柳條扔向那個小孩,那個小孩下意識用手擋住了飛來的柳條不再理會艾麗絲,看向站在艾麗絲身旁的簫羽疑聲道:“喂,小不點。你叫什麼名字?哪個院子的?”“嗯?”蕭羽聽後眉頭微皺,但看了看自己矮小的體格和對方四五個小孩心中暗道:“這小子想惹怒於我,拉我下臺。看來無論哪裏都有欺善怕惡的人,這種不能招惹,但還最爲之可恨。”帶頭小孩見蕭羽默不作聲不由怒道:“怎麼不回答本大少爺的話啦?是不是怕啦?”蕭羽看着對方小孩囂張的叫囂,不由壓下心中的憤怒。畢竟都是小孩子,蕭羽自然不會和他們計較。

“艾麗絲,我們走吧。”蕭羽拉着艾麗絲的小手淡淡道。

“嗯!”艾麗絲乖巧的點了下頭,不再理會那幫小孩。

“想走?給我上!”帶頭小孩見對方的兩個人竟然無視自己不由大怒,指揮着自己的小羅咯們上。蕭羽聞聲緩緩回過頭,原本黑色的眼眸突然充滿了一絲詭異的紫紅色,“給我滾。”蕭羽從口中輕輕的吐出三個字,衝上來的三四個孩童聽後微微一怔,隨即都癱在了地上有的甚至放聲大哭。帶頭小孩見勢不妙以最快的速度逃了去。其他小孩見自己的頭跑了,都努力掙扎般的站起身各自逃跑。艾麗絲愣愣的看着這莫名其妙的一幕,問道:“這…這是怎麼回事?”蕭羽則是給了她一個很滿意的答案:“他們可能是卡倒了,或者是不小心摔倒了。你想啊,摔倒之後疼啊!疼痛哭啊!那個帶頭的小孩看到自己寡不敵衆自己就跑了,然後那些小孩見自己的頭跑了自己也就跟着跑了,所以他們就跑了。”蕭羽稀裏糊塗的編了一大推漏洞百出的理由,艾麗絲則是聽的迷迷糊糊似懂非懂的點着頭,表示自己聽明白了。

“那我們繼續走吧,快到了。”艾麗絲不再尋思剛纔的那件事,拉着蕭羽的小手走向練武場。

兩人沿着彎曲的樹林小道走了一會,一座高高的黑色城牆出現在他們眼前。牆體是由一種不知名的岩石所搭建砌成,金黃色的陽光照在五丈高的黑色城牆上又顯的黝黑了許多。蕭羽單手撫摸城牆一陣的清涼傳到蕭羽的手掌上。

“艾麗絲姐姐,這城牆是用什麼材料做的?”蕭羽提出心中的疑惑不由問道,“我哪裏知道啊?”艾麗絲翹起小嘴說道,蕭羽聽後不禁暗自說道:“我問的這不是廢話麼?她纔多大啊?出了吃就是玩,怎麼會知道這城牆是什麼材料做的。”

“你問這個幹什麼呢?”艾麗絲問道,“我隨便問問,這裏就是練武場了麼?”蕭羽岔開話題問道。

“當然不是啦,這裏一個人影都沒有。練武場要沿着這條路走到盡頭就是啦。那裏會有一塊很大很大的空地,許多人們早上就在那裏的。”艾麗絲指着前方的一條小道說道,蕭羽聽後便拉着艾麗絲走向小道的盡頭。

很快,蕭羽和艾麗絲走到了小道的盡頭,眼前的輪廓豁然開朗了許多,一望無邊的巨大廣場,密密麻麻虎背熊腰的大漢站在廣場上不斷的揮動着拳腳。“喝!喝!”其聲勢甚爲浩大,巨大的叫喝之聲在蕭羽耳旁迴盪着。

“錚~錚~錚”一聲聲金屬碰撞的聲音傳來,蕭羽向聲音發出的地方看去原來是兩個大漢揮動着手中的巨劍彼此相互進行切磋。頓時,巨劍的碰撞激起一道藍色的光芒,只見那道光芒“嗖”的一聲以極快的速度閃向前方的大石塊上,“咔咔!”幾聲脆裂的聲響,大石頭上出現了幾道裂痕隨之破碎。

“啪~啪~啪!”一道掌聲傳來,艾麗絲正在努力的拍着自己的小手:“好厲害,好厲害,叔叔再來一次讓我看看唄?”

“嗯?”那帶隊的大漢聽到掌聲轉過頭來看向艾麗絲和簫羽用凌厲的語氣問道:“你們是哪家的孩子?”蕭羽聽後微微躬身,擺出一副貴族紳士的姿態:“家父是瓊斯。”大漢看到蕭羽謙虛禮貌的姿態,目光也變的柔和了許多:“原來是瓊斯家的孩子啊,你們來練武場幹什麼?這裏很危險,感覺回家吧。”

“我們來到練武場是想看看叔叔們怎樣練武,以後也想做一個受人尊敬的武士!”艾麗絲挺起小胸膛傲然說道。蕭羽略作沉思說道:“我想接受訓練。”在蕭羽來到這個世界的幾年中,雖說自己很少出去但是從自己父親周圍鄰居的幾位叔叔可以看的出來,這是一個崇尚武力、實力的世界,實力和武力的高低幾乎決定你在這個世界上的地位權勢。但凡是也有例外,一些出身於王侯將相這些大家族的子女就算是沒有任何武力,僅靠着家族的權勢,也是可是讓人受到尊敬的但這僅僅是表面給你表示一下罷了。如果身後的靠山沒了,那你還算個屁?

中年大漢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簫羽說道:“你多大啊?”“四歲。”蕭羽實話實說。“趕緊回家去!”大漢感覺蕭羽的話好像戲弄了他不由怒聲道:“我們這最小接受訓練的人員必須年滿十四歲!你在等十年吧。”說完大漢不再理會蕭羽,轉頭繼續訓練。

蕭羽看了看自己的不到一米的身體無奈的搖了搖頭,心中暗道:“看了想探究一下這個世界的功法還是很困難的,那就趁這段時間修煉我前世修煉過的‘鴻蒙紫氣決’吧。”一旁的艾麗絲嘆息道:“弟弟,十年哦~好漫長啊。”蕭羽笑了笑,道:“再說吧,咱們再去看看吧。別人其他人注意到我們要不他們就要轟我們走了。”艾麗絲聽後點了點頭向四周望去。

……

“嗯?怎麼全都停了?今天加訓一個小時!”一個大漢雙目怒視前方吼道,隊員們一臉的苦澀卻不敢做聲可見大漢的威嚴。“給老子記住,身體就是一個能裝鬥氣的容器,身體的體質越好裝的鬥氣就越多,所以你們不但要練習鬥氣,更重要的是鍛鍊好身體,就像這樣!”大漢說完,隨即走到一塊大約寬厚各一丈的巨大石塊,“喝!”大漢怒喝一聲,紅色的鬥氣肉眼可見瘋狂的聚集在大漢的鐵拳上,“轟!”只見鐵拳沒入大石塊中,一條條裂痕向石塊的四周蔓延開來。大漢拉出自己的鐵拳。“轟轟轟!”巨大的石塊也隨之碎成了一小塊一小塊,激起的塵土灰塵好似海嘯般的撲向蕭羽及艾麗絲。蕭羽反映極快,一把拉過還在愣神的艾麗絲把她的頭埋進自己不算寬敞的胸懷,後者對簫羽的一直都是不離不棄,甚至是遠走他鄉也在所不惜。

“咳咳~!”蕭羽輕輕咳嗽了幾聲,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低頭看着埋在自己懷中的艾麗絲有沒有事,後又回想着剛纔的情形。灰塵漸漸消散,一塊塊巴掌大小的石塊碎石塊呈現在蕭羽面前,鋼鐵般的拳頭,毫不費力的就輕易的打碎了重達幾噸的巨石,這是何等力氣?人的身上真的有這樣恐怖的力量嗎?雖說蕭羽曾在電視上見過胸口碎大石之類的,但是和大漢所表現出來的相差太遠太遠了….

大漢轉過身來看見蕭羽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一堆碎石一動不動,“你們怎麼還沒走啊!”大漢試圖喚醒蕭羽。

“人的身體真的可以練到這個程度麼?”這是蕭羽清醒過來的第一句話,大漢聽後微微發愣心中卻在暗道:“這小子將來估計也錯不了!”大漢則是沒有追究他們爲什麼還沒有離開這裏,看了看充滿期盼目光的簫羽,說道:“這要靠足夠的努力,只要付出了足夠的努力是人都可以達到二級武士的水平!”“二級武士?這難道還有級別麼?”蕭羽挑到問題的重點問道。

大漢就地盤腿坐了下來,回頭朝着自己的隊員們吼道:“跑一百公里回來!”之後回過頭來看向蕭羽說道:“我就知道我們武士初級武士到九級武士,九級之上就是傳說中的聖武士。我曾經聽老人們說過,聖武士的實力很強大,隨手一劍能削掉一座山峯!太厲害了!但我不知道聖武士到底存在不存在。”


“隨手一劍削掉一座山峯?”蕭羽小巧的面孔便得極爲滑稽,心中暗道:“這是看我小給我講故事呢還是坑我呢?如果真的是那樣聖武士不是就成神了麼?但是看他所說的似乎不像在騙人,等回去問問父親吧。”大漢似乎看出了蕭羽心中的所想,道:“傳說不可信,呵呵你們也別往心裏去。”

“羽兒!你們來這裏做什麼!”一道洪亮帶着一絲生氣的聲音傳來。“你老子來了!我要走了啊!我可不敢惹他!”大漢聽到這道聲音一溜煙的跑向遠處,這道聲音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蕭羽的父親,瓊斯。

“爸爸,我和艾麗絲姐姐是來看叔叔們晨練的。”蕭羽小聲回答道。瓊斯聽後眉頭大皺:“這是練武場,是練習鬥氣的地方,不是你們這些小屁孩過來玩耍的地方。再說叔叔們在這裏練習鬥氣很容易誤傷你們,非死即傷!”蕭羽不是幾歲小孩子,自然知道瓊斯想說什麼,也知道他心中怎麼想的。當即挺起胸膛用手拍了拍,還帶着一絲堅定的語氣:“爸爸!我不是來玩的!我想看看鬥氣是怎樣煉成的?我要學習鬥氣,做一名受人尊敬的強者!”蕭羽的這一通話說出了嘴心中不由無奈感嘆:“唉~想不到我也會說出怎麼幼稚的話,沒辦法。要不然就露餡了。”

果然,瓊斯一聽不由大喜道:“哇哈哈哈!真不愧我瓊斯的兒子。”“哈哈,這招有用!”蕭羽心中樂了。

“爸爸,他們這是要去哪裏?”蕭羽看見一些大漢各個都抱着大塊的巨石,不由問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