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蘇天逆,你小子又厲害了啊!”宙斯激動無比,走過去朝着蘇天逆胸口輕輕地錘了一拳,狠狠道:“你一定要把那秦龍給我揍成一條蟲。”

宇宙最牛神豪系統 ,但故意讓秦龍聽到。秦龍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不作任何迴應,是那樣的淡然。

宙斯與蘇天逆一前一後走下臺去。此時,秦龍輕笑,右腳擡起,隨即落下。頓時,平整的地面波開浪裂,徑直朝着宙斯涌去。

“哼?就這樣的水平也想制服我宙斯?”宙斯秉承了矮人族一貫的驕傲,臉上的表情很不屑。

正當他準備回擊之時,蘇天逆伸出手來,按住宙斯的肩膀,將他拉到了身後,開口說道:“他針對的是我,還是我來吧。”

蘇天逆漫步向前,像是什麼也沒看見一般,腳步落下,那隆起的地面頓時被壓制,瞬間平息。

秦龍見此,依舊很平靜,似乎一切都在預料中而已。他一聲輕喝,一股不俗的氣息從地上隆起,涌向前面。

蘇天逆神色冷靜,體內神泉沸騰,神力涌動。他雙目盯着秦龍,地面的泥土向着他腳下匯去,而後化作一道龍形,向朝前涌去。

萬物皆可化龍!蘇天逆已經能夠將化龍術使用的純熟。

兩股氣息猛烈地碰撞,塵土飛揚,瀰漫開來,彷彿地面都在搖晃,而後便是一陣狂風掃過,吹得一些人睜不開眼。

當煙塵過後,兩人巋然不動,也不再出手,似什麼也沒發生過。

旗鼓相當!

“秦龍有對手了!”一些人小聲地議論道。

“是啊,蘇天逆雖然未到入虛境界,但實力實在堅強,讓人捉摸不透。”也有人感嘆。

原本秦龍獲得冠軍是十拿九穩,板上釘釘的事。但現在蘇天逆的出現,勢必打破格局,讓秦龍的冠軍之路,蒙上了一層陰影。

“我還以爲你逃跑了呢。”秦龍冷聲道,言語之中透出不屑。

“我豈會逃走?我說過,我會讓你敗得無地自容。”蘇天逆回答的很淡然。

“就你目前的實力,我不認爲你能夠在我手上堅持百招。”秦龍傲然道,他頭擡得很高,“除非你動用你背後的那把刀,不然你沒有絲毫的勝算。”

“如果我拔刀,那勝負將在一回合分出,這次的比賽,我絕不用刀。”蘇天逆平靜的聲音傳進每個人的耳朵。雖然很狂,但語氣卻充滿了自信。

“蘇天逆,我決賽等你。不要讓我失望。”秦龍也不反駁,而後轉身離去,留下一片議論。

這一戰以後,蘇天逆的名字,又將被衆人議論,沒有入虛的境界,卻能夠與秦龍戰的旗鼓相當,這的確是一件不小的事情。

夜涼如水。

“哇,蘇天逆,你小子最近去哪裏了,每次出現實力都會大漲。”宙斯心中極爲不平衡。

蘇天逆仰望星空,而後輕嘆一聲,道:“你只知道我實力會大漲,可誰又知道,我所需要的精氣是別人的十倍,甚至於上百倍!”

聞言,宙斯也沉默了,他對蘇天逆的體質有所瞭解,先天戰體雖然強橫,但所需要的精氣也是常人的很多倍。

後來的神武大陸不是沒有出現過先天戰體,而且不止一尊。但最終都黯然收場,因爲沒有足夠的精氣來維持修行,實力只能停滯不前,黯然收場。

照此種推測,蘇天逆到修行的中期時,所需要的符文石將是一個天文數字,堆積起來,恐怕比山還要高。

這樣海量的符文石,別說是蘇天逆個人了,就是一些龐大的勢力,也必然承受不起。

“蘇天逆,先不要想這麼多,先拿冠軍再說。”宙斯不想讓蘇天逆傷感,轉移到另一個話題上。

其實宙斯多想了,蘇天逆的內心強大到了一定的地步,即便到了修行的中期沒有海量的符文石,他也無懼,因爲至少他曾經努力過。對自己無愧,他就不會後悔。


“你有幾成勝算?”宙斯問道,今天他見蘇天逆與秦龍鬥得旗鼓相當,但都未使出全力,無法準確地分辨出兩人的實力。

蘇天逆伸出五根手指一比,道:“五成。”

“這麼高!”宙斯有些驚訝道。

“今天的較量,我大概能夠看出他的實力,我應該有五成的勝算。”蘇天逆很認真地點點頭。

“我想,如果你邁進入虛境界,會不會勝算更大?”宙斯又問道。

“當然會。”

“那你快衝擊境界啊!”宙斯很激動的說道。

不過蘇天逆的一句話,徹底地澆滅了宙斯的熱心,“我現在連一兩符文石都沒有了。”

“啊,什麼?先前你不是有很多嗎?”宙斯很吃驚地說道。

“這次衝擊一個小境界,全部用完了。”蘇天逆也很無奈,原本以爲衝擊一個小境界,最多需要四十斤。沒想到,用掉了七八十斤符文石。這樣的體質,真是沒一點辦法。

“這體質真是一個無底洞啊。”宙斯嘆道,而後又在自己的空間戒指一陣倒騰,終於找到了十斤符文石。

“你先拿去用吧。”宙斯也很無奈,他符文石很有限,而且他體質同樣特殊,並不是那麼需要符文石。


“你難道不需要符文石嗎?”蘇天逆也很奇怪,盯着宙斯。

“我體質同樣很特殊,以後我會告訴你。”宙斯解釋道。

卻之不恭,蘇天逆與宙斯雖認識時間只有幾個月,但關係匪淺。他收起十斤符文石,雖然不夠衝擊境界,但聊勝於無。

“跟你說件正事。”宙斯突然表情少有的認真了起來。

“什麼事?”蘇天逆見宙斯這般正經,也是很疑惑。

突然,宙斯的表情,突然有變得有些猥瑣起來,道:“你到底把那個莉娜小美人怎麼了,她那麼恨你?”

“哪兒涼快去哪!” 夜很深,宙斯已經回房休息了,而蘇天逆卻來到一處僻靜之地,閉上雙眼,席地而坐。在吐納的同時,又領悟一些道理。

盲目的衝擊境界是無用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需要自己來領悟。

一個時辰以後,蘇天逆睜開了眼,他想起從吳玉準那裏迎來的盾牌。他拿去青色盾牌,看見盾牌上面有一道道裂紋。但這裂紋不是他打出的。

事實上,這盾牌受到蘇天逆全力一擊,卻沒有一絲受損,這讓他心中有些疑惑。

那些裂紋縱橫交錯,完全自然形成,細細看來,彷彿一個龜殼一般。

“這到底是什麼呢?”蘇天逆在自語道,他原來在星墜閣中閱覽過無數的古籍,也算是閱歷豐富。但這面盾牌,卻沒有半點映像。

其實蘇天逆有所不知,即便是吳玉準也不知道這面盾牌到底是什麼,他只是在機緣巧合下得到這面盾牌的。只覺得這面盾牌神祕無比,根本無法真正瞭解它。他也曾經問過很多見多識廣的前輩,卻沒有得到答案。

正待蘇天逆找不到答案之時,熟悉而又空靈的聲音在寂靜的山林迴盪,直入蘇天逆的內心,“這是玄武甲!”

“老師。”蘇天逆很高興,虛空無恙。上次聽到老師很虛弱的聲音,着實讓蘇天逆擔心了一陣。

“天逆。”虛空淡然道,依舊只聞其聲,不見其人。“你手中握着的正是玄武甲。”

“玄武甲?”蘇天逆心中一驚,道:“難道是上古四大圖騰之一的玄武甲?”

“不錯,”虛空一向很淡然,但這次卻變得有些喜悅。

“相傳,上古有四大圖騰,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他們坐化之後,將自身精華,凝聚成一個個神物,你手中的玄武甲,就是玄武坐化之後所形成的。玄武甲堅硬無比,難以摧毀,是一件難得的甲冑。”虛空道來四大神兵的來歷。

“那這玄武甲該如何使用?”蘇天逆問道,他感覺這玄武甲似乎處於沉睡的狀態,並未被激活。


“天逆,這玄武甲是神兵,需要相當的實力讓其復甦。爲師只需要一指點出,玄武甲就會復甦,成爲一件驚世神兵。但爲師希望有朝一日能夠自己將他復甦。徹底成爲你所用。”虛空告誡道,用心良苦。

虛空實力難以估量,但他卻希望蘇天逆能夠走出自己的強者之路。

“天逆明白,多謝老師教誨。”蘇天逆心存感激,如果沒有虛空,或許蘇天逆現在依舊在星墜閣,也或許被驅逐出星墜閣,泯滅與衆。是虛空讓他走出了一條自己想走的路,所以他的信念從不曾改變,那就是要變強。

“老師,您到底身處何方?”蘇天逆不止一次問道,他感覺虛空正在一個十分危險的地方。

“到一定的時候,你自然會知道,希望有一天你能與爲師並肩作戰!”虛空充滿了希冀,他似乎已經看到蘇天逆成長到可與他並肩作戰的那一天。

“老師,我想見你一面!”蘇天逆知道虛空似乎情況不妙,想親眼看一眼。

片刻後,天空中一道虛影顯現,越來越真實,彷彿虛空真身再現。當然,這並非虛空的真身,卻與他一般無二。

虛空雖然依舊英偉,雙目有神,但蔚藍的頭髮卻出現一根根的白髮。

更爲讓蘇天逆擔憂的事,他竟然在虛空的手臂上,看到了一道傷痕。雖已經復原,但疤痕並未消散。顯然這受的不是一般的傷!

何人還有如此的實力,能傷得了虛空?

“老師!”蘇天逆止不住落下了眼淚。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看着虛空漸漸老去,看着年邁的虛空獨自征戰,蘇天逆內心涌現出強烈的無力感。

“天逆,人總會有老去的一天,誰都改變不了。”虛空看得很開,反倒是開解蘇天逆。

蘇天逆低着頭,沉默不語,但他心中卻暗暗發誓。一定要變強,絕不讓虛空就這樣老去!他會想盡一切辦法!

“天逆,爲師去也。”空靈的聲音突然消散,蘇天逆悵然若失。

“我一定要變得更強!”蘇天逆心想到此處,一聲大喝,整個山間魔獸巨驚,戰戰兢兢,如同遇到洪荒蠻獸一般。

天已大亮,旭日東昇。

蘇天逆心中的信念更加的堅定,他要不斷地變強,與虛空並肩作戰,還太過遙遠。眼前是需要拿下新生大賽的冠軍。

蘇天逆揹着虛空刀,慢慢地走在學院的小路上。

“蘇天逆,你可一定要拿冠軍啊!”一個素不相識的人跑到他身前,不無期待地說道。

蘇天逆一陣納悶,那人接着說道:“我可是全部家當都壓在你身上了,你要是輸了,我可要賠得褲子都要脫掉。”

蘇天逆一陣無言,滿頭黑線。

“哼,你也未免太看得起他了,秦龍纔是最後的勝利者!”有人小聲道,顯然這人是把全部家當壓在了秦龍身上。

蘇天逆並未理會兩人,繼續向前,卻正遇到了莉娜。她依舊動人,讓人爲之側目。

“有事?”蘇天逆笑着問道,他並非草木,對於莉娜這樣的美人,當然難以露出怒容。

學院的綠樹成蔭,走在樹林的小道上,別有一番風味。

“我看你似乎有心事。”良久,莉娜開口說道,聲音婉轉動聽,如百靈在歌唱。

“是有一些。”蘇天逆點頭道,每每想到他的老師虛空,他總是一陣擔憂。

“是在想大賽的事嗎?”莉娜又問道。

蘇天逆搖頭。

“秦龍是個很可怕的人。”莉娜鄭重地說道,她還是第一次如此評價一個人。

“難道你都會害怕?”蘇天逆有些疑惑,莉娜竟然會如此重視一個人。

“我當然不會害怕,只要給我足夠的時間,秦龍將不是我的對手。”莉娜淡然一笑,白花失色,說的很自信。

“你來應該不是隻告訴我這個?”蘇天逆問道。

“當然不是,我是來給你個建議。”莉娜表情難得的認真。

“哦,我倒要看看,你給我什麼建議!”蘇天逆饒有興趣地問道。


“用你背後的那把刀!” “對付秦龍,我不會拔刀!”蘇天逆回絕了,秦龍雖然比他境界高,但並未高到無法抗衡的地步,所以,他絕不會用刀。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