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他是道丹閣火峰的小祖,是天獸大陸四大宗門中的最核心弟子,這就是實力!

雲霧之中,一個暮年的身影從雲間顯現,凌空而行,在這雲朵之中如履平地,手掌對著下面輕輕一揮,巨大的風勁盡然將整個廣場上還在殘喘維持著的絕靈大陣完全摧毀,八根擎天而立的巨大石柱轟然斷裂,跌落在了地上,緩緩地滾落到了山底之下。

見到這一幕,地下的眾人全都被震驚的無法說出話來,望著天上那個飄逸的身影,所有人都驚呆這說不出話來,那些自語為強者的戰皇戰帝們,看到那個有些暮年的身影,心底掀起了滔天巨浪。

「這到底是怎樣的實力啊!盡然抬手間就將這絕靈大陣摧毀的一乾二淨,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道丹閣是什麼宗門,盡然能夠擁有這樣的強者!」

「道丹閣?那不是整個天獸大陸的四大宗門之一嗎!怎麼會來到這裡?!道丹閣一般都是不問世事的啊!!」

「道丹閣!王楓盡然是道丹閣的人!!難怪他能夠擁有這麼妖孽的天賦,也只有像道丹閣這樣的宗門才能夠擁有這麼變態的弟子,也才能走出這樣的強者吧!」

眾人解釋議論紛紛,看著被紫色巨手抬起的王楓,還有他身邊的那名暮年強者,大家都沒想到王楓回事道丹閣的弟子,一時間紛紛感慨,望向天珠峰原本有些憤恨的眼神也變得幸災樂禍起來。

「面對道丹閣的強者,看你這天珠峰怎麼對待!」

而底下的孔蘭望著天上的王楓,目光中滿是不敢相信的複雜,天珠峰的書閣中有著許多對於道丹閣這樣的宗門的記載,上古傳承的底蘊,整個天獸大陸的四大宗門之一,這一個個名號讓道丹閣在眾人的心中變得可望而不可及。

就像道丹閣雖然是在丹空帝國的境內,但它確實不屬於丹空帝國的宗門,這並不是因為他是屬於別的帝國的,而是丹空帝國這樣第一強大的一個宗門,沒有實力讓道丹閣成為他的附屬,道丹閣只是在丹空帝國的境內而已,僅僅如此,而其他各國的強者之所以不甘在丹空帝國裡面作亂,俱的,就是這道丹閣!

「他盡然是道丹閣的人……」面色複雜,孔蘭看著王楓,嘆息了一聲,不知道是對自己決定的懊悔,或者是自己沒有這樣運氣的惋惜,亦或是對王楓沒告訴自己的幽怨。

不僅是孔蘭,在孔蘭的不遠處,那名天珠峰的宗主天雷見到空中飄然走出來的那老者也是臉色大變,剛才他看到,自己一直畏懼的,那來自尊者所在中門的強者天斬,在那名老者的面前是那樣的無力,不由得有些癱軟。

「難道我,天珠峰,要完了嗎……敗在我的手上……」

空中的那老者凌空來到了王楓的身邊,對著王楓恭敬地一拜:「火煉,見過王楓小祖!」


平靜的點了點頭,王楓認識這位老者,他是火峰三十六殿的一名復殿主,但是沒想到實力也是如此強勁。

「幸苦火煉殿主了。」

這個時候地下的眾人更加的沸騰起來,知道王楓是道丹閣的弟子,但是沒想到王楓盡然在道丹閣裡面盡然有這樣的地位,抬手間就能夠毀滅天珠峰的強者在王楓的面前也要行禮。

原本離王楓不遠的天斬,此時也是騰空飛起,滿臉凝重的望著王楓還有他身邊的那名老者,就在剛才那隻紫色手掌出來的瞬間,他從那手掌中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那還只是那老者的一部分實力而已。

望著對面的天斬,王楓笑了笑:「我說過你動不了我!」

聽到王楓的話,斬天依舊是保持著原先那樣的雲淡風輕,雖然臉上的凝重沒有改變但是動作上卻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緊張,淡淡的笑了笑,對著王楓身邊的火煉說道:「前輩,這人對於我血宮來說真的很重要,希望前輩不要插手!」

「你這算是威脅我嗎?血宮的小傢伙。」火煉臉上滿是笑意的看著自己面前的斬天,看起來溫柔的很。

「算是吧,那前輩接受嗎?」

「等你能夠去掉老夫的這條命再說吧!」說到一半,火煉的身體突然暴起,直接飛向了天斬,右手化作了另一隻巨大的手掌向著天斬拍去,那巨手就是從天珠峰的山體中抽出來的一樣,完全有石頭組成的巨大手掌撞向了那天斬的身體,整個天空都像是被遮起來了一樣。

人們只能夠看見這充滿壓迫感的巨石手掌直接擋在了自己的頭頂上,這天空完全被遮掩,除了巨大的手掌,人們什麼也看不見。

天斬臉色一變,看到這個巨大的手掌,他沒想到火煉盡然說動手就動手,身上的氣息猛然的爆發,完全超越了一般的戰帝,濃郁的獸能,配上他身上不由自主散發出來的氣勢,讓天斬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震怒的遠古魔神。

「斬地!」一聲大喊,天斬手中出現了一個雙戟,發出絢麗的淡黃色的光芒,有著濃濃的金屬氣息,直接斬想了那手掌,一掌一戟對在了一起,撞出的氣波將四周的樹木都給刮斷。

綠色的樹葉散落一地,天斬手中的雙戟將火煉那巨大的石頭手掌從中間砍出了一道裂痕。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萬古戰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萬古戰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啊啊~~」嘶吼著喉嚨大喊著,天斬奮力的將自己的手中的雙戟砸向那手掌之中的裂縫,這抬手遮天的巨大手掌就被天斬用雙戟給站下了一塊。

「怎麼可能!」手掌的一部分跌落到了地上,整個廣場都晃了一晃,看到那跌落下來的手掌,眾人皆是驚訝的喊了起來,難道這天斬真的已經能夠對這樣的強者對戰了嗎,這根本不是屬於戰帝的實力啊,這是戰仙才能夠擁有的實力,只有能夠到仙,才能夠有這樣隻手遮天,毀天滅地的威勢。

「哼,只不過是一個妖孽戰帝而已,真以為自己有些天賦就能夠無視一切了?要是真的被你給打敗了,老夫這麼多年的仙道就白證了!」見到自己施展出來的巨石手掌被天斬砍下了一塊,火煉冷哼了一聲。

身上的氣勢如虹,猶如剛剛覺醒的雄獅,火煉身上原本還是飄逸的氣息瞬間變得凌厲起來,整個天地都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充滿了一樣,巨大的壓力充斥在每一個人的身上,火煉身上爆發出的是肉眼可見的紅色獸能。

紅艷似火,這是將獸能凝視到一種境界才能夠表現出來的,將獸能實體化,將這種虛無縹緲的能源變成肉眼可見的物質。

身上的獸能不斷的湧現有回收,整個身體好像就是被一段紅色的火焰包裹住了一樣,火煉望著那天斬,眼中充滿著奇異的色彩,整個人的衣服瘋狂的飄動著,火煉白色的鬍鬚在空中飄舞。

「血宮小傢伙,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做,戰仙!」煉火對著對面空中的天斬說道,手中的手掌隨意一拍。

僅僅是一掌,猶如天崩地裂一般,不知名的壓力衝天而降,只見按向了整個天珠峰,沖遠處看去,整個天珠峰就像是被一個巨大的手掌拍了下去,就像是拍一個沙堆一樣的簡單。

整個大地的地表不斷的碎裂開來,就連那恆古的青石台階也層層碎裂,不斷的剝落,天珠峰的頂峰,那個巨大的廣場上,不知名巨石鋪成的地板完全碎裂,不斷的向下凹陷進去,那斷裂的八根巨大石柱也被按進了地底,整個天珠峰的宮殿完全的坍塌。

硝煙滿布,整個天珠峰被拍短了三分之一,多遠之外,所有的人都在看著這一個驚世之變,就像是天災神怒一樣,讓人止不住的想要膜拜。

現在的天珠峰的峰頂已經完全看不出原來的摸樣了,這個手掌的下落,讓天珠峰血流成河,但這些都是天珠峰弟子的,只有在天斬的身後,那些支持天斬的天珠峰弟子才會和這個天珠峰的宮殿一樣,一起灰飛煙滅,讓人完全找不到一點從前的蹤跡。

天斬死了,在火煉這一章拍下來的時候,氣息鎖定的就是天斬,直接被那一掌拍的灰飛煙滅,他到臨死前都以為火煉會顧及血宮而不敢出手。

「怎麼會這樣!」看到自己眼前的場景,孔蘭有些獃滯了,沒了什麼都沒了,一眨眼之間自己輝煌的一切變得一無所有。

王楓看到了自己眼前發生了一切,他也是變得獃滯無比,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景,也是第一次體會到戰仙的恐怖,之所以稱為仙,就是因為他根本就不是在人類的範疇之內。

「怎麼回事這樣!」那些還留在天珠峰觀看的眾人也慢慢的醒來,當他們吶看到了自己眼前的景象,除了震驚還是震驚,廢墟,這是對這裡最好的描述,所有的建築無一存在,那原本還金碧輝煌的天珠峰大殿,現在只有那滿地的碎渣還能夠訴說他曾經的存在。

「天珠峰,就這樣沒了?」眾人相互的眨了眨眼睛,這丹空帝國的第一宗門就這樣沒了,大家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見到天珠峰的一切都已經灰飛煙滅,火煉來到王楓身邊,再次對著王楓一行禮:「既然事情已經解決,火煉就回到道丹閣去了。」


點了點頭王楓任由火煉離去,手中摸了摸那烏金的道丹閣小祖令牌,道丹閣之所以能夠如此快速地過來支援,就是因為這塊令牌的存在,只要向裡面輸入獸能,道丹閣的人就能夠感應他的位置,從而迅速趕來。

隨著火煉的離去,湧上來的是大量的火神軍團的人,天珠峰剛剛經歷了這麼大的震蕩,火神軍團的人不可能感受不到,那些士兵衝上來的見到天珠峰這樣的場景,都是一陣的獃滯,但很快的都反應了過來。

而原本的那些守護王楓的戰宗戰皇也都圍到了王楓的身邊,因為知道王楓是道丹閣的弟子之時,眾人也都地下著頭,不敢去直視王楓,就連那名戰帝也都低下著腦袋不敢望去。

但此時的王楓根本來不及注意那麼多,他現在最想的是回到燕王府然後修鍊,就在剛才看到火煉那猶如天怒的一掌,王楓瞬間湧出了許多的感悟,再次看了一眼這成廢墟一般天珠峰,王楓才發現,自己曾經仰望的存在現在已經變得如此的不堪,戰宗,這是自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回去吧……」王楓嘆了一聲,轉身離開,那單薄的身影多了一絲的落寞,雖然滅了天珠峰是他曾經奮鬥的目標,可是如今天珠峰真的沒了,王楓覺得,其實也就那樣。

走在回去的路上,王楓一直低頭思靠著,不斷的回憶著剛才見到火煉一掌拍向天珠峰的感覺,不知不覺中王楓突然進入了一個奇異的狀態。

「頓悟!」王楓毫無感覺的向前走著,但是跟著王楓的那幾名戰皇還有那戰帝確實能夠輕易地看出王楓現在的狀態。

一臉警惕,眾人環顧著四周,頓悟這種狀態都是可遇不可求的,這種能夠對道的領悟精進的狀態,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東西,見到了王楓盡然進入了頓悟的狀態,眾人皆是緊張不已。

一路霸道的行走,不許任何人靠近王楓的身邊,連進入皇城之中,都是那戰帝靠著威勢將皇城的守軍壓在地上,不給任何人靠近王楓的機會。


不知不覺王楓沉浸在頓悟的狀態已經許久,走到了燕王府的時候,王楓就覺得自己身體的某樣東西突然碎裂了,身體已經,王楓瞬間回過神來,感受了一些體內的獸能。

「戰宗,三星!」

給讀者的話:

忙了一天,有些不舒服,就少更一章了,明天補上外加爆更,希望大家見諒!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萬古戰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萬古戰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在天珠峰上,王楓從火煉身上感受到的那股無與倫比的霸道氣息,讓王楓在頓悟間突破了戰宗三星的門檻,如果按照正常的修鍊,到了這一步,王楓應該還要幾年的時間才能夠突破這一門檻。

但是,因為這次天珠峰的戰鬥,加上最後面對天斬,還有天斬與火煉之間的帝仙之戰,王楓從頓悟狀態中瞬間便感悟了。

收斂了自身的氣息,剛剛蘇醒時躁動的獸能漸漸的平靜了下去,王楓看到了護在自己身邊的眾人,這一位位戰皇,還有那名戰帝,他們原本都應該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但是卻都自主的在這裡護著王楓,防止王楓的頓悟出現任何的意外。

看到把自己團團圍住的眾人,王楓心中一暖,對著自己面前的眾人屈身一拜。

「多謝眾位替在下護道,王楓再次拜謝。」


見到王楓如此,在一旁替王楓護道的眾人紛紛大驚失色,王楓是誰,按道義來說他是皇室的直系成員,而他們都是替皇室效力的僕人,這些都是他們應該做的,從地位上來說,王楓是道丹閣的弟子,是一個有著妖孽天賦的天驕,未來的至強者,不管怎麼說他們都經不起王楓這一拜。

眾人紛紛對著王楓回拜:「殿下言重了,此等都是我們應該做的。」

見到眾人這樣,王楓也不好多說什麼,不再矯情,再次向眾人道了一聲謝,直接走進了燕王府,這浩浩蕩蕩的人群就這樣散去了。

穿過精美的荷花池,王楓來到了燕王府的正殿之中,王玄銘還有王玄淳早已經在正殿中等了許久,天空之中早就已經夕陽西下了,血紅色的晚霞覆蓋了整個天空,看樣子兩人等的時間並不短。

「王楓怎麼還沒回來啊!」正殿中,王玄銘不斷的來回走著,口中絮絮叨叨的說著。

見到王楓踏進了正殿,王玄銘第一個迎了上去。

「你總算回來了,我都要急死了!怎麼樣,怎麼樣,輸了還是贏了??」

王玄銘面色焦急,好象有千萬條蟲子在他心中爬過一樣,讓他直痒痒,好奇的看著王楓,最終快速的詢問著。

面色平靜,王楓故意裝作很嚴肅的樣子,踱步走到了座椅上坐下,沉吟了許久沒有說話。

「難道是輸了?」見到王楓這個樣子,王玄銘臉色一變,以為王楓輸了,語速也沒有了原先那樣的焦急,變得小心翼翼,生怕提起什麼。

而王楓確實滿臉沉重,慢慢悠悠的,似乎如何的難以啟齒。

」天珠峰,滅了!「

王楓這句話一出,王玄銘下意識的安慰道:」沒事沒事,不就是輸了嗎,到時候讓人去滅了那天珠峰給你雪恥,等下!你剛才說什麼的??「

說到一半,王玄銘面色一變,驚訝的看著王楓,以為自己剛才聽錯了,而坐在主座上的王玄淳也是不可思議,面色有些激動,緩慢的問著王楓。

」天珠峰,被你滅了?「

點了點頭,王楓不再有了原先那樣看起來極為沉重的樣子,而是滿臉的平靜,像是做了什麼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

而王玄銘還有王玄淳的眼睛則是瞪得老大,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這……這就把天珠峰給滅了?就你一個人?「

不僅僅是王玄銘覺得如此震驚,作為皇帝的王玄淳此時看向王楓的表情也有些不一樣,天珠峰明面上的實力不過是九名戰宗還有一名戰皇,可是誰都知道天珠峰的底蘊總有著數位戰帝,其中一位還是堪比仙境。

就是因為如此, 冥王劫:鬼夫難纏

」宗門的前輩幫忙的而已,我哪有那實力。「王楓對著王玄銘說一句,這也是說個王玄淳聽的,雖然同時皇室,本該相互信任,但任何一個皇帝都不希望自己身邊會有一個自己不知道的神秘強者,所以王楓有必要將這件事情解釋清楚。

就在這個時候,一股磅礴的氣勢突然沖北方傳出,光柱通天,一股蒼涼恆古的氣息散發出來,講著傍晚都照的亮如白晝,在這一瞬間,整個丹空帝國的人都感受到了這股龐大的氣息。

甚至不僅僅是丹空帝國的強者,就連丹空帝國外的許多強者都能夠感受到這來自遠古的氣息,就像是一個巨石砸入湖底一般,瞬間激起了層層的浪花。

」這樣久遠的氣息,這就僅是什麼!!「皇城外,守城的士兵望著北方的那炫麗的彩色光柱,獃滯的說道,他們的頭頂一個個身影疾馳而過,他們都是隱居在皇城的強者,是個大家族的老祖級人物,他們又的不問世事,有的閉關隱居,平常根本不在去理會世俗。

但是今天,他們都這強大而又久遠的氣息所吸引,一個個不再去管其他,直接沖家族中騰飛而起,皇城個大家族都爆發出了強大的氣勢,各色的光彩爆發而起,飛向北方的那道光柱。

在丹空帝國的不遠處,一個殘破的城池上,這是丹空帝國與博爾圖帝國的交界處,也是兩國常年征戰的地方,一個身著盔甲的人對著自己底下的人說道:」穹,丹空帝國出現了一個遠古之地,陛下讓你去查看,記住以帝國為重!「

」是!「底下的那人上半身赤裸,露出的是精壯的身體,健碩的上身被刀刻瞞著陣法,因為陣法的密集,整個人看起來都是一變赤紅,對著坐在上面的那人一應,這個叫穹的傢伙直接一跳,好像飛翔一般的躍出了城池,一個跳躍就已經消失在了天邊。

而在博爾圖帝國的皇城,一個家族中,一名看起來妖異的青年望著遙遠的北方,手中的銀杯里裝著的是一名少女的鮮血,而在他身邊,還有一名少女正將自己手腕上的鮮血灌輸進去。

一口飲盡,那妖異的男子露出了他全黑色的眼睛,嘴角一笑:」又是一個遠古人類的遺迹,挺有趣的!「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萬古戰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萬古戰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這是什麼!!「燕王府內王楓走出正殿,看到了北方的那通天的光柱,不由得獃滯住了,巨大的光柱直通天際,無論在多遙遠的地方都能夠看得到,支撐天地,蒼穹失色,彷彿這光柱就是來自於天地,支撐著天地。

隨著王楓身後,王玄銘與王玄淳也都走了出來,同樣看到了那通天的光柱,王玄銘與王玄淳的眼中,驚駭也是不少。

」難道是!!!「眼中滿是不可思議,王玄淳喃喃自語的說道。

聽到王玄淳的聲音,王楓的目光移到了他的身上:」你知道什麼嗎?「

對這王玄淳說道,王楓實在想不出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能夠擁有這樣的威勢,這甚至都超出了他所認知的範圍,哪怕是當初的白虎,也沒有使出這樣威勢,讓人無法想像。

望著北方的那根光柱,王玄淳低吟了一聲,若有所思。

」如果沒錯的話,應該是一個遠古墓地……「

」遠古墓地!「王楓跟王玄銘叫了一聲,瞬間轉頭望向了那光柱,眼中充滿著精光,遠古墓地,一定會有來自萬古之前的寶物,說不定還有那已經斷絕的傳承。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就應該是了,在皇宮的書籍中曾經有記載,只不過一直找不到方位,沒想到現在竟然自己出世了……「

聽到這話,一旁的王玄銘似乎也是想到了什麼,驚恐的望著王玄淳問道:」難道,是那個墳墓……「

沉默的點了點頭,王玄淳的表情也是一臉的凝重,而王玄銘的表情也沒有了原先那樣的興奮,跟王玄淳一樣,變得凝重無比。

莫名其妙的看著突然變成這樣的兩人王楓滿臉的疑惑,而王玄淳則是淡淡的開口解釋道。

」這個墳墓,準確來說這是一個陷阱,一個遠古時期的陷阱,針對一個神的陷阱!「

」針對神的陷阱?「聽到這話,王楓瞬間想到了當初在道丹閣的聖墟中,他在試練傳承中也是遇到了一個神,一個屠戮一族的神,在王楓的眼中神應該是有人類中絕世強者領悟而成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些神似乎與人類並不是一個種族。

王楓覺得自己似乎接觸到了一個天大的陰謀,一個萬古之前的眾神戰爭的陰謀,但是王楓卻沒有一點的頭緒,萬古前的事情,王楓怎麼可能知道。

」似乎不少的神,被萬古之前的戰者留在了那墳墓之中,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這個墳墓是很危險的!「

滿臉凝重的望著那通天的光柱,王玄淳的眼中滿是擔憂,雖然那遠古墓地中確實能夠許多的機遇,但是它的危險性也並不是危言聳聽。

聽到這話,王楓的眼中冒出了少許的精光,許多的神都被留在了那墳墓之中,這句話讓王楓變得異常的興奮,當初在聖墟之中,一個神留下來的神格都已經讓王楓得到了如此大的機遇,如果是許多的神,那會是怎樣的場景。

眼中爆出點點星光,王楓望著那通天的光柱有些出神。

」沒有拼搏就不會有機遇,一切都要靠自己把握。「

聽到了王楓這話,王玄淳望著王楓:」難道你不知道這墳墓之中會有的危險嗎,連神都能夠留下,你去又有什麼用。「

聽到這話,王楓卻是淡然一笑:」一個針對神的陷阱又如何,就像皇宮中有著記載一樣,這墳墓之所以存在你就是那些萬古之前的戰者留給後人的一個機遇嗎,如果連這點拼搏的勇氣都沒有,又如何取證自己的道,又怎麼能夠得到本該屬於自己的機遇!「

見到王楓這樣,王玄淳知道王楓心意已決,便也不再阻止,對著王楓說道。

」就讓那些陪你去天珠峰的人跟你一起去吧,好歹能夠然你有些底氣,這次的遠古墓地的出世估計會有不少的人前去,你自己一定要注意,安全為重!「

對著王玄淳還有王玄銘一笑,王楓走出了燕王府,在他面前,原本已經散去的眾人有已經再次集結在了一起,皇城之中不少的家族中不斷的曝出光芒,這些都是趕往那遠古墓地的人。

」殿下,我們走吧。「那戰帝對著王楓說道,手中的袖子一揮,一艘巨大的飛艇便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站上那飛艇之上,眾人控制著飛艇上的陣法向著那北方的光柱飛去。

一路上不少的飛艇跟著王楓他們一樣,這些都是大家族的弟子,他們並沒有達到戰皇那樣的實力,無法凌空飛行,所以只能夠靠著這陣法支撐著飛艇前行。

那光柱直通天際,看起來並沒有多遠的距離,其實根本看不見盡頭,幾乎就在極北之地。

而就在王楓他們趕往那遠古墓地的同時,整個天獸大陸有點實力的勢力全都反應了過來,望著遙遠的通天光柱,所有的勢力都被這書籍中記載的遠古墓地給吸引。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