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風鎮天知道,只有把他激怒,讓他失去冷靜的對敵,這樣自己的勝率才會更大一些。

「呵呵,風鎮天,你,你很好。風斬。」這時,夏侯博陡然散發出恐怖的風,隨機,一道道風形成各種斬擊,直接攻向風鎮天。

風鎮天則是,左閃右躲,避開他的一道道攻擊。

當這些攻擊從風鎮天身邊穿過的時候,眾人才知道,原來這個小子擁有這樣強大的身法。

即便是夏侯博都是如此。

但是,夏侯博則是在瞬間擬定出了下一次的攻擊。、

就在這時,夏侯博直接來到了風鎮天的身旁,那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根本不是用說的,而是用行動證明了自己的速度。


三爺,夫人她又驚艷全球了

但是,就在手刀要擊中風鎮天的同時,風鎮天則是突然消失在他的眼前。

這讓他的手刀直接落空,然而,風鎮天則是在他的右側出現,隨機一拳直擊面門,但是,夏侯博也不是吃素的,隨即身體借用出手刀的慣性,直接改變了方向。

躲開了風鎮天的攻擊,就這樣,你來我往,不下十個回合,誰也沒有擊中誰,雖然看上去是勢均力敵,但是風鎮天的衣服卻被那些風斬給割破。

並非風鎮天無法躲開,而是風鎮天要攻擊夏侯博就必須要接近風斬,但是風斬的銳利根本不是風鎮天想象的那麼簡單,這讓風鎮天的衣服有些破損。

但是,風鎮天的身體卻沒有絲毫的事情。

「轟。」

終於兩人的四拳相對,各退數步。

兩人相對的戰力。

此時,夏侯博,一點傷勢都沒有,但是,風鎮天的衣服卻是有些破爛。

「哼,比拼速度你根本沒有贏的機會。」這時,夏侯博高傲的說了一句。

但是,風鎮天則是用淡淡的笑容回答了他「並非我沒有優勢,你根本沒有一次真正的擊中我,只是我衣服有些破損而已。」

「狡辯,你只會狡辯。這次我會讓你輸的心服口服。」突然,夏侯博的身影變得有些虛幻。

「身法最強奧義,以實化虛。」只見,夏侯博的身體漸漸的變成了虛幻,然後消失在眾人的眼前,這些猶如風鎮天的幻術一般。

但是,風鎮天只是皺了一下眉頭,隨後便是嘴角上揚,對著旁邊便是出拳。

「轟。」

本來什麼都沒有的空間,突然散發出鋼鐵撞擊般,金瑞的聲音。

然後,一道息影出現,再次消失。

這讓眾人都在震驚眼前的這個夏侯博的身法。實在是太快了。

此時,大多數人,都以為風鎮天是要輸了,唯一一個確定風鎮天不能輸的就是那位觀看了風鎮天比賽的半武聖神後期的主持人。

這位主持人,可是知道風鎮天不僅力量強大,就連身法也是非常的強大。

然而就在這時,那位夏侯博則是再次施展出一個強大的招式,那身影竟然猶如虛幻一般,再次出現,再次消失,每次想要偷襲風鎮天的時候,都會被風鎮天事先發現。

但是,每次都被夏侯博給逃走。

就這樣,夏侯博每每進攻都會被風鎮天抵擋下去。

這讓夏侯博有些難受,因為他不知道為什麼風鎮天可以看穿自己的軌跡。

就在這時,風鎮天突然露出了一絲笑容說道「比速度你也不行。」

「瞬間移動。」

突然,風鎮天身體憑空消失,彷彿隱藏到虛空當中一般,就連氣息都全無,這個時候,那半武聖神後期的主持人淡淡的說道「看來,你的速度還真是快的不行。」

「哇」

就在老者的話剛落,一道殘影陡然從虛空當中被打了出來。

當這身體出現之後,眾人震驚的看著眼前,因為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被打出來的竟然是那夏侯博。

「你的速度……」這時,夏侯博帶著滿臉震驚的神情看著風鎮天。

風鎮天則是緩緩的出現在夏侯博的身前,淡淡的一笑說道「我說過了,比速度,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還繼續嗎?」風鎮天問夏侯博。

夏侯博此時感覺到了無比的屈辱,因為從來就沒有人可以從速度之上戰勝他。

這只是在年輕一輩來說,事實上,風鎮天的速度,即便是老一輩的強者都未必可以尋找到風鎮天的軌跡。

因為,風鎮天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就連這位眼神毒辣的半武聖神後期的主持人,只是感覺到風鎮天的大概的地方,無法確定風鎮天準確的位置。

所以,更不用說這夏侯博了。

但是,夏侯博眼神當中卻突然露出了濃濃的怒意。

「竟然會擁有比我夏侯家族還要強大的身法,看來你也不是范范之輩啊,風鎮天,準備好承受夏侯家族的最強奧義。」此時,夏侯博突然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氣勢。 此時,夏侯博癱倒在地上的時候,身體漸漸的消失。

突然,夏侯博身上的氣勢,也是爆發出來,將這整座擂台都包圍在內,所有的地方,都散發出了恐怖的風。

「風,就是我,我就是風,夏侯家族,風遁。」突然,夏侯博身體消失不見,即便是風鎮天也是皺著眉頭,因為就連風鎮天都無法感受到夏侯博具體在哪裡。

說這裡沒有夏侯博,不對,因為這裡的每道風都是夏侯博的氣息。

說這裡有夏侯博,也不對,因為這裡沒有任何一個是夏侯博。

所以說,夏侯博,根本就是在風的裡面。

「天啊,這夏侯博,難道是七重天的第一家族,夏侯家族的少主?」這時,一位武者突然驚呼道。

「嗯,你才知道啊?難道你不知道七重天第一天才,就是夏侯博嗎?曾經可是直逼他的啊。」此時,另一位武者帶著淡淡的笑容指了一下旁邊的那位少年。

這位少年,長的很清秀,但是身上散發出來的黑色氣息,卻讓眾人都感覺到這個人不一般。

而且,那冰冷的雙眸的確顯露出了這個少年的不同。

「他?是誰?」那位武者陡然問道。

「呵呵,竟然連九重天第一天才都不認識,看來你真是孤落寡聞啊。」此時,這位武者淡淡一笑說道。

然而,這個時候,那位武者滿臉的震驚,即便是身體都在顫抖,「你……你就是……你就是魍魎?」這個武者雖然不認識他,但是單憑這九重天第一天才的威名就可以確定了,眼前的這個少年就是傳說當中,九重天第一天才,魍魎。

這魍魎可是魅影的第一弟子,可以說,整座九重天的人都畏懼的魅影,可是對這位弟子極好的。

「哼,夏侯家族的人,看來要吃癟了。」此時,魍魎,突然出口說道。

因為魍魎看到眼前的這個風鎮天,臉上竟然沒有絲毫的驚慌。

反而一臉輕鬆的看著四周,隨機,眉間出現了一隻眼睛,當這隻眼睛出現之後,也就是讓風鎮天看到世間的一切都變得更加清晰。

「嗡。」

「風一劍。」只見,風鎮天身上的氣息再次暴漲起來,隨機,風鎮天手中的混沌破天劍一揮,直接斬了下去,當這柄劍斬下去之後,突然一道磅礴的力量,從那恐怖的風中爆發出來。

就在這時,所有的風彷彿聚集了全部的能量。

在這次的衝撞當中,直接抵擋著風鎮天的這一劍。

兩股力量碰撞在一起,散發出恐怖的漣漪,這恐怖的漣漪,瞬間淹沒整座擂台。與此同時,竟然在這漣漪之處,掛起了巨大的龍捲風。

這龍捲風掛起來之後。

眾人,都是雙眼凝重的看著眼前。

但是,卻發現,根本看不穿眼前的一切。

「膽敢小看夏侯家族,這就是你的下場。」這時,一道帶著冷笑的聲音,直接從漣漪當中傳了出來,當這些聲音傳出來之後。

夏侯博的身影也是漸漸的出現。

此時,夏侯博,身體有些戰戰兢兢,他根本沒有想到,竟然施展了這麼強大的招式,而且最主要的是,他體內的力量已經快要被掏空了。

當這力量被掏空之後。

夏侯博在那裡大口喘著粗氣,滿臉笑意的站在擂台之上。


「呵呵,是嗎?」一道冷笑的聲音,讓這夏侯博滿臉的驚愕看著眼前,這個時候,一道殘跑的白袍出現在他的身前。

與此同時,那巨大的龍捲風,也是從中間分開,變成了兩段,最後漸漸的消失。

「你竟然沒有事?」當夏侯博看到這位少年的時候,滿臉的震驚,因為除了衣服的破損之外,其餘的事情根本沒有。

更主要的則是,風鎮天竟然依舊帶著那淡淡的笑容看著他。


與此同時,即便是那主持的老者,也是吃驚的看著風鎮天,在那恐怖的龍捲風當中,不用說風鎮天了,就算他自己都未必沒有任何的事情。

唯一的解釋那就是風鎮天掌握的風屬性,一定要比眼前的這個人強大。

突然,主持老者滿臉震驚的看著風鎮天,顫抖著雙手,心中暗道「難道,他是完美屬性的風?」

「怎麼你很希望我有事嗎?」這時,風鎮天反問道。

與此同時,這位夏侯博終於慌了,因為他根本沒有辦法在施展一次攻擊,再說了,就算他再次施展了這樣的攻擊,也未必會對風鎮天造成任何的傷害。

「你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時,這夏侯博突然驚訝的問道。

「呵呵,風一劍。」風鎮天的回答很簡單,直接風一劍。

此劍的速度非常的快,快到即便是夏侯博都是吃驚萬分。

與此同時,夏侯博想要躲開,但是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彷彿被什麼壓住,根本無法隨意的移動。


就在這時,一劍落下,夏侯博,想要施法自己的力量來抵擋,但是,卻感覺到自己體內空空如也,此時,夏侯博只有閉上雙眼。

等待著這一劍的襲來。

但是,過了幾息的時間,這一劍也是沒有劈下來,隨後,夏侯博睜開雙眼,驚訝的看到,頭頂之上竟然懸挂著一柄劍。

這柄劍,沒有落下,但是這夏侯博卻絲毫不懷疑這柄劍的力量,因為他的頭髮已經被這柄劍的劍鋒給斬斷。

「你為什麼不殺我?」此時,夏侯博驚訝的問道。

「呵呵,殺你有好處嗎?難道殺了你,會讓一個門打開?愚蠢,難道變成強者就是為了殺人嗎?」風鎮天淡淡一笑隨後收走了手中的劍。

此時,夏侯博,先是一愣,隨後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呵呵,我敗了。」

轉身夏侯博直接跳下了擂台。

就在這時,擂台下方的那些青年才俊,都是震驚的看著風鎮天。因為剛才風鎮天展現出來的力量已經不是一個普通的武聖帝武者了,而是不弱於他們半武聖神武者的戰力。

「呵呵,有意思。看來要本少爺出馬了,雷遁。」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