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繞拍賣大廳的桌台,四方還有數千個包廂,從貴賓到鑽石級客戶,應有盡有,發展出了一套極為完善的客戶體系,讓夸克覺得非常驚奇,不過他也是沾了名人的光,才來到了貴賓房,樓上則是王者級客戶,無心、靈藥兒等人就在上面。

隨著一個老頭兒走上拍賣台,拍賣也算是正式開始了。

「歡迎大家來到散修聯盟拍賣會場,今天是我散修聯盟十年一次的大型拍賣會,十年來各種珍貴稀有物品來到我們會場,很多有價值的物品都被我們放到了今天才拿出來拍賣,想必大家也知道了不少信息,其中也肯定有你們需要的,廢話老朽也就不多說了!」

這時, 盛世暖妻

老頭掀開了紅布:「這就是今天的第一件拍賣物品:烈火劍!下品靈器!傳說之中的仙劍烈火神劍的仿製品,因而雖然是下品靈器,卻是有著中品靈器的威力,乃是火屬性修者的絕佳利器,起拍價一百萬下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萬靈石。」

「一百萬!」老頭話音剛落,人群之中便響起了聲音!

「一百二十萬!」

「兩百萬!」

…「寧聚寶,你不也是有火屬性嗎?你怎麼不拍?」看到這場面,靈藥兒疑惑地問道。

寧聚寶搖頭道:「這是我家老頭煉製的失敗品,也不知道怎麼流落到了這裡,而且你看我像是缺靈器的人嗎?我為幹嘛要拍!」

「我靠,原來你家裡有更好的,什麼級別的?」

「嘿嘿,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五百萬!六百萬!很快價格就上升到了一千萬,不過也接近了極限,終於,這烈火劍以一千二百萬的價格成交了出去。

隨後又是其他屬性的靈器,每一件都拍出了上千萬的靈石,讓夸克咂舌不已,遺憾的是還沒有出現夸克中意的物品,能讓夸克也喊一喊價,試一下叫價的感覺,一邊拍賣,夸克又想到了羅穎,那在御味軒拍賣以及之後吃魚的一幕。

想著:「也不知道羅穎現在過得怎麼樣?羅旺那小胖子也該回去了吧?」想到小胖子,夸克不由笑了,不過他也想到了小胖子回去之後被羅穎「折磨」的樣子,不由又有些同情、可憐。

「讓我們來看一下下一件拍賣物品:玄冥神指!這是一道指法神通,不過前面的部分已經遺失了,劉煜老祖曾經檢查過這一式指法說:『這是一道神通道術!修鍊到最強能夠凝聚全身靈氣發揮出分神初期一擊』不過目前還沒有人修鍊成功過,極難修鍊,起拍價五十萬靈石!」

夸克一聽便來了勁頭,然而等了好一會兒都沒有人開價,這時候靈藥兒開口了:「五十萬!」

寧聚寶似乎有意跟他過不去:「六十萬。」

夸克知道不能再等:「一百萬!」此口一出,不少人都愣住了,花一百萬買個雞肋!上方靈藥兒和寧聚寶一聽卻聽出了是誰,靈藥兒微笑著:「沒想到誇兄也在這兒,這書既然誇兄喜歡,我也就不爭了。」

寧聚寶也出聲表示了放棄,這不禁讓人們都對這小貴賓房裡面的人好奇了起來,竟然會有王者客戶給貴賓讓東西!

「一百萬一次、兩次、三次,成交!」話音完畢,夸克也拍到了自己的第一件物品,而下一件夸克更是忍不住大價特價! 「自古以來就有不少人對葬神淵感興趣,聽說裡面天材地寶無數,更是有傳說之中的神器碎片、神墓,神啊,可是連仙都要仰望的存在!就在昨天我們收到了一張葬神淵的圖紙,看上去有點像地圖,也有點像藏寶圖,委託人委託我們進行拍賣,起拍價:五百萬靈石!」

話音剛停,下方就議論紛紛,葬神淵,一個已經太久沒有人提起的名字!

「葬神淵我聽說過,傳聞不少世間強者生命到了最後都會前往那裡,是埋葬過神的存在,不過從來沒有人見過神墓、沒有見過神器,但是對於埋葬過神卻是深信不疑,我記得幾十年前一位前輩甚至傳出他在裡面見過仙器。」

「我也聽說過,但是不到金丹期進去必死,而且裡面充滿了禁制和陣法,幻境更是無處不在,還有各種遠古異獸的後代以及各種神蟲,太危險了,進裡面,那不是尋寶、尋覓機緣,而是找死。」

「不過如果真的有神墓的話,那會是什麼一樣的存在,圖紙對於我們來說可能沒有用,但是對於那些仙門長輩卻說不一定。」

「我不周仙門出價一千萬靈石!」鑽石級貴賓包廂里忽然傳出了聲音。

「天一仙門出價兩千萬靈石!」

「凌雲仙門出價三千萬靈石!」

…「一億靈石!」夸克咬著牙喊出了聲音,葬神淵他必須要去,現在只有通過葬神淵他才能回到源大陸,雪薇還在等他,這一別已經過了太久,再不回去她是不是又要想著進入秘境之中去尋找自己!想到這兒,夸克不由泛出了淚花!

夸克再一次出價自然引起了眾人的注意,不過他們沒想到小小貴賓房裡面也有這麼富有的人。

「我不周仙門出價一億一千萬靈石!」

「兩億!」

「兩億一千萬!」

「三億!」

夸克估計了自己的身價,身上的魔晶估計能夠值上兩億五千萬靈石,加起來最多也就五億多下品靈石,其實他也知道隨後爭不過仙門,不過他要試一試。

「五億!」

「五億一千萬」

「五億五千萬」

「六億!」隨著靈仙門出價六億,夸克的夢好像碎了一般,忽然出現的希望瞬時間就變成了絕望,不過他卻仔細地聽著,他要知道是誰最後帶走了這張葬神淵的圖紙!

最終卻不是仙門,而是來自一個古老的世家周家以「十一億八千萬的價格拍走了這張葬神淵的圖紙。」

拍賣會還在繼續,老頭兒再一次掀開紅布,卻是一件讓金丹期弟子瘋狂不已的神物:「元嬰原液!」

元嬰原液,天地靈藥之一,不能煉製成丹藥,只能吞服,作用則是幫助金丹期突破到元嬰期,而且是完完全全的突破,只要是達到了金丹後期,吞服一滴,立即就能達到元嬰期。

只是這東西太罕見,首先要找到元嬰草,元嬰草千年開花,花開千年,隨後結成元嬰果,這元嬰原液就是元嬰果的果液,只是一個元嬰果只有手指頭那麼大,也就意味著一株元嬰草才一滴原液。

不過神奇的地方在於,元嬰果像是活著的嬰兒一樣,成熟後會在接頭上亂動,一旦觸到地面就會化成水,之後萬年內都不會在生長出來。

「沒錯,這正是元嬰原液,一萬三千年一出,這裡正好有一滴,不過我看在場可有不少金丹期的道友,誰能獲得這珍貴無比的元嬰原液了,讓我開始拍賣吧,起拍價五百萬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十萬靈石!」

夸克終於知道為什麼這樣一個老頭也能主持拍賣了,搖了搖頭,就聽見下方已經開出了三千萬靈石的價格,又過幾秒鐘,價格過億了,夸克忽然想到恐怕自己身上這些靈石即使沒有搶徐廣的,那劉府大少爺不一定能夠拍賣到這元嬰原液。

沒一會兒,如那天晚上聽到的一樣,不周仙門出價了,價格一下飆升到了「三億」!但是夸克卻非常的好奇不周仙門拍賣這個東西幹嘛,派回去給誰用!

不過,周家也再一次出價了:「四億!」與此同時周家旁邊的包廂姜家,同樣是隱世家族,出價五億!

算起來,一份兒元嬰原液並不值這麼多,三千年前三修鍊莪們能夠也拍賣過,那時候的價格也才僅僅一億靈石,現在看來三家都有人急於突破元嬰期,所以才會競爭得這麼激烈。

第二十二科 !元嬰原液才有了歸屬,恐怕誰也沒有想到今天的拍賣會這麼火爆,哪怕是不買東西看戲也值了。

隨後大都是一些比較常規的物品,也沒有幾家人爭得你死我活的狀況再發生,夸克也沒有在意參與拍賣,隨即夸克來到了後台領取了自己拍賣的《玄冥神指》,拿在手裡卻感覺非常的熟悉,隨即就準備離開巨龍城,回到不周仙門。

然而沒走幾步,夸克就接到了共兵傳來的消息:「不要回不周仙門,掌門要殺你,先回祥天酒樓,我在這裡等你,房間是天字十八號房。」

仔細看了幾遍師父共兵留給自己聯絡的東西,搖搖晃晃,夸克心中充滿了疑惑:「沒錯啊,沒出問題啊,掌門要殺我,怎麼可能呢?之前不是都還給我派發任務嗎?要殺我為什麼不在門派之中呢?」

想不透卻想到了共兵說他在祥天酒樓等他,於是夸克急急忙忙返回到祥天酒樓,不過由於今天拍賣會,所以此刻祥天酒樓少了很多人,零星地坐著幾個客人,帶給夸克一絲絲冷清、冷心。

看了看頭上的「天字十八號」,夸克輕輕地推開了房門,不過卻是沒有關,因為忽然間他覺得共兵他也不敢相信,因為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會發生什麼。

共兵靜靜地坐在房間里,設置了隔音結界,共兵緩緩道:「進來吧,作為師傅我不想瞞著你,不想你以後痛苦一輩子,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哎,可是我又能幫助你什麼。」

夸克走了進去,心中不知為何卻是帶著絲絲的憂傷,眼圈也紅了。 夸克靜靜地坐在共兵對面,共兵看上去也已經很蒼老了,充滿褶皺的肌膚,花白而又略帶雜亂的長發,道服也有些發舊的樣子。

「我知道你肯定很疑惑,不過這件事卻要從很久很久以前說起,我的姓氏你也應該明白點什麼,我正是當年水神共工的後人,具有水神血脈,然而卻沒有成為強者,其實那個時候我恨我的祖先為什麼不留下傳承,不過我現在知道了,那根本就不是我們能夠駕馭的。」

「夸父大神是你的先祖當你其實是差一點就能追上天宇神輪的,可惜他是被人給暗算了,那個人來自一維宇宙,不然如今這世道也不會這樣。」

「這片世界的天道仙統傳承被夸父最後用*力關閉,所以導致了這個世界再也不能夠成仙,更別說成神,所以你來了這個世界這麼久,最多也就聽聞了元祖,一群合體境的老不死,在遠古時代掉渣的存在。」

「仙統被關閉,劫道也就失去了控制,就好比你渡劫,應該能夠感覺到那根本就不是一般修真者能夠承受的,合體踏入渡劫境更是變態,那劫數第一道就能摧毀渡劫者,更別說後面的雷劫。」

「為了應付這種情況,祖先們其實是想除了對抗的辦法的,比如用法寶、丹藥等對抗天劫,天元丹就是對抗天劫最強的丹藥,不過天元丹本就是滅絕人性的存在,需要用一億嬰兒種出天劫草!」

「所以服用天元丹也必將遭受劫報,天道昭昭,因果循環啊。其次便是法寶,但是能夠對抗雷劫的法寶不多了,至少都要靈寶級以上的法寶,但是現在的天劫,一件靈寶承受一道雷劫就變成了廢品。」

「還有一種辦法,是當年雷宇神宮宮主想出來的,為了前往一維宇宙獲得永生,他偷偷抓走了夸父髮妻妹妹的女兒雷靈兒,在度大宇劫的時候妄圖用雷靈兒祭雷劫,以此來躲過雷劫,他成功了,不過渡完雷劫也是他最虛弱的時候,被夸父一拳砸死了,雷宇神宮最後也破滅了。」

「現如今這群老傢伙壽元將盡,自然想著如何快速突破渡劫達到大乘,天元丹無人找到,讓眾人大失所望,然而我門作為天宇神宮屬下仙門,自然掌握了太多不為其他仙門知道的奧秘,其中就包括了雷宇神宮宮主祭雷劫的辦法。」


「為了渡雷劫,開始狂然打算用的是電香婆婆的女兒紫怡晴,可是紫怡晴是不符合的,因為她只是具有雷屬性,而不是雷靈體,直到這一次選拔印曦的出現,她之所以能夠修鍊這麼快就是因為她是雷靈體。」

「所以,狂然選擇了她,為了成功完成這件事情、避免麻煩,門派放棄了你,打算殺了你還有印曦的哥哥印朗,而狂然要渡劫還要有一個條件,那就是印曦突破元嬰期,今天的拍賣你應該也看到他們拍走了元嬰原液。」

「元嬰原液就是給印曦服用的,因為怕夜長夢多,更主要的是有一個不確定的因素:你!他們不敢再給你時間,怕你成長超出他們能夠控制的範圍,所以你這一次出來的時候殺手就跟出來了。」

「只是他沒有想到你竟然能飛,逃過了一劫,不過他們也留了後手,就是讓你去殺徐廣,一旦擊殺成功,你就可能回不去。「」並且還留有殺手在你回到門派駐地的路上,其實我從一開始就不同意這件事情,但是卻沒想到他們已經在暗中準備到快要完成了。」

「你是我徒弟,雖然我知道你可能救不了印曦,但是我不想讓你在未來有更多的遺憾,我尊重你的選擇,甚至我可以陪你一起去趟這道渾水,我共氏一脈如今也只我一人,要絕就絕吧,絕了仙,絕了人,讓這世界重歸於寂!」

說到這兒,夸克已然明白了什麼,不過卻沒有常人會有的那種焦急,他想著他可能想到的辦法,能有一點用的辦法。

終於心中敲定了什麼,夸克:「我要回門派,唯一想請師父幫助我安全回到門派,然後我另有打算。」

共兵點點頭:「準備一下吧,至少有我在,他們不敢動你,瘋子也不失白叫的。」

一路上,夸克還問了共兵好幾個問題,其一便是狂然的仇人,不死不休的那種,讓夸克問出了一個,名叫毒龍老人,是一名丹師,也是一名毒師,同樣是合體境,狂然誤殺毒龍女兒,毒龍找狂然復仇,不過狂然占著功法的強大打敗了他。

其次狂然可能選擇渡劫的地方:不周山頂!因為那裡刻有大陣,能夠幫助狂然阻擋一重天劫。

最後是狂然的道心,沒有完美無缺的人,更沒有完美無缺的修真者,每個人的心裡都有弱點,共兵回想了很久才緩緩說道:「我想如果他道心有缺的話,一定是他母親,他母親是他親手殺死的,不過奇怪的是他給他母親在不周山前山建了一座墳,而且在他閉關的地方有著他母親的靈牌位。」

這一次回門派是暗中回去的,也沒有驚動任何門派中人,回去暫住的地方則是共兵自己的洞府,建立在水峰後山,一個環境非常美麗清幽的地方,很容易讓人忘記紅塵俗世,靜心修鍊的地方。

來到這裡,夸克只有等,不過也在暗中散播著消息:「不周仙門老祖即將渡劫,史上最強天劫,渡劫成功則是天下第一人。」僅僅是如此一條簡短的消息,但卻是足以吸引天下人的注意,不過夸克可不是發給天下人看那麼簡單,他只需要一個人看到:毒龍老人!

其次夸克在不停的運用幻和封,要對付道心有缺,必然要用到幻,不過夸克要把幻運用到更為純熟,同時他還想融合水之真意。

水的修鍊,水峰最適合夸克不過,因為後山恰好有一條溪流,甚至還有一條瀑布,夸克每天都會來到這裡,一邊修鍊水之真意,一邊修鍊第三式劍法:逆九重! 水之大道有三千,無謂最強與最弱,一道盡,一道生,夫幻者,天地自然!一動、兩動、三動, 關于我娘化穿透

為了修鍊幻,夸克還抓來了一隻野豬,對著野豬使用水之幻,然而野豬不一會兒就倒在了地上,夸克以為成功了,但是實際上隨著野豬打鼾聲傳出,夸克才知道人家野豬不過是睡著了。

不過夸克並沒有放棄,不斷的嘗試,他知道他一定會成功,而且夸克本來就領悟了幻,只是使用上還不是那麼純熟,功夫不負有心人,幾天的時間,夸克的身邊就圍繞著一群蝴蝶、鳥兒,就好像夸克是他們的情人一樣,不過之中幻世霧也出了不少力,以此幫助夸克修鍊。

為了變得更自然,讓自己神色更加平淡,他還多讀書,盡量讓自己的動作看上去都那麼文雅,文雅之中暗藏殺機,誰也不知道夸克的劍什麼時候出現,一出現,山壁上必定留下一道劍痕。

其次是水之封,不過這封隨著夸克的修鍊卻是越來越強大,由封閉靈識、神識逐漸到封閉人的經脈、丹田,夸克嘗試過封印一個煉體境的外門弟子,解開花費了很大功夫,但是夸克卻幫助他突破到了鍊氣期。

再后則是《斬天劍》的修鍊,第三式:逆九重!上挑的一劍,即拔劍、即殺人,這一劍的不同就在於不止要讓水停止流動,更要水倒流回去,其中包含了水之源、水之逆等等真意!

又一劍上挑,水倒卷了,但僅限於水沒有流動以及其中的一部分水往上倒卷了,而不是倒流。

夸克也知道自己出劍有問題,每一劍他都感覺到了不對,但是他又不明白哪裡不對,只能不停地揮動著短劍,每一劍都去找那個不對的點。


想著想著,他想起了初二時候的一次郊遊。

那一次,夸克、老師、同學們一起沿著小河逆流而上,因為人往上走,水往下流,膝蓋以下都在水中,所以需要保持上下身的平衡,因為人體的自我調節,上身會微微前傾,但是往上走的時候因為慣性上身又會向後,人想調整,就要上身向前,這時候也是最容易摔跤的時候。

所以正確的做法不是前傾,也不是后傾,而是打直身子,讓自己的腳去找准水流動的痕迹,感受水的韻律,差別就在於這種小河韻律很明顯,因為落差、石頭的位置都會影響到水的韻律。

打個比方說:左側是山崖,河流從右方斜流過來,並在這裡形成了一個水塘,那麼在這個水塘中,靠近山崖水深的那一側底部則是水流動比較急的,這也是為什麼人在這種地方游泳比較容易溺水的原因。

一急一緩,水流因為不同時段在相同的地方就有了厚與薄的區別,用力等自然就有了區分,眼睛緊緊盯著前方,感受著水流的變化,整個人全部在瀑布中央,承受著瀑布水流下墜帶來的疼痛,夸克再找那一個出劍點。

忽然,夸克一劍上挑,這一劍,沒有剛才那麼有力,然而卻比剛才更自然;這一劍,沒有剛才那麼用心,然而卻收到了出乎意料的效果:只見瀑布在這一瞬間忽然暫停住了,開始往上一點點倒流,雖然僅僅持續了一小會兒,水又流了下來,但是夸克做到了,這一劍:成功了。

隨後,每一劍夸克都是有把握才出劍,出劍的頻率很低,但是成功率卻是百分之百,而且隨著時間往後,夸克出劍的頻率逐漸增加,出劍的同時他還運用了上了水之真意:幻與封!

因為他要封水,他要幻這水!忽然,這一刻,他是那麼的相信天地萬物都是有靈的靈體,既然可以幻人、封人,那麼怎麼不可以幻天、幻地,封了這天、封了這地!正如夸父封掉了這世界的仙統一般!

也正是因為這,逆九重的威力越來越大,水開始不停地倒流,一劍又一劍的疊加,很快就超越了瀑布頂端,不過劍和水之真意本身的力量有限,所以夸克使用了氣,隨著一絲絲氣湧現而出,再一劍,水朝著上游繼續倒流而去。


直掉夸克用盡所有的氣,沒有再揮劍,然而河流還是繼續朝著上游流動了一段時間,又持續了整整兩分鐘的時間之後,瀑布才終於流了下來,恢復了原樣,整條小河竟然因為夸克而斷流了這麼久,簡直不敢相信,夸克最後也是滿意地站起來走了。


天色一點點變暗,夸克來到了山頂,看著漸漸落下的夕陽,又把目光放到那還在夕陽照耀之中的不周山,這一刻,他相信他一定會成功,縱然天色將晚,縱然狂然傲然天地,但是夸克相信他自己一定會成功。

泛黃的臉,享受著夕陽的沐浴,心越飛越遠,好似飛回了數個月前在印家村,同樣是山頂,兩人靠得那麼近,一起看著這泛黃的夕陽。

拿出一瓶靈液,無酒也醉,小小一口,轉動著原核,緩緩地恢復著身體之中氣,身體之中的分子壓縮也由之前的三成突破了四成,朝著五成接近,十成在夸克看來也只是時間問題。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