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水底,劈砍造成的動靜都被弱化了。

這一劍劈下去,雲琰心裏還是發虛的,這昊天塔裏有許多不起眼的危險,誰也不知道做什麼就會觸發,就如第一層連通外面的幾個窗戶,看上去只是透氣用的,實則是一臺臺絞肉機。

但是想到景秀兒還命懸一線,雲琰必須得到七色神石,進而掌控昊天塔,將昊天塔做爲本命法寶滋養,才能讓器靈殘魂恢復消散的魂力。

昊天塔的器靈殘魂對崑崙鏡自然是十分了解的,景秀兒被崑崙鏡的幻境所傷,器靈殘魂肯定是有辦法救她的。

而且到時候還有昊天塔這件神器相助,要救一個重傷之人,肯定不在話下。

所以,就算劈了這塊石碑會被昊天塔永遠鎮封,雲琰這一劍也必須砍下去,因爲這關係到景秀兒寶貴的生命。


好在這一劍下去,石碑被一分爲二,但是並沒有發生什麼不好的現象。

雲琰這下放心了,快刀斬亂麻,將下面的一半石碑大卸八塊,瘋狂劈砍,玄能爆發,劍芒道道,將石碑粉碎的不成樣子。

但是在這下面一半的石碑裏並沒有切出七色神石的影子,雲琰沒有放棄,衝到另一半石碑之上,蠻力爆發,一劍一劍的分割着。

一分爲二,再分成四,四分八,終於在第四劍揮出的時候,雲琰看到了希望。

一縷炫目的綠色光芒從石碑碎片裏乍泄,如同激光一般,穿過層層污水,通過第一層的窗戶,直射向昊天塔外。

雲琰大喜過望,差點興奮的張嘴歡呼,不過想到岩漿水噁心的味道,還是忍住了。

切出了綠色的神石,雲琰沒有再大手大腳的胡亂劈砍了,而是順着神石的邊緣,將外層的石胎褪去。

外層的掩蓋盡去之後,綠色神石的全貌得以露出,橢圓形,光彩照人,並沒有別的特別的地方了,和當初那塊紅色神石唯一的區別大概就是顏色了。

怎麼吸收神石呢?雲琰臉已經憋氣憋得發紫,好不容易找到了神石,現在又要面對吸收這個難題。

當初是怎麼吸收紅色神石的,雲琰並沒有印象,因爲他當時因爲傳承之力氾濫而短暫的暈過去了,所以並不知道該怎麼吸收神石。

死馬當活馬醫,雲琰抓起綠色神石仔細端詳,石頭依舊散發着耀眼的綠色光華,並沒有任何反應。

那注入玄能試試,沒有反應,再試試真氣,也沒有反應,難道是傳承之力嗎?


當雲琰將傳承之力引導向綠色神石的時候,神石終於有了反應,自主的懸浮起來,飛向雲琰丹田的位置。

神石的光華收斂,逐漸黯淡,但是整塊石頭也在跟着一起變得虛淡,因爲它正在向着雲琰丹田內融合。

很快的,雲琰感知之下,就發現了綠色神石已經靜靜的懸停在了自己丹田之中,以一種很獨特的方式和自己的肉身共存,取代了之前紅色神石的位置。

也就在綠色神石入體的瞬間,整座昊天塔都震動起來。

從外界看去,逐漸沉進海底的千米巨塔猛烈的晃動起來,像是焦躁,也像是興奮,附近的海域在昊天塔的動盪下波濤洶涌,巨浪橫空,形成一片巨大的漩渦。


“啊!這什麼天塔怎麼啦!”伍荷的大嗓門在大海上響起。

澹子晴剛剛一邊緊貼海面御劍承載着伍荷和景秀兒,一邊催動月生玉爲景秀兒護守元神。

“你來爲月生玉提供玄能,我來御劍,離昊天塔遠點!”澹子晴和伍荷迅速分工完畢,伍荷接替澹子晴,運轉玄能輸送給月生玉,好讓月生玉可以發揮作用,保景秀兒靈魂不散。

澹子晴則忍受着在塔內所受的一堆外傷,強行調動體內不多的真氣,駕馭紫霞劍緊貼海面向遠處海域疾馳而去。

在昊天塔附近,禁空之力依然存在,所以澹子晴三人只能像衝浪一樣使用御劍術,而不能直接飛向高天。

“嘩啦啦!”

海浪聲震耳欲聾,一浪高過一浪,互相拍擊,是昊天塔從海底升上天空造成的。

金光璀璨,古老的氣息在這片海域充斥,昊天塔在海水浸泡之後乾淨亮麗,沒有絲毫塵土覆蓋,在隆隆道音中,千米之高的塔身旋轉升起。

“咦?那不是雲琰嗎?”伍荷眼角瞥向天空,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在一團綠光包裹下,從昊天塔第一層的窗戶中飛出。 “嗡嗡——”

有一串神妙的聲音在雲琰耳際盤旋,像是攜帶了未知的祕密一股腦的塞進了雲琰腦中。

半空中,雲琰被綠色神光包裹,居然不受禁空大陣影響的懸浮着,周身氣息強盛,神光耀眼,如同天神現世,威武不凡。

在神光沐浴下,雲琰短時間內接連突破導致的根基不穩似乎都被穩固了,體內力量更加充沛,對道、武兩條路線的領悟更多了一些。

綠色神石融入丹田之內,像是初來乍到,先送給主人一點見面禮似的,不停的溢散神光滋養雲琰的肉身甚至是靈魂,令其各個方面都精進了許多。

這一個過程持續了十幾分鍾,綠色神石才終於安分下來,雲琰身體綻放的綠色神光也慢慢消退,雲琰還沒達到王階,做不到御空飛行,失去神光的包裹,便感覺到了失重感即將墜落。

赤焰劍入手,真氣略一運轉,御劍術輕起,雲琰踏劍懸空。一身白色武服被天空中昊天塔旋轉造成的狂風鼓動的獵獵作響,齊肩的烏髮狂舞,眸中神采奕奕。

“雲琰怎麼能御劍的?”伍荷看着雲琰很瀟灑的浮在空中,毫無壓力的樣子,疑惑不解。

雲琰衝着下方的三名少女輕笑,在被綠色神石滋養全身之後,他的聽覺也變得更加敏銳,儘管隔了老遠,又有海上的浪聲嘈雜,昊天塔的道音嗡隆,雲琰還是聽見了伍荷說的話。

“因爲,我現在是昊天塔的主人!”

雲琰音擊長空,貫穿天地,這一聲宣佈在這整片海域久久迴盪,像是在向全世界宣佈上古十大神器之一的昊天塔新主人誕生了。

澹子晴變色,遙望空中的雲琰,隔着很遠,雖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雲琰身上那股睥睨天下、凌駕於衆人之上的強大氣場卻清晰無比。

澹子晴知道,雲琰這次不是在說大話,也不是無腦的自信,他難道真的收服了一件上古神器?還是昊天塔這樣一件完整的,無缺的鎮封型神器。

事實的確如此,此刻在雲琰心神之中,昊天塔的影子已經刻了進來,他感覺自己只要心念一動,昊天塔就會被他收入體內,做爲自己的本命法寶溫養起來。

那顆綠色神石不僅僅是一枚七色神石那麼簡單,當雲琰吸收了那顆石頭之後才知道,這塊綠色神石,竟然還是昊天塔一大半神力的源泉。

可以說,昊天塔如果離開這塊綠色神石,就會神性全無,威力不再,甚至經不起歲月的侵蝕,就算沒有外力干預,也會在一定年歲之後,腐爛在時間的長河裏。

這也讓雲琰猜測,是否是因爲這塊綠色神石,昊天塔纔沒有像其他神器一樣毀在過去。

現在雲琰吸收了綠色神石,暫時並沒有煉化,因爲他自己也不知道神石到底如何主動的去煉化,每次煉化紅色神石都是無意識,或者紅色神石自己召喚體內的力量去煉化。

有了這顆神石在自己體內,昊天塔像是獻媚一樣,主動臣服於雲琰,願意被雲琰攝入體內溫養,成爲雲琰的本命法寶。

幸好雲琰之前沒有把赤炎劍煉化爲本命法寶,否則現在就沒法收取昊天塔了。

雖然覺得昊天塔臣服可能僅僅是因爲綠色神石在自己體內的緣故,但是做爲本命法寶,日久天長不斷的溫養之後,就算神器有靈也會慢慢的真正順從下來。

“恭喜你,成功了!”器靈殘魂的聲音在雲琰腦海裏響起,現在以那塊綠色神石爲紐帶,昊天塔已經和雲琰產生了不可分割的聯繫,所以器靈殘魂可以直接和雲琰的意識對話。

雲琰面露笑容,看着眼前千米之高的巨塔在自己面前沉沉浮浮,像是在巴結自己,想早點進入自己體內接受溫養。

因爲綠色神石已經成爲了雲琰身體的一部分,昊天塔想掏也掏不出來的,想繼續拿綠色神石做爲自己的能源,就只能同樣成爲雲琰的一部分,做爲他的本命法寶,和綠色神石一樣,可以進入他的體內被煉化。

只不過昊天塔是神器,還可以隨時拿出來使用,這也就是道者可以做到,武者修煉玄能是沒法在體內溫養法寶的。

而云琰則是道、武雙修,這難不倒他。

“我該怎麼幫你恢復魂力?”雲琰問道。

“不用做什麼,昊天塔已經願意成爲你的本命法寶,你只要溫養煉化昊天塔,我也就可以隨之逐漸恢復了。”器靈殘魂說道。

雲琰皺眉,溫養煉化本命法寶是一個緩慢的過程,景秀兒還能等到那個時候嗎。

像是看出了雲琰的困擾,器靈殘魂主動說道:“主人不必憂慮,如果您允許,分一點靈魂力量給老奴,我就可以短暫的恢復一些元氣,幫助秀兒小姐先把靈魂穩定下來一段時間,也就不需要月生玉了。不出三日,我就能恢復到可以救醒秀兒小姐的程度。”

器靈殘魂的語氣十分尊敬,甚至有些敬畏,他畢竟是昊天塔孕育出來的,昊天塔爲了綠色神石俯首稱臣之後,做爲器靈的他和昊天塔會產生同樣的心緒,已經完全把雲琰當成了主人。

“主人?”雲琰擺擺手道:“不用這麼稱呼,以後就稱呼我……嗯……少爺吧,還挺威風的。”雲琰有些美滋滋,收了一件威震萬古的昊天塔,還送了一個忠心的僕從。

在被告知分出一點魂力不會影響自身之後,雲琰放鬆身心,任憑器靈殘魂攝取靈魂之力,甚至還催他多吸收一點,好讓景秀兒趕快好起來。

器靈殘魂當然不會吸收太多,靈魂之力對於一個人來說事關重大,如果攝取太多,會令雲琰體質倒退,悟性全無,甚至瘋傻起來。

“好了,老奴覺得自己已經好多了,用不了三日就能恢復過來!”器靈殘魂從昊天塔中飛了出來,得到雲琰的幫助,他現在精神多了。

雖然依舊是一副老頭子的模樣,但是背部明顯不再那麼佝僂了,眼神裏也有了一些神采。

“少爺放心,我這就救助秀兒小姐。還麻煩您把這禁空大陣撤去,好方便我出手。”

雲琰一拍腦門,怎麼把這茬給忘了。下方澹子晴三人還踩在紫霞劍上在海面上漂流着呢,全是這禁空大陣導致的她不能御劍。

當昊天塔和雲琰之間以綠色神石爲紐帶產生聯繫的時候,昊天塔通過那旁人難以理解的道音將神器的玄妙都灌入了雲琰腦海裏。

信息量之巨,堪比當初雲琰接受傳承的時候,傳承石給他灌輸的大量信息。所以他只能選擇性的不去記憶,像昊天塔經歷怎麼樣的過去,換了幾個主人,收錄了多少妖魔鬼怪,如何煉製,這些和現在的雲琰沒有半點關係的信息,雲琰全部捨棄。

最終他只留下瞭如何使用昊天塔,以及昊天塔所精通的各種招數,將是他日後面對強敵的又一大殺器。

禁空大陣不過是昊天塔可以佈置的各種陣法中的一個,雲琰心念一動,真氣流轉了一些,周圍海域的禁空大陣便瞬間消失。

似乎關閉禁空大陣並不需要耗費什麼,就是不知道開啓大陣會不會需要大量真氣。

禁空大陣消失,澹子晴三人在紫霞劍的承載下,逐漸升向天空,向着雲琰飛去。

“哇哇,我們也能飛起來了。”伍荷爲月生玉輸送着玄能,感覺腳下的紫霞劍騰空了,興奮不已。

可是澹子晴卻沒那麼好受,身上的傷勢還沒有恢復,御劍帶着三個人顯得十分吃力,黛眉微蹙,香汗淋漓。


器靈殘魂靠近,澹子晴和伍荷並沒有太多驚訝,在昊天塔第五層的時候已經見過這名慈祥的老者,知道他是器靈而已,不會傷害他們。

而且雲琰剛剛都說了,昊天塔都是他的了,這名器靈恐怕也歸順雲琰了。

器靈殘魂輕輕擡手,澹子晴頓覺御劍的壓力消失不見,不需要自己再專心的運轉真氣,紫霞劍也能承載着三人緩緩的飛向雲琰了。

“多謝老先生。”澹子晴輕聲道。

器靈殘魂露出一個和藹的笑容,輕撫白花花的鬍鬚,道:“不必客氣,少爺的紅顏知己,老奴自當竭力相助。”

澹子晴有些不好意思起來,這個老頭子爲老不尊的,什麼紅顏知己,誰是他的紅顏,誰是他的知己了,那個臭流氓看着就心煩。

器靈殘魂再次揮手,一股神光從手掌間發散而出,映照在昏迷的景秀兒身上,將她從伍荷懷裏吸攝向了半空中。

在神光籠罩下,景秀兒浮空,月生玉中殘存的能量被器靈殘魂一舉吸收,然後專心致志的利用自己不多的力量爲她穩固動搖的靈魂,那在崑崙鏡幻境中被重傷的靈魂一直在消散和穩定之間徘徊。

如果不是月生玉一直的壓制,景秀兒已經魂飛魄散。崑崙鏡的可怕可見一斑,如果他不是破碎了,只怕景秀兒已經當場身死。

月生玉飛回澹子晴手上,光澤全無,變成了一枚普通的玉石。


看看下方澹子晴、景秀兒、伍荷三人暫時都是安全的,雲琰正色起來,目光掃視這座千米的金色巨塔,他要找出現在唯一還對自己和朋友們有威脅的幾個人。

此時此刻,雲琰已經不是一個被昊天塔不小心吸收的衆多修士其中一個,現在他是讓昊天塔都不得不諂媚的主人。

因爲他掌控了綠色神石,並且深深熔鍊在體內,讓昊天塔不得不屈服。

所以現在雲琰只要放出靈覺去感應,昊天塔每一層的景象都一覽無餘,所有祕密和機關險陣盡在眼底,無所遁形。 第一層有大量石雕,以及中心處被雲琰破碎了的石碑,第二層的火海岩漿,第三層的刀山,第五層的滿地碎片,這些雲琰都已經見過,他更感興趣的是第四、六、七層這幾個他沒去過的地方。

在雲琰的感知之下,那無從進入的第四層也再沒有神祕可言,那裏面滿布複雜的陣法和機關,有玄妙莫名的結構存在,當中使用的諸多材料都見所未見,這裏便是昊天塔之所以爲神器的所在。

第四層是昊天塔的中樞,是他一切神威可以實現的關鍵之處。

儘管結構都在眼前,理論上照着再煉造一個塔,應該就是下一個昊天塔了,只是雲琰自問,他看了半天,別說學會這個結構,居然記都記不住,因爲實在太複雜,太繁瑣,太難理解。

上古到底出了個什麼樣的人才,可以打造出這等神器。

在第五層,雲琰發現了那兩名東瀛的忍者,他們的藏匿之術實在厲害,儘管被幻境折磨的要死不活,生不如死的模樣,但是依然能保持身體周圍的障眼法完美無缺,以致雲琰當時在第五層的時候查探半天也發現不了他們。

不過現在不可能再發現不了了,雲琰現在是昊天塔的主人,昊天塔裏面有幾根頭髮都能數清楚,所有藏匿現在在雲琰眼中都視若虛無。

但是雲琰不急着催動昊天塔解決這兩個禍害,讓崑崙鏡再折磨他們一會,讓他們仔細嚐嚐幻境的滋味。反正已經在雲琰眼皮子底下了,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再看第六層,這裏正如哈士奇和器靈殘魂所說,是用來困鎖兇靈的,只是這裏現在只剩下七個強大未知的囚犯。

這七位囚犯在第六層的七個方位盤坐,他們身上居然沒有籠子,也沒有鐵鏈困鎖,而且看那樣子,好像還在修煉似的。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