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陰陽眼的分析和透視雙重能力下,很快便掌握了其中規律!

別的煉藥師入葯,全憑多年的經驗積累,可是東方修哲因為可以看到丹爐的內部情況,反倒是可以從所見變化,總結出經驗和規律來。

東方修哲擁有著別的煉藥師望塵莫及的特殊能力。

他的陰陽眼,會隨著以後煉藥的成熟,而發揮出更強大的功效來。

最後一味藥草,終於也投入到了丹爐中!

房間內,煙氣彌散,空氣之中,已經可以聞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氣。

好在,東方修哲在開始煉藥前,就在房間四周布置了結界,不然的話,一定會引起很多人的注意。

「現在,可以提升火候溫度,越高溫越好!」

到了最後的關鍵時刻,豐登不得不提醒一句。

幾乎就在他的話音剛落,一股駭然的熱浪,突然撲面而來。

整個房間,好似在一瞬間變成了火海!

「這……這是怎麼回事,溫度怎麼可能會提升得這麼快,而又如此高?」

豐登的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丹爐底部那一團亮如白晝的火焰。

「為了快速提高溫度,我運用上了異元素,不知道會不會對藥劑產生不好的影響?」

就在豐登還在驚訝中時,耳旁傳來了東方修哲的問話聲。

小主人竟然還擁有火屬姓異元素!

這一刻的豐登,甚至開始在想,自己這位小主人,是不是天生為煉藥而生的?

不然的話,怎麼煉藥師夢寐以求的優點,全都彙集到了他一人身上?(未完待續。) 豐登給的解釋,終於讓東方修哲放下心來。


這個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只會更有利於煉藥!


而且,和煉器有著共通之處,某些特殊的異元素,會賦予藥劑特殊的功效。

按照豐登的介紹,東方修哲立即聯想到:如果利用「黑蠱之炎」這種毒火煉製解藥,或者毒藥,一定會有奇特的效果。

不過,以東方修哲現在的水準,先掌握好煉藥的基礎都是重點!

東方修哲剛剛使用的異元素是「紅蓮之炎」,它的特點就是:溫度極高,可以讓煉丹瞬間達到理想溫度。

煉藥已經進入到了最後收尾階段,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女人香」將會百分之百成功。

「轟!」

就在關鍵時刻,一聲巨響傳出,丹爐竟然發生了爆炸。

炙熱的蒸汽,頓時將整個房間填滿。

原來,由於火焰的溫度過高,已經達到了融解丹爐的程度,丹爐終於承受不住,發生了炸爐。

要知道,「紅蓮之炎」可是煉器時用的,專門用來融解堅硬的礦石!

出現這樣一個結果,豐登也沒有料到,明明都已經快成功了,竟然還是發生了意外。

這真是印證了那句話:在沒有真正成功之前,誰都預料不到會發生什麼?

東方修哲沒有被爆炸波及到,不過看著碎裂一地的丹爐碎片,他只有苦笑。

剛剛實在是太投入了,忘記了「紅蓮之炎」對於器具有著超強的破壞力,尤其是在不間斷的煅燒下。

地上灑了一地的藥水,雖然未最後成藥,不過卻是散發著醉人的香氣。

翕動了一下小鼻子,東方修哲自我安慰道:「雖然首次嘗試失敗,不過還是有成效的!」

「主人,這是我的責任,是我沒有……」

豐登自責的話還沒有說完,便是被東方修哲給制止了。

「這不怪你,是我沒有控制好火焰!」東方修哲笑了笑,然後接著說道,「失敗乃成功之母,這沒有什麼。」

豐登望著碎裂一地的丹爐碎片,還是難以釋懷。

在東方修哲買的三個丹爐里,只有這個「方尊雙蛟」適合煉製藥水藥劑,現在連丹爐都毀了,要如何繼續下去?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丹爐的質量,還真是有待加強啊,如果是我煉製的丹爐,絕對不會輕易發生這種現象!」

東方修哲嘆了一口氣。

他所煉製的物品,可都是經過高溫凝練鍛造過,有著極強的抗高溫,就算會融化,也不會爆炸。

「還好我多了個心眼,在買回這三個丹爐時,就對它們的構造做了清楚的研究。」

東方修哲又笑了起來,對於他這個水準的煉器師來說,要想將碎裂的丹爐還原,並不是什麼難事!

不過,東方修哲不想純粹的還原,他打算將其進行一些改造,使之更適合自己。

通過剛剛的煉藥過程,他的腦海里已經產生了一些朦朧的改造想法,現在要做的就是,將這些想法付諸實踐。

閉上眼睛,將心中的構思又斟酌了數遍,確定沒有紕漏后東方修哲睜開了神采奕奕的雙瞳。

名門貴公子:極品壞男人 ,能夠發揮到什麼程度。

散落一地的丹爐碎片,在一種無形的力量**控下,聚集到了一起,緩緩飄到東方修哲的身前。

手腕一翻,一團更加炙熱的火焰,出現在東方修哲的掌心。

利用「融火術」與「點金術」,將這些碎片還原成最純凈的礦石狀態,然後又從納戒之中取出了幾種特殊礦石,便是展開了全新丹爐的煉製。

在煉製的過程中,新掌握不久的「解陣術」發揮了作用。

「方尊雙蛟」原有的陣法,很快便被刻印進了這個初具模型丹爐中。

改造才剛剛開始,東方修哲按照自己的想法,又分別再其中加入了數種特殊功效的陣法來。

比如:聚火陣、汲水陣、風壓陣……

這些陣法的加入,會極大地提高煉製藥劑的速度。

在丹爐即將完成的最後,東方修哲的腦中又是靈光一閃,又加入了一種在「本命之器」中學到的奇特陣法——血契陣!


火焰消散,炙熱的溫度終於回歸正常,被冰系魔法冷卻的嶄新丹爐,赫然呈現在眼前。

豐登驚訝地盯著這個全新的丹爐,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實在不敢相信,煉製丹爐竟然會是如此輕鬆容易。

豐登可不是一個無知的人,他十分清楚,之所以這個丹爐能夠完成得如此迅速,完全是因為小主人的煉器水平已經到達了一種巔峰的境界。

「來評價一下,這改造過的丹爐如何?」

東方修哲含笑對著豐登招了招手,他非常想聽聽豐登這個煉藥專家的點評。

豐登走上前,仔細地打量這個新式丹爐。

丹爐的外形,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由原先的正方形,變成了回形,顏色也由原先的暗青色變成了赤紅色。

而最大的改變,還要說丹爐上面的浮雕,原先是兩條交錯的蛟蛇,而現在,卻變成了一條在海中馳騁的八爪龍!

「主人,你這個丹爐雖好,不過你好像忽略了一個很嚴重的細節!」

端詳了一會兒后,豐登驟然抬起頭,一臉嚴肅地說道。

「哦?我忽略了什麼?」

「我剛剛看了一周,並沒有在這個丹爐上面找到『判斷時機火候』的裝置!」

東方修哲輕輕一笑,道:「你說的那種東西,是我故意省略掉的,不瞞你說,我擁有著可以清晰看到丹爐內部情況的能力!」

聽到這話,豐登再一次愣住了,並且仔細地打量東方修哲那雙妖異的雙瞳。

東方修哲沒有再理會愣神的豐登,竟是咬破手指,將一滴血液滴在了這個丹爐上。

看到這個舉動,豐登的好奇心一下子提了起來:「主人,你這是……」

他的話還沒有完全問出來,便是一道光芒從丹爐上閃過,然後鑽入了東方修哲的身體里。

一瞬間,東方修哲便是感覺到自己與這個丹爐有了某種奇特的聯繫,雖然不及「本命之器」那種血脈相連、魂魄相融,但也有一種熟悉得如同身體的感覺。

「這『血契陣法』果然神奇!」

東方修哲心中讚歎一句,他也是第一次嘗試使用這種「血契陣法」,沒有想到效果會這麼好。

從現在開始,就算不用陰陽眼,他覺得也可以感知到丹爐內的情況。

不過經過血契之後,這個丹爐以後就只能供東方修哲一人使用!

「豐登,等一下你不要提示我,我想靠自己再煉製一次『女人香』!」

在豐登還沒有清醒過來時,東方修哲如此說道。

伸出手指,將丹爐內的「汲水陣」激活,頓時水元素開始由四面八方彙集而來。

「『汲水陣』測試通過!」

東方修哲隨後又將「聚火陣」激活,頓時火焰升騰起來,維持起來不再像先前那樣消耗能量,起到了很好的節能效果。

當溫度達到了入葯的要求后,東方修哲瞬間便是感知到,從實踐中證明了「血契」的妙用!

藥草一件接一件地投入其中,速度明顯比先前快了許多,這讓一旁觀看的豐登直皺眉。

「這種入葯速度太快了,恐怖會影響藥效!」

因為有過東方修哲的事先交待,豐登就算看出不妥,也沒有出聲。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由於「風壓陣」的作用,已經將發揮藥效的時間大大縮短!

就好比高壓鍋與普通鍋的區別!

這一次煉藥,又到了最後時刻,東方修哲再一次施展出異元素來。

這一次丹爐沒有再發生炸爐,事情很順利地進展到了最後完結!

「成了!」

東方修哲收手而立,丹爐內的火焰也應聲而滅。

直到這一刻,豐登才走過來,看著安靜得沒有一點變化的丹爐,實在無法猜出裡面所煉製的藥劑是個什麼樣子?

「豐登,你來看一看,我這一次煉製的『女人香』有沒有成功!」

東方修哲很激動地拿出一個精緻的瓷瓶,打開丹爐的出葯孔,頓時一股異香彌散開來。

這種香氣,明而不濃,聞之會讓人有種置身於花谷之中的錯覺。

丹爐內的「女人香」藥水似乎很多,東方修哲拿出的這個精緻瓷瓶,很快便被裝滿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