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卒死了,也就死了,但是裝備可不能沒。

李易提供的任務,最多可以填補士卒的消耗,但是裝備方面則是沒有一個。一但面臨吃虧,玩家可不願意那樣。

玩家的後退,讓李易無可奈何,但是已經到了他預想的地方。

二億多大軍此刻在行營五十里之處,黃忠已經準備好一切,就等着李易的命令。

燃氣的大火,一時半會不會熄滅,看着大火,李易果斷下令。

“齊射,射!”黃忠輕喝一聲,手中令旗揮舞。

一千萬弓箭手排成百列,分佈在數百里,他們的對面則是曹操行營。

“嗖……”一輪齊射,有黃忠的加持,至少能射出七十里,正好可以覆蓋行營城牆以內,最大限度的擊傷敵人,消耗敵人的數量。

“再射”還沒等第一輪的攻擊完全停歇,第二輪開始了。

此後,第三輪,第四輪,一直到弓箭手的體力全部耗盡,黃忠纔是停止。

數十輪的齊射,瞬間壓制了曹操的攻擊,但是對曹操而言,這不算什麼,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弩車,十連射!”黃忠的停止,輪到了曹操發威。

士卒們將弩車上的箭矢去除,搭上巨大的弩箭,快速的十發射擊,就是曹操的反擊之一。 前行半日,便到了方丈山所在!只見在那山巒之上,古木參天,無數條枝幹都如虯龍一般,向著天地間肆意伸展。,最新章節訪問:.。每一株古樹都如同是一條參天的虯龍,將整座山巒徹底包裹,看上去就像是一方從來未經人跡通過的原始森林一般。

若是有不知道此處玄虛的人到了此處,乍一看到這些參天古木,怕是以為此處乃是一個生機勃勃的凈土所在。但若是仔細觀察的話,定然會發現,那些古木的確是參天不假,但一個個都如陷入了死寂的時間中一般,枝葉沒有半分生機存在。

在那些樹木中,更是聽不到半點兒鳥鳴獸叫,甚至於連蟻蟲活動的蹤跡都全無,只有死一般的靜寂,就想此處是一個萬古不化的禁域!

「就是這裡了!」眼眸中滿是驚懼的向著那山林掃視了一眼后,『陰』金水獸緩緩趴伏下身軀,讓林白從自己背上走下后,驚懼無比的對林白道:「林小子,我再奉勸你一句,沒有完全的把握,千萬不要進入此處,否則的話,怕是有『性』命之憂!」

「放心吧,我曉得。」林白聞言點了點頭,沒再多言,只是緩緩將目光投在了那鬱鬱蔥蔥的山林之中,眼眸中『精』光閃爍,似在剖析這山林的構造。

目光所及之處,除卻那古木參天,枝椏如虯龍一般在天地間肆意伸展,將山巒籠罩的密密麻麻,不見分毫光亮,以及分外寂靜了一些外,再沒有其他任何異常。

「我給你趕點東西過來,讓你仔細看看。」見林白心意已決,『陰』金水獸緩緩嘆了口氣,然後身軀上的鱗甲嘎吱嘎吱一陣刺耳的摩擦,無數水霧驟然閃現,而後身軀如流光一般,迅疾無比的沒入了周遭的山林之中,想要給林白攆來一頭猛獸,一探這方丈山究竟。

沒有任何生命跡象,但卻有著極為澎湃的天地靈氣!此處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能夠剝奪人生機的所在!望著那巍峨聳立的方丈山,林白眉頭不禁緊皺,心中喃喃自語不止。

不得不說,這方丈山還真是一個極為矛盾的所在。林白能夠感應得到,這方丈洲的天地靈氣,恐怕都是從這方丈山之中傳遞出來的。但就是這樣一個靈氣的源頭,卻是連分毫生命的跡象都無法發現,這樣矛盾的兩者,這樣共生與一處,實在是叫人覺得詫異。

吼!而就在此時,林白耳畔卻是突然傳來一聲巨大的獸吼聲,而後身後的山林一陣悸動,從其中登時蹦出一頭身形巨大,也不知道究竟稱之為何的猛獸。

那猛獸顯然是被『陰』金水獸一路『逼』迫著趕來的,乍一出現在此處,看到林白后,登時怒吼出聲,身軀擺動,便想要向林白暴起出手。但剛等到它看清身前所在方位后,吼聲頓時戛然而止,而後變得愈發不安起來,扭頭便向著身後的山林中逃竄而去。

那狂暴的模樣,就像是它看到的不是什麼山巒,而是什麼能要它命的天敵。

「想逃,哪那麼容易!」眼瞅著這巨獸就要逃竄,『陰』金水獸陡然厲吼出聲,身軀化開水霧,將那巨獸逃離的方向盡數封堵,不讓其有後退半步的機會。

退路被封死,那巨獸變得愈發不安起來,向著『陰』金水獸洇散開來的水霧嘶吼片刻后,轉頭向著方丈山看了眼,然後身軀不自禁的顫抖起來,體弱篩糠,竟然直接匍匐著趴在地上,不管『陰』金水獸如何『逼』迫,卻是如在地上扎了根一樣,不肯挪動分毫。

眼瞅著那巨獸的模樣,林白心中暗暗驚詫不止。從這巨獸的反應,足以看出在它們心中,對這方丈山的恐懼,若不然的話,絕對不會如此作態。

「去!」但這巨獸瑟瑟顫抖的模樣雖然可憐,可如今林白卻也沒有其他的選擇,略一沉『吟』,伸手拎起那巨獸的后『腿』,先天真罡脫體而出,扯著那巨獸便朝遠處的方丈山扔出。

轟!先天真罡催動之下,林白的氣力何等驚人,手只是一揮,那巨獸登時便墜倒在了山林之中,一聲浩然巨響后,那身處方丈山中的巨獸眼眸中滿是驚懼之『色』,腳一沾住地面,也顧不得身軀跌落的疼痛,猶如瘋癲了一般,扭頭便朝山外奔逃而來。

「我靠!」而就在這巨獸奔逃的瞬間,林白的眼眸卻是驟然一凜,眼中滿是不可置信和驚愕神情。只見隨著那巨獸在山中的奔走,它的身軀竟然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不斷的衰老,原本壯碩的身軀都開始不斷的乾癟,只是眨眼間便變得瘦骨嶙峋,如得了一場大病!

那巨獸奔逃的速度何其驚人,但饒是如此,卻還是無法逃得過那方丈山剝奪生機的效力。就在那巨獸堪堪要抵達山林邊緣之時,它的身軀再也無法承受那衰老的速度,直接轟然墜地,而後已經皮包骨頭的軀殼,瞬息間便化作了嶙峋的白骨。

即便是那些白骨,在短短的瞬間后,竟然都在那股詭異的力量下,直接變成了細碎的粉末,散入了泥土之中,和整座方丈山融匯成了一體。

從進入方丈山,到最後化作粉塵,整個過程恐怕連十秒的時間都不到。體型龐大到了那樣地步的巨獸,生命力的旺盛可想而知。但就是這樣龐大的生物,在方丈山中,竟然連一根煙的時間都堅持不到,這方丈山對生機吞噬之力的恐怖,可見一斑!

這種生與死的瞬息變化,叫所有人都為之而手腳冰冷。即便是林白,此時此刻,心中都難以平靜,雖然通過『陰』金水獸的描述,他對方丈山的恐怖,心中已經有所準備。但在真真切切的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卻還是覺得整個人就像是被兜頭潑了一瓢冷水。

這樣恐怖的升級吞噬之力,真的是自己所能夠抗衡的嗎?這樣的山巒,真的是自己可以攀登的嗎?還有那所謂的天心,究竟又是什麼鬼東西,為什麼會如此恐怖?

「這就是真正的方丈山!」望著那在被濃厚的霧氣包裹著,宛若一頭擇人而噬的猛獸般可怖的巨大山巒,『陰』金水獸心有餘悸的咽了口唾沫,頗為可惜的望著那巨獸消亡之地,喃喃道:「可惜了,這是這片山林里僅存不多的大獵物了,這玩意兒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獸爺我想要再填飽肚子,怕是又得大費幾番『波』折了。」

對於『陰』金水獸的話,林白沒有任何回應,他的心神全部都沉浸在剛才所見的那恐怖一幕之中。他的心緒在這一刻,可說是不寧到了極致,甚至於在這巨大的危機之前,他都有一種生死無法預料的詭異感覺。這種感覺,即便是他在生死邊緣,都從未出現過。

他從來沒有見過任何如方丈山這般恐怖的所在,這種能夠在瞬息間,便將一切生機吞噬,讓所有生命都化作腐朽粉塵存在的恐怖場所。即便是當初姚廣孝為了開啟仙『門』,以眾生『精』血反哺建木之時的景象,都不及此處的十分之一。

但驚懼歸驚懼,更讓他想不通的是,以此處這種詭異的狀況,六代祖師為什麼會說鄭和前輩會在這裡出現了變數;而那名身受重創的仙人,又究竟是怎麼在這詭譎叵測的方丈山中存活到了現如今。在他們的身上,究竟是發生了什麼?!

並且此時此刻,擺在林白面前的最重要的事情,便是進入還是不進這個最大的難題!這方丈山對生機的吞噬,可說是恐怖至極,進入其中,即便是自己,少不得也要九死一生,能夠登頂成功,見證那天心是何物的可能,可說是微乎其微。

但如果不進入此山的話,想要從這方丈洲脫身,那更是痴人說夢。

進去,是一個死;不進去,怕是要老死在此處!一番思忖之後,林白髮現自己的選擇,實際上似乎並沒有太大的差別,似乎橫豎都是一個死。而唯一不同的,便是一個是乾脆利落的被生機除盡而死,而另一個則是苟延殘喘,等到耗盡生機再死。

既然橫豎都是一個死,那又何必去想那麼多,又何必思考那麼多?!念及此處,林白緩緩握緊了拳頭,然後目光緩緩投聚到了方丈山上,向著那被雲霧包裹著,深沉不見天日的山巒掃視了一眼后,腳步緩緩朝前邁出了一步。

「你要進去……」看到林白的動作,『陰』金水獸神情頓時一凜,不可思議的向著林白望去。它實在沒想到,在看到剛才那恐怖而又詭異的一幕後,林白竟然還有勇氣進入其中。

「不進去的話,留在此處做什麼,慢慢等到生機耗盡,等到牙齒脫落,等到血氣乾涸,等到垂垂老矣之後,再去回想記憶中那些珍惜的人事嗎?」林白聞言洒脫一笑,向著『陰』金水獸望了一眼,緩緩道:「我不喜歡那樣的人生,我想和我在意的人在一起,我想和我的家人在一起,做我喜歡做的事。既然是不喜歡的人生,那又何必去屈從,就算一死又何妨?!」

話出口,林白的腳步又緩緩朝前踏去,一步接著一步,堅定而有沉穩,洒脫而又決絕!說–55789+dsuaahhh+25501527–> 山巒之間靜寂如死域,沒有分毫生機存在的跡象,沒有分毫聲響,鳥獸行蹤、蟻蟲蹤影全無,行走在其中,就像是來到了末日之中!

沙拉!往前行進了片刻之後,林白的腳步終於踏到了禁區之中,而就在腳步碰觸到地面的那一瞬間,林白登時感受到,自天地的四方,陡然有一股恐怖的氣息向他襲來。.訪問:щщщ.。

那股氣息恐怖無比,只是碰觸到身軀,登時便叫林白覺得全身上下的血『肉』頓時有一種向外被『抽』攝的感覺出現,就像是生機在被不斷的剝離般,叫他只覺得全身發涼!

就在這剎那的感知,林白只覺得自己的生機似乎已衰減了許多,整個人都疲老了許多。沒有任何遲疑,林白手上印訣迅疾掐動,青蓮和河圖洛書驟然生出,組成法則領域,將他全身上下盡數封堵,將那股生機剝奪之力隔絕在外!

林白之所以會毅然而然的進入這方丈山中,除卻因為兩者權衡之下做出的無奈選擇之外,更重要的便是因為青蓮和河圖洛書組成的法則領域的存在。法則領域可以隔絕世間一切力量,就算這生機剝奪之力再強橫,但也不見得能夠破開法則領域的阻隔。

不出林白所料,在法則領域撐開之後,那股生機剝奪的力量,頓時便被隔絕在了外界,那種生機從血『肉』間被剝奪的感覺,頓時『盪』然無存,叫他覺得周身舒適了許多。

而且在法則領域的庇護下,他全身上下的先天真罡澎湃而出,順著每個『毛』孔衝出體外,在體表組成了一道厚重的阻隔!那氣息之澎湃,就如同是巨大的『浪』濤,而這也正是象徵著林白體內生機的澎湃與狂暴,而這也是林白之所以敢進入方丈山的根本所在!

在經歷過封印仙『門』那一役,他吞噬了聚集了身為不死『葯』的『葯』娃娃全身生機所在的朱果后,那朱果之中蘊藏著的生機盡數都和他的身軀融匯成了一個整體。他的生機之旺盛,也達到了一個在人類之中,可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恐怖地步。

不死『葯』是什麼,那是象徵著生機的神物。而朱果更是不死『葯』所有『精』華的集中,可以說在服食了朱果后,林白的生機之旺盛,已經達到了一個如天生地養靈物般的恐怖地步。更不用說,林白本身,還是一名煉神返虛境界的相師,兩者疊加,生機更為澎湃。

強大的生機,阻隔一切的法則領域!這兩者正是林白選擇進入方丈山一探究竟,而不是畏首畏尾,瑟縮在方丈洲之內,等待大限來臨的根本緣由。而且在他想來,有這雙重因素的幫助,前人所未曾完成的事情,他林白未必就做不來。

古木參天的枝椏瀰漫之下,天地間所有的光線盡數都被遮擋,目光所及之處,盡數都是灰茫茫一片,整座山體,都如同是被什麼詭異的力量『抽』奪走了生機一般。

而在行進的路途中,林白更是有一個驚人的發現,雖然這方丈山上看似一切生機都被剝奪,實際上卻不盡然。就這一路行來,他已是看到了許多靈『葯』,而且還是那種生存的上了年份,在無窮無盡的歲月孕育中,幾乎都快有靈『性』出現的靈『葯』。

一株丹朱草通體赤霞纏繞,就如同是一抹璀璨的霞雲,甚至於將它身周的霧氣都繚繞成了淡淡的紫紅『色』。而且這丹朱草也不知生存了多少年,幾乎都快到了無法稱之為草的地步,幾乎都有半人高,枝葉搖擺間,便有霞雲繚繞,那靈氣之濃郁叫人震顫!

就林白所見,這樣尺寸的丹朱草,即便是在盛產此物的丹霞山,都不見得有人見過。

不僅有丹朱草,就在這丹朱草的不遠處,甚至還有一株九轉靈參。那靈參體作九轉,通體晶瑩剔透,閃爍著璀璨的光華,參體更是如一個笑眯眯的小娃娃般粉嫩可愛。雖然大小隻有『雞』卵,但自其中散發出的馥郁清香,即便是相隔頗遠,都能清晰可聞。

明明是一處生機絕斷,甚至於可以吞噬一切生命的絕地,但天地靈氣之濃郁卻是如此的匪夷所思,不但靈氣充沛,甚至於還有如此之多的靈『葯』生長於此間。

這種生與死的古怪對比,愈發叫林白覺得此處之詭異莫名,以及無法理解。

這一切的一切,難道真的都是那勞什子天心在作怪,可是那天心究竟又是什麼?!

雖然靈『葯』『誘』人,但林白卻並沒有為它們所停下腳步。因為他沒有過多的時間去揮霍,法則領域雖然神異,但他不確定此法是否可以支撐自己走上山巔。而且在那些靈『葯』的周圍,他還看到了許多腐朽的骨殖,顯然此前也不是沒人打過這些靈『葯』的主意,但無一例外的是,那些有著這樣想法的人,沒有一個能夠得到善終,最終都淪入了死亡的『陰』影覆蓋中。

心之所向,道之所往,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便是山巔!咬牙將那些散發著濃郁靈氣的靈『葯』拋之腦後,林白大踏步的向著山巔前行而去,山林間依舊靜謐,只有腳步踏地之音。

也不知道往前走了多久,突然之間,林白心中卻是突然有一種不妙的感覺,他覺察到了一種詭異的癥狀。那種自山體中傳出的生機剝奪之力,似乎隨著山體高度的增加,也在不斷的增強,甚至那股力量開始透過法則領域,一絲一縷的,向著他身軀中滲透而入。

「不好!」剛一感覺到這異狀,林白登時驚呼出聲,臉上神情更是大變。此處距離山巔尚有頗遠的距離,但這生機剝奪之力已是如此恐怖,怨不得即便是那徹底掌握了水之大道的『陰』金水獸老祖,進入此間之後,都要飲恨而亡,不知山中的天心究竟是何物。

心中驚懼之下,林白沒有任何遲疑,陡然催動河圖洛書和青蓮,幻化出萬千符紋,將身軀周遭牢牢覆蓋!無數道詭異的符紋,如流光溢彩的『波』紋,將他的身軀牢牢包裹。

雖然心中驚懼,但林白明白,此時此刻,自己已經沒有任何退路可言。不入此山,探尋那天心的究竟,便要永世無法從這方丈洲之內逃離!而想要為自己求得一線自由,就唯有攀登此山,抵達山巔,雖然過程可能是九死一生,但也許可以求到自由的所在。

越往上走,那生機吞噬之力便越是強勁,即便是法則領域,在這樣強烈的侵襲之下,都開始有無數道細密的碎裂痕迹出現,顯然是再無法撐得太久。

而林白的腳步,此時此刻,也越來越快,雖然前行的路畔有無數的靈『葯』生長,每一株都堪稱是世所罕見,年月頗久的靈『葯』,但他的腳步卻是不敢停留分毫,也不敢動採摘之心。

在這生機吞噬之力下,對於尋常人而言可謂是完全不用在意的分秒,對於他而言,都是在揮霍寶貴的生命。停駐腳步採摘那些靈『葯』,對他而言,根本沒有任何價值。

而且就林白所見,這山上的靈『葯』雖然頗多,但並沒有什麼滋養生機的『葯』物。而且對於曾服食過不死『葯』所化朱果的他而言,這些『葯』物就算能滋補生機,對他也起不到太大的效力。

前行至山腰,法則領域終於再無法堅持,片片化作紛飛的光雨簌簌墜降在地!這法則領域之內所存的紋絡,盡數都已被那吞噬生機之力所斬斷!

法則領域是什麼,那是法則的幻化,是阻隔世間一切外力的規則!但就是這樣的恐怖事物,在這吞噬生機之力的前面,卻是只能堅持到這一步,足見此山之詭異。

抬手將河圖洛書和青蓮收入身軀后,林白沒有任何遲疑,不斷鼓『盪』著先天真罡,大踏步的催動著步伐,向著前方不斷的邁進。身軀之前是絕地,身軀之後是囚籠,在這一處,沒有任何桃源存在,想要求得一線生路,就只能靠自己披荊斬棘去開闢。

無論在身前阻擋的究竟是什麼,只要一息尚存,就一定要竭力前行!望著那被雲霧籠罩著的山巔,林白緊咬牙關,伸手將那自隱世中取得的中品上靈石取出,緊握手心,不斷的『抽』攝那靈石中蘊藏的濃郁生機靈氣,來補充身軀的損耗。

不得不說,這中品上靈石果然匪夷所思,只是一入手,登時便叫林白覺得一股暖流順著掌心向著身軀各處彌散開來,那些被剝奪生機之力所侵佔的生機,也盡數得到了補充。

但靈石雖然神異,在又往前行進了一段距離后,順著林白的掌心,卻是突然傳來『嘎嘣』一聲清脆的聲響,那恐怕是如今天地間僅存的最後一塊中品上靈石,就這樣自中間分崩離析,化作一堆白『色』的石粉,自林白掌心簌簌而下,宛若一捧流沙。


這靈石林白本打算是等到他與顧太虛等人一探崑崙究竟的時候,才去使用的,卻是沒想到竟然會用到了此處,而且在這升級吞噬之力下,靈石竟然也化作了凡物。

沒有了法則領域,沒有了靈石,對於林白而言,僅剩下的路,就只能靠透支他的生命來前行了!雖然他已走得比曾攀登過此山的許多人都遠,但距離終點卻還遙遙無期。

但就在此時,他卻是突然一寒,因為身前不遠處,正有人在俯視他,那目光森寒如冰。說–55789+dsuaahhh+25550666–> 千萬弓箭手剛準備後撤,就聽到天空中傳來破空的聲音。

“嗖……”數十萬支巨大弩箭直奔他們而來,看弩箭的範圍,將覆蓋很遠的地方。


面對即將射來的弩箭,弓箭手們都愣住了,良好的訓練讓他們知道,此刻不能亂,一但亂死的更快。

而且那弩箭不多,要是不動未必能死。

黃忠看着射來的巨型弩箭,臉上蔑視閃過,手中的養由弓收起,一個技能用出。

“反戈一擊!”一個冷門的技能使用出來,讓衆多弓箭手有些傻眼,他們可沒有見過這種技能。

技能加身,所有的弓箭手感覺到身體中好像多了什麼,但是他們無法察覺,也無法使用。

“哄!”巨型弩箭射中了弓箭手陣營,將地面都破壞的破爛不堪,人很難站立。


但是弓箭手的傷亡很小,小到僅有幾個人被壓死,更多命中的巨型弩箭被未知的力量反彈回去。

因爲弓箭手的力量太小,只能反彈出幾十裏,攻擊不到城牆,不然會對曹操行營造成新一輪的打擊。

這就是反戈一擊,把即將臨身的攻擊反彈回去,但是不能超過受術者的極限,這個極限就是不能秒殺黃忠,但是想要秒殺黃忠,至少要千支巨弩同時命中才可以。所以傷害才降到最低。

“速度回退,其他弓箭手準備!”看着還在發愣的弓箭手,黃忠一聲大喝,才讓他們反應過來。

一起攙扶傷者,然後快速的讓開陣地。

後方的弓箭手一一進入場地,將地面歸整,方便他們站立。

不一會,再次形成千萬弓箭手的陣型,準備新一輪的攻擊。

這次李易大軍前來,足足帶了三億驍勇級大軍,其中八千萬騎兵,一億步卒,八千萬弓箭手,還有其他職業四千萬,可以面對任何類型的敵人。

行營內,曹操聽着傳令兵訴說這次攻擊的結果,聽到攻擊失敗,曹操早就有所預料,對結果不是很在意。

右手一揮,命令弩車繼續攻擊。

隨着命令的下達,弩車開始瘋狂的攻擊,只要還有弩箭,只要弩車還沒有損壞,就一直攻擊,要把黃忠的體力全部耗盡,他不信黃忠技能消耗的體力很少,這類技能一定消耗很大。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