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酒徒新書《男兒行》與淘寶合作,回饋新老讀者,衆多好禮齊齊亮相。

什麼?加入酒徒官方粉絲會!

什麼?參與酒徒見面會!

什麼?獲得17K包月閱讀卡!

什麼?還有17K年會入場卷?!

不要再猶豫,只需1元,便可獲得價值30元的包月閱讀卡,百元淘寶店鋪紅包,還能搶先加入酒徒粉絲會優先閱讀《男兒行》;

只需30元,便可獲得價值90元的包月閱讀卡(3個月),200元淘寶店鋪紅包,還能免費閱讀酒徒經典作品《隋亂》;

好禮數額有限,一切盡在酒徒新書《男兒行》淘星願活動,趕快加入吧!

活動地址:hi.taobao.com/market/hi/detail.php?spm=a215f.802874.422430.11.8RrkWT&pid=34

酒徒新書:《男兒行》

活動回饋明細如下:

1元:

即可獲得:1、價值30元17K小說網全網免費閱讀卡(1個月);

2、100元中文在線淘寶店鋪紅包;

3、加入酒徒粉絲會優先閱讀《男兒行》(17K網站及淘寶閱讀同步首發)。


30元:

即可獲得:1、價值90元17K小說網全網免費閱讀卡(3個月);

2、200元中文在線淘寶店鋪紅包;

3、加入酒徒粉絲會優先閱讀《男兒行》(17K網站及淘寶閱讀同步首發);

4、《隋亂》全本免費閱讀權限。

150元:


即可獲得:1、價值180元17K小說網全網免費閱讀卡(6個月);

2、300元中文在線淘寶店鋪紅包;

3、酒徒作品研討會參與資格(2014年5月下旬,地點:北京)(不能來現場讀者將獲贈

精美禮品+研討會資料);

4、加入酒徒粉絲會優先閱讀《男兒行》(17K網站及淘寶閱讀同步首發)。

10000元:

即可獲得:1、17K年會及酒徒作品研討會全程免費參與(時間:5月下旬,包國內機票、餐飲、住

宿四星及以上標準);

2、價值360元17K小說網全年免費閱讀卡;

3、500元中文在線淘寶店鋪紅包;

4、加入酒徒粉絲會優先閱讀《男兒行》(17K網站及淘寶閱讀同步首發);

17K小說網

11-29 因爲上架的時候,小魚正在回家的途中,所有的上架的章節都是拜託朋友發上去的。所以沒有時間寫上架感言,現在到家了!終於可以坐下來安心寫了!


從去年十一月份,小魚便是開始寫《氣印師》,歷時這麼久,終於還是上架了!可以說,在寫這本書的時候,小魚的心中僅僅只是抱着試試看的態度。並沒有抱什麼太大的希望。因爲小魚還是學生,所以還是以學業爲重,所以更新可以說是和蝸牛一樣的緩慢。

甚至在中途,小魚看着那寥寥的人氣,雖然嘴上說,你只是寫着玩玩,何必如此的在意呢!可是心裏還是比較難受的,畢竟誰不希望自己的東西得到認可呢!我曾想過放棄,但是小魚的性格卻是不允許,不到最後,或者說,沒有結果,小魚心裏總覺得怪怪的。

在一開始寫小說的時候,周圍的同學都是帶着譏諷的眼光看着我,似乎感覺這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但是好在,還是有一些朋友們選擇了相信並且支持小魚。也正是因爲有着這些朋友的支持,小魚才能夠走到今天!心裏真的很感謝他們!

在寫的過程之中,小魚發現,不管有多少人看自己的小說,自己似乎都不願意放棄了,因爲畢竟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時間久了,竟是漸漸的對自己寫的小說有了感情,沒錯,我似乎把寫小說當做了自己的習慣,習慣每一天都是去碼一些字,不管多少,只要是碼上一點,心裏都是極爲的開心!

但是寫小說雖然讓我開心,可是最讓我開心的是,在寫作的過程之中,結交了許多的朋友。雖然有些人並沒有見過面,可是他們的鼓勵對小魚來說,真的是太重要了!

在這裏,我要鄭重的向那些人道謝!

最爲感謝的就是樓叔《筆名:小樓獨坐》,可以說,在小魚寫小說的時候,樓叔給我的鼓勵是最爲重要的,第一朵花,第一張貴賓,第一張凸票,第一個章,都是樓叔給的!也正是因爲樓叔那每一個“第一!”給了小魚無盡的鼓勵!

也正是因爲樓叔的鼓勵,小魚才能夠走到今天,在這裏真的很是感謝樓叔!雖然我們未曾見過面,可是我還是要在這裏鄭重的說一聲“謝謝樓叔!”

當然要感謝的人還有很多。畢竟在寫書的過程之中,還有許多支持我的人。在這裏我還要感謝:

“肉絲君”“夢千機”和“槍煙醉”《又名‘指尖’嘻嘻》兩位哥哥!在小魚寫書的過程中,肉絲和兩位哥哥總是會經常的給小魚打賞,嘻嘻,雖然現在在羣裏面“千機”哥哥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指尖”哥哥乾脆玩消失,一直潛水,可是小魚還是很感謝你們。

當然還有肉絲,話說,肉絲,你什麼時候像對樓叔那樣慷慨來對我呀!總感覺你好偏心!嘻嘻,玩笑話,小魚還是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不敢有那麼大的奢望。

當然除了哥哥們,還有瑤卿姐姐,小墨姐姐,小魚也是不會忘記的!在這裏,真的很佩服瑤卿姐姐的毅力,每天都碼那麼多字!

還有小路,雖然小路只有週六日的時候纔在羣裏邊出現,可是每一次小路的出現,都是能把羣裏邊的氣氛調動起來呢 ,哈哈!

同時也要感謝我的責編——天蕭。

除此之外,還要感謝:

“鳳羽令飛翔”

“你安好便是晴天”

“彩虹女孩”

“暗着一戶”

“我命由我不由天”等等!感謝你們一路的陪伴!

謝謝你們!我一定會堅持下去,交給你們,更是交給自己一份滿意的答卷!

貳零壹肆年七月六日 貳拾貳點整

小魚歲歲家中 這是一處富饒的大陸,在這裏有着等同於古代的制度,有着至高無上的皇權,有着普普通通的凡人,更是有着無數的儒家聖人,衆多的士兵將領。唯獨不同的是,在這片大陸上還有着修者。

謂以修者:顧名思義便是修真之人。但是此間修者皆是各成一脈,是爲宗派。此間大陸名爲天興大陸!

在天興大陸的皇室腳下,有一個邊陲小村,此鎮名爲羅圖村。

此時,小村喜氣洋洋,好似有什麼喜事一般。

事實也是如此,羅圖村顧家本是小村的一家地主,本來身爲地主之家,是不可能受到村民的愛戴的,但是顧家家主宅心仁厚,對於村民甚好,處處爲村民着想。所以顧家在小村甚是有威望。

今天,顧家家主的妻子產下一兒。爲此,每一戶都將得到一斤米。現在,所有人都在討論顧家之子。

這不,在某一家村民的門口。正聚集着一堆人。

“你們看見沒有,顧家家主的兒子降生之時,天成七彩之色呀!太壯觀了。你們說,這個孩子是不是妖孽呀!”村民甲說道。

“說什麼呢?顧家家主宅心仁厚,此子必是承天地吉祥,日後必是人中之龍!”村民乙聽見村民甲的話,頓時反駁道。

“就是就是!顧家家主那麼好的人,他的兒子怎麼可能會是妖孽,再說七彩之象乃爲祥瑞之兆。你要是再說,就是對家主不敬!”村民丁附和道。

“汝等乃爲俗世凡人,卻是沒想到這般八卦,本來倒也無妨,但是,你涉及人中龍三字。我只能依命行事,死!”突兀的聲音帶着刺骨的寒意,突然在人羣中響起。

衆人本能的向聲源出望去。但是卻是空無一人,所有人都皺起了眉頭,誰都沒看到,在村民乙的身後,突然出現一個黑衣人,此人一身黑衣,戴着面紗,站在村民乙的身後,左手緩緩擡起,然後只見村民乙便消失不見。

黑衣人看着還在疑惑的衆人,心中暗道“罷了,我只是區區殺徒罷了,還不可以濫殺無辜,既然如此,便抹除爾等關於此人的記憶吧!”

想到這裏,黑衣人,衣袖一揮,所有人便是昏倒在地。

見狀,黑衣人不再遲疑,迅速離去。

黑衣人不知走了多久,直到走到一個竹林之內,突然單膝跪下。

“殺徒墨言,已完成擊殺任務!此人屍體,我已帶回,請戮徒大人驗收!”黑衣人恭敬地說道。

“嗯,不錯,身手敏捷,下手利落,絲毫不拖泥帶水!很好,去領事那裏去領獎勵吧,將屍體直接燒掉!懂麼?”在竹林之內突然想起沙啞的聲音。

“小子遵令!墨言告退!”黑衣人回道。在聲音落下之時,整個人消失不見。

而先前被黑衣人弄暈的衆人也是漸漸醒來,但是終是感覺缺了什麼。更是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昏睡。

但是由於每個人都是如此,最終也只能是散去。天空漸漸暗了下去,月亮懸掛高空,照耀着這片邊陲小村。

羅圖村內。顧家正堂。

最上方的座椅之上坐着一位中年男子,男子一身紫衣,面帶笑容,看着下方的僕人,問道“我吩咐你們的事情,都做好了麼?”

“回老爺,我們已經將米送至各家。只是華家卻是無人,不知去了哪裏?”下面的一名僕人恭敬的答道!

“哦?華家華老早已去世,只剩一個獨子,此子心性不錯,但是口無遮攔,此番消失,定是有些緣故,不必管他!待他回來再送去就是了!你們下去吧!”顧家家主搖頭道。

“是!”衆人齊聲應到。

待所有僕人退下之後,顧家家主眉頭微皺,“華明也不是莽撞之輩,這種山野小村,也不可能出現仇殺,但是爲何無故消失呢?難道說……”

顧家家主呢喃道,隨即不知想到了什麼,自座椅上起身,走進內堂。

內堂之中有着簡簡單單的傢俱,絲毫不似地主之家,紅漆木牀之上,有着一個嬌媚的女子。女子此時面帶笑容,懷中抱着一個剛剛出生的嬰兒,但是細看這個嬰兒就會發現,這個娃娃與正常的小孩還是有着不同。

嬰兒的額頭之上有着一個太極印記,由於不是太過明顯,只是有着模糊的形狀而已。但是雙肩之上更是有着兩朵七彩祥雲的圖案。七彩祥雲卻是與太極印記不同,雙肩上的祥雲極爲清晰。在別人看來,或許會認爲這是畫上去的。

但是仔細想想就會察覺不同,因爲這僅僅是個剛剛出生的嬰兒,畫兩朵祥雲作甚。再說以紋身之事在古代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在這麼一個小村之內。

所以此祥雲絕不可能是畫上去的,事實也是如此,在此子降臨之時,天成七彩之色,雖說時間極短,但是在顧家之中看來卻是極爲不尋常。

當日在外人看來都只是看見了天成七彩之色,但是不僅如此。在天降異象之後,天空之中產生了兩朵七彩之雲,降落凡間,並且烙印在此子的身上。

雖然此爲天降祥雲,但是顧家家主爲掩人耳目只是對外宣稱此爲胎記,以顧家家主的名聲,倒是也無人質疑。

而與此相印,此子名爲顧天緣。寓意此子與天有緣,天成異象,祥雲降身。

看見男子進來,牀上的女子笑道“夫君,將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好了麼?”

“嗯,凌華,今日據僕人所說,華明消失了?”顧家家主上前將女子扶起,坐在牀沿上如是說道。

“哦?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或許只是出去了呢!夫君爲什麼關心起這個了!”凌華不解的問道。

“若是這樣就好了,可是華明乃是華老的獨生子,每日只是在家周圍晃悠,閒來無事與鄰居嘮嗑罷了!但是今日一天除了上午有人見過之外,就再也不見其人影。

你想想,華明一沒仇家,二來也沒有什麼朋友,更是很少去鎮裏,此番無故消失,你不感覺有些奇怪麼?在這麼一個邊陲小鎮,突兀的消失,怎麼也說不過去!”顧家家主回到。

“那夫君的意思是,華明會被宗派之人帶走!”凌華也是察覺到了不妥。

“唉!要是那樣也就罷了!只怕是我們的兒子……”顧家家主嘆息道。

“難道說……”凌華也是變了臉色 “沒錯,我懷疑,小兒出生之時的異象已經被他們知道了,很有可能,是他們派人來了!”顧家家主嘆息道。


Leave Reply